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九章 展才

    更新时间:2018-11-29 16:26:45本章字数:3017字

    这时候,尹卿月也从暗室中出来了,后头跟着赖嬷嬷带来的宫女们,最后头才是王嬷嬷和吴嬷嬷。只是两个人都一脸惨白,一副完全不知如何是好的样子。

    南宫宸定睛看了看屋中的人,禁不住又是一声冷哼,赖嬷嬷果然是皇后派来拆台的,这几个跟着赖嬷嬷的宫女都是皇后身边的人!

    尹卿月勾起唇角,幽幽地笑了笑,一双眼看定了这个从刚才开始就总是为难她的三皇子,让你使坏,玩砸了吧?

    就在刚才,她刚睁开眼睛就吓了一跳,本来在她闭眼之前,那暗室里只有两个老嬷嬷再做验身的准备。结果她一睁眼睛,就看见这个更老的嬷嬷带着一群宫女制服了那两个老嬷嬷,当时就吓了一跳。

    尹卿月还以为这老嬷嬷是来下黑手的,连忙摆出一副戒备的姿态。心想着这皇宫里怎么也说下手就下手啊,就见那老嬷嬷笑呵呵地走过来问她是什么人,怎么会在这里被人验身。

    她翻了个白眼,这老嬷嬷是来搞笑的么?什么都不知道就过来把人制服了,不过还是据实以告:“我是落尘院里的女子,似乎是有人向皇上进了谗言,说我不洁,皇上就派人来给我验身了。”

    老嬷嬷一脸了然地点了点头,又转过脸去细瞧了瞧那两个嬷嬷,一个年岁稍长的宫女凑了过来,在那老嬷嬷耳边嘀咕了几句什么,尹卿月听不太真,隐隐约约听见了皇后,三皇子,德妃,收买什么的。

    老嬷嬷听了这话,点了点头,走到那两个验身嬷嬷身边,立刻换了一张冷脸:“你们两个胆子也真大,这种丧良心的事儿也会干!姑娘家的清白是你们能随意破坏的吗!在宫里干验身这一行,连这点规矩都不懂吗!”

    两个验身嬷嬷被说的老脸通红,都低下了头。

    这个老嬷嬷见她二人服了气,这才点了点头,又走回到尹卿月面前,看着她微微笑了笑:“小姐莫怕,这两个没天理的想着使坏,老奴已经教训过她们了。老奴是太后娘娘身边的老人了,先帝选秀之时,老奴也曾做过这验身的事,小姐若信得过老奴,便请移步地上,让老奴来给姑娘验身就是了。”

    尹卿月愣了一下,有些狐疑地看着手中拿着工具的两位验身嬷嬷:“谁来验倒是没所谓,怎么验身还要换地方换东西不成?”

    老嬷嬷掩唇笑了笑:“姑娘是未出阁的小姐,不懂这个。少女处子有少女处子的验法,年长妇人有年长妇人的验法,那两个没天理的让小姐躺在床上,是打算用验年长妇人的法子来验了,这种方法没轻没重的,手一抖就能毁了姑娘的清白,她们是存心使坏呢。”

    尹卿月登时脸色就变了,又红又白的,红是因为自己不懂古人这些乱七八糟的,还要让这个老嬷嬷来给讲解这么私人的事,白是因为她的无知,差点就被人莫名其妙的害了。

    她长舒一口气,冷冷地看着那两个验身嬷嬷:“这笔账本姑娘可是记下了!”

    老嬷嬷又笑道:“老奴自然不会这么给姑娘验身了,姑娘瞧地上那张纸了么?那纸上有一层草灰,姑娘一会儿只消蹲在那纸上,老奴拿棉絮逗弄姑娘打个喷嚏便是了,若是破了身子的,那灰也会浮起来,若是没破身子,那灰就不动了。这是给秀女们验身的法子,姑娘不用担心老奴使坏。”

    不过想归想,她还是照着老嬷嬷的法子做了,结果当然也很明显,她还是清白之身。

    南宫宸此刻实在是恨极了,若不是南宫霖在上,他肯定现在就会亲手扒了这个丑女的皮!这个丑女居然敢让他在南宫霖面前出这么大的丑!

    南宫霖长舒了一口气,满意地点点头:“果然不出朕所料,上苍神通广大,怎么会选一个会失身的女子进入落尘院呢。”

    南宫啸听了这话,脸色又阴沉了些,虽然这次因为他的收手,尹卿月逃过了一劫。但同时也让南宫霖更加相信玄术了,事情变成这样,真是不知道是好是坏。

    此时,出乎众人意料的,尹卿月突然上前几步跪在南宫霖面前,先是磕了一个头,而后慢条斯理地说道:“皇上,既然如今证明了卿月的清白,那么卿月就是无罪的清白女子了。既然如此,卿月能否以落尘院祈福女子的身份,求皇上听卿月一言呢?”

