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三章 三个条件

    更新时间:2018-11-29 16:26:45本章字数:3001字

    赖嬷嬷倒吸了一口气,尹卿月这话分明又强调了自己医术的高超,她一眼就能治好的病,宫里的太医却要经过望闻问切,三司会诊之后才能治好?看来这个丑女不是不懂,而是太懂了!

    思及此处,赖嬷嬷脸上的表情一瞬间变得严肃起来,她冷冷地一笑:“尹姑娘真不愧出身水陵首富尹家,这为商之道领会的真不错。”

    尹卿月也收了笑意,嘴角淡淡地勾起一个略有嘲讽的弧度:“这也是无可奈何,卿月如今一青二白,做的是空手套白狼的生意,所以不得不慎重再慎重,还望嬷嬷体谅。”

    赖嬷嬷冷哼一声:“原来尹姑娘还知道自己做的是空手的买卖啊?”

    她有意在“空手”两个字上加重了音,说完又微微地冷笑了一声。

    尹卿月好整以暇地挑了挑眉:“卿月只是没本钱,不是没本事,俗话说的好,技多人不愁,艺多不压身,有手艺走遍天下,更何况小小皇宫,这道理嬷嬷难道不明白吗?”

    赖嬷嬷眼睛眯了眯,表情也冷了下来:“尹姑娘的货虽好,可也不要太过自信了,就算尹姑娘的货好,可再好的货没了买家也是一样的废物!”

    尹卿月似笑非笑地看着赖嬷嬷:“嬷嬷的话,卿月原话奉还!是谁给嬷嬷的错觉,让嬷嬷以为,卿月的货无人问津?皇上不正是卿月的活招牌吗?”

    赖嬷嬷心头一惊,是啊,宫里的流言一向速度可畏,要不了多久,尹卿月能够仅凭望就给皇上治病的消息就会传遍后宫,到了那个时候,这臭丫头定会成为一块香饽饽!

    赖嬷嬷心里虽然明白,嘴上却不肯认输,仍旧嘴硬道:“那又如何?恕老奴扫兴,尹姑娘也别太得意了,皇上的病已是陈年旧疾,未必好得那么容易!”

    尹卿月抬眸瞟了赖嬷嬷一眼,似笑非笑地盯紧了她:“嬷嬷觉得,太子殿下的病为什么突然好了?”

    赖嬷嬷心头一惊,南宫啸二十几年的陈疾确实是在近几天突然痊愈了,可尹卿月是怎么知道的?南宫啸去接尹卿月的时候,病已经完全好了,照理说尹卿月不该看得出啊!

    赖嬷嬷惊疑不定地看着尹卿月,心里快速地思索着,突然一个想法如同惊雷一般在她心头炸开,她在惊异之下竟站了起来,苍老如皲皱树皮的手颤巍巍地指着尹卿月。

    “太子的病,是你治好的?!”赖嬷嬷瞪着眼睛,抖着声音,惊慌地说。

    “不过也是雕虫小技罢了,让嬷嬷见笑了,卿月惭愧。”尹卿月眯着眼睛笑得狡黠。

    “尹姑娘真是深藏不露啊。”赖嬷嬷咬着牙笑得一脸阴霾。

    她真是没有想到,这个丑女居然医术如此精妙,难怪这个丑女如此悠闲,甚至不把她和她的主子放在眼里,如果尹卿月有太子做靠山,的确是不需要对皇后娘娘俯首帖耳的。

    “看来尹姑娘是已经有了更好的买家,倒是嬷嬷我低看了姑娘呢。”赖嬷嬷盯了尹卿月一会儿,方才轻哼了一声。

    “买家多有什么关系,要紧的是价钱,嬷嬷也知道,卿月出身尹家,商人嘛,总是唯利是图的。”尹卿月微微笑了笑,不慌不忙地端起茶喝了一口。

    她现在已经成功地打压下了赖嬷嬷高高在上的态度和自以为是的语气,这个时候赖嬷嬷绝对是不敢轻看她的,所以现在她提出的条件即使很困难,赖嬷嬷也会认真去考虑。

    果然,这个时候赖嬷嬷已经不敢再低看尹卿月,相反的,在听出尹卿月有松口的倾向,立刻更加殷勤起来。

    “姑娘说的是,人都说货比三家,这出价自然也要看三家,尹姑娘是个机灵人,该知道皇后娘娘才是六宫之主,只要尹姑娘肯为皇后娘娘做事,日后便有天大的好处。”赖嬷嬷忙急切地接过话。

    此时赖嬷嬷已经软了口气,不再是方才那般威逼利诱的,而是想要用利益诱使尹卿月动心。

    尹卿月不为所动,只是抬眸淡淡笑:“嬷嬷也不用说别的,卿月现在手头上只有三个条件,若嬷嬷能够答应,卿月自当甘愿为皇后娘娘所驱使,若是不能的话,那卿月若是明珠暗投,嬷嬷也休怪我了。”

    赖嬷嬷心头一凛,这个丑女话虽说的狂妄,但架不住她有狂妄的资本,现在还只是皇后和太子知道困扰太子二十几年的陈年顽疾是被这个丑女瞬间治好的,皇后娘娘只要和太子一个人争,压力还稍微小一点。

    但若等到全皇宫都知道了这个消息,旁的人不说,孙贵妃能善罢甘休吗?孙贵妃一向和皇后不和,偏偏又没有生儿子,正是需要一个调养身子的大夫。

    “尹姑娘请说吧,姑娘的事,皇后娘娘自当上心。”赖嬷嬷敲定了主意,绝对不能让这个丑女从自己手里转投到别人手下!

