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七章 入宫验身

    更新时间:2018-11-29 16:26:44本章字数:3186字

    尹卿月皱着眉,沉吟道:“南宫啸?他来干什么?难道是他的病没治好?不可能啊,要是他病入膏肓,哪有力气来落尘院?”

    难道她在落尘院的事,南宫啸早就查明了?

    门外赵嬷嬷又在催促,尹卿月听得不耐烦,皱着眉喊了一声:“我跟太子不熟,不见!”

    赵嬷嬷呆住了,她抽了抽嘴角,回头讪讪地跟南宫啸道:“您瞧,这个丑女不仅是不洁,为人还这么不知进退,院里服侍的人对她都很是不满意。”

    南宫啸冷着脸瞥了她一眼:“你还知道你们是服侍的人?派你们来服侍姑娘们,还敢挑三拣四?谁对她不满意,你把人叫出来,本殿亲自处置她们!一群奴才,要翻了天不成!”

    赵嬷嬷浑身一抖,连忙跪下张着大嘴哭嚎起来:“太子殿下,老奴知错,以后一定尽心尽力服侍姑娘们,绝不敢再抱怨。”

    南宫啸话说到这个份上,摆明了是要护着这些祈福的女子,赵嬷嬷又不傻,怎么会自讨苦吃?只是她无论如何也不明白,南宫啸身为皇家贵胄,为什么要护着这些朝不保夕的女子?

    南宫啸瞥了赵嬷嬷一眼,冷哼了一声走上前去,叩响了院门:“尹姑娘,是我,你开一下门吧,现在有很重要的事情。”

    梅儿听了这番话登时愣住了,瞪大了眼睛望向尹卿月,这是怎么回事?这西泽太子怎么会用这么熟稔的语气跟小姐说话?她家小姐虽说是尹家的嫡长女,可尹家不过是商贾之家,根本不会与官员有交集啊!

    尹卿月听了这话,知道南宫啸今日是铁了心要见她,无奈地摇了摇头,到门前打开了院门:“太子殿下驾临,寒舍蓬荜生辉,不知殿下高降陋室,有何贵干?”

    南宫啸尚未说话,他身边的侍卫已经是一副难看的表情,这个女人居然丑成这般模样,以不洁之身还敢与太子殿下这么说话?

    他拔出刀来对着尹卿月,厉声喝道:“大胆,你这丑女竟敢对太子殿下无礼!”

    南宫啸眸色一冷,淡淡开口:“尹姑娘与我是旧识,不必拘泥俗礼,还不退下!”

    侍卫眼睛瞪大,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太子殿下居然认识这个丑女,还出言维护她?

    他心不甘情不愿地应了一声是,收刀回鞘,退回到南宫啸身后,不甘心地瞪着尹卿月。

    就这么个丑女,居然也配让英明神武的太子殿下挂念?

    尹卿月微微笑了笑,瞥了侍卫一眼,又转头望向南宫啸:“俗话说的好,无事不登三宝殿。太子殿下风尘仆仆地从皇宫过来,不会就是想跟小女子攀交情吧?”

    南宫啸身后的侍卫听了这话又想发难,但看了看南宫啸,还是心不甘情不愿地忍了下来,这个丑女在太子殿下心中的位置好像还不低,他可不傻,难为她不就是自己给自己找罪受?

    南宫啸盯着尹卿月灿烂的眸子,有那么一霎那的失神,听了尹卿月的话才回过神来。

    他皱起了眉头,一副严肃的模样:“尹姑娘可知道,有人说你与侍卫私通,已是不贞洁之身!”

    尹卿月听了这话,脸上浮现出一丝惊讶,但这丝惊讶转瞬即逝,被了然所替代:“某些人乱嚼舌根罢了,太子殿下信了?”

    “你这个不贞洁的丑女,居然还敢在这里信口雌黄,你勾引侍卫,失了身子,证据确凿,还不快快认罪!”赵嬷嬷见尹卿月不承认,心中一惊,连忙出来呵斥她。

    尹卿月眼睛一斜,勾起了唇角似笑非笑地看着赵嬷嬷:“太子殿下还没说话,赵嬷嬷就敢这么下定论?难道赵嬷嬷是想替太子殿下做主了吗!”

    南宫啸也冷了脸色,怒道:“这有你说话的份吗?”

    说话间,侍卫已经很识趣地一把将刀拔出来,架在赵嬷嬷短粗的脖子上。

    赵嬷嬷被冰冷锋利的刀锋吓得一抖,刀锋立刻在她粗糙的脖子上划出一道血痕来,吓得她就要大叫,然而侍卫的刀反而逼得更紧:“太子殿下尚未发话,有你插嘴的份吗?还不闭嘴!”

    赵嬷嬷浑身颤抖着捂住了自己的嘴,心里是满满的恐惧。南宫啸居然这么护着尹卿月?为什么?尹卿月只是个不贞洁的丑女,没理由让西泽的太子这么护着她啊?丑女的靠山到底是谁?

    赵嬷嬷想到这里,突然眼睛瞪大,一副惊讶至极的模样。

    她是被吓破了胆啊,怎么能忘了,尹卿月可是靖王手下的人哪!南宫啸身为西泽太子,当然是想要和北昊交好的了!

