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八章 证明清白

    更新时间:2018-11-29 16:26:45本章字数:3100字

    南宫霖皱着眉,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啸儿,这就是那个不洁的女子?”

    南宫啸展眉笑了笑,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淡然地说:“不错。”

    “皇兄不会是随便找了个女子来凑数吧?”南宫宸眉毛直打结,若说这个女子不洁,他都不太相信,更别提是南宫霖了。

    “三弟是觉得我有意欺瞒父皇了?”南宫啸登时冷下脸来。

    他脸色阴郁,冷冷地看了南宫宸一眼:“三弟曾亲口说那不洁的女子是丑女尹卿月,如今本殿将她带来了,三弟却又不信,那本殿就不明白了,三弟究竟是怎么想的,居然认为本殿会做出这种事?难道本殿要为了一个女子,去犯下无父无君的欺君大罪吗?”

    南宫宸无奈,只能转而望向尹卿月:“你这丑女丑成这般模样,能入落尘院都是祖上积德,你不知感激就罢了,居然还会去勾搭侍卫,真是岂有此理!”

    还不等南宫霖对南宫宸的话做出反应,尹卿月就浅浅笑开了:“三皇子殿下既然知道卿月貌丑不堪,就该明白今日之事根本就是有心人故意为之,想要通过这种方式触怒神明,从而使上天降罪西泽。”

    尹卿月说罢,根本不给南宫宸反驳的机会,就转向南宫霖,双膝跪地磕了一个头:“卿月本是商贾之女,能入落尘院为西泽祈福,卿月只觉得三生有幸,又怎么会做出不洁之事呢?所谓的不洁之事,不过是有心之人故意为之。卿月既然入了落尘院,就已经将生死置之度外。卿月虽然死不足惜,但事关西泽命脉,皇上不能不慎重!”

    尹卿月说罢,见南宫霖对她的话有所动容,便微微笑了笑,眸光里闪动着幽幽的光泽:“若为西泽献身,卿月甘心赴死;且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若皇上有命,卿月也该慷慨赴死。”

    南宫霖听到这里,对这个貌丑的少女也有了一丝改观,没想到这个女子虽然丑,但却知书达理,明事理,识大体,上天选中的女子果然非同凡响!

    尹卿月说到这里,突然话锋一转:“但若卿月蒙冤而死,上天降罪西泽可如何是好?卿月心系我朝,实在不能接受这种死法!古人云,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卿月宁可为西泽牺牲,也不愿含冤枉死,致使西泽江山动荡,社稷不稳!”

    南宫宸瞪大了眼睛,若不是尹卿月是他注定要弄死的人,就凭这一番长篇大论,他就想好好赞她一句!

    这女人一番话句句放低姿态,虽然说不在乎生死,却又总是把自己的生命与西泽的命脉联系在一起,让南宫霖对她降低敌意的同时又不得不重视她的生死。

    这女人一番话竟有如此大的威力,简直是有蛊惑人心之能!

    南宫宸有些复杂的看着尹卿月,这个女人恐怕是不简单,貌丑成这样,还能让南宫啸这般护着她,如今又说出这么一番话来。

    这个丑女到底是何方神圣?

    南宫宸在心里琢磨了一会儿也就释然了,何必为这个丑女多费心思?反正等下验过身之后,这个丑女就活不成了!

    思及此处,南宫宸幽幽地笑了起来:“你说的再好,也不过是一面之词罢了,既然你口口声声说是有人想要害你,那你可敢接受验身吗?”

    尹卿月笑了笑,转眸望向南宫宸:“殿下这话错了,卿月小小女子,有什么好害的呢?卿月所担心的,是有人借卿月之事,意图谋害西泽!至于验身,卿月行的端坐的正,没什么好害怕的。”

    “好了,既然如此,那就快去验身吧!”南宫霖咳了咳,忙向一旁挥手,身后服侍的李公公立刻端上一盏雪梨汤,南宫霖抿了一口,露出一副如释重负的表情。

    此时两个老嬷嬷已经上前来要带着尹卿月到暗室中验身,尹卿月站起身来,却并不跟着两个老嬷嬷走,而是看向南宫霖站定。

    她轻轻撸起袖子,将洁白的藕臂呈现在众人眼前,那细腻皮肤上的一点朱红显得格外刺眼。

    守宫砂!

    屋中众人皆惊,南宫啸淡淡看了南宫宸一眼,眉宇间带出一丝得意。

    南宫宸为了在南宫霖面前讨好,听信了赵嬷嬷的一面之词就前来回报,根本没有取证过,现在闹出这么大的笑话,他倒是想看看,南宫宸要怎么收场!

    南宫宸脸色一白,见了鬼一样盯着那一点朱红,仿佛那朱红是一颗火星,灼的他双眼生疼!

    尹卿月收起了袖子,向南宫霖笑道:“卿月已经预先向皇上证明了自己的清白,如果等下验身的结果出来,如果与事实不符的话,就请皇上给卿月主持公道吧!”

