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 提亲

    更新时间:2018-11-29 16:26:17本章字数:3823字

    罗飞怒挑罗地一事又一次在罗家的内院炸开了锅,其中详细的过程,在所有亲眼目睹了病秧子罗飞狠揍了罗地之后被人以讹传论的像雪片一样传扬出去,不久之后,罗家的内院所有能够用两条腿走路的人张口闭口提到最多的就是罗家家主的那位在病床上待了将近十几年的十四少爷。

    他就像一个传奇,正被人众口相传的散播着,没有人知道他究竟用了什么办法将修为从强身之初仅用了三个月的时间提升到易骨境,于是这般传闻越传越是玄乎。

    众口不一!

    有人说罗飞在病床上躺了十几年,莫名其妙的悟通了虎形锻体术,借此治好了先天顽疾;

    也有人说是罗金州不惜花了巨额的财富,从深山老林甚至是青州门中请来了手段通天的仙人,帮他渡化了根骨,成就了修者之身,为此,罗金战用了几天的时间一直在账房里查看罗家近几年的出入账,想从其中找出点蛛丝马迹。当然,最后都是以失败告终。

    更有人说,罗金州不知道从什么地方买来了一种暂时提升体魄境界的猛丹,叫罗飞暂时保持着超强的体魄,目的就是为了暂时保住家主之位,更多的为他克扣阴阳理气丹,而这种说法,也是大部分人觉得比较靠谱的一种,于是乎,等待着猛丹失效引起旧病复发去看罗飞热闹的人都抱着一种执著而不懈努力的态度欺待着有一天罗飞自食恶果。

    人类本身就具备强大的嚼舌头能力,关于这些传闻,罗飞也有耳闻,而他却以一种不屑一顾的态度乐观的保持着积极向上的步伐,远离了喧嚣刺耳的嘈杂,把自己流放在后山的湖潭边,刻苦的修炼那来之不易的一身本事。

    “凌霄九式,怎么只有三式拳脚功夫啊?”

    后山的湖潭边上,罗飞捧着从演武楼花了足足三天才拓印来的“凌霄九式”翻开来一个字一个字的阅读,读到最后才发现,这本被父亲神化了的神功秘籍竟然与书皮上罗列的含义名不符实。

    秘籍上写着“凌霄九式”,实际上只有三式,并且从头到尾都没有完整的讲述这门拳脚功夫的来历与品阶,到是书皮翻开的第二页到第三页字迹被水浸泡过而十分模糊了,而中间就是凌霄三式的具体修炼法则,再之后有被人撕下去的痕迹。

    说白了,这就是一本并不完整的拳脚功夫法门,就算这样,罗金州仍然把它看作一种极为恐怖、强大的秘籍、爱不释手。

    据说本家的弟子也有不少曾经涉猎“凌霄九式”,包括天赋最好、实力最强的罗天,都没有学到一招半式。

    “不管了,先练练再说。”

    学武先入门,就算是实力再强,每一种功法、要诀都有其特殊之处,必须仔细的研读、认真的揣摩、反复的尝试,才能从中领悟拳脚功诀中的精髓所在。

    罗飞翻开秘籍,三式拳脚呈现出来,分别说:凌云掌、搏浪拳、一字冲柱,三式拳脚功夫。

    凌云掌:掌法;搏浪拳:拳法;一字冲柱,其实是一种以肘击形成着的攻击方式;

    三式拳脚不分强弱,适合的时机下使出来才能发挥出极为强大的效果,但其中也有不同。

    凌云掌乃是一种大开大阖、气势磅礴的掌法,可以将后天体境的掌劲以先柔后刚的方式一举爆发出来,譬如罗飞现在的境界是易骨境,一掌之力全力施为可达三千斤,如果使用凌云掌的话,平平拍击而出,先不会让对方感觉到危险,有如绵絮,而就在敌人掉以轻心之后,掌劲会突然之间爆发,如此与人对掌对方一掌拍来就是泥牛入海,毫无效果,但马上又会受到凌云掌的后劲,是以这是一门稍有阴险的掌法。

