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二章 断手断脚

    更新时间:2018-11-29 16:26:17本章字数:3122字

    每个入门弟子的初始贡献值只有十点,这是门派给予新晋弟子的保障,依靠这十点贡献值,只要不是头脑愚鲁到近乎白痴,就可以在短时间内获得更多的贡献值来保证一直在门派中修炼下去。

    十点不多,现在林义莫名其妙的还要扣除五点,罗飞怎能愿意?

    “凭什么?先前大家都在议论,为什么只有我们扣除贡献值?”陆涛愤然道。

    “凭什么?刚才我一直在观察你们,是你们先开的口,场面才一度混乱,影响了青阳牌的发放,作为飞虎院新晋外门弟子的大师兄,我有权力惩罚你们。”林义咧着嘴冷笑道。

    陆涛微微一怔,顿时语塞,他之所以说不出话来的原因不是因为林义证据确凿,而是他看出来,这分明就是搞针对。

    陆涛诧异的看了看身边的罗飞,想不明白林义为什么针对自己。

    陆涛都听出来了,从小就聪明的罗飞哪能想不通其中的含义,他微微一笑,毫不畏惧的说道:“哼,信口雌黄,林义,我们哪里得罪你了,让你如此针对我们。”

    这个时候,所有人都明白发生了什么,一个个庆幸之余看起了热闹。

    话说开了,林义也懒得遮掩,他不屑冷笑着走到罗飞的面前,用着鄙夷的目光斜睨着罗飞道:“哼,废物,你到是不傻,知道我针对你,既然如此,我也不怕跟你讲,因为你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恰好,我林义受人之拖、忠人之事,如果你不想日后夹着尾巴做人,我劝你赶紧乖乖的收拾行礼滚下青州山,不然的话,我不会让好过的。”

    他说着,大手一伸,杨武坏笑着将三枚青阳牌交到了林义的手上,当着两百余人的面,林义用他的青阳牌和罗飞、陆涛的青阳牌分别一搓,只见两道白光闪过,这才撒手。

    每人五点贡献值到了林义的手上。

    陆涛看的大汗淋漓,说到底他的实力不及林义,虽然有着靠山,但他知道林义也有,相比之下,陆涛不敢违抗林义的命令。

    只是此刻,罗飞却当仁不让,一双充满了锐利的眸子死死的盯着林义的手上的青阳牌,一脸煞气无比的吓人。

    生怕罗飞惹恼了林义,陆涛赶紧偷偷的拽了拽罗飞的衣角道:“兄弟,我们斗不过他,认栽吧。”

    “不行。”罗飞突然甩开陆涛的手,大声的说道:“凭什么,就凭他是大师兄,就可以胡作非为?”

    林义能当上大师兄,不光因为他在青州门背后有靠山,更关键的是,他的实力也是飞虎武院当中顶尖的一个,见到罗飞当众反抗,众人顿时露出鄙夷的目光。

    “这个罗家的废物,还敢跟林义抗争,真是活的不耐烦了。”

    “是啊,听说罗飞当了十几年的废物,可能是因为最近可以练武了,觉得自己摆脱了废物的名头,就目空一切了吧,哼,林义是什么人,就算他打败了罗天,也不可能是林义的对手,放心看吧,今天有好戏了。林义肯定不会放过他的。”

    “那是,青州门是什么地方,永远实力为尊的门派,就算林义把罗飞打死,长老和师兄们也不会过问的。”

    “……”

    听着四周传来阵阵的臆语之声,陆涛的心下更急了,一把抢过林义手里的两个青阳牌,拽着罗飞就要走:“兄弟,别鲁莽行事,先离开再说。”

    “对,走就对了,要不然,过会儿就不是被扣五点门派贡献值那么简单了。”叽叽喳喳的议论声再次响起。

    飞虎武院的广场上,洋溢起一股令人沉重的剑拔弩张的气氛,罗飞耳边回荡着阵阵侮辱、嘲笑的骂辞,却是面无惧色的纹丝不动。

    青州门,不讲规条,只谈实力,既然惹到我了,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在踏上青州门的时候,罗飞曾经想过安安分分的修炼,混出个人样,好让父亲大大的风光一下,可是现在,他看的出来,在这里,想真的混出个人样来,老实修炼是不可能的,要想出人头地、要想有更精深的修为,就要在青州门建立属于自己的权威。

    心念电转,罗飞眉宇一松,冷酷的对林义说道:“你刚刚说让我滚出青州门,我没听错吧。”

    林义闻言,哈哈大笑,道:“你没听错,我说的是“滚”,让你滚。”他不屑的冷笑道。

    “我要是不呢?”罗飞道。

    “不?哈哈。”林义仰天狂笑,道:“那就要你好看,我还告诉你,青州门以实为尊,我虽然不是什么顶尖的强者,但是在飞虎武院,我想怎么玩你,就怎么玩你,我会让你后悔来青州门,我会让你后悔今天你的决定,你相信吗?”

