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一章 挑战通关

    更新时间:2018-11-29 16:26:18本章字数:3157字

    一千八百多点门派贡献值,在新晋入门弟子当中绝对数得上土豪,一个月后,也就是在罗飞加入青州门两个月后,他几乎成为了几大顶尖高手中最神秘的土豪。

    手握一千八百多点门派贡献值,罗飞从典阁里取得了两本奠定了他超强实力的武诀。

    破军腿法:玄级低阶,贡献点消耗:六百,破军腿法共六路,全力施为可腿扫千军,威力绝伦,以下盘稳健武者修炼最为合适。

    罗飞修炼的是虎形锻体术,下盘超稳,非破军腿法而不取;

    在青州门,是凡达到玄级武诀,少则数百、多则上千数千不等,极为消耗贡献点,可罗飞没有皱一下眉头,有一门强大的武诀,才能保证未来获得更多的贡献点,他看的很清楚,丝毫不会吝啬。

    罗飞选武诀的特点只有两个:武诀暴力、价格昂贵,非此两种特征不一起出现则不选。

    所以他选的第二种武诀更加的昂贵,那是一门刀法……

    追魂:刀法,玄阶低级,贡献点消耗,一千一百点,追魂只有一招,无式,刀出则诛敌者之命等同索魂夺魄,光是名字就异常的恐怖,但实际上无法拳、脚、掌、指、腿、武器,都有千变万法一说,追魂刀无式,一招出有万夫莫挡之勇,无往不利,玩的就是一个雷厉风行、果断暴力,刀法无迹可寻、一刀毙命。

    得到两门武诀,罗飞再次一头扎进了木人巷里拼命的修炼……

    两门武诀修炼成功之后,整整好好两个半月过去了,一日清晨,罗飞整装待发,进入了木人巷,今天是个重要的日子,两多月的勤勉修炼,他想尝试一个极限,那就是通关木人巷。

    通关木人巷有个规则,进去的人可以不报自己的目的,如果一举通关之后,还可以与木人巷的终极傀儡对话,把自己通关的事完全遮盖起来,不叫外人得之,总之,面对通关的高手,青州门给予一切自主的权限,如果想声名大燥,也可以对外宣扬,有实录证明。

    罗飞没想太多,两个多月,废物的名头早去,罗飞的目的是考验自己的成果,进入之后,特意选了一把锋利的宝刀背在身上,捏碎了第一块傀儡牌。

    第一关,毫无难度可言,搏浪拳一拳三震、三拳放倒木人。

    第二关,依旧是拳法,大开大阖,犹如瀚海波澜,遮天蔽日。

    第三关,拳掌结合,游刃有余,轻而易举击倒三个木人。

    第四关,一字冲柱、三千雷身法,易如反掌。

    第五关、第六关、第七关……

    都是无惊无险的渡过,用时六个时辰……

    第八关,罗飞曾经尝试过几次,一次成功,三次利用救命告牌脱险,不过这一次通关,他以破军腿法辅助轻松了许多。

    木人巷里,拳风、掌风、腿劲,宛若风暴一样席卷在宽敞的巷子里,罗飞一人独斗八大木人,足足两个时辰都未曾突破哪怕一个木人。

    八个木人,联手的能力互相之间有合力阵法的迹象,可以互补不足,想突破极为困难。

    可是罗飞不信邪,七关都轻松闯过来了、目标是九关通关,哪会被第八关挡住。

    他奋力的大喝一声,破军六路腿法如风卷残云般的施展开来:

    “声东击西!”

    “坚壁清野!”

    “冲锋陷阵!”

    “破釜沉舟!”

    “四面楚歌!”

    “横扫千军!”

    ……

    六路腿法施展开来,罗飞化作了一团风暴在木人巷里摧杀绞革,气势冲天,东一腿坚壁清野将右侧四个木人踢飞,凌空转身便是一腿声东击西,轰隆,一个木人被他狠狠的踩在脚下……

    借势直掠,如标枪脱手、暴矢而出的罗飞用上了三千雷,三步惊雷,空气中传出撕裂般的爆鸣,转瞬之后,其人来到了一个木人的面前。

    “一字冲柱!”

