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 易骨境

    更新时间:2018-11-29 16:26:17本章字数:3427字

    罗地摆出一副此山为我开、此树为我栽的架势,大有一种罗飞不给出个合理的解释就不罢休的意思,他身边的偏房侧室的弟子一个个双臂环抱把罗飞围在中央,冲着他不怀好意的笑。

    罗飞知道这些人向来都以罗天唯命是从,罗天整整比他大了六岁,基本上不是同一个年龄段,他也会带着自己的弟弟欺负人?

    以前罗天总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罗飞也有高瞻远瞩般的望过他,以为他年纪轻轻就能学到一身本事,十分羡慕,可今天亲眼看到罗天一言不发点头默许罗地为所欲为,罗飞对他的印象便大打了折扣。

    原先罗天恃才傲物,毕竟是那一身本事带来的,他对自己爱搭不理甚至鄙夷嘲笑,都还有情可愿。

    今天则不同,他本来就大自己不少,还要因为罗忠挨大而找自己寻仇,这不正是以大欺小吗?

    罗飞见罗天沉默不语,马上把目光转向趾高气扬的罗地,道:“罗地,你这话不必问我吧?”罗地在罗飞这一辈大排行为第七,罗飞都管叫他七哥,但是今天不同,罗飞直接叫出了罗地的名字,摆明了跟罗地这种狗眼看人底的家伙划清了界限。

    “不问你问谁?人是你打的?”罗地当仁不让,两只眼珠子都差点瞪了出来,吓的一些年纪不足二十的女弟子们花容失色,暗忖有大事发生,有两个甚至早就跑了,也不知道回去告诉家里的长辈,还是请人来“观赏”。

    罗飞哪会害怕,他呵呵一笑,毫不畏惧的反驳道:“是,人是我打的,但是我们是在擂台上决的胜负,大家都有目共睹,比武切磋向来拳脚无眼,这早已是不成文的规定了,七哥为何还来兴师问罪?”

    罗飞自小体弱多病,所以一直饱读诗书,他肚子里的那点墨水未必就能百分百的考个状元,但论起口舌就是罗天也没办法相比。

    罗地在言语上不是罗飞的对手,加上又无理可占,当即撒泼耍横的摆手道:“我才不管你是不是比武,总之你打了我的兄弟就要给个说法,要不然,我天天找你麻烦。”

    罗飞脸色一绷,以往他对罗地视而不见,那是因为出于排行的尊重,可是罗地一而再、再而三的刁难,就算是泥菩萨也能气出三分气来,加之现在的他在武力上根本不输罗地,罗飞立马还以颜色的轻蔑道:“怎么?难不成你们还想打回来?”他身形未动,架势却是十足,凛然间,虎形锻体术的威势随着修为急剧的飙升自然而然的体现了出来,小小年纪身上已经蓄有了虎威的气势。

    一直没作声的罗天见状,眉头轻轻皱了皱,在他的记忆中,自己这个十四弟向来是个怂包,别说被罗地指着鼻子埋汰,就算是打他两拳也是白打的,他甚至都不敢告诉罗金州,今天这是怎么了?莫非他真的大病痊愈,又得了什么仙人的指点,有了依仗和靠山了?

    罗飞猜的没错,罗天的确不仅仅比他们大,心思也沉稳了许多,见罗地一点点的被罗飞的话套牢,罗天不敢再让罗地说下去了,要知道,家族里的后辈们出现摩擦不是什么大事,有的时候为了增进互相之间的技艺,长辈们总是会睁一眼闭一眼,只要不把人打死打残了到是没什么。

    但是今天罗地显然是奔着好好教训罗飞一顿来的,再受到如此激将,万一罗地把罗飞打个好歹怎么办?

    眼下自己还没有加入青州门,无法跟手握罗家大权的罗金州抗衡,真闹出事来,三房不好收场。

    罗天冷冰冰的站出,拦下作势欲扑的罗地,道:“十四弟误会了,我们怎么可能做出同门相残的事?”

    罗飞冷冷一哼,心说:你们同门相残的还少吗?

    这个罗天跟他的老爹一样,总是喜欢握紧大权,平日里在内院向来都以老大的身份自居,凡是不听他话的弟弟妹妹总是受到欺负。罗飞就是其中的一个。

    听着罗天的话,罗飞心下微微一震,如果是以前,他也许会觉得罗天处事公道,但自从有了回天神珠以后,他的头脑清醒了很多,也时常会有一些对世事看透看彻的想法,譬如现在包裹在罗天伪善神情下的阴谋暗算,罗飞下意识的警惕了起来。

    “那大哥的意思是?”

    罗天淡淡的一笑道:“二弟只是知道忠弟受了欺负,一时不忿罢了,至于他要的说法,也只是想跟十四弟切磋切磋而已,并没有别的意思。”

    罗家内院就像一个小门派,后辈们经常在一起切磋,都是一些点到即止、互相学习的桥段。

    可是今天不同,罗天话说的好听,但他的骨子里却透着一股令人不寒而栗的凉意,罗飞知道这不是比武那么简单,罗天只是想找一个借口为他的弟弟罗忠报酬。

    “切磋?”罗飞看了看罗地,他知道罗地已经达到了易骨境,一拳之力有近三千斤力道。

    “怎么,你怕了?”罗地轻挑着粗犷的卧蚕眉鄙夷的看着罗飞道:“怕了就给我弟弟道歉,跪下嗑三个头,要不然,我打你满地找牙。”他示威性的晃了晃手中的拳头,引起旁边众人哄堂大笑。

    听着周围无比刺耳的笑声,罗飞凛然无惧的冷哼道:“我会怕你?”

