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二章 五脏境

    更新时间:2018-11-29 16:26:17本章字数:3315字

    “小少爷!”

    看着罗飞倒飞而出,陈九吓的脸色苍白,主子的儿子刚刚大病痊愈,自己就把他打伤,这不是要了自己的命吗?要是罗飞有个三长两短,怎么向主子交待。于是在罗飞还未落地的时候,陈九脚下轻震,一个燕子三折从空中将罗飞接了下来。

    “哈哈,咳,陈九,让你小看我,怎么样,我这一掌够猛吧。”

    倒在陈九的怀里,罗飞依旧没忘记放声大笑,把陈九臊的大脸通红。

    轻轻将罗飞放在地上,陈九后退三步跪倒:“小少爷,陈九失手了。”

    罗飞轻轻的把一只手臂搭在弯起的膝盖上,另一只手摇了摇道:“没关系,是我逼你的,我知道不是你的对手,我就是想试试自己的实力到底能在你手底下过多少招,就算一招,也值得高兴了,不过,你刚刚那一拳有四千五百斤拳劲吧。”

    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罗飞说话已经不是喘息哆嗦,反而隐隐有着中气十足的感觉,陈九眼神中充斥着疑惑和惊异,心想为什么小少爷恢复这么快?

    他惊讶道:“小少爷,你是故意的?”

    罗飞可不就是故意的嘛,要不然怎么能试出自己的潜力。

    罗飞点了点头,感受着脖子上佩戴的回天神珠散发出的温热气流游走在四肢百骇中,有着温热气流的保护,很快就恢复了回来,他把身子坐正,利用虎形锻体术的呼吸之法呼吸了一会儿,全身顿时就是一阵舒爽。

    “五脏六腑生机充沛、充满活力,这是五脏境吧。”

    罗飞诧异了,就在刚刚交手的时候,借助受伤再被回天神珠恢复,竟然一举就突破了五脏境。

    五脏境,仅仅跟洗髓就差一个等级。

    “好厉害的回天神珠,又得了好处了。”罗飞兴奋的想到,这才看见,面前还跪着一个人,那个性子孤傲冷漠,实力却是非同一般的陈九。

    他笑了笑,道:“废话,不是故意的怎能逼你出全力,又怎能试探出本少爷真正的潜力,效果还不错嘛。”罗飞说着,晃了晃两条肩膀手臂,双掌一按地面,腾的窜了起来,一下子窜起三米来高。其实他还有一句话没说,那就是他跟陈九试招,是为了试试回天神珠的恢复能力。

    这一试果然奇效,身上的伤势,片刻功夫就好了,让他无比的振奋。

    看来即便是洗髓高手想彻底的伤害自己也很难了。

    轻盈的落在地上时,陈九眼睛都看直了,以为见着了妖怪,不敢相信的直视着罗飞。

    “小少爷,你……你好了?”按照他的想法,罗飞刚刚挨了几近自己全力的一拳,就算没骨断筋折,至少也得在床上躺个两三天才能恢复,可就眨眼的功夫,罗飞小少爷又生龙活虎了,这是个变态不成?

    罗飞可不管陈九在想什么,这次交手切磋十分成功的帮他得到了巨大的提升,现在正是借机揣摩的好机会,不能浪费时间,所以罗飞摆了摆手道:“陈九,你去休息吧,我突然间想明白了什么,明天再找你切磋。”

    陈九带着满心的疑惑,无奈之下只能离开了后山湖潭,跑到树林旁边静坐着,直到现在他都没明白,小少爷为什么会如此强大?他恢复气力的能力为什么如此变态?

    想不明白?

    没关系,会有一天让你想明白的。

    罗飞狡黠的看了看满心疑虑的陈九,暗笑着回到了后山湖潭边上继续静坐。

    跟陈九一战,让他明白了凌云掌的强大之处,同时也让他了解自己的不足之处,凌云掌,前招力道在于如此分散瓦散对手拳劲,后招才是杀敌之策,前后两招融为一招,像是给对手挖了个陷井,使的好,绝对可以一举坑杀对手。不过这种掌法需要反复刻苦的修炼,才能做到随心所欲。

    就像刚刚,自己确实逼陈九用上了全力,但二者的境界相差并不是太多,武道一途,实力境界是一回事,武诀的威力也不可以忽视,自己用的是凌霄九式上的奇功,威力当然不是陈九那个级数的武诀可以媲美,所以罗飞知道,自己暂时用的还不够好,如果好了,别说真的能把陈九五千斤的拳劲全都逼出来,闹不好还能反败为胜呢。

    不过要达到那种境界,至少还需要大把的时间来修炼才行。

    罗飞没准备能马上打败陈九,他在乎的是如何能把实力沉淀下来,武诀的法门完全吃透,等到烂熟于胸、意随心发之际,自然而然便会击败陈九这个级数的高手了。

    拿陈九做对手,等于拿罗天做对手,二者不相上下。到时候肯定会让甄玉茹大惊一惊,连带着无比的后悔。

    想到罗天和甄玉茹半年后的表情,罗飞心情就舒畅的不得了,这不是他小人得志,而是那些人欺压的他太过厉害,如此反弹,必定会造就一个顶级的变态诞生。

    先把凌云掌放下不去修炼,罗飞进一步的研究搏浪拳和一字冲柱,同时开始修炼虎形锻体术中的洗髓部分……

    凌霄九式中的三式是黄阶低级的武诀,罗飞不明白为什么威力大到远胜虎形锻体术的武诀品阶要在虎形锻体术之下,但是他可以通过这个特点猜测到一些东西。

    威力大、等级低,凌霄九式只有三式,那后面六式是不是更强大?低级的拳脚功夫威力就这么大了,高级的呢?

