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二章 交锋

    更新时间:2018-11-29 16:26:45本章字数:3063字

    该来的终究还会来,赖嬷嬷虽然看起来慈眉善目,但能在这皇宫中安然度日,甚至在服侍的主子死去后仍旧能在当今皇上心中保留重要地位,岂会是一个只会与人为善的老太太?

    从南宫啸离去的这一刻开始,她的战场才刚刚开始!

    尹卿月微微笑了笑:“嬷嬷是主,卿月是客,初来乍到自然该客随主便,嬷嬷先请。”

    “好说好说,尹姑娘实在客气了。”赖嬷嬷脸上的笑依旧灿烂,眼里却也射出几分精光来。

    进入佛堂之后,尹卿月才发现这佛堂并没有她想象中那么庄严,在大堂正南安放着一尊佛龛,里面有小小的弥勒佛像,佛龛前是香案,上头摆着供品和香炉,香炉很大,里面有着厚厚的香灰,看得出是经年累月敬香的结果。

    赖嬷嬷走到房屋西侧,掀开紫色提花缎的门帘,回头微微冲着尹卿月笑了笑:“外头正堂是佛门清净地,不好过分喧哗,姑娘进里头说吧。”

    尹卿月微微点了点头,进了里屋,发现这里屋之中与外头的简朴并不相同。

    屋中器具不多,一桌四椅一床一柜一梳妆台而已,家具的样式都很普通,但尹卿月在现代见识过的宝贝没有一千也有八百,自然不会被这表象所迷惑。

    这些家具虽然简朴,但却是用极其珍贵的沉香木而制作,虽然没有镂花,但却因为增加了分量,反而比镂花的更加珍贵。

    而这器具虽然没有镂花,却不是毫无装饰,上头用极其稀少的彩叶斑斓漆画着精美的花纹。

    彩叶斑斓漆是由会变色的劙玉磨成极细的浆,兑了各色珍贵香料制成。虽然静看看不出什么,但若在屋里长时间生活,会发现这漆随着时辰的变化而改变颜色,并且奇香氤氲,夏不生蚊虫。

    而那梳妆台上更是别有乾坤,赖嬷嬷已经年迈,用不上花俏的首饰,但那一面镜子却是明晃晃的水银镜,将屋中的一切都映得清清楚楚。

    要是在现代,这种镜子根本不值一提,摔了听响都嫌碎片累赘,但是在以铜镜为主的古代,想要弄到这种及其清楚的水银镜,非得从遥远的波斯千里迢迢的运过来。

    这么远的路,只要稍有不慎,这一面镜子就会有残损,这么大这么完整的镜子,说是价值千金都不过分。

    至于桌子上摆的瓷器则更是别有洞天,虽然在现代随着科技的发展,瓷器上有什么花纹什么色彩都不过分,但在落后的古代,弄一桌子粉彩。

    要知道,中国的粉彩瓷器是出现在清代,尹卿月弄不清这个朝代到底是什么年代,但绝对没有清朝那么发达,也就是说,这一桌子的粉彩瓷器完全是一种超前到可怕的东西,说是独一无二估计也不过分。

    这个赖嬷嬷到底是什么人?居然能拥有这一屋子的极品宝贝?只怕南宫霖的寝殿都未必有这屋子华贵吧。

    尹卿月虽然好奇但并没有被震惊,毕竟屋子里的宝贝虽然在这个年代难得,但除了桌椅之外在现代几乎都是烂大街的东西,极品珠宝都动不了尹卿月的心,更何况这一屋子东西,轮手艺还比不上现代批量生产出来的。

    赖嬷嬷见尹卿月不动声色,也摸不准她心里怎么想,只好先发制人:“嬷嬷这屋子简陋得很,尹姑娘见笑了,快坐吧,尹姑娘喝茶。”

    尹卿月微微一笑,依赖嬷嬷的话坐了,端起茶盏浅抿一口,既不拘礼也不见外,只是淡淡道:“嬷嬷这茶香的很,不知是什么茶?”

    这一番举动弄得赖嬷嬷摸不着头脑,她暗自蹙了眉,难道是她看走了眼,尹卿月并不是她想象中那般有心机有见识的女子?

    赖嬷嬷勉强笑了笑,心里有疑惑也有懊恼:“一点子茶叶罢了,和这屋子一样都是寻常的东西,没什么好在意的,尹姑娘喜欢,我送姑娘一盒子慢慢喝。”

    尹卿月见赖嬷嬷脸上微微显出些急躁来,知道自己已经占了先机,便不紧不慢地放下茶盏,微微笑了笑:“和这屋子一样的寻常东西?那卿月断不敢受了,看来嬷嬷这一杯茶也是寸水寸金的好宝贝呢。”

    赖嬷嬷心里陡然一惊,讶异的同时更多了一份沉重,这尹卿月果然不是普通人,非但一眼看出了她这屋子的价值,面对这一屋子的极品宝物居然不急不躁,还有心思耍弄她?

