• 第三十四章 失身被发现

    更新时间:2018-11-29 16:26:44本章字数:3014字

    薛珍玉就这么被梅儿半请半赶地弄出了院子,她摸了摸自己的脸,恶狠狠地望着院门:“尹卿月,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等薛珍玉走了,尹卿月立刻就没了刚才那副困倦,在卧榻上三下两下就站了起来,神采奕奕,毫不萎靡。

    “小姐真厉害!连薛小姐都奈何不了你了!”梅儿高兴地笑道。

    “我都说了,那薛珍玉是个没有脑子的,无非是仗着自己莽撞,跟人硬碰硬。梅儿你记着,有句话叫‘软的怕硬的,硬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从前咱们是软的,当然对付不了薛珍玉,不过现在咱们跟她玩横的,一上来就毁了她的脸,根本不跟她讲理,她当然就只能乖乖服气了。”尹卿月掩唇而笑,那副自信而傲气的神色令梅儿都近乎失神了。

    “可是小姐,您怎么这么容易就毁了她的脸啊?”梅儿想到这里,又换了一副疑惑的模样,她为了让她家小姐变丑,可是费了很大的力气,才想出画这丑妆的办法,可是尹卿月一杯水就把薛珍玉主仆俩变成这副丑模样了。

    “这个很简单的,还记得我昨天捣的那些药草吗?”尹卿月笑了笑,开始给梅儿普及关于药草的基本知识。

    梅儿点点头:“记得呀,那些不是普通的香草吗?我记得味道很香呢。”

    “不错,我昨天捣的药草是驴蹄草和藜芦,这两样的确是有香气的药草,不过如果榨出汁水涂抹到脸上,就会让脸上长出疙瘩,梅儿你以后就随身带着这种药草汁吧,也能保护一下自己。”尹卿月笑着将原委一一道出。

    “小姐你真厉害!”梅儿不由得发出惊叹,更加佩服自家小姐了。

    “那当然了,你家小姐从前只是不想跟她们一般计较,可不代表没有手段,梅儿你以后就跟着我学吧,咱们以后再也不看她们的脸色过活了!”尹卿月嫣然一笑。

    此刻,西泽国皇宫御书房内,西泽国君南宫霖正在和自己的两位皇儿议政。

    “关于今年的税,咳咳!咳咳!”南宫霖一句话说到一半,就不得不捂着胸口咳了起来,咳的满脸通红,呼哧呼哧的喘着。

    太子南宫啸见状,忙上前几步,阴沉却俊美的面容上少有的露出几分关切:“父皇,您没事吧?”

    三皇子南宫宸不甘人后,冷厉的脸上露出一抹嘲讽:“有落尘院百名女子向上苍祈福,上苍自然会保佑西泽,父皇又怎么会有事呢?臣弟真是不明白,皇兄这么问,是什么意思?”

    南宫啸冷冷道:“不是一百名,而是九十名,有十个今年只有十五岁的姑娘已经丧命了!”

    南宫宸挑了挑眉,毫不在意的说:“那又如何?她们能用生命为父皇欺祈福,那是她们的荣幸!皇兄这话是怎么说的,丧命?她们为父皇献身,这是光宗耀祖的大好事!是她们祖上积德!”

    南宫啸转头望向南宫宸,一脸的愤怒:“人命关天!三弟怎可如此冷血?她们也是人生父母养的,也是父皇的子民!”

    南宫宸一声嗤笑:“皇兄您可别忘了,父皇也是无可奈何!玄官占卜的结果就是如此,如果父皇不让她们去祈福,那么西泽就会有不测!皇兄现在可怜她们,倘若西泽遭了大劫难,受苦的百姓不是更多吗!”

    “玄门道术,不过是邪门歪道,根本不足信,上苍有好生之德,又怎么会要人的命呢?”南宫啸怒道。

    “好了!啸儿你还是如此冥顽不灵,朕是天子,所作所为自然要符合上天的意思,落尘院是上天的指示,朕怎么能不照做?”南宫霖重重地拍了拍桌子,又引起一阵咳嗽。

    “父皇,您不要着急,儿臣知错。”南宫啸抿了抿唇,叹了口气。

    南宫霖摇了摇头,眉宇间一派的痛心疾首:“啸儿,你是朕最器重的儿子,即使你的母妃失德被废,朕还是立你做了太子,可你怎么就是执迷不悟呢?神明在上,啸儿你不敬鬼神,上苍又怎会保佑你?”

