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八章 斗拳

    更新时间:2018-11-29 16:26:17本章字数:3185字

    罗天一语道出,木人巷顿时陷入了平静当中。

    紫服老者、黄衣道人,其余的长老皆是带着疑问的目光纷纷看向罗飞,其中一人道:“阴阳理气丹的确有着固本培元、壮大体魄的效果,倘若他服下的时间巧合,的确比很多人都有优越性。”

    另一名老者道:“此前净顾着观察萧翎、吴崖他们了,没有注意这小子,到是不敢确定他有没有服用阴阳理气丹。”

    几个长老众说纷纭,大抵是在猜测罗天的指证是否属实。

    就在这个时候,本来已经通过了考核的甄玉茹站出来帮腔道:“黄衣前辈,各位长老,我可以证明,罗天说的句句属实。”

    “哦?你又是谁?”紫服老者问道。

    甄玉茹把自己和罗家的关系一说,顿时引起了不少人的腓议,这段婚约的关系到是复杂的紧,而甄玉茹也没有将这个话题继续延伸,讲明关系利害,方才说道:“各位长老,罗飞半年前达到了易骨境不假,但我不相信,他可以利用半年的时间达到洗髓境,何况比罗天哥哥还要厉害,请各位长老作主,揭穿此人的嘴脸。”

    话说到这个份上,几乎大部分人都相信了罗飞服了阴阳理气丹,只有几名长老没有说话。

    那紫服长老望着罗飞出神,半晌才道:“罗飞,他们说的可都是真的?”

    罗飞不怒反笑,正色道:“呵呵,欲加之罪,何患无辞,长老前辈,这人说我服了阴阳理气丹,小子想请问,他有何证据?”

    “证据?”罗天站了起来,奸谑的笑道:“不需要证据,你我打一场,倘若你能胜我,我就相信你没有服用阴阳理气丹。”

    罗天此话一出,几名长老倒是有大半点了点头,有人喃喃道:“没错,既然有洗髓境,就不需要阴阳理气丹了,如果他们交手不分上下,到是可以证实此人是否清白。”

    黄衣道人拍手道:“这是个不错的提议,请大长老准允。”

    紫服老者思量再三,道:“好吧,既然如此,你们就当着大家的面交手一二,公道就自在人心了。倘若罗天轻而易举战胜罗飞,说明罗飞没有洗髓境的实力,有着服用丹药作弊的嫌疑,老夫会重新审定你入门,至于罗飞,如果你败了,那你必定是作弊,罗飞,你可接受?”

    “我不接受。”罗飞闻言,厉色反驳。

    “哈哈,你怕了,说明你心里有鬼。”罗天意气风发的叫嚣道,就连几名长老都皱了皱眉。

    紫服老者心有郁结,气闷道:“罗飞,你为何不敢接战?难道说,你真的服用了阴阳理气丹作弊吗?”紫服老者说着,已然是动真怒,面色不悦起来。

    罗飞可不怕,毕竟好不容易走到这一步,岂会随随便便的让人误解,他说道:“长老前辈,先不说我是否服用了阴阳理气丹作弊,小子斗胆请问,青州门的考核,难道有成功之后让人挑战并决定去留的道理吗?”

    他这一问,众长老皆是愣了愣,心说:好大的胆子,敢跟长老争论。

    “大胆包天的小子,敢指责大长老。”黄衣道人眼神一厉,身上涌现出股股浓郁的气息,这种气息十分真实,后天体境根本无法达到,仿佛氤氲的气流在他体表流动了起来,正是先天气境才有的真气。

    罗飞见状,仍旧无畏无惧,冷笑道:“小子没有指责大长老,小子只是想问个清楚明白。”

    “有种。”紫服老者心中一赞,面不改色道:“本门考核的确没有挑战接战一项,但事出有因,既然有人指证你作弊,就事而论,你理当站出证明自己的清白。”

    “哈哈,好一个就事而论,看来我罗飞没有选择的余地了,如果不答应,定会前功尽弃,既然如此,那我就答应你。”罗飞突然间应战,再度让现场为之哗然,既然他有应战的胆量,为什么先前说出那些话来自找不痛快呢?

    这就没人能理解了。

    只有罗飞心中清亮,他之所以据理力争,先拒不应战并非胆小,而是不想受到罗天和长老们的支配,男子汉顶天立地,岂可被别人牵着鼻子走,然而他心里很清楚,这一战不战不行,是以罗飞很随意的用了欲擒故纵之法,他要的不是隐瞒自己实力,反而是让罗天先得意一阵,如此交手再以强势将他击败,就可以狠狠的碾碎罗天的尊严。

    这一招不可谓不毒,这也是罗飞的本性,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十倍百倍偿还之。

    可怜的罗天,到现在还没察觉,罗飞一开始抱着碾碎他尊严的想法,见罗飞应战,无比得意的抬起了头,狞笑道:“罗飞,这是你自取其辱,休怪我无情了。”