    “我不信。”罗飞斩钉截铁的说道。

    见罗飞铁了心跟自己过不去,林义终于收起玩弄的笑脸,清冷着脸孔说道:“白痴,给你脸不要脸了是不是,好,今天我就打断你的手脚,看你还嘴硬不嘴硬。”

    呼!

    说动手便动手,林义的话音方落,他那只拳头如雷如风的狂轰而出,别看他长的白白净净,手底下的功夫却是实实在在的深厚,换血境,足有五千斤的拳劲似怒马奔啸,飞驰而来。

    如此近的距离之下,一个洗髓境中上一个换血境界的拳劲,不死也得脱层皮。

    待那拳风稍带紊乱的呼啸而出,人群中立刻响起了阵阵惊呼声。

    “完了,罗飞完了。”

    “这个白痴,真是找死。”

    “这一拳下去,罗飞的脸肯定毁容了。”

    陆涛大惊失色,想管却管不得,他也只有洗髓境,却无法插手一个洗髓境和一个换血境之间的交锋,在他的认知中,罗飞就算不死也得重伤了。

    然而就在所有人都以为罗飞必败无疑的时候,近在咫尺之下的罗飞却是闪电般的迈出脚步,身法灵动向旁边一闪,直接让开了这记老拳。

    下一刻,不等林义反映过来,罗飞错步用肩顶上,左手一记搏浪拳连珠三轰。

    “砰砰砰!”

    这三拳并没有击中要害,反而被林义拦了下来,可见其实力确实不弱,然而罗飞的搏浪拳毕竟是黄级高阶的武诀,一拳三轰,以他现在的修为,前中后三拳共达一万两千斤,虽然不能一次性爆发伤害林义,但也足够将其击退。

    三拳轰出,林义接下,鬼使神差的倒退了数步,本以为能轻而易举的教训罗飞的他难以置信的瞪大了眼睛。

    “嗯?好厉害的武诀,怪不得你敢如此的嚣张。”切身体会到罗飞的实力,林义重整旗鼓,强势扑来:“可惜了,虽然你会如此厉害的武诀,但你毕竟不是换血境,在我面前,你只有跪地求饶的份,接我的鹰烈拳吧。”

    林义的回击的动作不慢,反而快如闪电,一爪虎握,劲风四起,空气仿佛都被这一爪撕开,发出滋滋的响声。

    可这时,罗飞笑了,那种自信满满的笑容,仿佛在嘲笑着林义的无知。

    “就凭你?还嫩了点。”罗飞凛然翘起嘴角,右脚突地向前一踏,猛然间将手肘顶于前方,霎时间,他脚下的青砖都裂开了几条裂缝,粉碎的石渣因为他的气力突然间壮大之后纷纷扬起,带起了一片烟尘。

    “一字冲柱,给我滚!”

    轰!

    一字冲柱,罗飞的拳劲能达四千斤的力道,三成叠加,就是五千三百斤有余,而作为换血境的强者,林义的力道最多只能达到五千斤,强弱悬殊,一眼可辩。

    一声轰鸣响起之后,罗飞纹丝没动,一字马稳稳的扎根在地面上,再看林义,轰的一声,如同一只断了线的风筝,直挺挺朝着后方退去。

    这一肘之力,完败林义,看到这一幕,所有人都石化了,包括林义本人都是一脸难以置信的惊骇,由惊到怒,林义喉头一甜一口血狂涌了上来,噗的一声,尽数的喷了出去。

    罗飞这一肘,加上先前那三拳,打的林义体内气血大乱,再加上他本身就不屑轻视罗飞,之后的败比让他无法接受。

    雪上加霜,不伤也伤了。

    “你……”林义无法明白,一个洗髓境为何能爆发出五千斤以上的拳劲,他的力道竟然比自己大了这么多。

    差之毫厘、谬之千里。

    三百斤的力道不大,但是在火拼的过程中,却是可以成为压死骆驼的稻草,林义的败,就败在了这根稻草上以及他对罗飞的轻视。

    “狂妄自大、目中无人、胡作非为,你这是咎由自取。”罗飞的声音无比的森冷,就好像是传自万年渊底的寒冰冷泉一声,让人冰冷刺骨,他怒斥不断,身速如电,转瞬间跑到了林义落脚的边缘,又是一次摆开了一字马的架势。

    “他……他要干什么?”

    广场上早就被罗飞那一肘惊为天人的少男少女看的瞠目结舌,罗飞这一战胜是胜定了,可是他们万万没有想到,罗飞却不依不饶,林义刚败,只说了一个字,罗飞却奋起直追,跑到他的身边,他究竟想干什么?

    干什么?

    很快,新晋入门弟子就知道罗飞的打算了。

    “你不是要打断我的手脚吗?我成全你,今天我就让你断手断脚。”

    轰!

    一肘击出,广场上顿时传来咔嚓一声脆响,旋即林义捂着右臂发出了撕心裂肺的惨叫……

    “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