    “父皇,圣人有言‘子不语怪力乱神’;又言‘敬鬼神而远之’,儿臣始终觉得,事在人为,只要儿臣励精图治,就能让这天下太平!”南宫啸拱手施礼,脸上却是一片坚定,半步也不肯退让。

    “皇兄还是这么不知天高地厚,连玄官的话也敢不信。”南宫宸抿了抿薄唇,一声轻嗤。

    “宸儿你住口!啸儿是太子,更是你大哥,于情于理,你都不该说出这样的话!虽然你笃信上苍,可上苍如果有知,也不会保佑对兄不恭,对上不敬的人!”南宫霖皱起了一双剑眉,呵斥道。

    南宫宸敛眸低下了头,面上的表情被碎发所遮,看不分明:“父皇教训的是,儿臣知错。”

    在南宫宸宽阔的衣袖下,他修长的手指紧紧攥成拳头,青筋暴起。

    凭什么南宫啸事事都要压他一头,凭什么?他的母亲是德妃,南宫啸的母亲不过是一个废皇后;他文武双全,丝毫不输南宫啸;他处事果敢坚毅,能够决断大事,南宫啸处处畏首畏尾,妇人之仁;他对南宫霖曲意逢迎,南宫霖醉心玄术,他就为他四处寻找玄官,而南宫啸不仅不信玄术,甚至还时常在这件事上和南宫霖起争执。

    他已经做到了这个地步,为什么南宫霖眼里还是只能看到南宫啸?

    不论什么时候,只要他与南宫啸起了争执,南宫霖一定要他道歉,理由只有一个,他是弟,是臣!

    可王侯将相,宁有种乎!南宫啸能做太子,他凭什么不能!

    南宫宸勉强压下满心的暴怒,绽开一个悠然的笑:“臣弟一时失言,还望皇兄恕罪。”

    “无妨。”南宫啸挥了挥满是绣纹的锦袖,示意自己并不在意。

    “唉,看着你们,朕就觉得朕已经老了,朕只希望你们能够各司其职,共同护住咱们西泽,不要遭受到玄官口中的天灾!”南宫霖揉了揉额角,叹了口气。

    “提起落尘院,儿臣有一事想问问父皇的意见。”南宫宸现在只想找个机会离开皇宫一阵子,免得看到南宫霖和南宫啸父慈子孝的模样,太碍眼!

    “说罢。”南宫霖点了点头,又咳了几声。

    “虽说玄官选中了这些上苍要求的女子,但这些女子从前来自天南海北,有的也来自一些顽固不化的地方,儿臣担心她们不明白玄术的奥妙,不肯专心祈福,导致上苍降罪,所以儿臣想去落尘院走一趟,给她们讲一下玄术的精妙,也检查一下,有没有女子心怀怨愤。”南宫宸垂首道。

    南宫霖欣慰地点了点头:“你有这份心,很好,去吧,朕准了。”

    南宫宸躬身一礼:“儿臣谢父皇恩准。”

    说罢,他低着头弓着身子慢慢退后,直到退出御书房的门,看着内监关上那道朱漆的雕花门,方才直起身子,挥袍转身,展开紧皱的眉,长舒一口浊气。

    落尘院,这是他唯一能与南宫啸抗衡的筹码,只有通过落尘院与玄术,他才能够一点点抓住南宫霖的心。

    为了他的大计,落尘院必须牢牢掌握在他的手里,按照他的计划运转,绝不容许有一丝一毫的变数!

    南宫宸眯起了一双眼尾上挑的狭长凤眼,秀美修长的眉微微蹙起,薄薄的唇勾起了一个有些残忍的弧度。

    他转头吩咐身边伺候的侍卫:“在宫门备马,本殿要去落尘院看看。”

    当南宫宸到达落尘院的时候,早已接到消息的赵嬷嬷领着落尘院里所有掌事的嬷嬷都跪在门口迎接。

    南宫宸翻身下马,冷着一张脸缓缓走向落尘院。

    赵嬷嬷一行人恭敬地叩首:“奴婢参见三殿下!”

    南宫宸的眼睛极快地瞥了她们一眼就移开了,脚步不停地继续往里走,只淡淡地说了一句:“起来吧,进去回话。”

    赵嬷嬷心情极其复杂地站了起来,弓着身子跟在南宫宸身后,心里琢磨着这位三殿下突然驾临的目的。

    有什么事情,能让贵为皇子的三殿下亲自来到落尘院呢?

    赵嬷嬷忐忑地跟着南宫宸进了落尘院最气派的、平日里用来祈福的院子,见南宫宸走进屋子坐在了主位,她也就跟了进去,肥胖的身子伏在地上,磕磕绊绊地说:“不知三殿下驾临,是皇上有什么吩咐吗?”

    南宫宸睨了她一眼,淡淡道:“没有什么大事,只是父皇派本殿来看看,这落尘院里可有不守规矩的女子?”

    赵嬷嬷浑身的肥肉一抖,心里开始发颤,什么叫不守规矩的女子?难道皇上听到什么风声了?

    听到不守规矩这四个字,赵嬷嬷条件反射的就想到了尹卿月,这个几次溜出过落尘院,又是靖王手下的不洁丑女,真是把不守规矩四个字发挥到了极致。

    可是她虽然知道,却不敢说啊!那个不贞洁的丑女是靖王的人,借给她十个胆子她也不敢把这个丑女供出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