    旁侧来自苍澜城,对这对同宗兄弟有所了解的人见状,大有一种看热闹的兴奋劲,不顾场合是否合适,交头接耳道:“这个罗飞,明知道自己不是罗天的对手还要应战,简直就是找死。”

    “嘿,罗飞也是气懵了,你说他好不容易弄了个阴阳理气丹通过了考核,马上就要成为青州门的外门弟子了,突然被罗天指证作弊,是个人就受不了啊。”

    “也是,不过这小子倒霉也倒霉惯了,天生就是废物,永远都是废物。”

    “……”

    听着周围响起的刺耳议论声,罗天无比的得意,他似乎已经看到罗飞倒在自己脚下求饶的情形了,志得意满觉得自己必胜无疑的罗天目空一切的喊道:“罗飞,我比你大了几岁,你别怪我欺负你,今天几位长老前辈在场,我也不想让你败的太难堪,这样,你接我三拳,倘若你受了三拳不倒,我罗天自己退出青州门。”

    此言一出,不管他的目的如何,到时引起黄衣道人、紫服长老的赞许,得饶处且饶人,这个罗天正直的很。

    而只有罗飞知道,罗天修炼的熊形锻体术,拳力之大在拳脚加持下要比普通的洗髓境强上一些,他的三拳将会具备极大的威力,罗天是想给自己的两个弟弟报仇,哪是什么得饶人处且饶人。

    只不过罗飞凛然无惧,鱼已经上钩了就让他死的窝囊一点,如此想着,罗飞也毫不示弱道:“嘿嘿,罗天,要不然咱们换换吧,你受我三拳,倘若你不败倒,那我罗飞退出青州门,如何?”

    “嗯?”罗天闻言,先是一怔,转瞬间放声大笑了起来:“哈哈,罗飞,你脑子没病吧,就凭你?也敢说三拳打倒我?”罗天仿佛听到世间最大的笑话,捧着肚子乐的不行。

    周围相识的人群中,也各自爆发出刺耳的嘲笑声,不少人指着罗飞,笑他脑残了。

    罗天笑过之后,眼神突然变得狠厉,道:“也好,那我们就互拼三拳,胜负自有定论。”

    “可以。”罗飞淡定一笑道。

    随即,紫服老者挥了挥手,就在木人巷给二人让出了一片空地,罗飞和罗天站在场中,四目相对,眼中喷吐着战火,如此沉默了片刻之后,罗天道:“你我谁先来。”

    罗飞背着双手悠然自得的笑道:“你年长,就你先。”

    “我先?我先你就没有出手的机会了。”罗天嘿嘿一乐,正中他下怀,他本来就不想让罗飞完完整整的回到罗家:“既然如此,我就不客气了,看拳。”

    口中吐字,拳如奔雷,罗天语声一落,左脚踏前,一式熊爆拳轰杀而至,这一拳既快、又猛,足足有五千余斤的力道,看来他没打算让罗飞有接第二拳机会,全力出击。

    面对一个洗髓境高手的拳风,罗飞顿时感觉到一股凛冽的风声扑面至,这拳风比镰刀还要可怕,刮的他的脸生生作痛。

    只不过罗飞已经今非昔比,哪是当初那个任人欺辱的病秧子,见这拳击来,他十分利索的侧了个身,抬起右手化为掌势,就这样平平一伸,抵住来拳。

    “噗!”

    拳掌交击,并没有引起巨大的轰鸣,那拳落在掌心里,竟然被死死的抵住,根本没能发挥出之前如势奔雷的效果。

    只是这一拳,就引起了全场哗然。

    “挡住了?”众人微微一怔,顿时脸色羞红了起来,尤其是甄玉茹,简直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那个废物,居然挡住了天哥的拳头?

    黄衣道人的脸色也变了,一般无二的还有紫服老者以及几名长老,看过那并不凌厉却能轻而易举的挡下一个洗髓境拳劲的掌势,他们立马反应过来,这个叫罗飞的小子根本就是一个洗髓境的高手。

    不错,罗飞的确已经达到了洗髓境,而且还是在洗髓上深有心得的强者,这半年来,他就像陈九说的那样不遗余力的修炼,有着回天神珠的帮助,洗髓境压根就没成为他的难题。而这些事,他一直隐忍没说,直到今天,方才全然的释放出来。

    “你能挡住我的拳劲?”罗天也愣住了,那种几乎直接粉碎般的强势,将他的尊严和自信悉数毁了去。

    “我不信,再接我一拳。”

    他说着,拳头抽出,又是一式熊爆拳轰出,而这次并非一次,而是两次、两拳。

    轰!轰!

    两拳间不容发的轰出,第一拳被挡下,第二拳同样被挡下。

    由始至终,罗飞都没退上一步。

    “够了吗?现在换我了,看拳。”

    接下了三拳,罗飞没有客气,拳头一震,好像拳风都模糊了起来,一记老拳带着呼啸的冷风直接奔向罗天的胸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