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一章 刁难

    更新时间:2018-11-29 16:26:17本章字数:3067字

    金阳悬顶、浩日当空,时逢盛夏,暖暖的阳光洒在遍地葱郁、层层叠叠的青州山上,宛若镀上了一层璀璨耀眼的金漆,青山秀水、山峦叠嶂,放眼昆仑,好不壮观。

    “呀!喝!”

    飞虎武院山小树林里,一个矫健的身影在漫山乌林之中来回穿梭,身影的速度并不快,步伐却是十分稳健,每一步踏出都有扎实的感觉,这人正是入门只有数日的罗飞。

    “一字冲柱。”

    口中一声断喝,打破了晨时山林间的寂静,偶然一阵空气呜咽的风声响起,惊动了林中栖息树枝上的飞鸟惊恐的逃窜。

    前方一株碗口粗的大树,应声而断,轰隆一声折倒在罗飞的脚下。

    与绝大多数刚刚入门的外门弟子截然不同,罗飞并没有浪费原本应该用来熟读门规的几天时间,而是每天都在飞虎武院的后山小林里不断的揣摩着从家里带来的凌霄三式。

    在青州门,每一个外门弟子入门之后,有三天的时间去熟读门规,这对于一些从小到大都以武为荣、以武为痴的少男少女来说无疑是一块难啃的骨头,罗飞则不同,他从小体弱多病,父亲一直想让他以文成名,是以学习课本书籍的知识,他比所有人都要快上很多,更因为有着过目不望的熟记本领,将那短短几十条门规,几个时辰就记的清清楚楚。

    阅读了门规,罗飞的眼界大开,从门规上那些模棱两可的定义可以看出,在青州门,无所谓正儿八经的规条都有漏洞可钻,如果说青州门有一条不可违背的铁律,那就是:实力为尊。

    所以他在加入青州门的第二天,就开始了自我修养和自我养成。

    收起一字冲柱摆上的一字马架势,罗飞的额头上已经流下了细密的汗水,显而易见,凌霄三式中的一字冲柱比凌云掌和搏流拳更难掌握,他自打在罗家的时候就开始修炼一字冲柱,到了入门考核之前才稍稍掌握了一些窍门,所以那天罗天看到的其实并非罗飞的全部本领,倘若他用上了一字冲柱,恐怕罗天就不会是断掉一条胳膊那样简单了。

    后天体境九重是为练力、练体,洗髓境可将力量发挥出高达四千斤的程度,用上一字冲柱,就是五千三百斤上下,可以说罗飞的真正实力并非洗髓,而是能够达到换血的可怕境界。

    换血的境界,就是五千斤。

    看着面前倒掉的碗口大树,罗飞心满意足的暗自点头,对自己修炼的进度还是比较满意的,练完了拳,他一直有个自我鞭挞的习惯,心中想道:“一字冲柱也不知道是谁发明出来的,威力真是不小,现在我只有洗髓境的实力,如果达到像父亲那样的通窍境,力量可到九千斤,用一字冲柱加三成,那就是整整一万两千斤,到时候后天体境就没有人是我的对手了,看来我应该在一字冲柱上下更大的功夫才是,只要做到随心所欲,日后在飞虎武院新晋入门弟子当中就可以横着走了。”

    “罗飞,吃完了早饭去广场集合了,今天会发放青阳牌,我们以后就可以去各种修炼场所了。”

    罗飞正想着,陆涛从屋子里走了出来,这几天两人白天晚上都在研究青州武录上的门规、规条以及各种说明,关系慢慢深厚,每天的饭食,二人也是结伴而行。

    见是陆涛,罗飞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说道:“我这就过去。”他喊了一声连忙跟上。

    青州门的开派祖师之所以在青州创下偌大的基业,是因为开派师祖在青州山上发现了一块巨大的青阳灵石,此石得天地日月元气精华孕育,本身便有着极为浓郁的元气,随后青州门为了让门派正规化,创下了条条法规,其中一条,每个入门的弟子,无论外门、内门还是真传弟子,都必须配带由青阳灵石制作的青阳牌。

    此牌有个用处,那就是可以蓄留青阳灵石中的灵气,佩戴在身上,可以滋养体魄、调节气血运行,受了伤还可以加速伤势的痊愈,是不可多得的宝贝。青州门在青州立足多年,正是因为有这块青阳灵石,所以才招来不计其数的天才精英,纷纷加入门派。