    罗飞很是期待。

    凌云掌,最适合修炼的地点是高山岭峻,迎着山顶的罡风、天上飘荡的云彩修炼……

    搏浪拳,最好在大海潮汐、礁石密布的地方修炼,才能得以突飞猛进……

    一字冲柱,搏力攻坚,大杀技,当以力对力,越阶挑战,方可越战越强……

    眼下来看,条件不允许罗飞将凌霄三式的威力修炼到极致,他只能奔着小成境不断的迈进……

    接下来的几个月,罗飞一直在后山湖潭修炼,很少往家里跑,小小的树林成了他的栖息之地,而陪伴他的就只有陈九这个人了。

    差不多每天,罗飞都会找陈九打一场,然后去看凌霄三式,磨炼虎形锻体术,钻研洗髓境……

    一天十二个时辰,罗飞几乎用了超过十个时辰时间在修炼,把陈九看的直咽口水,直呼小少爷变态,随着时间推移,罗飞的实力越来越强,几个月后,就连陈九对付起来都显得有些吃力了。

    ……

    罗家罗金州的书房里,陈九一脸愧疚的出现在罗金州的面前,书房里除了罗金州之外,还有三个跟陈九作一样装扮的黑衣人,他们就是四大隐士护卫。

    陈九毕恭毕敬的站在屋里,目光不敢直视罗金州,直言不讳道:“主人,请把属下调回您身边吧。”

    罗金州错愕的放下手中的书卷,不悦道:“我让你保护飞儿,你却跑来请调,莫非你有什么苦衷?”罗金州对四大隐士向来十分信任,四大隐士也向来言听计从,可是今天陈九的请求让罗金州感到十分的意外。

    陈九慢慢抬起头,眼中的愧色越来越浓,羞愧道:“主人误会了,属下并无苦衷。”

    “没有苦衷?没有苦衷你为何不想留在飞儿身边,难道是飞儿的意思,让你离开?”

    “也不是。”陈九支支吾吾道。

    四大隐士中的老大见状,愤然道:“小九,有什么话你直接说便是了,别支支吾吾的让主人忧心。”

    陈九叹了口气,说道:“回主人,主人当初让属下保护小少爷,可是现在属下难当此大任了。”

    “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有什么人想伤害飞儿,你不是对手不成?”罗金州站了起来,眼中充斥着无边的杀意。

    陈九愕然,连忙解释道:“不,不,小少爷一切安好,也没人想害他,只是属下觉得,再过不久,小少爷就不需要属下保护了。”

    “嗯?”罗金州等人愣住了。

    陈九深吸了口气,终于把最近一段时间罗飞的进境由头至尾的述说了一遍,讲到罗飞实力精进的时候,陈九不但绘声绘色,还加入了自己的感慨和惊叹,说到最后陈九露出无奈的表情道:“……如果属下没有猜错的话,再过不久,小少爷的实力很有可能会超过属下,到时属下的就真没什么用处了。”

    “什么?你是说飞儿很快就会超越你?”罗金州仿佛听到了一个难以置信的笑话,顿时勃然道:“胡说!飞儿三个月前才刚刚突破易骨境,他怎么可能超越你?”

    说到这,陈九无语的翻了个白眼,当然,他是偷偷翻的,就知道主人不会相信,陈九道:“不瞒主人,其实就在属下受命保护小少爷的第三天,小少爷已经突破五脏境了,以小少爷的天资和修炼的速度,现在已经濒临洗髓境了。”

    陈九是什么人罗金州很清楚,跟了他二十年,从来就没说过半句假话,更加不会欺骗罗金州,先前罗金州并不是不相信陈九的话,而是他根本不相信,一个人从易骨修炼到洗髓境能缩短到三个月的时间,哪怕有回天神珠那样的宝贝。

    但是经过陈九一番声情并茂的描绘,罗金州仿佛看到儿子罗飞在后山湖潭练功的场面了,挥着满头的大汗、不顾一切的奔跑、跳跃、平地飞纵,来来回回,不知疲惫,任凭风吹雨打、酷暑严寒,都不能撼动的毅力,再加上回天神珠的保护和恢复,罗飞的进境足可以用“飞”之一字来形容。

    正是如此莫大的毅力,才让他在短短的半年内,让跟在自己身边多年、杀手出身的陈九都自惭形秽,这是多么坚毅的心性。

    罗金州望着陈九,眼神中涌动着莫名的激动,飞儿卧塌多年锻炼出了常人非比的心性,真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啊。

    “陈九。”

    “属下在。”

    “你继续保护飞儿,直到他真能超越你为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