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四章 丑女神医

    更新时间:2018-11-29 16:26:45本章字数:3042字

    第二天一大早,赖嬷嬷眍䁖着眼睛回到佛堂,找到了此时已经梳洗好在吃早餐的尹卿月。

    “尹姑娘,您的条件皇后娘娘决定都答应了,但皇后娘娘对您也有一个要求,就是希望您一定要认真为娘娘做事,绝不会有二心。”赖嬷嬷冷着脸,一字一顿的说。

    尹卿月此时正拈着一块桂花糕在吃,她听了赖嬷嬷的话并不恼怒,而是慢条斯理地吃完了糕点,而后仔细地拂去了嘴角的细屑。

    做完这一切后,她才带着笑望向赖嬷嬷:“嬷嬷,从昨天开始,卿月就一再提醒您,卿月在是一个医者的同时,也是一个商人,卿月不是皇后娘娘的手下,不能唯皇后娘娘马首是瞻。”

    她见赖嬷嬷脸色变得难看,便又带些安抚意味地笑了笑:“但作为一个商人,卿月自小就知道商人重利更要重信,卿月不跟皇后娘娘讲人情,后宫一向人情淡薄,恩也好情也好都是靠不住的,卿月和皇后娘娘只是在做一场交易,只要皇后娘娘能够提供卿月所需要的,卿月就会为皇后娘娘提供她想要的。”

    此时赖嬷嬷的脸色已经缓和下来,尹卿月的话虽然冷酷无情,但却格外让人放心,没有所谓的人情在其中,纯粹利益的交易反而更加让人放心。

    尹卿月冲着赖嬷嬷笑笑:“买进卖出原本千秋业,送往迎来赢得万人心。叨扰了这许些时候,嬷嬷该带卿月见见卿月的主顾了吧?”

    赖嬷嬷躬了躬身子,竟是将尹卿月当做主子来待:“老奴在前头引路,尹姑娘请了。”

    未央宫内,皇后贺敏敏已经满怀心思地等候着了。

    她今日穿着正红色彩绣牡丹凤纹织锦春衫,下以豆绿宫绦系以明黄色暗绣梅花妆花缎月华裙,三千青丝绾作凤髻,鬓边斜簪一海棠,髻上复戴御赐那支蕊心簇玉牡丹步摇,流苏垂于耳畔,与南珠耳饰相映,自是宝光雍容。

    只是贺敏敏虽然美貌,毕竟是生过孩子的中年妇人了,打扮的再是雍容华美,也比不上少女的轻灵娇艳,反而无端多了几分老态。

    殿中两旁的宫人都垂首立着,贺敏敏一个人孤独地坐在锦座之上,坐着坐着,她唇边突然逸出一丝叹息。

    方才孙贵妃和德妃刚来请过安,孙贵妃比她稍小些,身材也娇小精致些,虽然生过了一个女儿,但保养的相当不错,三十好几的人了,看着像二十岁的少妇,根本不见老态,反而有些成熟的风韵。

    而德妃依旧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或许是因为心无挂碍的原因,德妃虽然生过一儿一女,却丝毫不显得臃肿或是老态,反而眉目恬淡,更多了一分出尘的美。

    这两人一成熟一恬淡,都各有风韵,也难怪南宫霖对她们念念不忘。

    贺敏敏看着细瘦却略有些褶皱的手,又微微叹了口气。

    当年宠冠后宫的三佳丽,怎么只有她一个人的美貌被时光带走了呢?

    从来英雄与美人,不许人间见白头。贺敏敏心中有不甘更有哀怨。孙贵妃和德妃都没有老,偏她贺敏敏终将白头?!

    贺敏敏的手无意识地攥紧了裙畔的流苏,贝齿微微咬住了下唇。

    她不会放任自己这样衰老下去,最终被南宫霖遗忘!就算付出再大的代价,她也必须留住这个神医,这是她唯一能恢复青春的资本!

    “娘娘,赖嬷嬷和尹姑娘到了。”皇后身边的凤仪女官寒舞走了进来,俯身施礼禀告道。

    贺敏敏心中一跳,激动地站了起来,连声道:“宣,快把她们宣进来!”

    当赖嬷嬷领着尹卿月进来的时候,贺敏敏觉得自己的心连同自己的血都冷了,她瞪大眼睛看着赖嬷嬷和尹卿月走到她面前一同施礼问安。

    贺敏敏颤抖地抬起手,指着尹卿月问赖嬷嬷:“她就是你说的那个神医?”

    赖嬷嬷点点头:“不错,这位就是尹姑娘。”

    贺敏敏几乎是尖叫起来了:“她自己都长得那么丑,怎么可能让本宫恢复美貌,赖嬷嬷,你疯了不成!”

    “皇后娘娘难道不知道一句话,叫做能医不自医?”蓦地,尹卿月的声音淡淡地响起,如黄莺出谷,清泉激石。

    尹卿月轻灵空澈的声音安抚了贺敏敏躁动的心情,她深呼吸一下平静了下来:“可是尹姑娘,单看你的相貌,本宫实在无法相信你的医术!”

