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六章 太子驾到

    更新时间:2018-11-29 16:26:44本章字数:3130字

    南宫啸心头一顿,故作淡定:“是吗,不知是哪个女子做出这么大胆的事?”

    南宫宸愣了一下,而后摇摇头:“这个我倒是还没见过,不过听掌管落尘院的人说,是一个丑女,叫尹卿月。”

    听到丑女二字,南宫啸的眼睛不自觉地瞪大了一点,呼吸也略有些急促起来。

    尹卿月,会是她的名字吗?

    不,一定不是她,她虽然貌丑,但却是个懂得自尊自爱的人,不会做出与侍卫苟合这种事,更何况她还救过他,如果她是那么不知自重的人,大可以对他挟恩图报,他也无可奈何。

    可万一真的是她……

    南宫啸心头一顿,这个想法让他有些心惊,他立刻出言反驳南宫宸:“三弟如此言之凿凿,可不过是空口无凭罢了,难道就没有可能是冤案吗?”

    南宫宸冷下脸来:“皇兄这么说,是觉得臣弟有意冤枉好人了?”

    南宫啸也正了脸色,一脸严肃地说:“我并没有这个意思,但落尘院如今承载着西泽的命运,对于落尘院中的少女,我们一定要慎重处置,不然如果我们冤枉了原本用来祈福的少女,神明也会怪罪的!”

    南宫宸瞪大了双眼,像看一个陌生人一样看着南宫啸,他没听错吧,南宫啸居然搬出神明来压他,就为了一个不贞洁的丑女?

    若这不是晚上,南宫宸几乎想抬头看看天上的太阳,太阳今天是打北边掉下来的吧!

    南宫霖听到南宫啸居然会顾及神明的想法,顿时觉得己心甚慰,心情好的同时也就决定听从南宫啸的建议,笑道:“啸儿说的不错,对于落尘院中女子的处置的确是要慎重,西泽现在还没有脱离有天灾的危险,我们不能冒着触怒神明的风险,随意处置那些女子。”

    “那依皇兄之见,又当如何处置这件事呢?”南宫宸微微眯起了眼睛,脸上带着些嘲讽与冷漠。

    “将那女子带到宫里来验明正身吧,如果她真的失了身,自然是不能轻饶,如果她是被陷害的,那么落尘院就真的该整肃一下了!”南宫啸几乎毫不犹豫地就回答了。

    “啸儿说的很有道理,这件事就交给你去办吧。”南宫霖笑着点了点头,就把这件事抛给了南宫啸。

    “父皇,听皇兄的语气,似乎与那不贞洁的丑女有些交情呢,儿臣觉得交给皇兄来负责不妥当吧!”南宫宸一听,脸色登时就变得有些难看。

    “三弟这话说的好笑,且不说我从未去过落尘院,便是我真与那丑女相熟又如何?若她真的不贞洁,难道我还有能耐让她重新变得贞洁吗?”南宫啸冷冷瞥了南宫宸一眼,目光中有着森森的冷意。

    “既然如此,那也该让侍卫跟从才是,不然皇兄一人负责此事,难堵天下悠悠之口吧!”南宫宸见自己无法插手这件事,只能退而求其次,想在南宫啸身边安插人手。

    “不必,我一个人亲自去就足够了,难道我一个大男人,还看不住一个十五岁的小丫头吗?去那么多大男人,万一有哪一个心怀不轨,那小丫头不仅失了清白,还要背上一个黑锅!”南宫啸见南宫宸执意要插手此事,反倒起了疑心,坚决不允许南宫宸派人前来。

    “好了,不就是带一个小丫头来皇宫,难道还要劳动百万大军吗?传出去我西泽的威严何在!”南宫霖威严的声音传来,为这场争执画上了一个休止符。

    南宫宸见状,恨恨地握紧了拳头,咬着牙笑了笑:“父皇英明。”

    南宫啸瞥了南宫宸一眼,向南宫霖拱了拱手:“父皇英明,儿臣告退。”

    南宫啸都走了,南宫宸自然也不好多留,便躬身施礼:“父皇,儿臣也告退了。父皇不必太过忧心,这验身的准备就交给儿臣吧。”

    南宫霖叹了口气,满脸的疲惫与不悦:“去吧去吧。”

    见两位殿下都走了,服侍的太监周公公便走上前来,陪着小心笑问道:“陛下,事情处理完了,天色也不早,殿下该回未央宫歇息了吧?”

    南宫霖瞪了周公公一眼:“落尘院出了这么大的事,朕能高枕无忧吗?朕一会儿打算去德妃宫里的佛堂祈福,晚上就宿在那儿。告诉皇后不用等朕,早些落锁安歇吧。”

    第二天的落尘院里,尹卿月并不知道昨晚西泽皇宫中发生的关于她命运的大转折,她这天一直关着门不放任何人进入自己的院子。

    院子里,尹卿月和梅儿合力做了一个土灶,尹卿月负责挖坑,梅儿则负责将草药洗干净整理好,并打来干净的水。

    尹卿月忙了一会儿,额头都渗出了细密的汗珠,她站起身来用手背擦拭了一下,皱起眉头,有些疲累的说:“其实咱们手中的药材并不是太全,但这种情况下我也没办法总出门,只能是先紧着手头的药材服用了。”

    梅儿将药草泡在水里,因为她手上的伤还没有好全,所以不能动手洗,只能用一根木棒来回的搅动,然后将脏水倒出去。

    听到了尹卿月的声音,梅儿抬起头,开心的说:“小姐,梅儿觉得能有这些药材已经很好了,小姐真是厉害!”