    赖嬷嬷思及此处,倒是眯缝着眼睛笑了笑:“说起宝贝,尹姑娘的眼睛才是宝贝呢。尹姑娘不仅有一双慧眼,还有一颗玲珑心,晓得拿嬷嬷我打趣呢。”

    尹卿月微微挑了挑眉,不紧不慢地端起茶盏又抿了一口:“慧眼不敢当,不过卿月出身水陵县尹家,商贾出身,总还有些许见识。”

    她记得第一次见赵嬷嬷的时候,赵嬷嬷就是这么对她说她的身世的,在那种情况下,赵嬷嬷没必要骗她,现在倒是可以拿来糊弄这个赖嬷嬷了。

    赖嬷嬷倒是一脸恍然:“原来尹姑娘竟是水陵县尹家的女儿,水陵县向来富庶,虽然是小小县城,但方圆数百里俱是良田,一向有‘水陵熟,天下足’美誉,尹家又是水陵县首富,难怪尹姑娘有这般见识。”

    尹卿月心下讶然,没想到她出身的尹家居然有这种地位,不过尹家富庶对她也有好处,至少现在赖嬷嬷不再对她的话起疑了。

    她思及此处,笑的愈发甜美:“尹家商贾之家,哪里值得嬷嬷挂心,卿月也只知道一些世间人人追捧的金贵之物罢了,至于那些风雅之物,譬如嬷嬷房里的好茶,卿月就认不出了。”

    赖嬷嬷瞪大了眼,常带笑的脸上罕有地露出茫然的神色:“尹姑娘认识这屋里大江南北的好宝贝,如何不认得自家的茶?这茶正是水陵县尹家所出的‘莲心’茶啊。”

    尹卿月愣了一下,眼神有些飘忽,没想到她没栽在这一屋子宝贝上,居然被这小小的茶叶绊了个跟头?

    她讪讪地笑了笑:“原来是‘莲心’啊,还真是没尝出来,卿月在家里虽也时常喝这茶,但总觉得不及嬷嬷这里的清香甘冽呢。”

    赖嬷嬷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那就是了,我这儿的莲心茶是最极品的‘红颜莲心’,一年不过出一斤半罢了,这一斤有半斤在我这儿,有半斤供皇上喝,剩下半斤分赐后宫,尹家也是不剩的,无怪尹姑娘唱不出来。”

    尹卿月眯了眯眼睛,暗自琢磨赖嬷嬷的话,这话里话外的深意可真是耐人寻味。

    一年只出一斤半的好茶,皇上有半斤,整个后宫分半斤,这赖嬷嬷一个人就能拥有半斤,和皇上相同?赖嬷嬷在宫里是什么地位?宫里这么安排又是什么道理?

    她蹙起了眉,不动声色地思索着赖嬷嬷的身份,越想越觉得这老嬷嬷实在不简单。

    而这样尊贵的老嬷嬷,又是为了谁来试探她呢?

    赖嬷嬷说了一通,此时觉着有些口渴,端起茶盏浅抿一口,又似笑非笑地看着尹卿月:“老奴的话已经说得明白了,相信凭尹小姐的兰心蕙志,应该明白老奴的意思才是。”

    尹卿月皱了皱眉,决定在没有摸清赖嬷嬷的底细之前,不轻举妄动。

    她眨了眨眼睛,装傻充愣道:“恕卿月愚昧,嬷嬷的意思卿月不大明白。”

    赖嬷嬷眯着眼笑了笑:“尹姑娘又拿嬷嬷我开心了,姑娘如何能不知道老奴的意思呢?尹姑娘出身商贾之家,应该知道无利不起早的道理。姑娘难道觉得,皇后娘娘难道会救一个毫无用处的人?”

    尹卿月朝着赖嬷嬷一笑,长长的眼睫掩去了弯弯的眉眼中那一丝狡黠:“嬷嬷说的很是,毕竟卿月是落尘院中的女子,能够替西泽向上苍祈福,自然是有用处的。”

    赖嬷嬷暗自咬了咬牙,只能把话说得再明白了些:“尹姑娘医术似乎不凡呢,寻常大夫看病需望闻问切,而尹姑娘只凭望一项就能够确诊皇上的咳疾,真是令老奴大开眼界呢。”

    终于说到正题了,尹卿月放在膝上的手紧了紧。

    她就知道,皇后一开始派赖嬷嬷来不过是为了拆南宫宸的台,是以赖嬷嬷对她虽然和善但却并不上心,否则不会看着她被南宫宸刁难而不发一言。

    但当她在南宫霖面前显露出自己的医术之后,赖嬷嬷的态度就一百八十度大转变了,不仅说她谈吐不凡,甚至还邀请她住到自己的佛堂。

    赖嬷嬷有句话说得很好,无利不起早。尹卿月也一早就猜到,赖嬷嬷这么做定是为了她的医术。

    在后宫之中,有一个忠于自己的大夫,就是多了一道保命符。

    尹卿月早就明白这个道理,是以并不着急回应赖嬷嬷挟恩图报的话,现在她才是奇货可居的那一个,若这么轻易就回应了赖嬷嬷,那她的优势反而会降低。

    尹卿月慢悠悠地又抿了一口茶,悠哉悠哉地说道:“皇上不过是一点小毛病罢了,不值得嬷嬷挂心,宫里的太医在经过望闻问切,三司会诊之后也是能确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