    她说罢,眼睛似有似无地向南宫宸那边飘去。

    尹卿月又不傻,今天她让南宫宸栽了这么一个大跟头,恐怕南宫宸未必轻易放过她,再者落尘院里危机四伏,她若是现在回去,赵嬷嬷肯定也不会这么轻易地饶过她。

    尹卿月现在要想保护自己,最好的办法就是想办法留在皇宫里,在皇上眼皮底下,谁想动什么手脚恐怕都会有所顾忌。

    为此,她必须先博得南宫霖的好感与认同,毕竟皇宫里说话最顶用的就是这个迷信的老皇帝了。

    “说吧。”南宫霖心里对这个识大体的丑女也算是宽容,毕竟刚才一直冤枉了人家,万一这丑女心怀不满,被上苍感应到了,没准就是一场天灾。

    “卿月知道,皇上对玄术深信不疑,卿月并不是觉得玄术不该相信,否则也就不会甘心进入落尘院了,但卿月觉得,皇上这样只信玄术,是否有些不妥呢?”尹卿月眯起眼睛,一字一顿的说。

    气氛瞬间凝固起来。

    南宫霖皱起了眉,冷着脸说道:“你是觉得朕相信玄术的所作所为有不妥之处了?”

    南宫啸一愣,尹卿月是想要做什么?居然敢在皇上面前说这种话?她不怕龙颜大怒,要了她的性命吗?

    南宫宸倒是有些高兴了,这个丑女嘴皮子虽然凌厉,但却是个没脑子的!照这个形式下去,不用他出手,暴躁的南宫霖就能把这个丑女给处置了!

    尹卿月摇了摇头:“皇上相信玄术并没有错,皇上的不妥之处在于,只顾着相信玄术,却忽略了其他的一些也很重要的东西。”

    南宫霖皱着眉,脸色稍微有所缓解,但还是很难看:“那你说,朕究竟忽略了什么?”

    尹卿月没有回答南宫霖的问题,而是抛出了另一个问题:“如果现在有两个笃信玄术的人,一个每天操劳辛苦却不知保重自己,结果弄得自己身体很不好,另一个在操劳的同时还知道爱惜自己,身体精神都很好,那么请问皇上,您觉得神明会保佑哪个人多一些呢?”

    南宫霖愣了愣,他觉得尹卿月话里话外似乎意有所指,但一时之间又参悟不透。

    南宫啸的眼睛亮了亮,开口道:“父皇,依儿臣愚见,神明即使是要保佑,也该保佑第二个人,第一个人连自己都不珍惜自己,神明又怎么会珍惜他呢!”

    南宫宸皱起了眉头,一副探究的神色望着尹卿月,不明白这个丑女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尹卿月笑了笑,向着南宫啸点点头,又望向南宫霖:“皇上,卿月觉得太子殿下说的甚是,卿月想说的是,您在相信玄术的同时,是否也该爱惜自己一些呢?”

    南宫霖此时脸色已经缓和下来了,他若有所思地看着尹卿月:“你的意思是说,朕不够爱惜自己?”

    说罢,南宫霖猛地一阵咳嗽,身旁的太监连忙送上冰糖雪梨汤,南宫霖喝了一口,缓过气来,问道:“何以见得?”

    尹卿月笑了笑:“就拿这咳嗽来说吧,皇上是否为了止咳而喝了雪梨汤?”

    南宫霖愣了一下,看了一眼冰糖雪梨汤:“是又如何?难道这汤有什么不妥吗?”

    一旁听着的赖嬷嬷此时脸上有些不好看,皇后娘娘这么帮这个丑女,这丫头怎么反而给皇后娘娘添堵呢?

    尹卿月摇了摇头,轻轻笑了笑,眸间闪动着智慧的光泽:“启禀皇上,雪梨汤对止咳的确是有效,但治标不治本,只能够止一时的咳嗽,而不能彻底根治皇上的顽疾。”

    她回忆了一下南宫霖的症状,认真地说:“卿月刚才观察了一下皇上的症状,发现皇上虽然咳声连连,但却很少咳痰,而且每次咳嗽都喜欢喝一口雪梨汤,似乎有些发热咽干口渴,这不是阴虚燥热咳嗽,雪梨并不对症,所以雪梨汤能够缓解皇上的咳疾,但却不能彻底治疗。”

    她抬起头看着一脸惊讶地南宫一家人,抿唇笑了笑,继续说道:“皇上的咳嗽应该是痰热咳嗽,应该服用以川贝母、知母、石膏、栀子、黄芩、桑白皮、瓜蒌子、茯苓、陈皮、枳实、五味子、炙甘草等药材为原料配制的二母宁嗽丸,同时忌食辛辣食物,这样才可以痊愈。”

    尹卿月说罢,不由得得意地眯了眯眼睛,区区的痰热咳嗽,难得倒出身现代医药世家的她尹卿月吗?

    南宫霖看着尹卿月,不自觉地清了一下嗓子:“服用那个什么药丸,真的能治好朕的顽疾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