    尹卿月挥了挥手,有些哭笑不得:“这有什么厉害的?若是我手里的药材足够,要不上一个月,我就能生龙活虎了!”

    的确,尹卿月的这个身体虽然气血亏损,但没有大伤大病,真要调理起来还难不倒出身医学世家的尹卿月,但问题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她没有药材啊!

    梅儿也看出尹卿月脸上为难的神色,便宽慰她道:“小姐,来日方长,反正你画了丑妆,一时半会儿轮不到你献祭,咱们有的是时间慢慢调理。”

    尹卿月刚从梅儿的前半句话里得到一点安慰,就被后半句话打击的彻底。

    她叹了口气,破天荒地露出一脸的纠结:“是啊,我都快忘了还有血祭这回事了。”

    调养好身子并不是最终目的,她的最终目的是离开落尘院,在轮到她血祭或者是她的丑妆被人识破之前!

    尹卿月脸上的纠结一闪而过,转而换成了自信和坚毅。

    “区区落尘院,怎么能困得住你家小姐我呢?”她笑着对梅儿说,话语间又恢复了轻松。

    落尘院里满是欢声笑语的同时,赵嬷嬷正跪在门口发抖,而且抖得比昨天还要厉害,一张老脸上满是惊恐。

    昨天还只是三皇子殿下驾临,今天太子殿下居然亲自驾到了?难道尹卿月不洁这件事闹得这么大?这可怨不得她,谁让靖王送这么一个不洁丑女来啊!

    因为南宫啸在南宫霖面前有言在先,所以他并没有带许多人来,只带了一个贴身的侍卫在身边,但即使是只有两个人,也足以让赵嬷嬷胆战心惊了。

    “你昨日所言的那个不洁的姑娘在什么地方?”南宫啸看着畏畏缩缩的赵嬷嬷只觉得一阵厌烦,话语之中也满是不耐。

    “在她自己的院子里。”赵嬷嬷跪在地上不敢抬头,脸上失了血色,煞白一片。

    “带本殿去看看。”南宫啸冷着脸吩咐道。

    他扫了一眼伏在地上的赵嬷嬷,脸色阴沉不定:“休怪本殿没有提醒过你,落尘院里的姑娘都是身系西泽命脉的,若是你敢冤枉她们,本殿就把你拖去喂狗!”

    赵嬷嬷浑身一个激灵,这下子她可是前有狼后有虎了,若是尹卿月贞洁,那太子肯定不会放过她,若是尹卿月不贞洁,她作为管理落尘院的人估计也是逃不掉处罚……

    这个该死的不洁丑女,只会给人添麻烦的贱蹄子!赵嬷嬷在心里咬牙切齿地骂着。

    她心里虽然在咒骂,脸上却换了一脸坚定的模样:“回太子殿下,奴婢不敢说谎,那个丑女真的是不贞洁的!”

    反正尹卿月的不贞洁是已经坐定了的,赵嬷嬷觉得她宁可受监管不力的惩罚,也不想被丢去喂狗!

    “是吗,那就快去带路!”南宫啸皱眉,实在不愿与这个让人生厌的赵嬷嬷多说,便直接赶她去前面带路。

    赵嬷嬷手脚并用从地上爬起来,拍了拍身上的浮土,低着头引着南宫啸一行人往尹卿月的院子里走。

    南宫啸一边走一边在忐忑,落尘院中的丑女尹卿月如果真的是那个救他的女子,他该怎么办?秉公办理,还是放了她?

    尹卿月的院子虽然偏僻,但还是一会儿就走到了,赵嬷嬷大着胆子过去敲门:“尹卿月,开门!”

    尹卿月刚刚喝完药,正在院子里闭门养神,她虽听出是赵嬷嬷的声音,却也懒得动弹去开门,懒洋洋地问了一句:“谁啊?”

    赵嬷嬷清了清嗓子,喊道:“太子殿下驾到,还不快出来迎接!”

    赵嬷嬷在南宫啸面前讨好的心思太明显,反倒忽略了南宫啸复杂的表情。

    真的是她……南宫啸无奈的同时又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尹卿月是吗?很好听的名字,可惜却是一副丑颜,又落下了不洁的名声。

    院子里的尹卿月听到太子来了反而愣住了,任凭梅儿小声呼唤也回不过神儿来。

    梅儿并不知道尹卿月与南宫啸的交情,听到太子殿下驾到,吓得够呛,连忙去扯尹卿月的袖子,苦着脸唤着:“小姐,太子殿下来了,咱们怎么办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