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三章 青州门

    更新时间:2018-11-29 16:26:17本章字数:3344字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春风吹爽的时节伴随着罗飞勤勉刻苦不懈的努力,终于远离而去,柔和的秋风把温热取走,送来的临冬之际的一丝清凉,漫山的枫叶密密麻麻的铺就在通往青州第一山的官道上,变成了一张巨大蜿蜒的红毯,好似荣登强者之位的通天大路,一望无垠。

    青州大道,是青州大陆最著名、最宽敞,通往强者巅峰的走廊,从平坦大路到崎岖的山路,总长近达千里,坐着马车也要走上月余方能达到。

    青州大道连接的是青州第一山,也就青州山,山中一派,青州第一,青州山占据着青州无数个第一。

    第一个仙人出世的地方,第一个创下不世基业的门派,第一个让凡人武者趋之若鹜、争相投奔的门弟,也是唯一一个造就强者的平台。

    这就是青州山、青州门……

    距离青州山只有百里不足的崎岖山路上,数辆马车缓缓驰行,由于山道逐渐变窄,即便是北方草原最好的宝马也不敢奋起飞奔。

    其中走在靠后的一辆马车上,陈九甩着鞭子的动作在看到那巍峨的青山之后,不自然的缓慢了起来,这是每一个习武中人向往的圣地,也是创造人才的人杰地灵的处所。

    他负责送小少爷罗飞前往青州门,路上扮演着马夫和护卫的角色,以他这样的身份其实已经慢待这个曾经强大闻名的杀手,可是陈九的眼中没有半点不悦之色,反而带着虔诚的目光时不时的回身看着那垂下的车帘。

    里面的气息四平八稳,犹如磐石古松岿然不动,走了整整一个月了,除了吃饭解手一系列的举动,小少爷连睡觉都是坐着的,这让陈九很是叹服,反正让他就这么坐一个月,那是万万不可能之事。

    但是想到过往半年的经历,陈九又不能不惊叹,小少爷的进境简直太快了。

    半年来,陈九一直陪在罗飞的身边,打从一开始领命守护他就没意识到一个人修炼武功会快的如此惊人过,易骨境到五脏境,几乎眨眼就过来了,起初陈九一直扮演着护卫和导师的双重角色,可是扮着扮着他就发现,自己对待小少爷的那些功夫变得残弱不堪了起来,直到不久之前,当陈九第一次败在罗飞的掌下时,他终于明白,这辈子,恐怕都无法超越罗飞了。

    这是怎样的一个变态啊,习武不足一年,竟然从强身境一直修炼到洗髓境,就算骑着千里、踏雪、飞卢这样如风如电的烈马也追不上,他是怎么修炼出来的?

    一路上,陈九想的最多的就是这件事,可是任由他如何猜测、臆想,都无法找到半点头绪,总觉得身后这个小少爷天生就是为武而生的……

    “吁!”

    前方几大车辆终于停了下来,看样子已经到了青州山的山脚下,不远处那浓密的山林有着无数整齐排列的红枫树,中央一条大道上铺满了跟来时一样的红毯状枫叶,蔓延到尽头,特立独行的出现了两排白衣、青衫、紫裙、粉纱的男男女女,还有一个总管模样的半百老头,一脸不可一世、桀骜不驯的站在一座巨大的山门之下,眯眼望着缓缓来行的车队。

    那座山门上面写着“青州门”三个字。

    陈九激动了起来,看着从四面八方踊跃而出的车辆,每一辆都说不出的奢华,他知道,小少爷的目的地到了。

    “小少爷,我们到了。”

    车帘轻慢的掀开,里面走出一个壮实的小伙子,十六岁成年,罗飞也就差了两个多月,望着青山、红枫、迂回在山腰间苍白的云雾,呼吸着天地间最为朴实、纯净的灵气,顿时神清气爽了起来。

    “人很多啊……”

    青州门脚下,形形色色的男男女女叽叽喳喳的加入了热切的议论,有的路上相遇打起了招呼,各自报着门户、所来何地,有的桀骜不凡,目中无人,只把那马车赶到山门前才下车走在最前头,好像后面的人跟他们相比都不配站在一起。

    罗飞前面的车辆是罗天和甄玉茹的车辆,他们不屑跟罗飞这个死对头坐在一起,罗飞同样也懒得搭理他们,不过大家毕竟最后还要在考核上一较高下,到底是一路走来。

    还有一些车辆同样来自苍澜城,那些人都跟罗飞一般大小,大的不超过三岁、小的不超过两岁,差不多如此,有的罗飞认识、有的不认识,但大多数都是城内名门之后。

    “陈九,你可以回去了。”下了车,罗飞看都不看陈九,望着那青山,眼中释放出一丝灼热。

    陈九沉默了少顷,言道:“小少爷,主人让我陪着您到考核结束再离开。”

    九个月的勤奋修炼,罗飞整个人的气质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巨大变化,他不再是那个连走路都要弯着腰不想看那些嘲讽讥笑面孔的病弱人士,反而一举一动都流露着强者的自信、刚毅的神态,叫陈九看来,这阵子小少爷和主人几乎就像一个模子刻出来似的,当真是虎父无犬子。

    罗飞望着陈九,眼神中凌厉而威慑:“你觉得我无法通过考核?你是这么想的吗?”

