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章 飞虎武院

    更新时间:2018-11-29 16:26:17本章字数:3509字

    “罗飞兄弟,有礼了,在下陆涛,来自惊涛城,以后我们就是室友了,请多多关照啊。”

    正当罗飞准备仔细研读青州武录的时候,炕头的另一边一个红口白牙的英俊小生拱手为礼的跟他打起了招呼。

    “陆兄,有礼了。”罗飞微有错愕的看了看此人,见他年纪跟自己一般大,没法驳了人家的面子。

    放下双手,陆涛坐在了罗飞的身边,满脸笑容亲和无比的说道:“昨天看你在木人巷大显身手,在下心里佩服的紧啊,这青州门弟子众多,你们能共同通过考核还能分到一个房间里也是缘分,以后我们彼此多多照料,如何?”

    没看出来,这小子还是一个万金油,交友的方式直接大方。

    罗飞在苍澜城里的时候就没几个朋友,陆涛算是第一个肯与他结交的人,自然不可能拒绝,他说道:“这是自然,敢问陆兄今年贵庚?”

    “我啊,十六了,再过四个月满十七,你呢?”

    “我十五。”

    “那你比我小,陆某妄自尊大,以后就与你兄弟相称了。”

    “陆大哥。”

    “哈哈,客气,客气。”

    两人互报了门户,问过之后才知道就连睡的地方也是紧挨着的,的确是有缘,彼此聊着一点点熟稔起来。

    这个陆涛的确是一个万金油,跟罗飞建立了暂时的友谊之后又开始在屋子里转悠,基本上每一个人都被他问候到了,后来才回到了罗飞的身边,看样子他对罗飞的感觉是比别人要好奇许多。

    “兄弟,昨天那人是你的堂兄?”

    “恩,本家同宗的兄弟。”

    “既然是兄弟,为何处处刁难你?”

    罗飞一愕,苦笑摇头,他不想把家里的事跟外人说太多,毕竟陆涛才刚刚跟他结交,还没有熟到无话不谈的地步,罗飞道:“说来话长,不提也罢。”

    陆涛眼晴眨了眨,不以为意,叹道:“你不说我也明白,同宗兄弟又如何,相煎太急之事司空见惯,兄弟不要太放在心上了,说到底我们现在已经加入了青州门,日后的前途不可限量,大禹的世家根本无法相提并论,以后只要好好修炼,闯出一番天地不就行了。”

    罗飞回味着陆涛的话,当下觉得有理,道:“陆大哥高见。”

    恰在此时,屋门被人推开了,走进来三个与他们一般年纪的少年,这三人就没有陆涛那样愿意让人亲近的表情了,反而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用着不屑一顾的目光将屋子里所有人都看了个遍,然后才大声道:“我们飞虎院同届的弟子共同推选林义大哥为大师兄,现在需要你们的推荐,有没有什么问题,没有问题就写个名字交给我们,要是有问题,可以去广场的擂台上跟林义大哥过过招、比一比。”

    三个少年进来之后,几乎用着命令与威胁并存的口吻把屋子里吵杂的声音尽数压了下去,众人不约而同的愣了一愣,没有人说话。

    就在这时,陆涛却是高高的举起了手,道:“林义大哥实力高超,确实是大师兄的最佳人选,我陆涛同意。”他说着,眼神在不明就以的罗飞身上扫过,不顾罗飞是否同意,把他的手抓了起来举到高处道:“不对,是两个人,还有罗飞也同意了。”

    他说完,便从屋子里的桌案上取来笔墨纸砚刷刷几笔落下几个大字,罗飞还特意看了一眼,一共两张纸,每一张都有一个“一”字,然后下面是名字,他的名字是陆涛给写的。

    陆涛把写有名字的投票纸条交了上去,其余人见状也没有异义,分别写上自己的名字,把纸条给了三个少年,那三个少年这才心满意足,脸上的神情也好看了不少,其中一人满意的笑道:“不错,以后有什么事可以直接去找林义大师兄,他会罩着你们的。”

    少年说完,拉开门走了出去。

    片刻之后,屋子里才恢复了正常,而罗飞仍旧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带着疑惑的目光看向陆涛道:“陆兄,这是怎么回事?选大师兄是什么意思?”

    陆涛不仅是个万金油,还是一个百事通,听到罗飞问起,解释道:“兄弟你有所不知,新入门的弟子被分往各大武院之后,总要有个领头人,而做为外门弟子,我们是没有辈份和师承的,所以每个院的同届武生都会自行选出一个大师兄,暂代管理,这个大师兄被推选出来以后会根本门派上层安排下来的修炼任何给我们分配,算是一个小有权柄的掌事了,那个林义是昨天考核时候出类拔萃的一个,他虽然只有换血境,但却是第二十一个闯过木人巷的,实力不可小觑,他想当大师兄,自然在情在理,而且这个人来自大禹王朝的皇城,是一名王公贵胄的子弟,向来飞扬跋扈、霸道的不行,没有什么大事,咱们没必要得罪他。”

    罗飞听完,这才恍然大悟,其实他根本没有在乎谁当大师兄,而他自己更加没有当掌事的打算,毕竟一旦有事在身就会耽误修炼,他可不想把时间浪费在修炼上,所以即使有那份实力,自己也肯定不会跟林义争的。