    “这第一嘛,就是医者治病是要开方子的,但我信不过别人抓的药,所以我给皇后娘娘开的每一副药,都要由我亲自抓。”尹卿月含着笑说道。

    信不过什么的当然只是借口,尹卿月不过是想借此机会进入太医院的药房罢了,若论起药材来,肯定是御用的药效最好,如果她能够偷偷带些出来,肯定能给自己好好地补一补身子。

    赖嬷嬷不明所以,只是觉得有些为难,太医院大小也算个皇家重地,还真不是什么人都能进去的地方,但她实在不愿就这么失去尹卿月这个人才,这才第一个条件啊!

    “这个不妨,只是可能要委屈尹姑娘听从老奴的安排了。”赖嬷嬷最后还是一咬牙答应了下来。

    她想如果让尹卿月扮作宫女,大概可以把人带进去的吧。但想归想,赖嬷嬷并没有十足的把握,毕竟皇宫里也没有这么丑的宫女啊。

    尹卿月微微笑了笑,双手叠放在膝上,不紧不慢地提出了第二个条件:“这第二嘛,说来也很简单。卿月在是一个医者的同时,毕竟也是个商人,嬷嬷也知道,商人都是重利的。所以卿月希望在给皇后娘娘开药的时候,皇后娘娘能够付给卿月一些银两。”

    原来不过是要钱,赖嬷嬷如释重负地想着,皇后别的东西不多,至少在银钱上是充足的,否则凭她一个老嬷嬷,如何住得起这样的屋子?

    赖嬷嬷又久违地笑出了一脸褶子:“这个好说,尹姑娘看老奴这屋子,也该知道皇后娘娘不是小气的人。”

    银子的事也解决了,尹卿月在心里也暗暗松了一口气,看得出这个皇后娘娘是个大方的人,她虽然不是黑心的大夫,但也不能不顾及自己往后的生活。

    现在她跟皇后是交易关系,一手交钱一手交药也公平的很,这样她往后的生计也有了些着落。

    尹卿月思及此处,笑得愈发开怀,她施施然整理了一下裙裾:“那么,第三个条件可能会有些难办,但卿月必须预先说明,如果第三个条件做不到的话,即使嬷嬷保证能够做到前两个条件,卿月也是不会动心的。”

    赖嬷嬷心中警铃大作,连忙正了脸色,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姑娘说吧,老奴一定尽力做到。”

    尹卿月眯着眼睛笑了笑:“嬷嬷别忘了,卿月是落尘院的人,在落尘院里朝不保夕,每日活得战战兢兢,又怎么能专心为皇后娘娘做事呢?”

    赖嬷嬷惊异地瞪着眼睛看着尹卿月:“你、你、你是说……你要出落尘院?”

    尹卿月淡定地点点头:“是啊。”

    “可你在皇上面前不是说得好好的,你甘心入落尘院吗?”赖嬷嬷一副见了鬼的模样看着尹卿月。

    尹卿月冷冷笑了笑:“说和做是两回事,我是希望西泽江山安定,但我凭什么拿自己的命,去印证那个什么狗屁玄官的话?若那个玄官是个坑蒙拐骗的,我就这么葬送自己一身手艺,满腹才思?”

    在这一刻,尹卿月的眼睛里满是倔强与不屈,那醉人的模样竟让阅遍群芳的赖嬷嬷有些失神。

    没想到这个丑女这么丑,一双明眸却这般漂亮,连宫里的娘娘们都比不上!

    赖嬷嬷皱着眉陷入了沉思,这个条件还真不是那么好答应的,落尘院是什么地方,能让人想进就进,想出就出吗?

    但尹卿月已经有言在先,这个条件不答应,前两个条件就是答应了也是白答应啊。

    她叹了口气,有些复杂地看着尹卿月:“姑娘这个条件还请容许老奴跟皇后娘娘商量一下,毕竟兹事体大,老奴不敢自己做主。”

    “嬷嬷自便,只要嬷嬷在其他人给卿月回复之前下决定就好。”尹卿月笑弯了眼,毫无紧张亦或是焦急。

    “姑娘歇息吧。”赖嬷嬷又深深看了尹卿月一眼,站起身自己出去了。

    尹卿月挑了挑眉,估计赖嬷嬷是找皇后商量去了,也就不再纠结,自己上床,翻滚了一会儿就睡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