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一章 莫名悸动

    更新时间:2018-11-29 16:26:45本章字数:3025字

    冷峰不以为意,又凑近了些,弯了眼笑得诡异:“冷易你说,咱们王爷在北昊国的时候跟女人这种东西一向无缘,怎么到了西泽之后接二连三地跟女人扯上关系?难道王爷在西泽犯桃花不成?”

    蓦地,楚靖成的声音淡淡传来:“冷峰,你的话这么多,莫不是那个女人找到了?”

    冷峰调笑的表情凝固在脸上,他连忙单膝下跪,抱拳道:“王爷恕罪,是属下无能,搜查那个女人的事,还没有很大进展。”

    他最近被逼的没有办法,已经开始搜寻并查问当时的侍卫,看有几个女子在那个时间段进入过森林,但得到的结果让他几乎气晕过去。

    那些人全都说,在靖王惨遭扒衣的时间段里,别说是女人,鬼影子都没进去过一个,毕竟森林的尽头是一处高耸入云的陡峭山峰,根本没有下来的路。

    如果有女人进去,必定会被森林入口处的侍卫碰见。

    包括冷峰在内的所有人,都没有想到过尹卿月会用那么“别具一格”的方式进入森林。

    当时守卫的侍卫害怕靖王被人行刺,对进入森林的人都格外细心的盘查,但对于从草地出来路过森林的人反倒不太在意了,毕竟那些人是预先进入森林的,根本不知道靖王会在此地停留。

    毕竟没有人会想到,有一个女子会从悬崖上跳下来,碰巧碰到了打坐的靖王,还敢扒了王爷的衣服,拿走王爷的银子!

    但很可惜的,这种近乎无厘头的想法,恰恰就是事实的真相。

    冷峰想着那个神秘兮兮的女人,不由得叹了口气。

    一个神不知鬼不觉地进入森林的女子,在无人发觉的情况下偷偷扒走了靖王的衣服和银子,然后又人间蒸发了。

    难道那女子是什么山神,效仿巫山神女,来跟靖王自荐枕席吗!

    冷易看着冷峰苦着脸,心里知道这个神秘女人确实很难找到,冷峰虽然为人有些放荡不羁,但为靖王办事绝对是忠心耿耿。他说是没头绪,就是真的没头绪了。

    楚靖成转过身来,冷厉的眼睛淡然无波,淡漠的菱唇吐出几个字:“继续找,找到为止。”

    一句话让冷峰几乎哭出来,找到为止?照这个进度下去,他找一辈子也未必能找到啊!

    冷易看出冷峰的为难,想了想向楚靖成拱手道:“王爷,请准许属下协助寻找此女子。”

    楚靖成微一沉吟,便点头道:“准了。”

    冷易立刻拖着重新燃起一点希望的冷峰拱了拱手:“属下告退。”

    房间里又只剩下楚靖成一个人,只见他一个人低垂着眼,微抿着唇,俊美无双的容颜不着喜怒,只是眼神飘忽,不知在想些什么。

    半晌,他走回桌案旁边,伸手抓起那张宣纸揉成一团,微微运起内力,那一团纸瞬间就被镇成了齑粉。

    楚靖成走回窗边,将手中的粉末淡淡扬出,眨眼间就被风吹的无影无踪。

    他皱起了眉,眸间小小的怒火飘动:“女人,看你能躲到哪里去!”

    此时,西泽皇宫中。

    南宫霖在同意了尹卿月的请求后就离开了御书房,剩下这一屋子的人大眼瞪小眼。

    半晌,南宫宸瞪了一眼尹卿月,拂袖离去,在经过尹卿月身边时,他低声说了一句:“走着瞧!”

    赖嬷嬷还是一副笑眯眯的模样,好像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尹姑娘,咱们也走吧?”

    南宫啸立刻快走几步到尹卿月身边:“今日事令尹姑娘受委屈了,本殿送送尹姑娘。”

    尹卿月淡淡看了他一眼,并不推辞,只是微微福了福身子:“有劳殿下。”

    于是,赖嬷嬷在前头引路,后头是皇后送给赖嬷嬷服侍的宫女,南宫啸和尹卿月走在了最后头。

    两人默默地走着,看着周围的景物由繁华渐渐变得有些许的清冷,一时间气氛冷滞下来。

    半晌,还是南宫啸先开了口:“尹姑娘的婢女,需要本殿送入宫里吗?”

    尹卿月摇了摇头,脸上带着忧心的表情:“不必了,请太子殿下让梅儿在太子府叨扰一下吧,宫里的水太深了,梅儿心性单纯,不适合这里。”

    这话并不是假话,梅儿虽然生在尹家,但心机比这具身体的原主强不到哪里去,不然也不会和原主一起到处受欺负。

    如果让梅儿入宫,梅儿就会成为她的一个弱点,倒不如让她留在南宫啸处,以南宫啸今日的态度,应该不会为难梅儿。

    南宫啸愣了愣,扭过头去看着尹卿月,只觉得她的丑颜虽然依旧很丑,但似乎掩不去她心中的孤寂。

    他张了张嘴,嗓音有些滞涩:“梅儿姑娘不适合勾心斗角的宫庭,那尹姑娘呢?”

