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 威风八面

    更新时间:2018-11-29 16:26:17本章字数:3468字

    神州大陆修炼功法千千万万,始终无法跳脱出几大境界,练武伊始就是后天体境,共分九种,也称为九重。

    一重强身,靠磨练体力、增长力气,可达百斤拳力。

    二重练肉,锻炼肌肉,拳力能涨到五百斤。

    三重壮筋,把筋骨韧带都修炼好了,也能增长力气,充满爆发力,至少达到上千斤的拳力。

    四重拳脚就是技巧了,每一种锻体术都有一些普通的技巧,帮助武者把长久以来修炼的身体力量催发出来,威力大时,可达一千五百斤。

    罗忠就是四重拳脚高手,掌握了熊形锻体术的几种普通的法门,可是他因为过于轻敌,别说一千五百斤的拳力,就算是一千斤他也没使出来,这样就给罗飞创造了可趁之机。

    受了十几年的屈辱,罗飞怎么可能让罗忠继续踩在自己的头顶为所欲为呢?于是他这一拳等于用上了四重拳脚境的极限,将一千五百斤的力道全数打在了罗忠的身上,其实他还可以做的更狠辣一些,不过罗飞还是比较理智的,大家虽不同亲,但却同宗,真要是把罗忠打死了,恐怕罗金州都没办法对下面交待,于是他只用了四重拳脚的境界。

    同是四重拳脚境的高手,罗忠只能受伤,不会残废。事实上这也是罗飞内心的一些小善良在作怪,毕竟他不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魔头,不会随随便便杀人。

    饶是如此,他那雷霆般的一拳也是让全场为之震惊了起来,就在罗忠狗抢屎一样狠狠的扑在擂台外的青石砖上的时候,罗家的广场顿时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

    罗金州、罗金战、罗金郁、罗延明……还有无数罗家的弟子、管事全都站了起来,用着难以置信的目光直勾勾的看着擂台上那个被他们看作了十几年的废物罗飞。

    沉寂过后,旋即掀起的就是惊动了整个罗家内院广场的泫然大波。

    “怎么可能?罗忠败了?”

    “惨败。他还是罗飞吗?他是怎么办到的?”

    “我是不是眼花了,那个废物,他居然打败了罗忠?”

    声势渐渐浩大的议论像潮汐一样此起彼伏的翻涌过来,直接颠覆了在场所有罗家弟子对罗飞的认知。曾经的那个废物、病痨,跑上几步都担心他会不会当场猝死的废。材顷刻间在所有人的脑海中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无比高大伟岸的形象,一个顶天立地、天赋卓绝的男子。

    别看罗飞只有十五岁,可谁都知道,就在三个月前,这个家伙上擂台的时候都差点累趴下。

    可是三个月后,出现在他们的面前的,竟然变成了一个可以一拳就将罗家天赋不错的弟子罗忠打到吐血惨败的洪水猛兽,这三个月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啊?

    “忠儿。”罗金战目瞪口呆了很久,最后才想起罗忠还趴在地上,他飞奔着跑了过去将罗忠扶了起来,伸手探在鼻息的下方,这才松了口气。

    罗忠只是受了点内伤,倒没有大碍,回头看着罗飞,罗金战的眼睛里几欲喷出火光,咬牙切齿道:“你,你居然下如此重的手?”

    罗飞标枪似的站在台上,不等他作答,罗金州却已经站了起来,维护道:“三哥,此言差矣,比武切磋本就是两厢情愿,再者说,忠儿贤侄出手之前不也说过了吗?拳脚无眼。”

    罗金战知道今天这件事自己没理,同时也为罗飞的进步而大觉吃惊,他无可辩解,但是又不能放着罗飞白白打了罗忠而置身事外,看着罗金州,罗金战愤恨的把十只指甲都插进了掌心里,血如泉涌。

    “好,好,好一个罗飞,今天算我罗金战栽了,不过你别高兴的太早,这家主之位,我势在必得。”他朗声放出狠话,登时让擂台上的气氛变得无比的压抑。

    谁都能听的出来,经此一事之后,罗家三爷和罗家五爷恐怕直接撕破脸皮了。

    在场的弟子心里很清楚,这样的结果会影响罗家的团结,大家都很害怕,害怕有一天,罗金战和罗金州会闹到分家,到时候,罗家的实力就会大打折扣。

    然而做为家主的罗金州,此时却是另一番想法,害怕?他不会,他现在唯一的感受就是扬眉吐气,自己儿子不知道突然之间变得如此生猛厉害,这绝对比得了十枚阴阳理气丹还要令人值得高兴。

    罗金州多年的沉郁一朝得以释放,变得意气风发,他大步跨出,朗声笑道:“哈哈,我早就等你这句话了,按照家规,我罗金州坐稳家主宝座十年有余,必父子上阵战尽家族精英才可连任,现在罗飞已胜,接下来就轮到我了,来吧,我以一对三。”

    他说着,虎步横挪,踩的脚下青砖吱吱直响,三步并作两步走上了擂台,将祥云大氅从背上扯下,郑重无比的放在了罗飞的手中,又甩给他一个无比欣赏和赞许的眼神,说道:“飞儿,你干的不错,为父终于可以放心了,下去吧,替为父掠阵,看看为父是怎样使用虎形锻体术的。”

