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五章 机关木人巷

    更新时间:2018-11-29 16:26:17本章字数:3223字

    不知背后有着腹腓之语的罗飞,压根就没把罗天二字放在心上,习武大半年,他对自己的定位非是罗天可比,他寻求是武道的极限、修身成仙,哪会将两个小人物放在眼里。

    继续攀爬,终点在即,罗飞越来越疲惫,此时回天神珠的效果不再明显,罗飞知道,不是回天神珠不神奇,而是自己的体力消耗太大,一座高山,放在常人眼中不可攀登,在他们这些武者的身上却容易了很多,可就算再容易也没法不费吹灰之力的达到终点。

    由此可以看出,青州门的选拔实在严苛。

    而且,最难的地方还远不止于此。

    在山下的时候,看的不是很楚,快到终点罗飞才发现,在这处悬崖峭壁的即将到达终点之前,那悬崖还向前探出长长的一块,足有五六米的距离,这样的凸起从前方延伸的边缘到高山的主体有一定的距离,要到达山顶必须以超强的手劲抓住凸起之处下截面尖锐的石头,一点点的凌空爬过去。

    完全是力量的考验,没有丝毫的捷径可取,一不小心,就有可能掉下山崖摔的粉身碎骨。

    罗飞马上就要到达凸起的地方,眼看着几个疲惫力竭的少年终不能坚持到最后,在双手无力之后,直挺挺的摔向了山底,直接摔成了肉泥,看到这一幕,就连罗飞都看的触目惊心。

    青州门的考核就是这样,置之生死于度外,没有强大的韧性和果敢,就会死无葬身之地。

    既然有人失败,就有人成功,那些成功的人已经站在了山顶上,绕到了能够看到他们的地方饶有兴致的看着山下踊跃而来的少男少女,眼中没有怜悯、只有自豪。

    罗飞在凸起的下方停顿了片刻,深吸了几口气,心想:既然别人能成功,我为什么不能?

    老天让我残废了多年,给我机会让我成为人上人,我罗飞就不会甘于人后,我也要成功。

    危机往往会激发出人体内无穷的潜力,有了打算的罗飞在深吸几口气之后,眼神再度变得坚毅了起来,他先用一只手抓住尖锋朝下的一块凸起的石尖,身子用力一摆,猿猴甩藤般的朝着前方悠了出去,另一只手准确无误的抓准了下一块石头。

    强大的体魄、大半年来的勤奋,终于发挥出了效果,他的力量可以达到近六千斤,出拳力量折算下来也有小五千斤,身子摆动极有节奏,一下就是一下,从不贪快焦急,很快,他的指尖被磨破了,鲜血横流、痛彻心扉,可是罗飞连眉头都没皱一下,依旧不停的向前迈进。

    就这样,大约几分钟后,罗飞终于到了崖边,最后一口气,一个猛虎跃,翻身腾空打了个筋斗,双脚踩在踏实的地面上。

    此时的山顶站了大约三四百人,一个个都累的不轻,徒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看到罗飞上来,他们不约而同的投去一种类似惺惺相惜的目光,但也没有多大的反映。

    这也正常,虽然考核的人有两万余人,但比罗飞快的足有几百,是以他没有引起多大的注意。

    山顶上还有另外一些人,这些人都像山下那白衣人穿着一般无二,皆是白袍加身、身负长剑、目光冷酷无情,只是山顶还有几个老人,他们的装扮都不尽相同,有的紫服在身、有的身穿青袍、有的还有些花边和坠饰,看样子地位颇高。

    几个可能是头前到达终点的少男少女被安排在了老人身边不远的地上,几个老人也在交头接耳,目中不断闪过评判和赞许之色。

    罗飞没想太多,因为他知道,考核刚刚过了一半,过一会儿还有更残酷的考验等着他,现在不休息好,一会儿就会陷入进退两难的处境。

    深吸口气,罗飞摆出虎形锻体术强身的功夫,利用各种姿态呼吸天地间的元气。

    天光放早,大约在清晨的时候,罗天和甄玉茹相继赶了上来,正如之前所说,他们在第一关考核虽然不会太出类拔萃,但也没有太大的困难,只是被罗飞比了下去,二人心中有所不甘。

    罗天还气喘吁吁呢,就走了过来,无比轻蔑的哼道:“用阴阳理气丹,算什么本事,哼。”

    他只说了一句,不远处的几名老人却听在了耳中,乍听之下,目光转向了茫茫人海般中的罗飞,其中一名老人道:“用了阴阳理气丹还没有走在最前头,他能通过机关木人巷吗?”

    另外一名老人说道:“本门历代择弟,都是以自身实力说话,虽然也有依靠丹药之辈,但大多都会在机关木人巷露出原形,此子如果用了阴阳理气丹才列入五百人之内,资质确实一般般,要通过机关木人巷几乎没有可能。”老人一下子就给罗飞定了结果,附近那些目光也同时变的戏谑了起来。

    阴阳理气丹?