    体会着罗飞的语气,罗地当下便是一声怒吼:“不怕就跟我打一场,我到要看看,你这三个月能学出点什么惊人的武艺?”

    “跟你?还是你们一起上?”罗飞看着罗地的同时,以一种桀骜的态度用手指在面前面露嘲讽讥笑表情的纨绔子弟们身上转了一圈,眼中充斥着鄙夷。

    其实在这群人当中,除了罗天的境界比自己高上一筹之外,他还真没把其它人放在眼里,是以他别说害怕了,真准备动手,罗天甚至会兴奋。

    这是实力影响了罗天内心变化,就连他自己都没有认知到有一天会面对罗地说出这番话。

    罗飞的本意并非惧怕,反而是在嘲笑罗地还以颜色,但是他没想到,有些人却误会了。

    站在人群后方的罗天眼神中微微闪过失望,他之所以在这,并不是因为想看罗地给罗忠报仇,而是想看看罗飞是怎么成长起来的,或者说有什么窍门,这也是罗天为之不服气的地方,想他修炼了整整十八年,才达到洗髓的境界,想当年突破拳脚也是用了几年的功夫,罗飞就用了三个月,这怎么可能呢?

    他兴致勃勃的出来看戏,结果以为罗飞居然害怕自己等人一拥而上,如此看来,十四这家伙的胆量也没涨多少。

    胆量不增、修为便弱,这也是相辅相成的,所以罗天有些失望了。

    不过事已至此,还是看个完整,罗天摆起老大哥的派头,大声道:“当然,今天就你和罗地,你放心,你要是赢了,大哥不会再为难你,罗地、罗忠,日后也不会找你的麻烦,不过你要是输了,那就听老二的意思吧。”他把罗地往向前一推。

    罗飞视线中掠过皎洁,阴测测道:“这是你说的?”

    罗地愤怒的咆哮,道:“少废话,忠弟,看哥哥给你报仇,今天我就打断这废物的两条腿。”放下狠话,罗地彻底云雷般的跑了过去,三步迈完,便是一记直冲拳朝着罗飞打来。

    说战便战,罗飞还没有做好准备,当即就被打的慌了一下,不过他的功底很是扎实,有着回天神珠,这段时间虎形锻体术的几个动作隐约已经变成了习惯,见拳头来的奇快,罗飞下意识的便是一猫腰,一个猛虎下山,向着斜前方低头让过,滑步而走。

    罗地是易骨高手,全身骨骼可以随意换位,不再受煎熬,一拳也有近三千斤的力道,乃易骨大成之象。

    这一拳莫说是罗飞,就算是同境界的高手也不敢说轻易就能让开,可是罗飞就是生猛的一窜,就窜到了罗地的背后。

    “想走?看拳。”罗地见罗飞闪过自己的冲拳,大为懊恼,头也没回,甩鞭腿照便向罗飞的后心踹去。

    罗飞这次有了准备,不慌不忙,双手手掌在前方交叉抵住,一股巧劲推在了罗地的鞋底子上,纵身向后跃出了四丈多远,而这一脚之力也着实厉害了许多,比起罗忠的甩鞭腿更具威力,罗飞是第二次对敌,经验有限,不想这一腿威力极大,顿时手腕上传来一股巨大的锤击之力。

    这力道不轻。罗飞心想。

    不过他没心慌神,三个月的刻苦修炼不仅让他达到了拳脚的境界,甚至他早在比武之前的七天就已经达到了易骨境。

    分筋易骨、化解腿劲。

    他的脑海中电光火石的闪过一道思绪,手劲猛出的同时,咔嚓数下便把那腿劲侵害的目的手骨错分到别处去了。

    分筋错骨乃是易骨境的修为,可以恢复伤骨,也可以用来细致的躲避敌人的杀手锏。一开始修炼的时候必须忍受极大的痛苦,但是现在对于罗飞来说,简直就是小儿科。

    还别说让他分筋错骨,就算是让他把身上206块骨头全部碎掉,他也能飞快的恢复过来。

    几乎就是这么一瞬间的想法,罗飞便轻而易举的把腿劲完全的卸去。落地的时候,罗飞只退了两三步就已站定,神态自然,没有半点痛感。

    罗地没有追击,他听声音还以为一脚得逞,踢断了罗飞的手骨,趾高气扬的哈哈大笑:“哈哈,废物就是废物,连我一脚都接不住,今天给你个教训,马上给忠弟嗑头谢罪,不然的话,我轻饶不了你。”

    罗忠昨日吃了个大亏,一直没敢言语,看到罗地为他的报仇了,连忙拍着马屁道:“还是二哥神勇。”

    “那是当然。”罗地眉飞色舞的自吹自擂,恨声道:“罗飞,你还不快过来。”

    罗飞眼中全是笑意,那是一种像看着傻子一样的表情,望着罗地,瞳孔中闪过一抹杀机,他没有言语,只是轻轻的晃了晃手腕,就听噼里啪啦一阵乱响,片刻的功夫,他已经完全如初了。

    这一幕看在周围的同辈弟子眼中,皆是露出茫然和震惊的色彩。

    “易骨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