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七章 罗天挑衅

    更新时间:2018-11-29 16:26:17本章字数:3170字

    罗飞这一跃,又前进了十余米,距离终点越来越近,他却不像别人暗地里高兴,反而眼神变得越来越锐利。

    不到最后一刻,绝不能放松警惕。

    这是罗飞内心的呐喊,提醒着自己不能掉以轻心。

    毕竟这是青州门的考核,机关木人巷虽然不长,但是到处都充满了危机,尤其他看到在接近终点位置的相当大的一段距离的前方,只有少数几个人在与机关木人缠斗,那些人可都是跟自己的父亲有着相若实力的少年,他们已经被逼出了满头大汗,何况是自己呢。

    依着罗飞的想法,这条巷子恐怕越到后面就越困难,只有这样,才能突显出才华的优越性,以便于那几名负责考核的老人分析出谁和谁才是真正的可造之材。

    冲出这一步,罗飞已经将罗天远远的抛在了脑后,他甚至连看都不愿意再看罗天一眼,这一步好像天人永隔的一步,并不仅仅意味着在机关木人巷将罗家的天之骄子甩在了身后,更在深远的意义上,武道前景上同样将他抛的远远的。

    罗飞的感受并不是很强烈,但却是有的。

    他的目标不能永远的局限在罗天或者甄玉茹身上,罗飞有更大的抱负。

    武道的巅峰、化凡为仙……

    一式猛虎跃,等于罗飞真正的跨出了人生重要的一步,当他站在那苍白的空地上的时候,他才发现,在前方还领先于自己的也就只有百人不足了,也就是说,他在这场考核中,可以列入百名成功者之列。

    罗飞没有自豪,同样也不气馁,自己才修炼多长时间?别人修炼了多长时间?有的时候,不能什么都拿出来比。

    自己就是自己,有自己的修炼之路,这条路,自己走,我不管别人如何,只要在一个阶段,达到自己的目标就可以了,然后再去作超越和更高的打算。

    心平气和。

    罗飞微微闭目,再度张开,眼眸中透着凌厉锋锐的光芒,虎形锻体术的拳脚功夫,四平八稳的打出来,见缝插针、游走迂回、纵跃闪挪,动作突然变得极其的潇洒自然,毫无拖泥带水的迹象。

    “好痛快。”罗飞都有些惊奇,这突然之间,为什么自己的身体协调性得到了巨大的飞跃,难道是危急当中,激发了内在的潜力吗?

    没错,罗飞的确激发了内在的潜力,而且还是在最关键的时刻,从心性上根本性的摆正的自己的位置,做到不骄、不燥、不气、不馁,心性、感知风平浪静,甚至古井无波,也正是因为如此,才能让他判断出每一个可以提高效率的位置、每一种最契合眼下实际的身法、每一式能用最少力气击退木人的招式……

    人群中的厮杀和争夺如火如荼的进行着,罗飞也不知不觉跑到了前头,远远被甩在身后的罗天看到这一幕,顿时怒从心中起,拼着全力击退一只木人笔直的站立,大声道:“怎么可能?不可能,那个废物,赶在了我的前面,这绝不可以。”

    甄玉茹则是依旧抱着罗飞吞服了阴阳理气丹作弊的想法道:“罗天哥哥,这个废物太可恶了,快去把他拦下来。”

    罗天毫不犹豫的点头,嘴角泛起了冷酷的笑容:“玉茹妹妹,只要你不怪我伤了他,我自然乐意效劳。”罗天说完,不再理会甄玉茹,脚步狠狠着力,嗖的一声,飞奔了出去。

    虽然他被罗飞甩出去很远,但越是前方就越危险,罗飞正被两只木人缠住,艰难前行,罗天到是甩掉了几只木人,一阵风似的冲了过来。人群如同潮水不断涌进,到是没人难为罗天,很快,罗天便追上了罗飞,一般的情况下,这种时刻后来居上者都会置之不理的离开,毕竟人家罗飞已经被木人缠住,等于给别人争取了时间,但是罗天没那么做,反而毫不客气的对着罗飞的背后就是一掌。

    罗飞虽然正在全神贯注的应对木人,但他知道在这种场合,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为了不在关键的时刻被人暗算,他一直警惕着周围的变化。

    果不其然,这个时候罗天杀了上来,同宗兄弟,他居然恬不知耻的偷袭暗算自己,这一掌如果打上,加上两个木人,不死也得脱层皮。

    罗飞并不慌乱,早有所料,见那掌风拍动,他计算好木人对自己的攻势以及背后的阴风之掌,猛的上前用双手抓牢了一只木人,随即使了个懒虎伸腰,强行转身,与木人换了个位置。

    啪!

