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五章 驾临落尘院

    更新时间:2018-11-29 16:26:44本章字数:3098字

    “殿下怎么会这么觉得呢,落尘院里怎么、怎么会有不守规矩的女子呢?”赵嬷嬷勉强陪着笑说道,可心里一阵阵发虚,话也说的底气不足。

    南宫宸是皇宫里出来的,自小就会眼观六路耳听八方,赵嬷嬷这副心虚的模样自然是逃不过他的眼睛。

    他眯起了一双狭长凤眼,心内暴怒的同时脸上却是一片意味不明的笑意,真是没想到,他本来不过是为了散心的一次出行,居然还有这么一个意外在等着他?

    “你可要想清楚了再回话,落尘院是关系着西泽命脉的一处神圣之地,若你敢有半分隐瞒被我查出来了,我就把你活剐了!”南宫宸神色淡淡的说。

    南宫宸虽然说得轻描淡写,但话里的内容却让赵嬷嬷胆战心惊,魂不附体,什么靖王什么北昊都不顾了,直接伏在地上不住磕头:“三殿下饶命啊,这一切都不关奴婢的事,是尹卿月那个丑女自己不要脸,勾搭侍卫失了身,真不是老奴的错!三殿下饶命!”

    气氛在这一霎那几乎凝固了。

    南宫宸眯起眼睛,走到赵嬷嬷面前:“你是说,落尘院里有一个女子勾搭侍卫,失了身?!”

    赵嬷嬷浑身发着抖,身上的肥肉都一颤一颤的:“三殿下明鉴,这一切都是尹卿月那个丑女自己干的,可跟老奴没关系啊,老奴也被她害苦了!”

    南宫宸低着头,碎发挡住了他的神色,只能勉强看到他微勾的唇角:“滚出去,刚才说的话,一个字都不许说出去,否则我就把你五马分尸,听清楚了吗!”

    赵嬷嬷浑身一颤,连忙磕了几个头:“听、听清楚了!”

    说罢,赵嬷嬷手脚并用,从地上连滚带爬的逃了出去,从南宫宸的角度,可以看到她肥硕的后背都已经被冷汗浸透了。

    此时屋子里已经只剩下南宫宸一个人,他沉默了一会儿,双肩开始抖动,先是一阵轻笑,继而转变为大笑。

    笑了一会儿,南宫宸渐渐平静下来,他挑起眉,勾起唇一脸讽刺:“好皇兄,这就是你口中父皇的子民!你口口声声维护的人,她们在落尘院里就是在做这种勾当!失身?呵呵。”

    他眯起了眼睛,目光中满是凌厉,要是把这个消息捅到父皇面前,可真是给了你一个狠狠的巴掌,我的好皇兄!既然你要维护这些贱人,那你就维护到底好了,我倒要看看,当你知道她们的所作所为的时候,还能不能坚持去维护这个失身的贱人?

    南宫宸长舒了一口气,又笑的温柔:“该怎么处置这个失身的贱人?活剐了她?不不不,太轻了些,还是梳洗吧?或者是活剐了她?都不好,不然还是剥了她的皮?”

    南宫宸设想了一会儿,才向等待多时的侍卫吩咐了一声:“给本殿备马,回宫!”

    侍卫有些犹豫地回答道:“殿下,这天色都要晚了,您要不要找个地方歇一晚再回去?”

    南宫宸一声轻笑:“休息?没有这个必要了,好戏就要开场,本殿这个拉幕的人早就已经迫不及待了。”

    南宫宸一路打马飞奔回了皇宫,晚风抚过他脸颊边的碎发,露出他意气风发的模样。

    此时已是迟暮,黄昏的夕阳为他身上的紫袍镀上一层金色,看起来贵气之中又有一丝压抑。

    在朱红的宫门前,南宫宸勒马停住,翻身下马,宫门前等候的侍卫上前牵过了南宫宸手中的马缰,南宫宸一面走入宫门一面问身边的小太监:“父皇现在在什么地方?”

    小太监躬身低声道:“回三殿下的话,今个儿是初一,皇上例宿皇后处,如今应在皇后的未央宫用晚膳了。”

    南宫宸有些恍然地望着渐渐昏黑,不见月光的晚空,哭笑不得地摇了摇头,他实在是太过兴奋了,居然忘了日子,今天是初一啊。

    他轻笑着低语道:“是吗,看来本殿无意间倒是帮了母妃一个忙呢,今天皇后怕是要独守空房了,走,去未央宫!”

    未央宫里,南宫霖正和皇后贺敏敏一起用膳。

    贺敏敏盛了一碗冰糖雪梨汤令内监送到南宫霖面前,含着笑说道:“臣妾听皇上最近时常咳嗽,想来是虚火上升,就吩咐小厨房做了冰糖雪梨汤,这冰糖雪梨汤清热止咳,应该对皇上的身子有好处。”

    南宫霖用银匙盛了一口喝下,只觉得甘甜的梨汤顺着喉管慢慢沁入身体,连带着呼吸都似乎通畅了几分,不由得朝着皇后笑了笑:“的确是好东西,皇后有心了。”

    贺敏敏笑的眼睛都眯起,露出了眼角微微的细纹:“皇上跟臣妾还客气什么呢?这都是臣妾应该做的。”

    南宫霖点了点头,正想说些夸奖皇后的话,就听身旁的小太监禀告道:“启禀皇上,三殿下在宫门外求见。”

    贺敏敏见二人世界被打扰,有些不悦地皱眉道:“什么事情这么急,非要现在说,明天不成吗?”

