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四章 报应不爽

    更新时间:2018-11-29 16:26:17本章字数:3407字

    从飞虎武院到最近一个木人巷的地点并不远,罗飞到了的时候,看到了满山遍野的外门弟子,当中绝大多数是新晋入门的,也有很多是近三年内加入青州门并没有达到资格还要外门混迹的,但绝大部分都是七重、八重的弟子。

    因为闯关必须越级,所以很多九重通窍的弟子已经无法在木人巷里获得更多的贡献值了,所以这里成为了七重、八重弟子着重获取贡献值的最佳场所。

    所幸木巷建设的时候需要的面积不大,青州门建立了很多木人巷,还不至于没有房间可用,于是罗飞打听了一番之后,直接来到了报名处,拿出了自己的青阳牌。

    新晋入门弟子才过了三天,就有很多人来参加,可见当中有不少自信满满的好手,可罗飞一来,还是引起了众人的注意。

    不少在木人巷里见过罗飞大发神威打断了罗天手臂的弟子一个个将目光投来,低声的议论了起来。

    “罗飞,他也来了?这小子胆子真大,木人巷也敢来闯。”

    “恐怕是因为觉得自己打败了罗天就目中无人了吧,什么事都敢干。”

    “唉,人就是这样,一旦干出了什么事,就觉得自己能上天摘星、下海捕鲨了,不自量力。”

    “是啊,他也不看看,到这里的都是些什么人,连萧翎、吴崖都是今天才敢过来,就凭他?”

    听着周边刺耳的嘲笑,罗飞免疫般的忽略了过去,他压根不会去多看那些只会嚼舌的人一眼,像那种人,永远不可能有更高的前景。

    到了报名处,看到长长的一队人正在排队,罗飞很自然的走到了队伍后面等待着选取房间,等了有一会儿,马上就要轮到他的时候,忽然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他的面前。

    “罗飞?”来人一张俏脸美艳的不可方物,可是在罗飞看来,却是比天下间任何事物都要肮脏。

    她是甄玉茹。

    “你怎么在这?”甄玉茹微微惊讶的看着罗飞,其实她知道林义头一天会对罗飞出手,而以她的认知,林义一旦帮忙,罗飞至少得在床上躺三天,怎么今天在木人巷里看到罗飞了?难道林义那个白痴没有按照计划行动?

    她这一问可好,罗飞下意识的紧了紧眉头,就像告诉他,她觉得自己不会出现在这里一样?

    想想头一天林义对自己的问候,罗飞才恍然大悟。

    青州门没有自己的仇人,如果有,除了罗天就只有甄玉茹了,看来昨天的事,跟她有很大的关系。

    “你觉得我不应该在这?”罗飞的眸子森冷的凝聚了起来,仿佛两柄利刀直刺甄玉茹的心房。

    本就做了坏事的甄玉茹被罗飞盯着,心下顿时就是一慌,道:“我只是奇怪,你一个废物,也敢来木人巷挑战。”她分毫不让的回道。

    罗飞阴测测的道:“我一个废物,就凭你也敢说我是废物,比比罗天,你敢说是他的对手?”

    见到排队这边有人争吵起来,不少新晋入门的弟子围了上,有些知道二人关系的少男少女听到这番话,都充满讽刺的笑出了声。

    的确,罗天比甄玉茹要强,可他却老实巴交的败在了罗飞的手上,甄玉茹还说罗飞是废物,究竟谁是废物?

    被罗飞的强辞反驳的面红耳赤,甄玉茹玉齿紧咬着恶毒道:“罗飞,你别嚣张,有你好看的。”

    罗飞哼了一声道:“是啊,我领教过了,甄小姐还真是手段通天,连林义那个白痴也被你利用,我说甄小姐,你拿什么贿赂了林义呢?你的实力肯定不够看的,莫非是甄小姐赖以自信的容颜?”

    “哈哈。”听到罗飞毫不客气的反击,周围的人群顿时哄堂大笑起来,这番话真是含沙射影,骂人都吐脏字的。

    甄玉茹气的小脸煞白,两眼泪花滚动了起来,论口舌,她不可能是罗飞的对手,毕竟罗飞病弱之时学的是四书五经、人文经纶,口才方面极好,而以前她自负于罗飞配不上她,无非是一身天赋超卓的武力,可惜现在,他的自信和尊严早就被罗飞碾压的连渣滓都不剩了。

    还有什么自负可言。

    “罗飞,你不要欺人太甚。”甄玉茹已经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可是罗飞却有很多话可以说,他哈哈一笑,毫不顾及周围有许多听众,大声道:“我欺人太甚?也不知道谁欺人太甚,你甄玉茹欺我罗飞甚至有先天之症不能习武,上门欲毁婚约,置我父颜面于不顾,现在跟我提欺人太甚,哼,我罗飞不与你争辩,还记得我在罗家大殿与你三击掌为誓,倘若我能考进青州门,便算我休你于前,你必当在大厅广众之下,亲口宣布,那天没找你,今天你不认帐都不行了,怎么着,甄小姐,还不履行你的承诺?”

