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一章 凌云掌

    更新时间:2018-11-29 16:26:17本章字数:3184字

    一句“送客”,把甄家父女“赶”出了罗家的会客厅,虽然罗金战父子跟了出来,甄旺德还是有种空落落的感觉。

    今天是为了给自己的女儿换一个婚配的对象,甄旺德才不得以冒着跟罗金州撕破脸皮的风险不知廉耻的上门祈求,目的虽然达到了,但也碰了一鼻子灰,本来这种事可以趾高气扬、据理力争的从容摆平,到最后反倒是让罗金州父子贬损的无地自容,就连甄旺德都觉得自己今天做的事实在是太过分了。

    但是后来,罗飞的表现的确让他大失了颜面,甄旺德也没想太多,也没提与罗天定亲的事,带着一肚子的火和被羞辱的差点没脸见人的甄玉茹怒气冲冲的离开了罗家。

    至于罗金战父子,罗金州压根看一眼就嫌腻的慌,甄旺德刚走就被他轰出了大殿。

    殿内只剩下他和儿子罗飞,罗金州担心道:“飞儿,你真的打算去加入青州门的入门考核?”

    罗飞气势十足、无比自信,道:“爹,他们有意羞辱罗家,我必不能让他们好过,半年之后,我要让他们后悔今天的举动。”

    “你有信心?”罗金州眼中精光四射。

    罗飞毫不犹豫,道:“有。”

    斩钉截铁。

    罗金州大喝了一声:“好。”然后道:“飞儿,你想学什么可以跟我说,我还是罗家之主,罗家的资源,可以任由你使用和调配。”

    “多谢父亲,父亲,其实我想要虎形锻体术的后半部分。”说完了大事,罗飞嘿嘿一乐,把心中的想法提了出来。

    本就是一件事挺正常的事,可是听在罗金州的耳中就变得不正常了,他震惊道:“你把我给你解闷用的前半部分虎形锻体术都学完了?”

    罗飞道:“恩,早就学完了,我该修炼五脏境了。”

    “嘶!”即便是罗金州听完,也是倒抽了一口凉气,暗忖道:我这儿子怎么了,什么时候这么变态了,天哪,三个月的时间,前半部分全都学完了,现在又要向五脏境进发,这也太快了。

    虽然内心震惊,但更多的还是高兴,罗金州毫不犹豫,将原本的虎形锻体术给了罗飞……

    同时还给他配了一个贴身的随从陈九贴身保护罗飞……

    ……

    随后的一段日子里,罗飞从罗金州那里得到了全本的虎形锻体术,乐此不疲的投入到对他来说充满乐趣的修炼当中。

    后天体境的第六个境界:五脏,是修炼五脏的本事,把五脏六腑炼的如钢铁般坚硬,壮大体魄进入内在的深层次。

    修炼五脏的方法是利用巧妙的呼吸方式再配合身体的动作,进行气血运行,要么怎么说,修炼是一件极为熬人的事,锻炼肌肉到是正常,是个人就只要勤奋就可以办到,但是锻炼五脏六腑难度要比锻炼骨骼都难的多,需要大把的时间。

    如此,回天神珠的效果又进一步的体现出来了,不到半个月的时间,罗飞就掌握了虎形锻体术中炼锻五脏六腑的法门,并且没日没夜的修炼,一个月后小有所成,距离五脏境不远。

    后山湖潭的树林里,还有另外一双眼睛时不时会关注一下罗飞,这个人叫陈九,是罗金州身边四大隐士护卫之一,人称勾魂手,乃杀手出身,多年前投效罗金州,一直效力在罗府,很少有人知道,他的出现是罗金州授意,毕竟这阵子罗飞修炼过于勤奋了,几乎忘记了时间,有的时候罗飞几天都不回家一趟,罗金州很担心。

    见罗飞一遍又一遍的奔跑在后山湖潭边上,陈九担心的皱了皱眉,身形一动,出现在满头大汗的罗飞身后:“少爷,欲速则不达,你该歇一歇了。”

    罗飞正在一边奔跑,一边修炼凌云掌、搏浪拳和一字冲柱,听到身后有响动,并不惊慌,心平气和的停了下来,深吸了口气道:“没关系,我还有余力。”

    陈九不为所动,道:“少爷,武道修境需要大把的时间累积,如果不注意休息、急功进利,只有坏处,没有好处。”

    罗飞正式的转过身,晃了晃有些酸麻的肩膀,用着一种桀骜、冷酷的目光打量着陈九,他知道这是一个洗髓境高手,身手要比罗天还高,以往他最是崇拜这种人,但是现在他并不觉得陈九不可超越。

    他望着陈九,不能说高高在上,但因为几个月来的自信和修为的提升,隐约间有股难言的威势向外界展露出来,是以即便陈九比他的实力要高,罗飞也没有半点受到压迫的感觉。

    “陈九,我听说你是洗髓境的高手,有没有兴趣跟我过两招?”

