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五章 南宫玫

    更新时间:2018-11-29 16:26:45本章字数:3010字

    “皇上今个儿怎么想着来臣妾这儿了?臣妾还以为皇上早把臣妾忘光了呢。”孙贵妃坐在南宫霖身侧,朝着他撒娇道。

    南宫霖笑了笑:“这不是最近忙嘛,也没顾得上你,皇后那儿朕都少去了呢。”

    孙贵妃听罢,面上笑意不减,心里却是暗暗忿恨着。

    皇后,又是皇后,那个黄脸婆有什么好的?贺敏敏早就老了!若不是因为她占着皇后的位置,南宫霖看都不会看她一眼!

    南宫玫一直坐在孙贵妃身边,此刻见孙贵妃有些慌神,气氛一时间有些凝滞,便开口道:“父皇的气色似乎好了些,今日也不大咳嗽了?”

    孙贵妃回过神来,也笑道:“是啊,皇上今日气色颇佳呢。”

    南宫霖拈须而笑:“提起此事,朕倒是有兴趣一提呢。宸儿前天回报说落尘院有一个丑女不洁,朕昨天令啸儿拘了她来验身。”

    南宫霖说到这儿,见孙贵妃和南宫玫都是一脸关切,脸上的笑禁不住更灿烂几分:“谁想那丑女非但是清白女子,竟还颇识大体,这就罢了,她居然还通医术,一眼就看出了朕的咳疾,还给朕开了一个方子,朕照那方子制了丹药服用,今日居然就舒服了许多。”

    南宫玫的眼睛不由得亮了起来,皇宫里居然来了一个懂医术的女子?那她可定是要好好会一会的了!

    孙贵妃的心思也活动了起来,皇宫居然有一个只凭看就能治好皇帝陈年咳疾的女子?此女医术如此高超,若是能收揽到自己手底下,那从今以后她不用担心没有驻颜的方子,玫儿也可以安心地出嫁了,真正是两全其美!

    思及此处,孙贵妃故作好奇地笑道:“这个女子倒是颇有趣儿,不知她如今在何处?有机会臣妾也想见见她,看她到底是何方神圣呢。”

    南宫霖不疑有他,随口一答:“那个丑女啊,在赖嬷嬷的佛堂住着呢。说起她啊,真是个奇女子,医术虽然高明,可容貌简直是不堪如目,丑得要翻了天呢!”

    孙贵妃暗暗记下了,心里却直叫难办,这赖嬷嬷是太后身边的老人了,论资排辈也算是德高望重,在南宫霖心里也重要的很,宫里谁也不敢得罪她。

    若只是这样也就算了,关键是赖嬷嬷的姐姐是贺敏敏的乳娘,赖嬷嬷是拿贺敏敏当侄女儿待的,这女医落到赖嬷嬷手里,那基本上就是成了皇后手下的人了!

    孙贵妃皱起了眉,在心里暗暗地纠结起来,又叹了一句,这件事实在难办哪!

    南宫玫却没想那么多,只是微微笑弯了眼,知道了那个女神医的住处,她就可以去和她交流医术了。

    南宫玫虽然贵为公主,但却生性喜欢摆弄药草,有时甚至喜欢亲自试药,这样的一个医痴,自然是不愿意错过能与一个神医交流学医的机会的。

    此时此刻,南宫宸正在自己府邸的书房里来回踱步,琢磨着如何除去尹卿月。

    这个丑女竟敢让他出丑,他不把她剥皮抽筋拆骨剁成肉泥,实在难解他心头之恨!

    南宫宸想到此处,不由得心头火起,随手抓过挂在墙上的鞭子,就一鞭甩在身边奉茶的婢女身上。

    那婢女身子一抖,一声惨呼就跌在了地上,手中的茶盘茶盏都扣在了地上,茶盏一声脆响,碎的彻底。

    南宫宸还不解气,鞭子接连不断地落在那婢女身上,打得那婢女哭爹喊娘,满身伤痕。

    南宫宸俊美的面上满是阴翳,双眸微微眯起,显得凌厉而残忍,他一边残忍地抽打婢女,一面冷笑道:“我让你多嘴多舌,看你还敢不敢反抗我,看你还敢不敢再让我出丑!”

    那婢女被打满脸泪水,一面惊叫一面连连后退,但无论怎么躲,都逃不过那灵巧如蛇的鞭子,每一鞭子都抽破了她的衣衫,在她的肌肤上烙下一道血痕。

    最后,那婢女终于熬不过这种酷刑,双眼一翻昏死过去,似一滩烂泥般倒在地上,任凭南宫宸怎么抽打都没有反应。

    南宫宸深觉没趣,把鞭子丢在地上,望着那昏死的婢女一声冷哼:“这都熬不过去,真是废物!”

