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八章 惊鸿一肘

    更新时间:2018-11-29 16:26:18本章字数:3190字

    “林义?”

    正准备前往木人巷的罗飞突然被人拦下了去路,他仔细一看,不是林义还是谁。

    一个月前,林义被他废了双手双脚,没想到现在居然完好无损的站在自己的面前,应该是易骨境的易骨方法让他恢复了吧。罗飞想道。

    望着林义,罗飞看见林义的身边还有几个人,一个是杨武、一个是王一,都是他的亲信,还有一个人穿着一件青衣,是一个入门超过一年的外门弟子,这人与林义长的有四五分相似。

    “罗飞,你还记得一个月前吗?”

    此时的膳房外面并没有多少人,罗飞又走到了膳房外通往木人巷的小路上,被林义四人堵住,罗飞知道林义是来报仇的,凛然无惧的与林义的目光接碰上。

    “你说的是我废你的那天吗?哼,我到是有些印象。怎么着,今天是来报复的?”

    “你说对了。”林义毫不掩饰自己的目的,声色俱厉道:“你打断我的手脚,让我在飞虎武院两百名师弟面前丢尽了颜面,这个仇不报不行,今天你休想完整的离开这里。”

    听着林义口中怒放而出的豪言,罗飞神色毫不动摇,他眯着眼睛不屑的打量着林义道:“就凭你?那天的苦头没吃够?”

    林义脸色变白,愤恨的咬了咬牙,他一个以八重换血、考核名列前茅的身份加入的飞虎院的高手,输给了只有七重洗髓的罗飞手里,一直被林义视为人生中的奇耻大辱,可他也明白,罗飞在一个月前能打败他,一个月后更加不会输给他,所以他今天带来了帮手。

    林义恨声道:“我知道我不是你的对手,可你也别太嚣张,青州门人才济济,你算什么东西,敢目中无人,今天我就让我大哥收拾你。”

    “你大哥?”

    “林义,你站到一旁,看大哥给你出气。”不等罗飞问完,那穿着青衣的弟子站了出来,怪不得跟林义长的相像,原来他们是兄弟?罗飞心想。

    青衣弟子面目俊朗,虽非人中龙凤,却也风流倜傥,只见昂藏站出,一双眸子顿时释放出强者的风彩,鄙夷的看着罗飞,就像在审视着一个囚犯。

    “我叫林忠,一年前加入的青州门,刚刚转为青衣外门弟子,本来像这样的小人物根本不配与我交手,可是没办法,谁让你伤了我的弟弟,还下了重手,要不是他救治及时,恐怕这一生都要毁要你的手里,这口恶气我不出不行,小子,作为你的前辈,别怪我不给你机会,现在你马上跪在地上给我的弟弟嗑头认罪,然后再折断自己的双手双脚滚出青州门,我就饶你不死,不然的话,今天我林忠就让你血溅当场。”

    “血溅当场?”罗飞眉头一蹙。

    听着如此狠话,他多少有些神,并非惧怕。

    虽然在青州门讲究以武为尊,门内多有弟子之间相斗互残的事件,但罗飞还真没听说,谁敢在青州门里杀人的,难道门内不管不理吗?

    生长在世家的环境之下,罗飞没有机会体会到大陆的残酷,其实他并不知道,在青州门长尊的眼里,门内弟子的性命并不可贵,就像考核的时候,爬山者两万余众,死伤无数,谁管了?

    没人管。

    同理可证,在青州门,实力是第一位,因为小小的纠纷就出手伤人甚至杀人之事虽然不多,但也并非没有,而这种事放在一个新晋入门弟子的身上就更加不被关注。

    青州门弟子数十万众,堪比一个小型的城池,死上一两个没有前途的弟子算什么,如果因为纠纷而出现死人的事件,同时还能证明一个强者的天赋,后者的意义将会比前者更为重大。

    门内的长老们愿意看到弟子们之间在武道上获得更多的机会、取得更大的成就,而不在乎一个弱者的衰亡。

    “怎么?怕了?害怕就按照我的话去做,省的老子粘上你那一身臭血。”见罗飞痴愣,林忠更加肆无忌惮的讽刺道。

    罗飞寒着脸,犹如万年的冰谷一样森冷无比:“血溅当场,你敢杀我?”

    林忠笑了,林义也笑了,杨武、王一皆是笑了起来,林忠笑了片刻道:“杀你又怎么了?你觉得我会因为杀你而背负罪名吗?”林忠意气风发的笑了,神色表情犹如一个高高在上的独裁者:“像你这种人,杀你就像碾死一只臭虫一样容易,你不要以为你死了,门内长老会兴师问罪,他们非但不会,甚至就从你身边走过,看着我杀你,也会像没看见一样,青州门,武力才是第一的准则。”

    “武力才是第一准则。”罗飞重复着林忠的话,好像又明白了一些道理,他的目光在来往山路的青衣弟子身上扫过,看到了那些亲耳聆听林忠“宣判”自己的言论,就像林忠说的一样,没有人觉得这件事很可怕,相反都抱着看热闹的态度对自己指指点点。

    “这么说我杀你相当于正当防卫,也不会受到门内的责罚了?”罗飞突然笑了,笑的比林忠更加邪恶。

    “什么?”林忠愣了一下,在他的眼里,这个罗飞无非是学了一两种高明点的武诀罢了,他能打败林义都是运气,还能斗得过自己?刚刚见面的时候听说自己要杀他,他不还是被吓倒了,现在这个笑容算怎么回事?是在挑衅我吗?