    罗飞抱之一笑,没有再跟罗天争辩,阴阳理气丹他确实有,那是罗金州在出来之前命令陈九给罗飞准备的,可是罗飞并没有服下,在他看来,自身的实力要高于一切,有这种锻炼的机会怎么可能拿丹药相助,相较而言,他到不是把加入青州门看的太重,而是如何能激发出自己的潜能才是最重要的。

    他不跟罗天争辩的原因是因为现在是休息的时刻,傻子才在这个时候因为一件子虚乌有的事吵的面红耳赤呢,诸多的评价和腹腓更加没有意义,因为真相一旦出现,再多的猜测也会被击的体无完肤。

    罗飞凛然一笑,继续闭目休息。

    晨时终于到了,能到达山顶的人都到了,不能到达山顶的人大半都半途而废的选择退出,少数一部分少男少女死在了青远峰下。

    当时间到了时候,山顶上又响起一阵洪亮的钟声,所有人随即正色起来,纷纷从地上爬起,笔直的站在了一起,那几名老人当中马上命人去清点人数,结果得到的是三千二百余人,经过一番筛选,后面的二百人被无情淘汰。

    青州门就是这样,一切以实力为重,即便你按照要求、不辞辛苦做到,在有限的规则之下没有达到标准,也不讲情面。

    很快,两百人被清理出去,由门内弟子带到了山下。

    剩下罗飞等三千人看着几名老人敬若神明。

    这几名老人说话的时候还有些人情味的意思,但是转身面对罗飞等人的时候,就摆出一张冷冰冰的脸孔。

    当中那紫服老人像是众人之中的首领,他仙骨道骨的站出,甩了一下手中的拂尘,才用着洪亮绵厚的嗓音宣布道:“能走到这里,足以说明你们跟绝大多数人不同,有着相对而言优越的潜质……”

    众人一喜,这是在夸奖他们,能被青州门的前辈夸奖,很是高兴。

    可是那老者话锋一转,突然道:“但是你们还差的很远,在老夫眼中,你们甚至连青州门养的一只狗都不如,太弱了,你们当中只有屈指可数的几个人才是真正的习武之才,不过本门的规矩是,在一定的时间之内到达青远峰就算你们过关,老夫暂且先认可你们,接下来是本门考核的第二关,也是最后一关,这一关只收一千人,同样考验的是速度,也有机智和拳脚实力,老夫宣布,在这一关中,能够第一个到达终点的人,将会破格被收录为本门的内门弟子,除此之外,成功者只能是外门弟子。”

    青州门的内门弟子需要先天气境才行,在场的都是后天体境,少有的有通窍高手,也无法成为内门弟子,但如果第一个完成考核,就会成为内门弟子,这几乎是巨大的封赏。

    听完老者的话,所有人都激动的握紧了拳头。

    内门弟子和外门弟子完全不是一回事,外门弟子只是编外人员,没有身份、没有地位、没有辈份,甚至没有尊严,只有内门弟子才是真正的青州门人,可以学习很多的武诀、体术,还可以修炼内功,有专门的师承、有师门组织,甚至有自己的修炼洞府。

    内门与外门,天地之差。

    罗飞知道,老者说完这番话后,接下来就有可能是一场龙争虎斗了,也不知道后面的考核内容具体是什么?

    正当众人跃跃欲试的时候,老者下令让大家跟着他走,众人走出了山顶,从一条笔直宽敞的吊桥上来到一座村镇。

    没错,这是一个不具备真正意义上的村镇,一个有着酒楼、商家、住宅等建筑的村镇,面对罗飞他们的是一条极为宽敞的巷子,能够使十辆马车并排奔行也不显得拥挤,只是村镇里没有人……

    “这是什么地方?”有人质疑了起来,还没有感觉到别的气氛。

    那老者在巷子前站定,少有的露出一种令人有着无尽猜测念头的笑容,说道:“这里就是第二关,机关木人巷,机关木人巷是给予本门弟子修炼的场所之一,也是最简单的一个,这条巷子一共有两个路口,每一个路口都会有阻挡你们的障碍,没有别的,穿过巷子,在对面有一帜黄旗,到那,你们就成功了。”

    老者说着,语气一顿,看着周围越是显得急切和激动的少男少女,心中得意的想道:高兴吧?一会儿你们哭都哭不出来。

    他想着,突然大声道:“最后老夫再给你们提个醒,这条巷子的危险程度远是青远峰第一关十倍以上,进了里面不会有人救助你们,你们只能靠自己,哪怕是死了也不要怨天尤人,谁要是想退出,现在还来的及,三十息之后,考核正式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