    尹卿月抬起头,淡定地笑了笑:“皇后娘娘也该知道一句话,久病成良医。正因为卿月生就一副丑颜,所以自幼就对恢复美貌的药方多有研究,若论治病救人,卿月不敢托大,若论美容养颜,卿月不遑多让!”

    贺敏敏被尹卿月眼中的自信所惊讶,虽然尹卿月生就一副丑颜,但这眼中的自信并不似作假,使得她也不禁有些动心。

    尹卿月知道贺敏敏已经有些被她劝动,便又仔细地看了看贺敏敏的脸,笑道:“敢问皇后娘娘,您一向肝气不舒,脾胃不调,郁结在心,是或不是?”

    贺敏敏脸色一下子变了,她扭过头去看赖嬷嬷:“你把本宫的脉案给这个臭丫头看了?”

    赖嬷嬷忙不迭地挥手:“娘娘想多了,娘娘的脉案在太医院封存,老奴如何弄得到手。”

    贺敏敏皱眉指向尹卿月:“那她如何一下子就说出了本宫的身体状况?还与太医所言半点不差?”

    赖嬷嬷心惊于尹卿月的医术,面上也显出几分喜色来,为自家娘娘找到了这么一位神医而高兴。

    她朝着皇后磕了个头,笑道:“娘娘您忘了?老奴曾与您说过,尹姑娘医术高超,太医诊病尚需望闻问切,而尹姑娘只需要一望,就可以诊断病人的病情了。”

    贺敏敏惊疑不定地看着尹卿月,就是这么个丑丫头,居然有这样好的本事?

    可怀疑归怀疑,事实摆在眼前,也由不得贺敏敏不信,贺敏敏抿了抿唇:“尹氏女,本宫问你,你如何单凭望就知道了本宫的身体状况?”

    尹卿月抬起头来,笑笑说:“区区雕虫小技,倒叫皇后娘娘惊心,民女惭愧。观皇后娘娘面上,眼眶鼻周都有黄褐斑出现,医术曾言,左脸属肝,右脸属肺,鼻子属脾,皇后娘娘自然是肝气不舒,脾胃不调了,而娘娘眉心略有暗痕,应是时常皱眉所至,娘娘自然是郁结在心,才会时时皱眉了。”

    贺敏敏长舒一口气,面目都柔和起来,她含了笑落座,一面虚扶一把:“方才是本宫怠慢了,还望尹姑娘勿怪,都起来吧,赐坐。”

    没想到这丑女竟真有这等本事,贺敏敏顿时觉得自己安心了不少。

    尹卿月也不推辞,而是含笑起身,坐了宫女搬来的椅子,一面又道:“皇后娘娘平日里应该多笑笑,总苦着一张脸老得快。”

    贺敏敏眉间微蹙,苦笑道:“身为皇后,一天里又能有多少时间让我快乐呢?”

    尹卿月正色道:“皇后娘娘此言差矣,快乐又不是什么可望不可即的宝贝,您只要自己去找,总能快乐起来的。”

    贺敏敏的眼睛燃起一丝希望的光芒,尹卿月似乎真的很有本事,那么就让她豪赌一把吧!她绝不能再让自己蹉跎下去了!

    另一方面,关雎宫里,孙贵妃正拖着自己的女儿二公主南宫玫絮絮念叨。

    “玫儿啊,你年纪也不小了,你的终身大事自己可要上点心啊!”孙贵妃喝了一口茶,语重心长地说。

    南宫玫嗅着手中的甘草,微微露出一个笑容:“母亲,女儿还小呢,这有什么好着急的?再说了,女儿若是嫁了人,谁为母亲寻找固颜秘方呢?”

    孙贵妃登时语塞,她心里也明白,自己如今正是两难的时候。一方面她希望为女儿找一个好婆家,在皇后面前好好炫耀一番,但另一方面,她又希望女儿不要出嫁,继续留在宫里为她寻找驻颜的方法。

    想到今日去请安时贺敏敏苍老的模样,孙贵妃不由得打了个冷战。

    不,她绝不能变成那般模样!她如今没有儿子,只能通过自己的美貌来固宠,如果失去了女儿的药方,她不就就会变成贺敏敏那般模样!

    到时候她失去了美貌,南宫霖也不会再来看她,她就只能一个人孤独地老死在宫里。

    孙贵妃心头一顿,脸色登时也垮了下来,苦着脸看向南宫玫:“唉,玫儿,母妃也是没办法。”

    “皇上驾到!”蓦地,小太监的声音从宫门外传来。

    孙贵妃连忙站起身来,略微整理了一下衣裙,换上一个娇艳的笑容,春风满面地迎了出去:“臣妾参见皇上。”

    南宫玫也随后跟了出来,俯身施礼:“玫儿参见父皇。”

    南宫霖笑着点了点头,伸手扶起孙贵妃,又向着南宫玫虚扶一把:“起来吧,都起来吧。”

    说罢,南宫霖迈步先走进了关雎宫,孙贵妃也紧紧跟在南宫霖后面,剩下南宫玫一个人有些发愣地站在宫门口。

    半晌,南宫玫才回过神来,她有些困惑地歪了歪头,提步也跟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