    她真是瞎了眼,猪油蒙了心才会在太子殿下面前对靖王的人放肆!

    赵嬷嬷整个人都颓败了下来,耷拉着脑袋一脸沮丧,不敢再开口,生怕一个不小心触怒了尹卿月亦或是南宫啸,这两人随便一个挥一挥手,就能让这侍卫手起刀落!

    “那么,太子殿下打算怎么做呢?要带我去什么地方验身,还是直接就地正法?”尹卿月倚在门上,将自己玲珑有致的身姿展现地淋漓尽致,挑眉笑得开怀。

    “的确是要带你去宫里验身,可是你怎么会猜到?”南宫啸惊讶地问。

    “落尘院是什么地方,这里的女子一举一动都关乎西泽的安危,我们活着要为西泽祈福,死也要为西泽而死才算死得其所。皇上当然不会因为某些有心之人的一句谗言就要处死院里的姑娘,但若我真是失身,这也不是小事,所以皇上必定是要亲自处置这件事的,那么,第一步当然是检验我是否失身。”尹卿月嫣然一笑,说出了自己的推论。

    尹卿月见南宫啸和侍卫脸上都有惊讶和赞许,知道自己说对了,就继续说了下去:“太子殿下只带了一个侍卫来,总不会亲自动手为我验身吧?虽说我听说过太子殿下文武双全,但估计也是没这门手艺的,所以应该是要把我带到某个特定的地方去,在皇上的眼皮底下验身才是。”

    侍卫听了尹卿月的一席话,顿时对这个丑女有了很大改观,虽然谈不上有多喜欢,但已经不像刚才那么讨厌了。

    这个丑女虽然丑,但心思真是玲珑至极,就凭来人的身份,就将整件事猜得七七八八,真是不简单,太子殿下果然英明神武,所交往的都是不凡的人!

    南宫啸也为尹卿月的玲珑心思折服,这么聪明的女子,可惜生了一副丑颜!

    他点了点头,正色道:“不错,父皇正是这个意思,所以派我来带你前去皇宫。”

    尹卿月点点头,神色之间一派轻松,好像不是去皇宫验身,而是去什么风景秀丽的地方游玩一样。

    她回头看看早已呆滞的梅儿,又向南宫啸笑了笑:“太子殿下,我跟你去没有问题,不过你也看到了,我在落尘院的处境实在是不那么乐观。”

    她冷下脸来,瞥了一眼一脸沮丧地低着头的赵嬷嬷,冷笑一声:“我实在是不放心把我的丫鬟留在落尘院,太子殿下能否大人有大量,让她随我一同前去皇宫?”

    南宫啸略一思忖,便点了点头:“这个不成问题。”

    多了一个丫鬟罢了,又不能翻了天去。

    南宫啸思及此处,看了看尹卿月,眉目间又笼上了一丝愁色。

    其实当他知道落尘院中有女子失身时,他本意是想借此机会坐实了这个罪名,然后以落尘院不净的缘由劝谏南宫霖不要再相信玄术,如果玄术真的准确,上苍真的是神通广大无所不能的,那上苍又怎么会选了一个不洁的女子进入落尘院?这不就说明所谓玄术都是假的吗?

    可是当他确认了这个丑女就是救了他的尹卿月之后,他就不得不也必须收手了,如果他不收手,那么就会害了他的救命恩人,他怎么能做这种恩将仇报的事情?

    可惜了一个扳倒落尘院和所谓玄术的好机会啊!

    尹卿月是不知道南宫啸心里的心思,毕竟她对西泽皇室的了解纯粹是来自穿越来的那一天的几句道听途说罢了,她只是淡淡笑了笑,俯身施礼:“卿月谢过太子殿下。”

    南宫啸回神,点了点头:“走吧。”

    此时的西泽皇宫里,两名验身的老嬷嬷已经在皇宫中等候了。

    南宫宸看了看这两个老嬷嬷,眉头微微挑了挑,他昨天连夜找来了这两个验身嬷嬷,并且成功地收买这两个老嬷嬷,落尘院中的那名女子不洁的罪名,定是会坐实的!

    南宫啸,我看你到时候还用什么借口护着这群贱人!你不是妇人之仁,要可怜她们吗?我偏要让她们凄惨的死在你面前!

    南宫宸思及此处,脸上的笑容愈发灿烂而诡谲起来,也使他原本俊美的面容透出些薄情与冷酷来。

    南宫霖此时正呼呼喘着,不住地咳嗽:“咳咳,啸儿怎么这么慢,那个女子还没有带来吗!事关西泽命运,怎可如此怠慢!”

    “启禀皇上,太子殿下求见!”殿外的小太监飞跑进来,跪在地上禀告道。

    “快宣!朕倒要看看,究竟是什么样的女子,居然会在落尘院中做出那种罪该万死的勾当!”南宫霖一拍桌子,又引得一阵咳嗽。

    尹卿月是跟在南宫啸的身后走入殿中的,每一个看到她的人眼睛都瞪大了,不是惊讶于她的美貌,而是惊讶于她的丑颜!

    殿内的所有人,甚至包括原本笃定的南宫宸,心里都泛起了一阵嘀咕。

    这女人丑成这幅德行,真的会有侍卫愿意和她私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