    相互了解的差不多了,陆涛道:“兄弟,到时间去用膳了,我们去饭堂吧,告诉你,青州门吃的可不是一般的东西,都是用灵山秀水孕育的天材地宝煮食的神仙般的美味佳肴,吃完了不仅舒筋活血,还能增长气力,我叔叔就是饭堂的一名弟子,在青州门已经二十来年了,他的天赋、根骨都不高,但烹饪的本事却是不小,一会儿给你介绍介绍。”

    罗飞讶异的看着陆涛,这才知道他为什么懂得这么多,敢情是青州门里面有人当靠山啊,像他说的,他的叔叔未必强的要命,但至少也在青州门待了二十多年,肯定知道不少的事,正所谓朝中有人好办事,就是这个道理,看来日后在青州门,少不了跟一些老牌的弟子打交道。

    有了陆涛这个朋友,罗飞心情也畅快了许多,到了吃饭的时候,在陆涛的引领下去饭堂吃饭去了。

    ……

    饭堂外的后林里,一个青衣儒雅的少年坐在守山林子的悬崖边上望着午后的青州门秀景,这少年有十六七岁上下,双目炯炯、格外有神,又生的仪表堂堂、气质优雅,极是不凡。

    “林义,没想到你这么早就踏入换血境了,足足比我和天哥快了一步,你的实力算作今年考核当中出类拔萃的,怎么选择去了飞虎院?”少年正看着山水,身后林中传来响动,一个女子的声音悠然的传进了林间。

    少年回头一望,看着林间走出的蔓妙少女,温和的笑道:“我林义有自知之明,今年考核的强者太多,与其去朝仙院被人踩在脚下过活,还不如来飞虎院作威作福呢,玉茹妹妹,你来不是专门问我为什么去飞虎院的吧?”

    从林间走进来的少年,正是甄玉茹。

    甄家这样的名门大户,向来不会独守空居,与外界的交涉极为频密,林义来自大禹王朝的王都,很早以前甄玉茹便认识了林义,不仅她,还有罗天,其实除了罗飞之外,王朝中的二世祖们多多少少都有一些纠葛。

    甄玉茹冷冰冰的小脸未见任何变化,仍有一丝怒气掺夹其中:“当然,找你自然有事,我就直说了,我和天哥都留下来了,黄长老打算先让天哥当药童,过后再找机会让他入门,但是昨天你已经看到了,罗飞他欺人太甚,我咽不下这口气,你帮我教训他,最好能让他被赶出青州门。”

    “哈哈。”甄玉茹说完,林义大声的笑了出来:“你说的是罗家的那废物啊,啧啧,我也奇怪,短短大半年,他是怎么从一个废物成长到可以将罗天都击败的强者呢?看来他变成了玉茹妹妹一块心病了啊,没问题,这件事包在我身上,我保证,不出一个月,让他自动离开青州门,如此算是给玉茹妹妹出了口恶气,如何?”

    “那就多谢了。”甄玉茹微微欠身,松了口气道:“林义,你放心,我不会让你白白帮我的,你也知道,我和天哥早晚要拜黄长老为师,到时候在外门有什么事,你都可以来找我,算我欠你一个人情。”甄玉茹说完,迈着莲步离开了树林。

    当她走后,林义身边曾经到罗飞房间索要投票的少年来到了林义的身边道:“公子,你就这么想帮她?”

    林义儒雅的神情突地一变,奸谑的笑道:“当然了,甄玉茹和罗天早就被黄衣长老看中,只是因为现在还不具备拜师的资格,不过早晚有一天他们的身份将会比我还要高贵,这样的人当然要结交一番,而且我也看那个废物不顺眼,凭什么他就能一鸣惊人,哼,小小的洗髓境就不知天高地厚了,像他这种人跟我们在一个武院根本就是我们的耻辱。”

    “可是我听说,他仅仅用了大半年就修炼到了洗髓境,这样的速度日后前途不可限量啊。”

    林义闻言,眼神不悦道:“你懂什么?那都是罗金州的阴谋,他故意让罗飞示弱于人,装病十几年,就是为了有朝一日示敌以弱,你不知道罗家,如今风雨飘摇,谁都想霸占罗金州的位置,罗金州岂会让他们得逞,所以关于罗飞的传言根本就是假的。就算他是真的,你觉得一个用了大半年就从手无缚鸡之力修炼到洗髓境,他的根基会扎实吗?哼,我到是希望他修炼的速度快的惊人,那样就更不足为惧了。还有一件事你发现没有,那天他打败了罗天以后,紫长老很不高兴,先前紫长老听了甄玉茹和罗天的谗言误解了罗飞,面子都丢尽了,你觉得紫长老以后会给罗飞好果子吃吗?相信我,就算没有我们,罗飞也待不下去的,他的离开早由天定了,我们只是推波助澜一把,还让甄玉茹欠我们一个人情,何乐而不为呢?”

    林义一口气说完,听的身边二人皆是叹服不已,连番拍着马屁:“公子真是智计过人,这么微小的细节都能看的一清二楚啊。”

    “那是,没有这样的本事,我林义能当大师兄?”

    他说着,对其中一人道:“杨武,过两天门派任务就会发放下来,想个主意难为一下罗飞,我们循序渐进,一个月足够让他知难而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