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九章 杀人

    更新时间:2018-11-29 16:26:18本章字数:3263字

    山上的小树林旁,死寂一般的气氛迅速的蔓延了起来,林中的风声好似在悲鸣,传来呜呜的令人毛骨悚然的痛悲之声。

    鲜血溅入了地面,泛着微腥的殷红,在林义的脸上、在杨武王一的身上、在罗飞的袍衫上,格外显眼。

    四下里看热闹的人不多,有黄衣弟子、有青衣弟子,皆是露出瞠目结舌的表情。

    刚刚那一幕实在太震撼了……

    所有人心里都秉持着一种想法:变态……

    一个换血境高手,竟然以全力一击干掉了一名九重通窍弟子,这是多么令人费解的事实。

    可是就在此刻,围观者的想法却在一瞬间产生了偏池,正如林忠刚刚所说,一个外门弟子的死不会让人觉得可惜,可刚刚那一瞬,罗飞的动作让人觉得太匪夷所思了。

    那绝对是惊鸿的一肘。

    何为肘撞?多少力道?

    显而易见。

    罗飞的速度在一瞬间提升了起来,快的产生了似如雷吟般的啸声,然后他一字摆马,一肘冲击,力道再度达到了最可怕的境地,那一肘,犹如在电光中行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准确无误的撞击在林忠的胸口。

    咔嚓。

    是骨头碎裂的声音,可其中还有噗噗弱弱的闷响,是骨头绞碎了内脏吗?

    林义抹着脸上的血,那根本不光是血,还有内脏的碎片。

    林忠的内脏已经被搅烂了。

    他虽然没有断气,但绝对回天无术,后天体境的高手犹如铜皮铁骨,但内脏还残弱不堪,骨头绞碎内脏太正常了。

    那么,罗飞那一肘究竟有多大力道呢?

    疑问、震惊、匪夷所思……种种令人汗毛倒竖的想法在每一个围观者的脑海中杂乱的涌出,无法理出头绪。

    “输,输了?”一个难以置信的青衣弟子嘴唇发紫的喃喃出声,顿时打破了树林里的沉寂。

    “大哥。”林义这才反应过来,发出一声怒嚎扑在了林忠的身上。

    杨武王一只是世家的弟子,杀人这种事平常谈一谈威风一下、装逼一下还可以的,可到了真正出现杀人、被人的场面中去,他们早就吓傻了。

    眼中望着那被人视作废物的角色,他们唯今能够有感受到的只有恐惧。

    林忠全身抽搐着,内脏的破裂和粉碎把他的生机一点点的带走,他的眼中仍旧充斥着不信和疑惑,双手死死的攥着林义的手。

    相握。

    嘴唇青白、挂着血迹,一动一动,好像想说什么。

    “大哥,大哥,你不能死啊。”林义哭声来,抓着林忠的手不断的摇晃着。

    林忠终于把疑惑和不信的目光从罗飞的身上挪到了林义的身上,强提着最后一口气断断续续道:“他……要……要是……不……不杀……你,永……永远……不要……不要……不要,与他……为……敌。”

    最后一句话,林忠用尽了毕生的气力说了出来,生机已逝,林忠瞪着双眼气绝身亡……

    “大哥……”林义仰天狂啸,热泪狂洒。

    谁能想到,本来是求大哥帮忙报复罗飞,竟然害得林忠死于非命。

    罗飞的心情并不平静,但是他的表情却格外的冷酷,望着在眼前逝去的生机,他不知道有什么样的感受,是应该害怕,还是应该高兴?

    害怕?这是自己第一次杀人,对方死了,很惨。会受到门内的责罚吗?

    好像还不是害怕的感觉,似乎有些兴奋。

    对,兴奋。

    神州大陆,以武为尊,人命如草芥,是他惹我在先,死有余辜。

    应该值得高兴,罗飞心想,三千雷配合一字冲柱绝对是天作之合,三倍身速、六千六百余斤的肘劲、加上一字冲柱的熟练程度,可达七千斤有余,我果然没有选错。

    生在神州大陆,罗飞并没有因为第一次粘染血腥而后怕,反而很快就调整好自己的心态。

    杀个人不算什么,谁让他先要我的命,我不下重手,就会死。

    所以他应该死。

    “怎么回事?”就在罗飞摆正了心态的同时,心境得以提高的时刻,一个沙哑的声音从膳房方向传了过来,随后,一个中年青衣外门弟子,陪伴着一名身穿花色绣纹长衫的长者出现了。

    “有人死了?”长者走近,看到地上林忠的尸体,不悦的皱了皱眉,厉声问道:“这是谁干的?”

    “他,罗飞。”林义见长者出现,连忙把手指向了罗飞,指证道。

    长者矍铄凛然的目光顿时投向了罗飞的双眼,被长者盯住,罗飞突然有种被人看穿的感觉,他身体的一切都不存在任何隐私了。

    “好锐利的目光,是先天体境的高手吗?”罗飞震惊的想到。

    长者盯着罗飞看了一会儿,突然斥声问道:“为什么杀人?”

