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六章 练武疯子

    更新时间:2018-11-29 16:26:17本章字数:3254字

    星月无边……

    回到住处,天色已晚,罗飞拖着劳累而伤疼的身子,默默的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屋子里还有不少人,最令人无法忍受的是还有几个一直再背着门派的规条,几个少年围在一起说着一些有关青州门的奇人迭事,好不快乐,真正把自己归纳到练功行列的就只有特立独行的罗飞一人了。

    在炕头上,罗飞看了一眼同屋的室友,因为之前与林义之间发生的摩擦,没有几个人愿意跟他接触,不仅仅因为害怕罗飞的手段,更多的他们还在担心林义会来报复,万一让林义知道自己跟罗飞有什么纠葛,恐怕会连累到自己身上。

    罗飞见陆涛没有回事,就拉住几天来睡在陆涛旁边的一个少年,这人叫王权,长的一脸奸臣相,心计有,颇深,向来说话留七分道三分,不是罗飞看不起他,而是不喜欢结交这样的人,罗金州就曾经说过,常把真言当假话糊弄别人的人,生性奸诈,务须提防。

    罗飞问道:“王权,陆涛没回来吗?”

    王权眯逢着眼睛看着青州武录,抬头应了一声道:“回来过,听说他家里有事,他的叔父替他请了假回家去了,估计十天半个月是回不来了,还让我转告你一声。”

    “知道了。”放开了王权,罗飞把自己蒙在被里睡觉。

    其实他一身伤痛完全可以让人看出来,但从小生性坚强的罗飞就不想让人知道自己受了多大苦难,有苦水往肚子里咽,才能憋住这口气勇攀高峰。

    在青州门,往往从修炼的场所里出来的弟子没几个好的,大部分人都会去药庐花上一点贡献值求一些药散用来疗伤。

    金创伤、活肌散、淤伤膏应有尽有,而青州门药庐配出的药散放在皇室也是稀世之宝,可是罗飞没有这么做,有着回天神珠,他可以省下这份贡献点,积攒起来去典阁换取武诀。

    慢慢的,罗飞进入了梦乡,即使是梦,也是木人巷的建筑,他的脑子里,现在全都是如何如何对付更多的木人。

    ……

    月上星盘、群星璀璨,同一时间的百花院内,后林小筑的亭子里传出了阵阵呜咽的哭声。

    “可恶的罗飞,居然敢侮辱玉茹妹妹,他该千刀万剐。”

    甄玉茹的身边,罗天以白布单吊着手臂愤慨的破口大骂,回想着甄玉茹复述的有关罗飞白天的侮辱,气的他脸色都发青。

    甄玉茹抽泣道:“我在苍澜城从来都没受过这么大的委屈,那个罗飞简直就是混蛋,天哥,我让你问的事你问了没有,林义为什么到现在还不作事?”

    罗天叹了口气,继续愤慨道:“我过去问了,没有见到林义,他身边的亲信杨武跟我说,他这几天恰好有要事,暂时没动罗飞,玉茹妹妹,报仇不急于一时,现在黄衣长老已经教我一些粗浅武诀,相信用不了多久,我就会超过罗飞,到时候,我亲手给你报仇。”

    甄玉茹闻言,咬牙切齿道:“林义也是个废物,收拾个罗飞能费多大的事,还要挑时间,天哥,我知道你疼我,我想让你帮我杀了他,我不想让他活着,你没到今天那些人看我的眼神,凭什么他罗飞可以轻视我,他根本不配。”

    罗天轻轻的将甄玉茹揽在怀里,柔声道:“你放心吧,我不会让任何人欺负你的,更何况是罗飞那个废物,等我学成了,我就给你报仇,亲手杀了他,不,我要让他生不如死。”

    “你说的是真的?别骗我,要不然我不嫁给你。我去找白峰山。”

    “不会的,我不会骗你的。”

    ……

    百花院夜话的事,罗飞不可能知道,即便他知道了,也只能会对那亭中的二人道一声“狗男女”。

    同宗血亲,相残不够,还要以命相胁,要是让罗飞知道,恐怕也不会放过罗天。

    第二天一早,罗飞照例跑到了木人巷,因为有了头一天的经验,罗飞故意起了个大早,天还没亮他就趁着将去未去的月色赶到了木人巷,依然是那个屋子,守门青衣弟子却换了一个人,这是个胖子,同样懒得搭理罗飞,把该问的都问了一遍之后,放他进了木人巷。

    一天,三关!

