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虎威爆发

    更新时间:2018-11-29 16:26:16本章字数:3219字

    看着罗飞堂而皇之、光明正大的走上了擂台,喧嚣的演武场上突然陷入了无声的沉寂。

    三个月前,这个废物口出狂言的站在家族议事大殿里接受了族规的挑战,说的慷慨激昂不假,其实真就没有多少人把那件事往心里去。

    要知道,这是一个十足的废物、病秧子,还不用说挑战族中的精英弟子了,就算是一个普通打杂的少龄下人都能一巴掌把他扇到天边去。

    没想到这个家伙,居然真的敢上台。

    “这个废物真的敢来,他难道不要命了?”

    “就他那副身板,不管谁上台一拳就能干倒啊,我看他是活腻了。”

    “嘿嘿,可不是嘛,反正早晚也是个死,能来个痛快点的也不错。”

    “废物,让他死吧,留着也是白费粮食,还霸占着家里的阴阳理气丹,死了就不用拖累家族了。”

    擂台下七嘴八舌的议论,无一不是带着嘲讽和讥笑,竟然没有一个人替罗飞感觉到悲哀和怜悯的,听着这些闲言碎语,罗飞面无表情。

    如果是以前,他会恨,恨的握拳、恨的咬牙切齿而束手无策,但是现在不同了,面对十几年来的嘲笑和最后一刻的抛弃,他的内心却充满了期待,期待过一会儿看看这些人惊愕而慌乱的嘴脸。

    “飞儿,你干什么?快下来……”罗金州短暂的愣神之后,突然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事实上他为了保护自己的儿子,已经做到了退位让贤的打算,刚刚就准备宣布这件事,不曾想被罗飞抢了先。

    “爹。”不等罗金州阻止,罗飞怒然的转向了全场,慷慨陈词的说道:“爹,孩儿窝囊了十五年,不想再被人看不起了,请爹不要阻止。”

    “你……”罗金州惊愕的无以复加,他本意是想上台把罗飞捉下来,可是看着那坚毅果决、一往无前的眼神,不知怎么的,罗金州就是没能站起身迈动步子。

    罗金战心如明镜,如果罗飞不死,罗金州就不会轻易的放弃家主之位,他连忙拍着巴掌道:“哈哈,好,好,罗飞,就冲你今天的表现,不愧为我罗家的人。”说着,无比阴险的勾了勾嘴角,对罗金州说道:“五弟,你是家主,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既然罗飞已经决定在擂台上争个高下,依我看你就不要阻拦了,你放心,我会让忠儿手下留情,不会伤他性命的。”

    罗金战说着,不顾罗金州的反对,大手一挥,道:“忠儿,上台。”

    罗忠早就按捺不住了,稳身提气、龙形虎步般腾腾腾迈上了擂台,站在了罗飞的对面。

    大局已定,罗飞的决心也已经下了,罗金州再无办法,他知道罗金战说出那番话的含义,自己的儿子体弱多病,如果这一战虎头蛇尾的话,恐怕日后又要背上一个软弱无能的骂名。

    罗金州愤恨的望着罗金战,那是他的三哥,虽不是同亲,却是同宗,但是现在他对罗金战没半点感情可言。

    “好,既然你要战,为父便让你战。”说着话,罗金州恶狠狠的盯住了罗金战道:“三哥,我的好三哥,我终于看清你的嘴脸了,来吧,让本家主看看你有何手段。”

    罗金州说着,虎威之气霸道释放,绝无半点亲情可言。

    罗金战吓的倒退了一步,毕竟罗金州是家族内当之无愧的第一高手,万一他的儿子有个三长两短,恐怕会惹起这头老虎发彪。

    但是他转念一想,却是将心中的胆怯挥去:你发彪我就怕你,我已经在换血境界停留了五年,马上就可以达到通窍之境,只要拉你下位,日后家主之位就是我的,阴阳理气丹也是我的,有阴阳理气丹,我会轻而易举的突破通窍之境,我会怕你?

    想到这里,罗金战递给儿子罗忠一个恶毒的目光。

    罗忠心领神会,丝毫不被罗金的威压所慑,不过他本性就奸诈,心念一转,计上心来,对着罗飞抱了抱拳道:“十四弟,拳脚无眼,万一过会儿有个损失,还请不要放在心上才是。”

    他这么一说,罗飞处之坦然的看出了罗忠的真实想法,说来也奇怪,以前这样的感觉还不强烈,但自从有了贴身宝物回天神珠之后,自己的头脑也清晰了,分析事物也明晰了不少。

    罗飞冷冷一笑:“没关系,七哥,你大可以放马过来,今天我罗飞就是死在你的拳脚之下,也与你无干。”比阴险,其实罗飞一点都不差,他这么说的原因,就是不想给罗忠留后路。

    罗忠哪里知道罗飞的真实想法,他冷冷的笑了笑,用着只有两个人才能听到声音说道:“哼,就知道你会这么说,看拳。”

    罗忠修炼了家族中的中等锻体术,名为熊身锻体法,与其身形相似,拳脚中隐有野熊之姿,一拳稳稳击出,其实罗忠压根就没使上全力,在他看来,本就是如此稀松平常的一拳也足够让罗飞落个残疾的下场了。

    “废物,你就不应该活在这个世界上。”

    呼!