    说罢,南宫宸推门而出,吩咐书房外门外的侍卫:“把里头收拾了。”

    第二天,在佛堂前,南宫啸和南宫玫相遇了。

    “二妹怎么会来这里?”南宫啸奇怪地看着南宫玫,印象里这个妹妹醉心医术,没听说过她喜欢佛理啊。

    “我是来见有名的女神医的,大哥怎么也来了?”南宫玫心里也觉得奇怪,印象里这个哥哥为人阴郁多疑,怎么看都不像是信佛的人啊?

    “二妹从哪里得知佛堂里有个女神医的?”南宫啸皱了皱眉,这才一天时间,怎么尹卿月是个神医的名声就在宫里传开了?树大招风,这可不是什么好事。

    “是父皇说的啊,父皇说那个女神医只用眼睛看就开出能够治他的咳疾的药方了呢,我和母后都很好奇,是什么样的神医,有这样的本事。”南宫玫微微一笑,眉目间满是向往。

    “孙贵妃也知道这件事了?”南宫啸大惊,现在尹卿月身处他与南宫宸权力斗争的漩涡之中,本就危险得很,看昨日赖嬷嬷的意思,皇后似乎也有意搀和进来,如今再加上孙贵妃,那尹卿月的处境顿时危险了百倍!

    一个南宫宸已经让他防不胜防,而现在尹卿月不仅卷入了朝堂之争,还卷进了后宫争斗……

    这个丑女明明这么丑,居然还这么能惹事啊!

    南宫啸的脸色阴沉了下来,眉宇间一派阴色,好像是笼着一团乌云。

    “大哥还没说,你是为什么来佛堂的?”南宫玫眨了眨眼睛,歪了歪头,一副天真好奇的模样。

    南宫啸回过神来,偏了眸不自在地咳了咳:“皇兄也是来找那个丑……那个女神医的。”

    “咦,皇兄也知道她吗?皇兄是怎么知道她的?皇兄是来找她治病的吗?”南宫玫眨了眨眼睛,一连串的问题如连珠炮般一个接一个,让南宫啸有些疲于招架。

    南宫啸实在不耐烦,却又不得不耐起性子来支应南宫玫:“昨日是我去落尘院带她进宫的,我自然认识她,只是闲来无事找她聊聊罢了。”

    “那好啊,反正我也是闲来无事找她聊聊的,不如我们一道?”南宫玫笑弯了眼,就扯着南宫啸一起往佛堂深处走,南宫啸无奈,只能随着她一起进了佛堂。

    佛堂里,赖嬷嬷吃了早饭之后就不知去向,尹卿月估计赖嬷嬷是去找皇后商量如何让她出落尘院去了,便也不着急,悠哉悠哉地吃了饭,在屋子里打着一套八段锦。

    南宫玫和南宫啸进屋时,看到的就是尹卿月行云流水地在屋内运动的模样。

    南宫玫歪了歪头,看向南宫啸:“皇兄,女神医会武功吗?”

    南宫啸摇了摇头,也是一脸的迷惑:“这不是武功,没有什么拳法掌法会这么飘逸而缓慢的。”

    此时尹卿月已经注意到南宫啸和南宫玫,便收了手走过来,先向着南宫啸俯身施礼:“卿月给太子殿下请安。”

    说罢,她又转头望向南宫玫,朝着她微微笑了笑,转过头来望向南宫啸:“太子殿下,这位是?”

    “起来吧。这是我二妹,西泽国二公主南宫玫,你唤她一声二公主也就是了。”南宫啸朝着南宫玫扬了扬下巴,向尹卿月示意道。

    尹卿月带笑点了点头,又向南宫玫一施礼:“卿月见过二公主。”

    南宫玫困惑地歪了歪头,上下打量了尹卿月一眼,转头去望南宫啸:“皇兄,她真的就是那个女神医吗?”

    南宫啸点点头,淡淡笑开:“是,就是她,不像吗?”

    南宫玫蹙起眉尖,嘴也微微撅起,一副困惑的可爱模样:“可是皇兄,她的身体也不是很好啊,明显是气血不足呢。如果她是神医,怎么会连自己的身体都照顾不好呢?”

    尹卿月心头一惊,有些惊讶地看向南宫玫,没想到这个公主也会医术啊?可是一个会医术的公主跑到这里来找她干嘛?

    南宫啸一时间语塞,南宫玫问他,他该去问谁?从第一次见尹卿月开始,他就知道她在搜集一些药材,当初不知道她要做什么用,现在经了南宫玫的嘴,他倒是明白了,尹卿月应该是要给自己用的吧?

    她身体也不是很好吗?

    尹卿月看出了南宫啸的窘迫,朝着南宫玫微微笑了笑:“俗话说的好,巧妇难为无米之炊,落尘院本不是什么医馆,自然也没有药材可以用,我就是有心调理自己,也没有办法啊。”

    南宫玫一脸恍然地点点头:“是吗,难怪你这么虚弱,真可怜,瞧你都瘦成这样,不好看了呢。”

    南宫啸愣愣地看着南宫玫,像看着一个怪物一样:“二妹这话说的奇怪,好像她胖起来一点就好看了一样。”

    这样的一副丑颜,配上什么身材也好看不起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