    陈九不想承认,但是他早就听说青州门考核的方式极为严苛,闹不好还会出人命的,陈九不敢乱说,因为他发现自己在对上罗飞的眼神的时候,会出现恐惧的心理。

    不知道为什么,但总是很真实,那种感觉就好像面对罗金州一样,陈九道:“属下不敢。”

    罗飞弯了弯嘴角,无所谓道:“行了,你想留就留吧,看看这湖光山色也不错。”他笑着,默默的前行,直奔山门。

    前方马车的主要人物已经下了车,罗天和甄玉茹自然犹如珠帘壁合的站在一起,男的英俊潇洒、女的窈窕貌美,倒是很相配的一对,不过那目光却涌现着冷漠和不屑以及沉淀在骨子里的轻视,叫罗飞厌恶的不行。

    “站住。”就在罗飞准备到山门前集合的时候,罗天叫住了他:“半年前我就说过,离开罗家之前要好好教训教训你,不过玉茹说了,不能伤你的身子,否则一旦你不通过考核就会怪在她的头上,哼,你命好,暂时逃过一劫,但是你别以为我会把当初你打伤罗忠、罗地的事给忘记了,不管你能不能通过考核,等考核结束之后我要让知道我的厉害。”

    罗天丝毫不顾及同宗情面,声色俱厉的侮辱着罗飞,顿时引起附近同来考核的少男少女的注视。

    一些来自苍澜城的富家公子千金见到这边有热闹可看,纷纷围了上来,等到他们看见罗飞、罗天之后,皆是品头论足的议论了起来……

    “那个小子不是罗飞吗?罗家的废物,他怎么也来了?”

    “你还知道吧,罗家的这个废物不久之前大病痊愈了,听说还练出点拳脚的功夫,也不知道怎么着连罗忠、罗地都败在他手上了,这不,罗家的天才罗天正准备找他报仇呢。”

    “真的?这到是有点意思,可是罗天怎么不动手呢?”

    “你又不知道了,听说不久之前,跟罗飞有着婚约的甄家小姐上门退婚了,后来两人在罗家争吵了起来,并定下了赌约,如果罗飞能通过青州门的考核,就算他休了甄家小姐,呵呵,这小子也是胆大包天,他以为修炼出拳脚境就能考上青州了,他哪知道,罗天和甄玉茹被黄衣道人看中,那是因为他们双双达到了洗髓境,青州门的考核向来严苛,洗髓境只是门坎,这小子一朝得志,都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哈哈。”

    众人听完心中了然,纷纷附合道:“哈哈,果然是井底之蛙啊,练了点拳脚就目空一切了,真是不自量力,咦,要是罗天跟他交手,哈哈,真是期待看他怎么求饶的。”

    听着周围不断响起的嘲笑和讥讽,罗天顿时自得意满的弯了弯嘴角,那眼神中的不屑和嚣张浓郁的不行了,他对罗飞说道:“你都听到了?不自量力的东西,你也就是好命,有个当家主的父亲,要不然,像你这种人根本不配来青州门,当个乞丐才符合你的身份,还想跟玉茹小姐共结连理,痴人说梦。”

    闻听种种讽骂的言辞,罗飞声色不动,他用目光凝视着罗天,又看着趾高气扬、不可一世的甄玉茹,森冷的笑道:“罗天,以前我还拿你当作罗家的标杆,真正的强者天才,现在看来我错了,你为了一个女人竟然说出这些话,可见你的城府和心胸不见得高到哪去?依我看你也不用拜入青州门了,直接躺在她的石榴裙下做个风流浪荡子得了。”

    神州大陆男尊女卑,男人一向高高在上,占据着比女人更有优越性的地位,可是听到罗天如此嘲讽和轻视自己,罗飞马上还以颜色。而这番话道出之后,那些嘲笑的嘴脸顿时转向了罗天,纷纷忍俊不禁起来。

    一些事不关已之辈,只知道看热闹收笑料,乍听这番话,顿时乐的不行,是啊,为了一个女人,连同宗的兄弟、家族的颜色都不顾了,这个罗天也厉害不到哪去。

    “你说什么?”本来打算好好折辱罗飞的罗天,当即被气的七窍生烟,一张大脸红到了脖子根上去了。

    就连甄玉茹也是被气的花容失色,紧咬着银牙怒视着罗飞,她从小习武,论到牙尖嘴利自然不是罗飞的对手,罗飞只是一直以来不想跟这些人一般见识,但绝不代表他会一直忍着。

    “当!”

    恰在这时,青州山上传来了一道幽远、响亮的钟鼓之音,打断了所有的思绪,随后,山门前那白衣人大声道:“所有参加门内考核的人,到山门前集合。”

    罗天怒视着罗飞,搁下狠话道:“考核马上开始了,我不与你一般见识,等考核结束,我一定要你好看。”

    “我等着你。”罗飞凛然无惧的抬起了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