    没有任何进境,拿着所得的四点贡献值,带着一身的伤,回到住处休息。

    如此一来,罗飞像是着了魔似的日复一日的在住处和木人巷两点一线的生活着,他每天都会花费更多的精力去研究如何打败更多的木人,闯更多的关。

    几天过去了,罗飞的境界还是停留在七重洗髓,可是他的凌云掌、搏浪拳、一字冲柱却日益精境,身体、气力,就像打了激素一样猛涨。短短的几天功夫,他已经可以轻松的完败第三关三个木人,一字冲柱的力道达到了恐怖的五千六百斤,足足有着三百斤的小幅度增涨。

    这种幅度的增涨不是境界的突破带来的固定效果,而是武诀的不断熟练使他对气力的控制达到了更加娴熟的地步。

    由此,罗飞明白了一个道理:哪怕境界没有提升,武诀的熟练也可以使实力潜移默化的不断提高,这种实力应该叫做隐藏的内在实力。

    别看涨幅很小,对战起来效果却是非同一般的可观,十天以后,罗飞已经可以一天之内进行两次挑战。

    第一次是三关,大半天完成,然后出来再进去,闯两关……

    这样做的原因是因为在有效的时间内多得一点贡献值以外,还能彻底的了解木人出招的方式和特点,不断的揣摩和发现弱点,对于更有效的对战木人可以达到经验积少成多的目的。

    现在的罗飞进境神速,五千八百斤的拳劲,堪堪可以让他跟刚刚踏入九重通窍境的强者对上一拳,哪怕只有一拳,也足以令他引以为傲了。

    毕竟,他现在还停留在七重洗髓的境界。

    如此日月更迭,眨眼间一个月过去了,陆涛没有回来,罗飞却是积攒了一百三十多点门派贡献值,加上之前的门派发放的十点和从林义手里抢来的五点贡献值,达到了可观的一百五十多点。比起同时入门的绝大部分弟子超出了很多。

    而在青州门,想去典阁寻获典籍至少需要一百点的贡献值才行,一个月来,罗飞觉得自己急需一种身法武诀来提高实力,获得更多的门派贡献值,当即立断决定去典阁。

    青州门的典阁在飞虎武院的南边,处于七大武院中心地带,每天过往的弟子人流不在少数,可仅仅一个月,新晋入门弟子能去的少之又少。

    是以当他站在典阁门前的时候,两侧的外门弟子用着异样的目光打量着他。

    其中一人看着他穿着黄衫衣袍,满是不耐烦道:“你一个新晋外门弟子到这来干什么?别捣乱,赶紧滚蛋。”

    罗飞眯着眼睛打量着青衣弟子,本想叫句师兄来着,见此人说话很不客气,当即恼火连敬语都省了,直白道:“我来兑换武诀。”

    “兑换武诀?哈哈。”两侧青衣弟子听完,捧腹大笑起来,另一人道:“臭小子,你也不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这是典阁,至少有一百点贡献点才有权进入,你一个新晋入门弟子,有一百点贡献值吗?告诉你,别无理取闹,再不走,休怪我把你轰出去。”

    啪!

    罗飞刻不容缓,直接将青阳牌拍在了青衣弟子的身上,他不怕对方动武,因为在典阁,没有人敢动手,这是规条。

    哪怕是青衣弟子,此刻的罗飞也分毫不让,天生霸气的他沉声道:“狗眼看低的家伙,自己去看看,我够不够资格。”

    “你骂谁?”两名弟子听完勃然大怒,而附近来往的青衣弟子听完,也是一副骇然的神色。

    不为别的,话说在青州门,一个入门不到一个月的弟子刚骂青衣弟子,这种事不是少见,而是根本没有。这小子活的不耐烦了。

    青衣弟子要是找入门弟子寻求报复,根本不需要经过门内的允许,只要不打死人就可以。

    附近的青衣弟子们个个都觉得罗飞已经疯了,发神经的疯。

    结果他们看到更疯狂的一幕,那两名弟子勃然一问,罗飞立马答道:“谁应就骂谁,快去看,我没有时间跟你们浪费。”

    “呀,这小子好大的气魄。”周遭人群为之一惊,有人小声道:“不是哪个长老、真传弟子的亲信吧,有胆在典阁撒野,来头肯定不小。”

    抛去典阁不能动武的规条不说,两名弟子确实多想了一些,这种事不是没有可能,有的真传弟子到门内时间并不长,也是大禹王朝的各大世家出身,可就是拥有超然的天赋,短时间内成为了内门弟子甚至是真传弟子,而后他们的家人被领上山来,有着极大的靠山,走到哪都是无比的神气。

    两名青衣弟子见罗飞胆魄过人,心里多少有些打鼓,先前那名弟子犹豫了一下,到底是把青阳牌拿了进去审查了一番,等到出来的时候,青衣弟子的脸色变得无比的谄媚。

    “这位师弟,之前多有得罪,还请见谅,我已经查过了,你的确有资格进入典阁,里面请。”

    罗飞声色不动,哼了一声取过青阳牌走进了典阁,等他进去之后,另一人震惊问道:“真的有资格吗?”

    先前那人抹了把额头上的汗水,道:“乖乖,不得了,七重洗髓境,入门一个月,手里就有一百五十多点贡献值,你说有没有资格。”

    “这……不会吧,这么多。”另一名弟子瞠目结舌。

    先前那人分析道:“两种可能,他要么是真传弟子的家人,要么就是一个练武的疯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