    拳风击出,罗金州的心顿时提到了嗓子眼,与此同时,他充满怨恨和无奈的闭上了双眼,他知道,自己的儿子是万万躲不过这一拳的,还别说这一拳了,就算是罗忠出一根手指,罗飞也得重伤倒地。

    尽管在家族里,罗飞一直扮演着遭人嫌弃、被人抛弃、置之不理的角色,但是真到了他生死关头的时候,家族中的弟子们还是不敢去看鲜血横飞的场面,于是伴随着那一拳击出,现场传出了阵阵惊呼之声,闭眼不敢再看的人绝不在少数。

    当然,这一切想发生很难。

    若是罗飞还是三个月前的罗飞,他们的预料必定会马上实现。

    可是现在不同了,罗忠的拳路看似极快,似奔雷、若闪电,但是在现在的罗飞眼里,却慢的如同龟爬,他的拳劲根本没有千斤的力道。

    罗飞微微一笑,毫不惊慌,连最基本的猛虎跃、裂虎扑等强身之身法都没有用出,只是背着手,左脚朝着左侧轻轻的一跨,便让过了雷厉风行的一拳。

    闪过了罗忠的拳头,罗飞并未反击,反而摆着一张嘲弄的嘴脸,看着罗忠讥笑道:“七哥,这就是后天体境第四重拳脚的身法速度吗?太让我失望了,我以为你会一拳击败我呢?”

    “什么?”

    听到罗飞轻松惬意、轻描淡写的说出话来,以罗金州为首的所有闭上眼睛不敢再看的族中弟子们纷纷睁开了眼睛,朝着擂台上看去。

    这一看不要紧,所有人诧异的倒抽一口凉气。

    “咦?他没倒下?”

    “不会吧,罗忠的拳头向来威猛,速度也是极快的,就凭这个废物,能躲过去?”

    “凑巧了吧,还是罗忠故意手下留情了?”

    匪夷所思的人无处不在,纷纷看着擂台上足以颠覆了他们世界观的一幕,包括罗金州、罗金战、罗金郁、罗延明等人,没有人能想得明白刚刚罗飞是怎么让过罗忠的拳路的。

    恰在此时,罗金战顿觉老脸无光,一副埋怨不满的样子恶狠狠的看着自己的儿子,沉声提醒道:“忠儿,不要玩闹了,速战速决。”他以为罗忠故意让罗飞躲过一招,可是他不明白罗忠为什么要这么做。

    现实的情况也就只有罗忠一人明白了,他哪里是故意让招,分明是罗飞在最后的关头突然间跨步,闪过了自己的拳头,这怎么可能?这个废物,平常走两步都累没了半条命,今天速度怎么这么快?

    “我还不信了,连你这个废物都拿不下。”罗忠想不明白,也不愿意再想,他恶毒的吼出声,原地转身便是一腿甩出。

    “废物,我让你好好躺下你不肯,既然如此,就接我的甩鞭腿吧。”

    熊身锻体法,有一招锅炉甩鞭腿,是熊瞎子愤怒将肥壮的大腿甩出去的动作,这一腿,力道生猛,百斤大石,都是一脚踢出七八丈远,罗飞何堪一击。

    可就在惊呼响起的瞬间,罗飞使了个猛虎跃,向前跳出,直接跃过了那记引得劲风狂扫的怒腿,轻盈的落在了罗忠的身后。

    “哗!”

    演武场上,顿时响起一片哗然腓议之声。

    倘若此前人们认定罗飞躲过罗忠的拳头是侥幸的话,那么现在他们找不出任何理据说明这一腿之闪也是幸运所致了。

    很明显,罗飞用的是罗家虎形锻体术中的强身之法,也是身法的一种,虎跃与龙腾,向来都是极高的身法武技的一种桥段,再看罗飞,猛虎一跃、轻松无比,丝毫不拖泥带水,分明是长时间熟谙此道才应有的成果。

    “虎形锻体术?”罗延明、罗金战等人惊呼出声。

    罗金州此时已经目瞪口呆,这还是自己那个一身痨病的儿子吗?

    “不错,正是虎形锻体术。”就在众人为之震惊的同时,罗飞也不想再作保留,他的眼神中迸射出无比绝情的光彩,唇角轻轻一勾,右手自身后取出,五指握紧,噼啪的响起骨骼咬合的声动。

    “你试试我的黑虎碎心。”罗飞的声音无比的沉稳、轻松,没有半点杀戮的色彩,但是他的拳头却与他的声调背道而驰。

    铁拳轰出,夹杂着与空气摩擦、令人心乱如麻的呼啸声,狠狠的轰在了罗忠的后心上。

    这一拳,积压了罗飞多年的屈辱和不甘,一朝释放,犹如落入平阳被恶犬欺辱凶虎奋起撕敌,爆发出强劲的虎威,顿时将有着后天体境第四重拳脚境的罗忠轰出了擂台。

    “噗!”罗忠一口鲜血忍不住从口中喷出,重伤败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