    罗金州的脸上多年不见笑容,罗飞一直看在眼里,今天他替父亲出了口恶气,终于又一次看到十几年前自己还坐在父亲怀里的时候那种充满关爱和怜惜的笑容了。

    罗飞欢快的称了声是,大步流星的跳下了擂台。

    事已至此,罗延明也没有办法,他轻轻的叹了口气,目光不受控制的在罗飞的身上扫过,心惊道:“当真是虎父无犬子啊,当年的罗金州就是在百般的阻挠之下坐稳了家主之位,这个废物今天居然用同样的方式震慑了满门精英,他到底是怎么修炼出来的,三个月,平常人恐怕连强身也无法达到吧。”

    罗延明想着,又看了看怒火攻心的罗金战,心中惋惜一叹,暗道:“罗金战的一番心血算是白废了,罗飞大病根除,且实力暴增,罗金州则更不好对付。”想到这,罗延明出于之前收了罗金战的好处,提醒道:“金战,你当真要挑战金州?”

    罗金战想都没想,咬牙点头道:“是。”

    罗延明唉的一声,大声道:“好吧,那么谁愿意跟金战出战。”矍铄的目光在场间一扫,不少人都低下了头。

    罗家的高手能人辈弟子,可也是分上中下三六九等的,真正能与通窍境对抗的屈指可数,抛去罗金战之外,就只有罗金郁和两三个家里的老人了,不过到最后,罗金郁和一个年纪相仿的半百男子站了出来,走到了擂台上,与罗金州形成了对立之势。

    大战在即,罗飞拿着祥云大氅站在台下,心中充满了激动,他不是因为自己获胜而激动,可以说今天的结果他早就已经料到了,有了回天神珠,自己的命运已经彻底的发生了改变,如果连罗忠都无法打倒,那就白白辜负了老天爷对自己的眷顾了。

    他激动的是,现在他可以理解虎形锻体术的强大,更加可以通过实战来观察自己和父亲之间的区别。

    大病痊愈,罗飞的想法跟以前相比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他不在纠结于如何在家族里扬眉吐气,而是一门心思的苦研武学武道,这是改变了他命运最大的依靠,而且他很清楚,眼下的境界远远不能满足自己对学武的欲望,这次正是一次学习观摩的好时机。

    “罗金州,你以一对三,输了可别反悔?”罗金战跳上了擂台,脱下了外罩的锦锻袍子,露出一身简单利落的短打衣装。

    罗金州无比豪迈的放声大笑,用着之前罗忠鄙夷罗飞的语气说道:“本家主一言九鼎,岂会反悔,要战便战。来。”

    “好。”罗金战大喝一声,率先出拳,与此同时,罗金郁也应了一声:“三哥,得罪了。”跟着那同辈的高手和罗金战三人一并扑向罗金州。

    罗飞看的很清楚,罗金州丝毫没有胆怯的表情流露出来,反而充满不屑望着那奔雷似滚来的三大换血境高手,就这么一瞬间,罗金州突然出拳,用的是虎形锻体术里的普通拳脚功夫。

    虎行天下。

    虎形锻体术的第二招,模仿猛虎跳入狼群,连撕带咬,拳法中的拳路并没有固定的模式,而是效仿猛虎的凶猛,突突突便是三拳击出,这三拳力道、速度皆是顶级层次,拳风扫过,砰砰砰三声,罗金战、罗金郁和另外一名同辈换血境高手像断了线的风筝一样倒飞了出去。

    同样是一招,比起罗飞更加猛烈恐怖。

    就在罗金州出拳的时候,罗飞眼睛都差点从眼眶里瞪出来,他虽然不能了解这三拳的真正精髓,但最起码能看出,这三拳至少有九千斤的力道。

    后天体境四重拳脚能爆发出一千五百斤的力道;到了五脏境就可以爆发出接近三千斤力、洗髓就是四千斤、换血五千斤、到了通窍,起步就是六千斤,而通窍境之后就是先天气境,从通窍到先天气境的过程中,就要依靠武力分辨强弱了,有的修炼了一阵子可以达到七千斤、八千斤,实力深厚的就能达到九千斤,等快到能发出万千拳力的时候,就是快要突破先天气境的时候了。

    自己的父亲罗金州,居然有九千斤的拳力,罗飞哪能不惊。

    想不到父亲已经修炼到后天体境的顶级之境了,看来用不了多久,父亲就可以成为先天气境高手。罗飞无比欣喜的想到。

    这些粗浅的知道连罗飞都一清二楚,罗延明、罗金战怎能不明白,三人被击落台下的时候,眼神中除了恐惧和震惊之外,只有深深的失落了,他们知道,如果不遇到特殊的情况,恐怕这一辈子都休想战胜罗金州了,怪不得他当初肯一口应下要挑战五人,原来是这么回事。

    这一对父子,当真是虎父无犬子、虎子无犬父,威风八面啊。

    “哼,现在你们可服了?”

    擂台上经过长达数息的死寂之后,罗金州霸道出声,在场中人再也没有人敢多说半个字了。

    罗金州也懒得拖沓,问过三息,冷哼道:“既然如此,我罗金州还是罗家的家主,没什么事都散了。”他说完,谁都没理,包括罗延明,直接跳下了擂台,看都不看罗金战父子一眼,对罗飞道:“飞儿,你跟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