    “我没听错吧,你说杀我?正当防卫?哈哈。”林忠笑了,放声大笑。

    “大哥,别跟这废物多说,他就是个脑残,居然还想着能战胜大哥,哼,不自量力。大哥,杀了他吧。”林义在旁边怂恿道。

    林忠没有理会林义,反而看着罗飞,笑的合不拢嘴道:“没错,正当防卫,哈哈,是正当防卫,我到要看看,你怎么正当防卫的。”林忠说着,再不多话,脚下一挪,留下了一个深及尺寸的大脚印。

    外门弟子,入门一年,刚刚转成青衣,罗飞的心绪快速的运作,看他起身发势的样子,这是一个九重通窍高手,而仅仅入门一年,说明他的实力远远不及父亲罗金州高明。

    罗飞不怕。

    见林忠移开步伐就要出手,罗飞突然冷静了下来,一如对待几个木人一样,眼中流露着凌厉之色。

    “不知所谓的白痴,你去死吧。”林忠叫嚣着,抬起一掌,狠狠的递到了罗飞的胸前。

    这一掌无风无浪,却蕴藏着极为恐怖的力道,九重通窍,七窍皆开,力贯任督,可达六千斤。

    林忠没有留手,此掌劲极大。

    罗飞瞬间察觉到对方的狠辣,竟是真的想一掌毙掉自己。

    洗髓四千斤力、通窍六千斤力,足足差了两千斤,林忠的狠手辣心昭然若揭了。

    既然对方要杀自己,那也就不用再客气了。

    罗飞凝眉缩目,抬起一掌与林忠掌势对去,用的是凌霄掌的法门,先吸后放。

    这一吸,果然一股恐怖的力道贯注全身,就连凌霄掌法前半式吸力的法门都让他有些吃不消的感觉,好像一股洪流贯进了自己的体力,想要将血脉、骨骼、五脏六腑都粉碎掉似的。

    好在他刚刚突破到了换血境,平平无奇一掌也有五千斤力道,跟林忠只差了一个境界,是以凌霄掌劲的吸功到底为他化解了大半林忠的掌劲。

    先吸后放。

    罗飞口中“嗨”的一声怒喝,把五千斤掌劲全部吐出,还以颜色。

    林忠本就没有留下活口的打算,还以为一个七重洗髓境根本没有机会接他第二掌,故此掉以轻心,可没想到掌劲一去,居然有大半泥牛入海,而罗飞还完好无损的站在面前,只是退了两步,林忠为之一惊。

    就在这时,一股五千斤的巨力汹涌而来,立马还以颜色,林忠吓的为之一震:“怎么回事?你没死?”

    他纵身飘退,三挥两摇方才卸掉五千斤的掌劲,满是震惊看着罗飞,惊讶道:“你是换血境?”

    人可以骗人,实力却骗不了人。

    五千斤掌劲,只有换血境能够发出,林忠从强身一步步走来,岂会不明白这个道理?

    他震惊的说出罗飞的修为之后,林义都下意识的心神一震了:“什么?不可能,一个月前,他还是洗髓境啊?”

    林忠朝林义的方向扫了一眼,眼神随即变冷:“我不管是你洗髓境还是换血境,今天你必死无疑。”他说着,怒步疾冲,这次明显比上一次快了许多,掌劲撩天而起,啪啪啪几道掌影连贯的拍来。

    罗飞不为所动,眸子里尽是林忠的步伐和动作,他的一举一动都在罗飞的眼里。

    见那掌势拍来,罗飞突然有种格外清晰的感觉,很想试试三千雷的威力,闪电般的念头掠过,他脚下一错,用上三千雷的步伐。

    一步一倍速,罗飞迅速的让过了林忠的掌劲,速度与林忠似乎一样快。

    两步,啪,罗飞觉得脚下的石阶都被蹭出了火花,速度再度飙升了起来。

    三步,罗飞感觉自己快要飞起来似的,身速如光似电。

    三步三千雷,隐约间,空气中有着雷鸣般的音爆轻微的炸响,在这般三倍高速的运作之下,他下意识使出了最习惯用的一字冲柱。

    林忠不留情,罗飞同样不会留情。

    “一字冲柱!”

    “呼!咔!”

    伴随着一阵风啸雷吟,骨骼碎裂的响声应声传来,林义只感觉到脸上一热,视线被一些液体遮盖住,他抬头一抹,摸到的却是血。

    “噗!”强大有着九重通窍的林忠,仰天吐血倒飞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