    陈九微微一怔,旋即笑了,他的笑容多少有那么点不屑的味道,易骨境和洗髓境打,那不是找虐吗?

    不过因为是主人的儿子,陈九可不敢造次,他只是说:“属下不敢跟少爷动手。”

    “你是不敢还是害怕?”罗飞挑衅道。

    “怕?”陈九心中一恼,暗说:不看你是主人的儿子,打败你都是轻而易举的,我会怕?

    心里虽然这么想,但是陈九却不敢说,只是道了一句:“少爷您多心了。”

    罗飞临时起意,其实也是想考量考量一下自己最近一段时间的进步,那凌霄三式被人传的难如登天,不还是照样被自己练了出来,虽然未必炉火纯青,但至少已经似模似样了。

    他哈哈大笑,继续挑衅激将道:“陈九,在我面前你就别装蒜了,我知道你们这些人都瞧不起我,既然你不答应,我全当你是个孬种了吧。哈哈。”罗飞自大无比的说着,语气生硬的不留半分颜面。

    陈九眉宇顿时就紧皱了起来,他在罗金州的身边多年,就连罗金州也不敢小看他,何曾让这个废物少爷看扁过?

    陈九压抑着内心的愤怒,强自镇定道:“既然少爷有这个雅兴,那陈九就得罪了。”他说着向后退了一步,一手负于身后,一手作了个请的姿势,曾经身为杀手的陈九骨子里就有一套不服输的理论,哪怕现在罗金州对他说“动手”他也会毫不犹豫的展露出非常的手段。何况是罗飞这种对于武道还处于一知半解的雏儿?

    更为关键的是,他一直觉得罗飞病愈之后为人嚣张了很多,不再是那个谦谦有礼的君子,人心的转变是正常的事,但是一下子来个大跨度就有可能走向岐路,这在武学中叫走火入魔。他不想看到主人的儿子变得像家族里的那些富家少爷那样不自量力,以后会吃亏,所以得教训教训。

    摆好架势的陈九在心里拿捏着出手的尺度,却一度忘记了罗飞今非昔比。

    而做为挑战者的罗飞,表面上冲动跋扈、不可一世,真到了要动手的关头,一颗古井无波的心又自平静了下来。

    就像藏在树林里等待捕猎大型动物的王者,浑身充斥着危险的气息。

    这让陈九微微一愣,没来由的从心底冒出一股莫名的寒意。

    “怎么回事?小少爷身上的气势很强啊。”

    就在他想到这的时候,罗飞突然一个健步冲了过来,双脚踏地有力、掀起阵阵泥烟,他用的是虎形锻体术中的裂虎扑,根本没给自己留后路,一跃两三丈远,杀气腾腾的扑了上来,临到陈九的面前恶狠狠的砸下一拳。

    作为洗髓境高手的陈九,自然不会怕罗飞,他脚步轻盈的一挪,十分诡异的闪到一旁,由于第一次出手,拿捏不住力道,不敢用太大的劲,右手握着拳轻轻的朝罗飞的后背砸了下去,在他的认知中,这一拳的威力并不大,不会打伤少爷,但速度绝对够了,罗飞一定闪不过去。

    可是陈九想错了,罗飞最近一段时间没少在虎形锻体术上下功夫,身法、拳脚都已经趋近大成,黄级上品的锻体之法必然不凡,加之刻苦用心,灵活的能力一直在增强,见那一拳砸来,他不慌不忙错身拿左臂反挡,紧接着一式凌云掌拍了出去。

    一股劲风猛然刮过,陈九的面色登时就是变了变,暗道:“好强劲的掌风”,虽然掌风强劲,但在刹那间给陈九一种无法捉摸的感觉,好像天边的祥云,偶然间产生了倒卷的气势,古怪而飘渺,陈九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感觉,不敢大意,本来决定用一只手对付罗飞,赶紧把另一只手拿出来,双拳一拱,加了几分力道,可拳头打出去,陈九就觉察出不对劲的地方了。

    他的力量足有五千斤,哪怕只有了一半的功力也足够将罗飞击飞,但拳劲打出去像打中了一团云彩,劲道全无,罗飞更是毫无受力之感,这让陈九无比震惊,就在他大为疑惑的时候,突然间一股沉猛的力道从罗飞的掌风中涌现了出来。

    实实在在的掌劲,吹的陈九脸如刀割,他终于意识到罗飞招式的可怕了,再度大力一吐,直接将拳劲逼到了四千五百斤,差不多全部的功力,轰的一声,才将罗飞的掌劲完全化解。

    感受着那股突如其来的强大拳劲,罗飞的眼眸中没有苦涩反而充斥着笑容,他的喉咙一甜,一口鲜血喷了出去,倒坠中,罗飞一直在笑,这是他跟陈九第一次交手,明知道必输,但目的已经达到了。

    凌云掌,残云倒卷的力量,先行逼迫对手将拳劲力道被残云所收,再将掌劲全力吐出,后发后至,能把实力远胜于他的陈九的全力逼出,这已经足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