    再说搏浪拳,又有别样的风韵,大海浪潮、层层叠叠、一浪高过一浪,是以搏浪之拳必须将力量精准控制爆发,一拳击出,看似只有一招,但其实力量会分成三股,一拳三千斤,对方尚未撤招,后力又发,还是三千斤,最后还有三千斤,可谓三拳连成一线的轰出,不仅防不胜防,更加威力惊人。

    至于一字冲柱,是踏步前行一字马的步伐,以特殊的动作和呼吸方式,把力量全部运用到肘部,一击狂澜,可以把武者本身境界所能爆发出来的威力提高三成。三成虽然不多,但对于同级的强者来说却足以致命。

    罗飞现在的拳劲能达三千斤,一字冲柱击出去加了三成就是小四千斤,试想一下,同级高手,一个三千斤拳力、一个四千斤肘力,哪个厉害。

    所以罗飞越看越是喜欢,也不管这三招有多难练,马上付诸于行动。

    然而还没等他开始练习,梁伯突然出现在后山湖潭旁边:“飞少爷,主人让您回府到大堂会客。”

    “会客?会什么客?”罗飞兴致缺缺的放下了刚刚摆好的修炼架子,疑惑问道。

    梁伯欣然一笑,道喜道:“飞少爷,是甄家的老爷和玉茹小姐来了上门了,好像是来商量与飞少爷的婚事的。”

    “婚事?”罗飞先是错愕了一下,跟着恍然大悟。

    苍澜城,可不仅仅有一个罗家,与罗家齐名的还有甄家,两家百年交好,有着了不得的友好关系,想当初罗飞早产之际,罗金州便请其过世的爷爷为他定下了一门娃娃亲,就是甄家现如今家主甄旺德的小女儿甄玉茹,两个孩子的年纪相仿,又因为罗飞早产正好比甄玉茹大了两个月,等于门当户对。

    罗飞隐约知道这件事,而且小的时候曾经有一次貌似还跟甄玉茹见过面,不过那都是四五岁的时候,记不得太清,后来他的先天之症发作,轮为了废材,别看同在一城,两人再也没有见过,罗金州因为觉得罗飞体弱多病、甄家又是武学世家,总觉得对不起甄家,这门亲事就没再提过。

    没想到甄家主动找上门来了。

    在神州大陆上,孩童成人较早,一般十七、八岁的时候都已经完婚了,虽然罗飞现在只有十五,但明年就是成人礼的时候,也必须有婚配跟着,莫非是甄家听说自己的旧病痊愈,开始准备商谈婚事了?

    小小的年纪,罗飞也只能这么想了。

    其实他对甄玉茹长的什么样子都很模糊,何况十年未见,又有女大十八变一说,可不管甄玉茹是美是丑,罗飞都无所谓,只要父亲高兴,他也认这个媳妇。

    “那好吧,我们回去。”罗飞依依不舍的望着后山湖潭,这几天净顾着抄写秘籍了,也没有机会好好修炼一番过过瘾,有点舍不得。

    ……

    跟着梁伯回到了罗家的内院,直奔大堂。

    午后的罗家内院正门前没有多少下人,走在五彩六色鹅卵石铺就的九曲羊肠小路上,没进门罗飞就看见了会客厅里坐着几个气势不凡的人物。

    其中左首是罗家的三爷罗金战和他的儿子罗天,右首就是一个虎形彪悍的威武中年人了,那个是就是甄旺德,甄家的现任家主,跟罗金州一样,有着通窍境的实力,就是不知道他有没有达到像罗金州那样的九千斤拳劲。

    至于另一个人,罗飞看了一眼就砰然心跳了,这是一个绝美的女子,柔顺的黑色长发随意的披在柔弱无骨的香肩上,像一道瀑布一样充满了自然的感觉,她的皮肤白皙、水嫩嫩的光滑,吹弹可破都不足以形容那妖孽般的肤质,一双灵巧动人、清澈无浊水汪汪的大眼睛好似滚动在玉液琼浆中的明珠,闪亮而不失神秘高贵,俏皮的鼻梁、朱红的小口,微微衔张露出雪一样的散发着茉莉般香气的皓齿。她柔美的身段,就像一件只有上天才能创造出来的艺术品,玲珑凸翘、比例完美,小小的年纪,不失丰腴,由上到下都透着一股难以言喻的优雅美境,让人看了还想再看千万遍也不会觉得腻烦。