    青州门下的新晋入门弟子听到此言,皆是心中大震,那些对罗、甄两家之事一知半解的人终于明白发生了什么。

    被人毁约,罗飞的确是要被人嘲笑的,可是毁约一方却不顾一个家族的颜面而单方面作主,这个举动比起罗飞得到的嘲笑还要为人所不耻,更何况,二人有赌约在先,现在不是罗飞被毁婚约,而是他休妻,谁更丢脸,一想便知了。

    无数道目光不约而同的落在了甄玉茹身上,不管她以前多么的高高在上、多么的高雅端庄、多么让人亲近,现在的她却是迎来了无数的白眼。

    一些其它城池,乃至皇族的弟子个个义愤填膺的看着甄玉茹,除了鄙夷,更多的还有冷漠和不屑。

    心美则人美,甄玉茹却心如蛇蝎。

    他们虽然未必会替罗飞报不平,但绝对不会放过嘲笑甄玉茹的机会。

    而看着周围投来的异样的目光,甄玉茹那欲流不下的眼泪终于梨花带雨的落了下来。

    “罗飞,你够狠,我跟你没完。”说着,甄玉茹无地自容的捂着梨花满面的俏脸落荒而逃,到底没说自己被休了的事实。

    不过罗飞的目的已经达到,他毫不理会的向着那战栗不止的背影投去一个没有丝毫怜悯的讽笑,暗道:“欺人者,人恒欺之,甄玉茹,你欺我罗家的仇我还给你了,这就叫报应不爽,希望你以后别惹我,哼。”

    自打大病痊愈,修成了武学功法,罗飞的心性也在一点点的变化,正因为有了十几年的忍辱负重,才让他看清世态炎凉,现在他不可能抱着人活一世、善行一生的想法,而是彻彻底底的蜕变成一个强者应有的心性了。

    罗飞给自己定的规条很简单,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惹犯我,百倍偿还,至死不改。

    一场小小的风波并没有引起太大的浪潮,很快,这件事就被所有人抛在了脑后,再跌宕起伏的故事也有结局的那一天,人还是要放眼现实,到了青州门,主题就是修练、目的就是成名、终点就是成仙得道,所有人的目的都是一致的。

    罗飞交出了自己的青阳牌,在顺利的划走了两点门派贡献值让他一阵肉疼之后,他走进了一个封闭的木人巷子,这个木人巷不大,纵宽三十米,没有终点,只有一个十字路口,两旁都是坚固的建筑,与实际一模一样。

    巷子里幽深,只有在门口有个守门的青衣弟子,前方摆着一张桌子,放了好多木制的牌子。

    那青衣弟子见罗飞走了进来,爱搭不理的瞧了他一眼,因为身上显眼的黄袍,他知道这是一个新晋入门弟子,而新晋入门弟子才几天的功夫就敢到这来,那名青衣弟子连看都不想多看他。

    “新人?”

    “是。”

    “什么境界了?”

    “七重,洗髓。”罗飞老老实实的答道。

    青衣弟子撇了撇嘴,满是不屑道:“七重洗髓的实力挑战八重换血的木人很危险,门派不保证你们的安全,这是我要说的,不过我觉得你也不想听,咱们直接一点,桌子上有很多傀儡牌,打碎一个就是闯一关,如果你成功了再打碎一个就会是第二关,两个木人,都是换血境,能发五千斤拳劲,依次类推,不成功也没关系,中途想退出可以拿这个。”他说着,在桌子下方掏出一块黄色的木牌,很小,给了罗飞。

    “这个叫求救令,打碎他,自然有人带你出去,不过你闯关失败不仅要扣除花费的门派贡献值和所有获取所得之外,还要花费两点求救令的费用,不打碎则不要门派贡献值,明白吗?”

    “还有这种规定?”罗飞讶然,不过想想也正常,谁也不敢保证自己一定可以一直通关下去,而修炼就是要挑战自我,不到精疲力尽就退出,什么时候能突破?所以在紧要的关头,真的无法渡过了,花上两点保命也正常,就是可惜得到的贡献值了。

    罗飞点了点头:“知道了。”他面无惧色。

    在青衣弟子眼里,这可不是什么艺高人胆大,而是真正的白痴加胆大包天,他已经给罗飞定性了,这小子稍稍无知一点今天就出不来了。

    青衣弟子离开之前走到门口,转身对罗飞说道:“对了,再问你一句,你公开不公开你的闯关。”

    “什么意思?”罗飞一怔。

    青衣弟子道:“此地乃是本门利用奇门遁甲所造,两侧可以开放对外通灵壁,通灵壁就是透明的墙壁,你要是开放自己的闯关,外面的人就可以观看,看看你是怎么闯关的,或者,你是怎么死的。”

    “还有这种事,那有好处吗?”

    “当然了。你要是开放,并有人看的话,他们每人会给你一点贡献值,都到你的青阳牌里。”

    “嗯?”罗飞心动了,不得不说,这也是一种获取贡献值的好办法,要是看的人多了,那还不一下子得到大量的贡献值吗?

    罗飞也想公开,可是想了想,立刻放弃了这个想法。

    习武中人最忌讳就是把自己的实力展现给外人,那样就没有杀手锏可言了,想到这里,他直接摇头道:“不了,我不想公开。”

    “那好吧,祝你好运,打碎傀儡牌,就可以开始了。”青衣弟子说着,退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