    这下两个嬷嬷顿时为难起来,本来照三皇子的吩咐,无论验身结果是如何,她们都会说这个丑女是不洁之身,可尹卿月这么一来,她们却是不好下手了!

    如果她们说尹卿月是不洁之身,那么守宫砂明晃晃的在那里,皇上肯定能知道她们是在说谎啊!如果她们说尹卿月没有失身,就又违背了三皇子的吩咐。

    两个老嬷嬷中的王嬷嬷毕竟更有些经验,她偏过头去,用凌厉的眼神望着吴嬷嬷,极快地做了一个手势。

    吴嬷嬷顿时心领神会,王嬷嬷这是说要在验身中破了尹卿月的身子,坐实了她不洁的罪名,到时候只要说尹卿月身上的守宫砂是伪造的就可以了!

    王嬷嬷微微冲着尹卿月笑了笑:“姑娘请跟老奴来。”

    尹卿月勾起了唇角,她倒是要看看,这两个老太婆打算拿她怎么办?

    王嬷嬷将尹卿月领到了暗室之中,让她脱了裙子躺在卧榻之上,自己则回身去取验身的工具。

    王嬷嬷一面慢吞吞的准备着,一面又给吴嬷嬷使了个眼色。

    吴嬷嬷冲着她点了点头,笑得一脸得意而又高深莫测。

    两人迅速转过身子,向床边的尹卿月靠拢。

    原本闭目养神的尹卿月觉得气氛不对,就睁开眼睛看了看,却被眼前的场景震惊了,不由得瞪大了双眼。

    殿内所有人都焦急地等待着,不过模样却是各不相同,南宫霖只是单纯的焦急,不时咳嗽一声,喝一口雪梨汤,南宫啸虽然焦急但却平静,南宫宸就有些坐卧不宁了。

    就在这种紧张的气氛里,一个老嬷嬷淡定地从暗室中走了出来,走到大殿正中跪下,叩首道:“启禀皇上,验身的结果已经出来了。”

    南宫霖一拍桌子站起身来:“什么结果,快说!”

    南宫啸和南宫宸的目光也汇集在这个老嬷嬷身上,使这个老嬷嬷一时间成了殿中的焦点。

    南宫宸皱起了眉,总觉得有哪里不太对劲,但一时之间又想不出哪里不对。

    老嬷嬷微微笑了笑,抬起头来慢条斯理地说:“回皇上的话,那位尹姑娘还是完璧之身!”

    “什么!?”南宫宸惊讶之下竟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同时也终于意识到有哪里不对劲。

    他上前几步一把将那老嬷嬷揪了起来,厉声责问道:“你是什么人?验身的王嬷嬷和吴嬷嬷呢!”

    “宸儿,放手!这是你皇奶奶身边的老嬷嬷,自你皇奶奶去世后一直长居佛堂为太后祈福,也是有德长寿之人,你不得对她无礼!”南宫霖咳了一声,斥责南宫宸道。

    南宫宸一发话,南宫宸纵有满腹疑问也只能忍了下来,他不甘心地松开了手,退到一旁椅子上重新坐好。

    南宫霖也皱着眉看向赖嬷嬷,一脸的疑惑:“嬷嬷怎么这个时候到这里来了?”

    赖嬷嬷眯起眼睛笑了笑:“老奴长居佛堂不出,已经久不知世事了,今日偶然起兴,来给皇后娘娘请安,又听皇后娘娘说皇上最近似乎身体不适,老奴想着来看看皇上,不成想今儿倒是来得巧了。”

    南宫霖点点头,又笑道:“嬷嬷有心了,嬷嬷每日不仅为太后祈福,还要挂心朕的身体,实在是有德之人哪!”

    赖嬷嬷笑出一脸褶子,露出了有些残缺的牙齿:“皇上谬赞了,都是老奴应该做的。”

    “可是,赖嬷嬷又怎么会插手验身之事呢?”南宫宸冷下脸来,锐利的目光盯紧了赖嬷嬷干瘪瘦小的身躯

    赖嬷嬷又笑了笑:“也是赶早不如赶巧,老奴刚才来拜见皇上的时候正瞧见两位嬷嬷要给那位小姑娘验身。皇上是知道的,老奴曾经负责过入宫秀女的验明正身,对这个活还是有点经验的,就想着过去指点一下。”

    说着,赖嬷嬷摇了摇头,一脸的不赞同:“说起来,那两位验身的嬷嬷还是太年轻了,手上也没个准,那个动作呀,啧啧。”

    赖嬷嬷咋舌不已,又皱眉说道:“瞧那个狠劲儿,这知道的是验身,不知道的还以为动私刑呢,我私下里瞧着,若是照她们那个劲儿,那姑娘的清白恐怕就毁在这两个人手里了!”

    南宫宸听到这里,心里已经了然,这赖嬷嬷分明就是某人请来故意拆台的!思及此处,脸上笑意愈发阴森起来,双手握紧,骨节都发出些咯咯的响声来。

    好个皇后娘娘,他不过夺了她一夜欢颜,她居然给他下了这么大的一个套子?

    这笔账,他记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