    罗飞沉默着,并不避开长者的目光,短瞬之后,凛然无惧的答道:“他要杀我。”

    “他杀你?”长者的目光在罗飞的身上打量了一番,道:“他是青衣弟子,你一个黄衣弟子,他有什么理由要杀你?”

    罗飞指着林义答道:“这个人与弟子有隔阂,曾经发生过摩擦,之后他输给了我,不服,找外人帮忙,死的那个是他的大哥。”

    长者听完,又把目光转向了林义,不同于罗飞的刚毅眼神,林义的目光中闪过了些许慌张。

    长者沉声道:“他说的都是真的?”

    林义不言。

    “他说的是真的?”长者的目光环视四周看客,林义不敢承认,他们却不会顾及,见长者怒气冲天,众人相继的点了点头。

    这时,长者身边的中年青衣弟子走了过去,这是一个长的稍显肥胖的中年人,头发梳理的很干净,腰上缠着一块黄布,把肥腰系的很紧,手里提着一把锅铲。

    中年青衣弟子走到老者的身边耳语了几声,长者点了点头,说道:“杀人者,人恒杀之,要怪就怪他学艺不精,你,既然他是你大哥,把他的尸首带回家里厚葬,至于今天的事,谁都不准出去乱嚼舌头,要是让我知道你们以讹传讹,我饶不了你们。”

    这番话对林义说完,长者又看向罗飞,道:“年纪人宁折不弯没错,可也要摆正自己的心态,今天这件事就此罢了,但是日后你要是让我知道你胡作非为,我同样也饶不了你。”

    长者说完,扬长而去。

    有着长者出现,罗飞自然不会对林义作些什么,其实在他心里也没打算把林义怎么样,一个连自己一招都过不去的家伙,不值得自己去重视。

    林义哭着,带着林忠的尸体不甘不愿的离开了膳房小路,围观者也渐渐退去,直到所有人走后,罗飞也准备离开。

    这时,那中年青衣弟子却走了过来,对罗飞说道:“你叫罗飞?是飞虎武院的人吗?”

    “回师兄,是。”罗飞杀完人没有太大的感觉,一本正经的答道。

    中年青衣看了他一会儿,慢慢走近,小声说道:“我叫陆海川,是陆涛的叔叔,你的事我听陆涛说过了,今天的事你的确鲁莽,可也没有太大的事,不会有人责罚你,不过下次一定记得,出手的时候要有理由,没有理由,就是犯了门规,有理由就是正当出手,快回去吧。”

    “陆涛的叔叔?”罗飞听完有些感动,待知道此人的身份之后,他很快从记忆中陆涛的话和中年青衣弟子陆海川结合了起来。

    原来他就是陆涛在膳房的叔叔啊。

    “多谢陆叔叔。”罗飞连忙道。

    陆海川正色道:“在青州门,就叫我师兄吧,陆涛也是这么叫的。”

    “多谢陆师兄点拔。”罗飞立马改口。

    ……

    膳房外发生的事让罗飞打消了去木人巷的打算,回到住处的他倒在炕头上,回想着入门一个月来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不说有更深层次的领悟,但基本上已经了解了青州门的细则,所谓以武为尊,就是建立无上的权威,要人人怕你,你才可以谋得更高的成就。

    倒在床上睡了一小觉,醒来的时候陆涛回来了。

    “兄弟,一个月不见了,听说你刚刚还干掉了林义的大哥,真是好样的,你是怎么办到的?”罗飞一醒来,就看见陆涛两眼直沟沟的看着自己,眼睛都快凝出水来了。

    罗飞想明白了很多问题,此刻不再受到杀人事件的影响,一如往日常态道:“你的消息到是灵通,怎么知道的?”

    “去我叔叔那了,他跟我说的,他说你一下子就把林忠放倒了,厉害啊。”

    “运气。”对于修炼方面的事,罗飞不想讨论太多,话锋一转问道:“你这一个月去哪了?”

    陆涛突然脸红道:“唉,家里出了点事,也正好躲躲林义,兄弟,哥哥我不如你,胆子还小,还想在青州混下去,把你扔在这,实在对不住啊。”

    人各有志,先前林义的猖狂让陆涛深感惧怕,跑也不是没有道理。

    罗飞不在乎,道:“没什么,你浪费了一个月的时间,回来之后真应该好好修炼了,否则日后还有更多的林义欺负你。”

    “兄弟你说的对,我明天开始就努力修炼。”陆涛看着罗飞,道:“兄弟,我们入门一个月了,青州门新晋弟子每年都会在入门半年后取行一次大比,我看你的实力能干掉九重通窍,对于这次大比,你是不是想拿名次。”

    “哦?大比?有什么好处吗?”

    “当然有了。”陆涛眉飞色舞道:“新晋入门弟子的大比是门派为了激励入门弟子努力修炼创立的活动,在那一天,凡是得到名次的人都有奖赏,还会有真传弟子、长老一个级别的人物挑选随从亲信,如果被真传弟子看中,帮他们守家护院,绝对可以获得更多的好处。”

    “还有这事?”罗飞闻言,心里泛起了涟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