    她虽然生就一副丑颜,却也不过是刚及笄的少女,为何她丝毫不畏惧复杂的宫廷争斗,反而在有机会置身事外的时候主动要求加入这场皇权之争?

    尹卿月愣了一下,扭过头去,带着些好笑的表情看着南宫啸:“事已至此,太子殿下觉得我有退路吗?”

    南宫啸又是一愣,心头有些愧疚,也有些敬佩。

    是啊,在她被南宫宸扯入这场验身风波的时候,就注定她再也不是局外人了。

    尹卿月转头看向前方,微微勾起唇角:“横竖都被卷入局中了,与其随波逐流,像浮萍一样把自己的命运寄托在别人卷起的浪花上,卿月宁可自己做弄潮儿,赢要赢的痛快,输也要输个明白!”

    南宫啸瞪大了眼睛,方才的一点愧疚全被此时的讶异冲散了。

    这一刻,尹卿月在他眼里不再是一个丑女,而是一个自信、勇敢的坚强女子。

    面对复杂的宫廷,古今多少红颜美人,嘴上说着对命运的怨恨和对自己的怜惜,却不做任何反抗和努力,在幽幽深宫中悄然无声地老去死亡。

    可是尹卿月是个完全不同的女子,她没有美貌,甚至丑陋不堪,可她却能够勇敢地踏入后宫争斗的漩涡,宁可玉石俱焚,也不随波逐流。

    在南宫啸的心里,有什么东西被悄悄点燃了,又有什么东西的芽儿,在他的心田努力地钻着,似乎马上就要破土而出!

    尹卿月走着走着,突然觉得身侧有什么异样的感觉,眼中也有奇异的波动感。

    她心里不由得奇怪起来,眼睛是她施展读心术的媒介,会出现这种状况,是身边有人对她产生了喜爱或者厌恶、反感等极其强烈的感觉,使她的眼睛受到了波及,才会产生这种波动感。

    但她的读心术现在并没有完全恢复,所以应该是不会有这种感觉的。居然让无法完全施展读心术的她产生这种感觉,该是多强烈的情感?

    尹卿月停住脚步,狐疑地看着似乎也停下脚步呆住的南宫啸:“太子殿下怎么了?是卿月说错了什么吗?”

    南宫啸愣了一下,看着尹卿月不堪入目的丑颜,这才回过神来。

    他微微摇了摇头示意不是尹卿月的关系,心里也暗自惊讶,他是太久没碰过女人吗?居然对尹卿月这副丑颜产生了别样的情感?

    他怎么可能喜欢这模样的女人?不看尹卿月的脸,她的身材倒的确是玲珑曼妙,可如果天天对着她那张丑颜,只怕他会连饭都吃不下吧?

    南宫啸驱散了心中升腾起的那一点异样情感,心中也没有了方才那种悸动。然而,那感情的芽儿还藏在他心中深处,蛰伏着等待彻底破土而出的那一天。

    “佛堂到了,太子殿下也请回吧。”蓦地,赖嬷嬷含笑的声音传来。

    南宫啸脚步一顿,望着略显冷清的佛堂幽幽地叹了口气,送君千里终须一别,他必须要离开了。

    “卿月恭送太子殿下。”尹卿月低下头施礼,她的身材比南宫啸要娇小得多,这个姿势让南宫啸看不见她的丑颜,只能看见她如云的乌鬓 玲珑的身材。

    嗅着尹卿月身上传来的淡淡清香,南宫啸心里竟不由自主地生出一个想法,想将这娇小的女孩子拥进怀里,给她一个坚实的依靠。

    尹卿月见南宫啸没有反应,疑惑地抬起头,歪了歪头问道:“太子殿下?”

    南宫啸看着尹卿月的丑颜,顿时惊醒过来,他有些心虚地偏转了眸子不敢去看她:“没什么,你起来吧。”

    他真是太久没有过女人了,对着这个丑女也动起奇怪的心思来,这个丑女不过就是救过他,还有几分不凡罢了,他居然一而再再而三地对她产生奇怪的感觉?

    难道他的病没有被完全治好,还留有这种后遗症吗?

    南宫啸微微摇了摇头,试图将这种诡异的想法甩出脑海,他不敢再多做停留,生怕自己再产生奇怪的感觉,便急急转身,大踏步地离开了。

    尹卿月微微歪了歪头,不太明白南宫啸为什么突然变得这么奇怪。

    “尹姑娘先进来吧,老奴有些话想与姑娘交待。”赖嬷嬷依旧是笑着,仿佛只是一个和蔼可亲的老太太一般。

    尹卿月转过身来,深吸一口气,眸色在这一刻变得深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