    不用问,这女子就是罗飞十年未见、有着口头婚约的甄玉茹了。

    罗飞虽然在病床上待了十几年,性子有些内向,但他毕竟不是什么圣人、更加不是白痴,审美是每一个人具备的本能,尤其在他们这些还是豆蔻年华的时代就突显的更加明显,不得不说,甄玉茹天生就有一种让人看上一眼就会充满好感的特质,这一点对于罗飞也不例外。如果让罗飞用四个字形容甄玉茹,那就是“天生丽质”。

    不过见到甄玉茹,还无法让罗飞达到一见钟情的地步,但是从表面在上观察,罗飞绝不讨厌。

    甚至他在进门的时候仔细打量完甄玉茹,罗飞都有一种亵渎了神圣仙子的罪恶感,是以马上收回了目光,心下稍有愉悦的见过了自己父亲:“爹。”

    他只唤了一声,罗金州看上去却十分高兴似的,哈哈大笑道:“飞儿,你回来了,看看,还认得你甄伯父吗?”

    罗飞微微一笑,举止仪表万般契合的躬身一礼道:“侄儿罗飞见过甄伯父。”

    “你就是罗飞啊?我等虽住在同一个城池里,可也有多年没见了,这打眼一瞧,还真不敢认了。”甄旺德寒暄着笑道,没有半点架子,让罗飞感觉很舒服。

    罗金州眼眸中涌动着激动的神情,旋即将目光投向白莲般圣洁的甄玉茹身上,问道:“飞儿,快看看这是谁?”罗金州抬手一指。

    罗飞心中已经了然,此时心脏跳动微有加速的感觉,不过他还是保持着最初的平静,试探性的说道:“可是玉茹妹妹?”

    甄玉茹百般娇柔的站了起来,一举一动就像一株受过雨露滋润的含羞草,他一颦一笑妩媚动人,不由得让罗飞看的一痴。

    “玉茹见过罗飞哥哥。”

    “哈哈。”罗金州心情大好,大笑道:“没想到这两个孩子多年不见居然还能认得,不容易,不容易啊。”

    甄旺德也跟着笑了起来,话归正题道:“罗兄,既然贤侄已经见过了,那在下就说说来意。”

    “请讲。”罗金州眼中精光四射,并涌动着激动的神情,须知道罗飞的病一直是他的死结,曾几何时,他都觉得罗飞永远都讨不到老婆了,毕竟想让一个门当户对的女子嫁给一个病患,那是一件极不容易的事。

    好在罗飞已经痊愈,并用了三个月时间就修炼到易骨境,有谁的儿子比自己的儿子更优秀?

    罗金州已成竹在胸……

    甄旺德呵呵一笑,继续道:“实不相瞒,罗兄,甄某此次过来是来提亲的。”

    他说话一顿,甄玉茹脸色羞红的低了低头,看的罗金州笑的更加厉害了:“哦?我也不瞒甄兄,其实我已经猜到你的来意了,也正好,你这次如果不来,罗某也会找上门去,现在罗飞他……”

    罗金州自说自话到一半,刚提到罗飞,突然甄旺德打断道:“咳,这个,罗兄,你误会我的意思了。”

    “嗯?”

    一语落下,会客厅顿时陷入了一种格外古怪的气氛当中。

    “误会?什么误会?”罗金州的笑容几乎封冻在脸上,大惑不解的看着甄旺德。

    甄旺德看上去显得极是尴尬,脸红到了脖子根上去,支吾了半天,连头都没敢抬,更不敢正视罗金州的眼睛道:“甄某的确是来提亲,但对象却不是罗飞侄儿,而是罗天。”

    “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