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章 留在宫中

    更新时间:2018-11-29 16:26:45本章字数:3065字

    尹卿月弯了眉眼,笑道:“皇上也该明白,既然是顽疾,自然经年累月,想要药到病除是不大可能的,但只要皇上坚持,假以时日定是能够痊愈的。但现在的问题是,不过是小小的咳嗽,皇上为何放任它发展成为顽疾呢?难道皇上觉得玄术会保佑小毛病自己康复吗?”

    南宫霖反倒是愣了:“朕有诚心向上苍祈福,自然有上苍保佑,难道不会痊愈吗?”

    尹卿月哭笑不得:“皇上,如果只凭上苍保佑您就会痊愈,那您还会每天咳成这个样子吗?古人云,尽人事以待天命,您只有自己照顾好了自己,上苍看到您努力珍惜自己,才会保佑您的。”

    她微微笑着,但目光里却有不容置疑的认真:“这天下相信玄术的人何其之多,难道上苍不保佑那些奋发自强的,反而要去保佑那些萎靡不振,不知努力,一心想靠着上苍保佑来升官发财的人吗?”

    南宫霖陷入了深思,尹卿月的话有理有据,让他不得不考虑她话中的道理。

    尹卿月笑了笑:“皇上,如果您的朝堂之上出现了这种不知办事不知自爱,觉得只靠佛祖保佑就能长命百岁加官进爵的人,恐怕您也容不得他吧?怎么事情换到您身上就不懂了呢?莫不是当局者迷?”

    南宫宸见南宫霖似乎要被尹卿月说动,心下不由得懊恼起来,这要是再任由尹卿月胡说八道下去,他还能通过玄术达到自己的目的吗?只有在南宫霖只相信玄术的情况下,他才能借由玄官达到自己的目的,如果南宫霖有了自己的主见,那么玄官的话就不再如从前一样对南宫霖有影响力了!

    因此,他沉下脸来,故作轻蔑地看了一眼尹卿月:“丑女,你说来说去似乎都是些废话吧?虽然你的确是伶牙俐齿,可是这一番大道理根本是无稽之谈!难道在你眼里,父皇是不知自爱的人?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咳嗽,难道还要人命不成吗?”

    “三弟这话未免偏颇,难道小毛病就不能发展为大病吗?尹姑娘也是一片赤诚,姑妄听之不可以吗?”南宫啸见南宫宸发难,不由得下意识的维护尹卿月,有些愤怒地开口。

    “好了,宸儿你莫要太过胡闹,尹氏女不过是想治好朕的咳疾罢了,你这般不容她说话,难道是想让朕受这咳疾折磨一辈子吗!” 南宫霖重重地拍了拍桌子。

    南宫霖拍桌子的动作有些激动,又引发了一阵咳嗽,一张老脸也涨得通红。

    南宫宸见状,心知南宫霖已经有些动怒,不得不做出让步。

    他低下头拱手道:“父皇息怒,儿臣知罪!”

    说罢,他含怒的眼睛极快地瞟了尹卿月一眼,又低下头不再说话了。

    “尹氏女,你还有什么话,一并说了吧。”南宫霖见状,便朝着尹卿月扬了扬下巴,一副“听你说话是给你面子”的傲气模样。

    尹卿月皱了皱眉,她不是很喜欢南宫霖这副高高在上的态度,但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她想要留在宫里,还需要靠这个迷信的老头。

    她思及此处,心里一阵厌烦,便低下了头:“回皇上,其实卿月提及这件事的本意,是希望皇上面对一件事时,不要只看到关于玄术的部分,也要用理性的目光来审视一遍。”

    “哦?难道朕对于什么事不理智了吗?”南宫霖拈须皱眉,又有些不悦。

    这个丑女人似乎有点智慧,这话说的竟是一波三折,让他时而惊讶时而赞叹,时而开怀又时而不悦,他倒是想看看,她又要说些什么了。

    “启禀皇上,卿月是觉得今日这件验身之事并没有看起来这么简单,设想一下,若没有太子殿下仗义执言,那么皇上在震怒之下定会来不及细查就要了卿月的性命,若卿月无辜枉死,那上苍该如何对待西泽?这天下万民又会如何看待陛下?”尹卿月抬起头来,淡淡笑道。

    在谈及这些阴谋诡计时,尹卿月并不似寻常的柔弱女子一般三缄其口,而是落落大方,侃侃而谈,眸间更是闪动着自信及智慧的光芒,一时间又引得屋中众人有些失神。

    谁也没有想到尹卿月这样的丑女,竟有这样令人沉醉的一双眼睛!

    南宫霖在尹卿月的有意诱导之下,不由得细细想了一想,觉得确实如尹卿月所说,一张脸登时变了颜色,愤怒的说:“竟有这样的事!若不是朕明察秋毫,几乎被蒙骗过去了!究竟是谁干的,朕绝不会放过他!”