    和陆涛吃完了早饭,两个人迅速赶往飞虎武院的广场,今天是发青阳牌的日子,也是正式代表着他们成为青州门弟子的良辰吉日。

    晨时三刻,两百余名新晋入门弟子衣着整洁的站在了飞虎武院的广场上,远远的,罗飞看到三个仪表堂堂跟他年纪相差无几的少年正站在队伍最前方,特立独行的呈现了出来。

    为首一个罗飞昨天才认识,正是他们这些新人的大师兄,林义是也,另外两个是他的贴身跟班,其中一个是那天进来讨要投票的家伙,叫杨武,另一个叫王一。

    这三人无疑是飞虎武院本年度新晋弟子当中风头最劲的人物,可是现在,他们却保持着一种谦卑的态度谄媚的站在几名青衣弟子身边卑躬屈膝。

    在青州门有个规定,新晋入门的外门弟子只能穿黄颜色的练功袍,老牌外门弟子正统服装是青衣,内门弟子是白衣,真传弟子就没有局限了,毕竟达到那种境界,就连外门的长老都要点头哈腰。

    可见前方站着的七个青衣弟子正是他们的前辈,老牌的外门弟子。

    此时七个青衣弟子有六个手里拿着一只布口袋,里面装着的物品似乎很重,沉甸甸的不摇不晃。

    见人已到齐,林义笑逐颜开的对其中一名青衣弟子说道:“师兄,本院新晋入门弟子人已到齐了,可否发放青阳牌了?”

    为首的青衣弟子用着凌驾众生的目光扫过两百余人,片刻之后才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说道:“发放青阳牌不需要长老出面,赤衣长老命令我等将青阳牌交给你,由你点名发放,青阳牌代表着什么,你可知道?”

    林义连忙道:“回师兄,师弟知道,愿意为师兄代劳。”

    那青衣弟子赞许一笑,道:“那就好,我们还要去修炼,没时间在这里浪费,后面的事情就交给你了。”说着,他示意几名弟子将口袋留下,然后扬长而去。

    送走了几位师兄,林义的腰板方才直了起来,此前那卑躬屈膝的表情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不可一世的趾高气扬。

    他随意的挥了挥手,自己却坐在了广场上的一块石墩上,扇起扇子。

    杨武心领神会,从一个口袋里拿出一块形状类似长笺的身份玉牌,玉牌呈乳白色、有着少许光泽散发而出,很吸引人眼球。

    杨武将青阳牌高高举起,大声道:“都听着,这就是青阳牌,我现在讲解青阳牌的使用方法,此牌每人一枚,上面有你们的名字,领到青阳牌的人必须将青阳牌带在身上,此牌中每个都有十点青阳灵气,代表着你们拥有十点门派贡献值,日后大家到各大场所修炼,都需要花费其中的门派贡献值,如果你们手中的门派贡献值降到一,就是你们必须离开青州门的时候。”

    “哗!”

    杨武的话不曾在青州武录出现过,是以说完之后,立刻引起了全场大哗。

    “陆兄,十点贡献值应该不够用,是不是有获得门派贡献的方法?”罗飞也问道。

    罗飞和陆涛也在讨论的队列当中,二人当中,陆涛显然对门派贡献值比他要了解很多,陆涛笑道:“兄弟,你问对人了,没错,青州门有很多的门派任务,比如到后山砍树、捉鱼、采药……等等都可以获得贡献值,等我们拿到青阳牌,我再详细的跟你说。”

    “门派贡献值是什么东西?”

    “不懂了吧,青州门的门派贡献值是我们生存的根本,没有门派贡献值,别说三年,就算三十年,你也无法修炼到先天气境。”

    “那这玩意只有十点,够用吗?”

    “当然不够了。”

    “别乱,听我说完。”正当众人议论纷纷的时候,杨武很是不悦的喝了一声,打断了众弟子的讨论。

    杨武道:“获得贡献值的方法,大师兄会在今日午后告诉你们,现在先领青阳牌,我点到名字的上来领取,都记清了,青阳牌中的门派贡献值可以流通,具体的方式是将两块青阳牌放在一起,互相搓动,在上面的青阳灵气会自动流到下面,根据时间不同,转换数量也不同,具体的你们日后自会知道。”

    随后,杨武开始点名,一个个青涩、花样的少男少女深感新鲜、迫不及的待上前领取。

    不久之后终于轮到了罗飞和陆涛……

    “罗飞、陆涛……”

    罗飞和陆涛闻言,赶紧上前去领青阳牌,可到了前方的时候,一直没有开口的林义却叫停道:“等一等。”

    罗飞和陆涛纷纷朝着林义望去,只见林义慢条斯理的摇着公子扇走到了罗飞身边,脸色愠怒的看着罗飞和陆涛道:“这两个人刚刚在列队的时候不听从命令,私底下在下方议论,每人扣除五点贡献值。”

    “什么?”

    罗飞和陆涛一听,顿时不满。

    “凭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