    罗天结实的一掌并没有打在罗飞的身上,反而打在了木人的身上,一声重击响起,罗天的手掌都被震的发麻,也正好打的木人双臂一晃,松开了罗飞。

    罗飞得逞,脸上闪过一抹微笑,抬起一脚,毫不客气将木人踹走,那木人的防御力强悍,身体的重量却是与旁人无二,这一脚踹出,木人离地两尺的飞了出去,直接撞在了罗天的身上。

    也该着天倒霉,被那木人撞上,本就阻住了视线和前进的空档,这时后面又杀上来几个人,也不知道是谁连拉带拽的顺势拍了罗天肩头一掌,狠狠的将他拍了出去。

    “滚,别挡道。”

    罗天连那人是谁都没看清,便无比倒霉的被击退到后方,如此一来,本来还在大约几百名前位的他,直接掉出了千名开外。

    罗飞跳出包围圈,看到罗天远远的掉在后方,不禁捧腹一乐,眼看着前方无人,他再不停留,一鼓作气轰走了一只机关木人,放步疾奔,终于跑到了黄旗边上,到达了终点。

    “呼,成功了。”当罗飞的手摸到黄旗的时候,他全身一松,这时才发现,前方成功到达目的地的人已经多达了四五百人,一个个累的气喘吁吁。

    “原来已经通过了这么多人了,就因为罗天缠住我一刻,我本来可以排名在百人之内,现在却掉出了五百人以外,看来大家的实力都差不多啊。”罗飞心想。

    罗飞成功的到达了终点,等于通过了考核,接下来,征战又持续了一会儿,终于在第一千名少年到达黄旗之后,所有木人都消失了。一些未明白发生了什么的少年在愣神之后拼命的朝着黄旗跑去,可这时,那紫服老人大手一挥,只见两旁的房梁上跳下了数十名负剑弟子,剑拔弩张的站在了黄旗之间,一人出动一掌,犹如铁锁横江,拦断了众人。

    “青州门本年度考核结束,其余未到终点的人,一律不合格,各自回家去吧。”无情的言辞、无情的语气,让在场没能通过考核的人顿时颓废的坐在了地上。

    在这些人当中,罗飞甚至发现了罗天。

    罗天失败了?罗飞微一思量便明白本来有着极大成功可能性的罗天为什么失败了。

    就是因为他的小肚鸡肠,看不过自己通过考核,出手干扰,结果自食了恶果,在木人撞向他的那一刻,原本就累的不轻的罗天被人无情的淘汰到身后,恰好在一千零几名的位置上,就差那一点,就可以成功。

    而原本,他是可以成功,但是他的可耻行径遭到了报应。

    “我不服。”罗天错愕了半晌之后,悲愤的喊出声来,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了他。

    紫服老者温和的神情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浓浓的不悦:“大胆,你是哪家小子,竟敢质疑老夫的评判。”

    罗天至今并不知道紫服老者是何人,被紫服老者鹰隼般锐利的目光盯住,他不禁全身一寒,连忙低下头去道:“不,不是,小子并非质疑前辈的评判,只是对一个人不服。”

    紫服老者皱着眉,毫不客气的看着罗天,这时,他身边一个黄衣老者站出来平静的说道:“大长老,这小子叫罗天,本用洗髓的境界,可能是因为此前没有发挥好,所以心有不服,要不听听他的辩解如何。”

    “原来是三长老中意的弟子,既然如此,老夫就听听他的解释。”紫服老者脸上的寒冰微有融化。

    罗飞这才知道,这几个老者中的黄衣老者八成就是甄旺德提过的黄衣道人了。

    这时黄衣道人授意罗天,道:“罗天,大长老允许你说出不服气原因,你还不快说。”

    罗天本来以为自己铁定被淘汰,不想有了转机,登时眼前一亮,翻身跪在了地上,大声道:“回前辈,在下罗天不服的只有罗飞一人,此人是小子家中的同宗兄弟,大半年前还是一个废物,虽然现在已然痊愈,但他十几年来未曾习练过武功,岂会轻而易举的通过考核,小子以为,罗飞作弊了。”

    “哦?”紫服老者诧异的愣了一下,大声道:“谁叫罗飞。”

    罗飞站了出来,那又本就不与罗天两立的眸子更加的森冷,以往他只觉得罗天小肚鸡肠,现在看来他简直就是心胸狭窄,这种恶心的事也做的出来。

    “你就是罗飞?”紫服老者看着罗飞,问道。

    罗飞心中有火,但他知道现在不是发作的时候,当即不动声色的回道:“回前辈,我就是。”

    紫服老者嗯了一声,又转向了罗天,道:“罗天,你说他作弊,他是如何作弊的?”

    罗天道:“回前辈,我罗家向来有种名阴阳理气丹的妙丹,这罗飞乃是本家家主亲子,一直霸占着阴阳理气丹,小子以为他这次参加考核,是因为服用了阴阳理气丹才会通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