    尹卿月低着头默默地翻了个白眼,这南宫霖真会往自己脸上贴金,若不是她有意把这件事闹大,南宫霖能有机会“明察秋毫”?

    “那尹姑娘觉得,是谁做这么大逆不道的事?”南宫宸瞥了尹卿月一眼,又把烫手山芋扔回了尹卿月手中。

    “这是危害西泽社稷的事,照理应由西泽朝堂处理,怎么三皇子反倒来问卿月?此非卿月本分之事,卿月不敢妄言。”尹卿月抬起头嫣然一笑。

    想让她自己挖坑自己跳?没那么容易!反正这件事也只是危害你们南宫家统治,你们南宫家的人就自己闹心去吧!

    南宫宸语塞,半晌方道:“那歹人不选别人陷害,偏选了你,想来这件事也不能与你毫无干系吧!”

    尹卿月眼中一亮,对着南宫宸幽幽一笑,她脸上的丑妆也因此显得更加扭曲可怖,笑得南宫宸硬是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阿弥陀佛,她等得就是这句话!

    尹卿月并没有反驳南宫宸,而是顺势点点头:“三皇子所言甚是,虽然卿月暂时不知情,但这件事与卿月必定有所联系,所以卿月恳请皇上开恩,容许卿月在皇宫中住一段时间,待此间事了,再回落尘院。”

    南宫霖皱了皱眉,有些犹豫起来,一方面玄官说落尘院中女子不得外出,但另一方面这危害西泽社稷的大事又不能不严肃对待。

    南宫宸微微眯起眼睛,露出一个有些意味深长的笑意来。要是尹卿月若是回了落尘院,他还真不大好下手,不过若是她留在宫里,那他下手可就方便了!

    南宫宸思及此处,便又站了出来,向南宫霖拱手:“尹姑娘所言甚是,儿臣也是如此觉得,事急从权,请父皇恩准!”

    南宫啸也知道南宫宸打的什么主意,但若让尹卿月回到落尘院,那么她即使不明不白的死了,恐怕也没人会知道,倒不如将她留在皇宫里。

    这样的话,就算南宫宸想动些什么手脚,在南宫霖的眼皮底下和他的保护下只怕也没那么容易!

    这般想着,南宫啸也站了出来,拱手道:“儿臣也觉得三弟所言甚是,请父皇以江山社稷为重,恩准尹姑娘所求吧!”

    见到南宫宸和南宫啸罕有的意见一致,南宫霖也就不再坚持,点了点头:“即使如此,那就依你们所言吧,只是这尹氏女应该住在什么地方?”

    这时候,一旁被忽略多时的赖嬷嬷笑着开了口:“皇上不必忧心此事,既然尹姑娘是落尘院的人,不妨就搬到佛堂与老奴作伴吧。”

    她笑弯了眼,也不看南宫啸和南宫宸异样的脸色,继续说道:“一则佛堂是清静之地,尹姑娘居住此间可沾得灵气,能够更好地为西泽祈福,二来老奴长年独居佛堂,一个人未免孤寂,又无人交流佛法弘知,老奴看尹姑娘虽然容貌有些不雅,但谈吐说话实在非同凡响,有意与之交游,教学相长也是一番美事,不知皇上意下如何?”

    南宫霖细想了想,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妥,只要尹卿月能有个合适的地方住就可以了,至于是什么地方,他并不关心。

    这样想着,南宫霖将目光投向了尹卿月,那目光里虽有探询,但更多的是不容否定的坚持。

    尹卿月是堂堂尹氏集团的少主,察言观色的功夫自然是相当高,看出南宫霖的意思后她也并不反驳,住什么地方无所谓,只要离这个三皇子远远的就成了。

    她低下头答道:“谢皇上恩典,谢嬷嬷厚爱,民女无异议。”

    南宫霖点了点头,事情就这么定下了。

    尹卿月抬起头来,正和南宫啸南宫宸望向她的目光对撞在一起,三个人神色各异,但心里想的却是大同小异:

    验身之事虽然虎头蛇尾地结束了,但这场围绕着皇权的权力之争,才刚刚开始!

    此时,楚靖成正立在窗户旁,望着窗外的景色失神。

    一旁的桌案上,镇纸压着一张描金云龙纹宣纸,纸上龙飞凤舞地写着两个大字“女人” 。

    此情此景,看得前来回报的冷峰和冷易面面相觑,楚靖成一向是个冷酷睿智,让人捉摸不透的人,这幅模样也时常有,但这纸上写着“女人”两个字,就让这幅场景有些不伦不类起来。

    冷峰嘴上一向没有把门的,见楚靖成正在失神,估计一时半会反应不过来,就偷偷跟冷易咬耳朵:“你说,王爷他到底是在想哪个女人呢?”

    冷易皱了皱眉,向后撤了一步,怒视着冷峰:“慎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