    南宫霖也皱了皱眉,但犹豫了片刻还是站起身来:“俗话说得好,今日事今日毕。宸儿去了落尘院,如果没有大事又何必今日赶回来,他也不是不知进退的人,这个时候过来必有理由,朕还是过去看看吧。”

    南宫霖发了话,贺敏敏也不好反对,只能强笑着说:“臣妾在这里等着皇上回来。”

    南宫霖敷衍地嗯了一声,就站起身披上外袍走了出去。

    贺敏敏坐在绣凳上,望着满桌子几乎没怎么动的美味佳肴,恨恨地咬了咬下唇:“德妃,你可真有本事啊,素来还以为你是个不喜争的,没想到竟有这等本事,今日这笔账,本宫记下了!”

    南宫霖到了未央宫外,一眼就瞧见了恭候多时的南宫宸,便走了过去:“究竟是怎么回事,让你这么晚了还来找朕?”

    南宫宸恭敬地施了一礼:“回父皇,是关于落尘院的事。”

    “落尘院?落尘院出了什么事?”南宫霖皱起了眉头,他怕的就是这个!

    南宫宸叹了口气,眉宇间有淡淡的愁绪:“父皇,儿臣的担心还是有道理的,父皇可知道,据说落尘院中有女子与侍卫私通,失了贞洁!”

    “什么?岂有此理,真是岂有此理!这帮蠢货,难道不知道敬畏玄术吗?在神明之地做这种事,真是岂有此理!”南宫霖震怒不已,一挥龙袍在未央宫前来回徘徊。

    “父皇,这件事决不能姑息,西泽的命运几乎都系在这些少女手里,她们身负如此重要的责任,居然不知道洁身自好?真是不知好歹!” 南宫宸眯了眯眼睛,趁机帮腔道。

    “哼,朕从前就是对她们太仁慈了,让她们在落尘院中好吃好住,只求她们专心为西泽祈福,朕这么仁慈,她们还不知道感恩!这事决不能这么轻易就这么算了!”南宫霖满脸涨红,眉毛都立了起来,气呼呼的说道,因为太过激动,禁不住又是一阵咳嗽。

    “父皇和三弟如何都在这里?”蓦地,南宫啸的声音自不远处传来。

    “皇兄又如何在这里?”南宫宸眯起了眼睛,冷下脸来,他刚和父皇说了落尘院的事,南宫啸立刻就赶了过来,怎么会这么巧?

    “今日是初一,每逢初一十五之夜,太子当领侍卫巡视宫中,以正宫闱,三弟怎么忘了?”南宫啸淡淡一笑,坦然道。

    南宫宸一愣,西泽是有这个规矩不假,但南宫啸一向身体不好,南宫霖是特准他不巡视的,久而久之,他都快忘了还有这个规矩了。

    可是南宫啸不是身体不好吗?整夜巡视宫中,他撑得住吗?

    “啸儿,你有这份心是好事,但你身体不好,也不要太硬撑了,朕不会因此对你失望的!”南宫霖见南宫啸如此负责,欣慰的同时又有些担忧。

    “父皇不必担心,儿臣的身体已经好了很多了。”南宫啸思及那个为他治病的丑女,眉眼都有些柔和了下来,那个女子虽然貌丑,却有一颗近乎美丽的心。

    虽然他不信玄术,也想要除去落尘院的存在,但他会尽力保护落尘院中的每一个女子,为了最终能够保护她!

    “是吗,那就好。”南宫霖见南宫啸确实不似从前的羸弱苍白,不由得欣慰地点了点头。

    “父皇,这落尘院的事?”南宫宸实在看不得这父慈子孝的场面,不由得冷下脸来,开口打断二人的对话。

    提到落尘院,南宫霖的脸色立刻又难看起来:“啸儿你还曾为那些祈福的女子求情,你可知道她们在落尘院里做了什么勾当?”

    南宫啸愣了愣,心里有些不好的预感,却又觉得这是一个机会,他犹豫了一下,还是据实回答道:“儿臣一向不曾管过落尘院的事,落尘院的事一般不都是三弟在负责吗?可是出了什么不妥当的事?”

    南宫宸在一边翻了个白眼,平时一谈到落尘院,南宫啸是非要搅和进来不可,把落尘院里的姑娘当自己女人一样护着,怎么到了出事的时候就摘得干净?

    他挑起眉毛,脸上满是轻慢的神色:“皇兄你是不知道,这些女子真是枉费你平日里对她们的关心,她们之中居然有女子和侍卫私通,坏了贞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