    轰!

    木人应声而飞……

    修炼了一个半月,罗飞的一字冲术在三千雷的辅助之下可以达到恐怖的七千五百斤,就算媲美一些中高端的九重通窍高手都分毫不弱了,八个木人能承受的力道在七千斤到九千斤不等,这一木人之前挨了罗飞一脚,胸口木质本有破裂的预兆,现在又中如此恐怖的一击,十分干脆的变成了两半。

    一个木人倒下,罗飞的压力大减,风卷残云,短短三炷香的时间便将七个木人全部击倒。

    此后,罗飞精疲力尽。

    可他没打算离开,有着回天神珠的帮助,他很快就恢复了气力,之前第八关突破第一个木人,让他领悟了很多的奥秘。

    “木人越多,就会形成攻守之阵,威力大增,只要专注除去一个,其实力就会大幅度的下降,八个和九个,肯定是同样的道理,我就以老办法闯最后一关,成功了就拿宝物,不成功就喊救命离开,也算收获一些经验。”

    罗飞想着,目光转向了门外:“也不知道白浩谦成没成功,不管了,没有宝物,还有贡献点呢,虽然不能累加,翻一倍也不少。”

    过了第九关,且不是一年之内第一个通关,贡献点只能翻倍,不能累加,就能拿三百八十多点,也不少。

    而如果是一年之内第一个通关者,累加的贡献点等于再翻一倍,共达七百六十余点,且还有三选一宝物的机会。

    “第九关,我要通关!”罗飞咬了咬牙,回气之后,迅速的捏碎了最后一块傀儡牌。

    时间还剩下三个时辰多一些,应对得当,就足够……

    ……

    就在罗飞咬牙闯关之际,木人巷已经迎来了深夜,可这时,却比白天更加热闹、更加红火。

    因为就在距离罗飞不远的一个房间间,还有一个人打开了通灵壁,正准备挑战木人巷通关……

    闻听此讯的新晋入门弟子、超过一年的外门弟子、七大武院的各处杂事,甚至几名掌管武院的长都都闻讯而来。

    白浩谦打开了通灵壁在下午的时候已经被传的沸沸扬扬,此来观战的至少有三千人,一半以上是新晋入门弟子,还有一半是外门弟子。

    为了能让这场几年都难得一见的盛世显得格外的热闹,外门七大长老都各自出席,并在通灵壁外全神贯注的观战。

    对于他们这些有着先天气境的强者而言,木人巷根本不值得一提,可如果是一个九重通窍的弟子,那就非同凡响了,何况还是新晋入门只有两个多月的弟子。

    其实在外门也有很多不比白浩谦差的外门弟子,在门派待了两年,完全有实力去挑战通关,可惜所有人似乎都差了那么一点点的运气,总是在最后一步失败,而失败最终会伤筋动骨,最可怕的是,没等你喊救命,就会被几只木人一哄而上当场击毙,多年来,冤死在木人巷里的顶尖九重通窍弟子不计其数,是以后来很少有人去找不自在了。

    只有白浩谦不信邪,一而再、再而三的选择了挑战。

    他花了整整一个多月的时间去了解木人巷木人的特征,跟一个半月以前不同,他终于敢直面众人打开通灵壁了。

    这是一种胆魄和气量的体现,毕竟打开通灵壁相当于把自己暴露在所有人的目光之下,如此会增添许许多多的压力。

    有这种胆量,就是少有的令人敬佩。

    看着白浩谦轻松的战败了七个木人闯到了第八关,并游刃有余的展开了挑战,房间外面的空地上,四周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

    “第八关了,看样子问题不大,最要命的第九关,也不知道白浩谦能不能闯过去。”

    “我看差不多,白浩谦在木人巷待了一个多月呢,身手修为都突飞猛进,这次他敢打开通灵壁,就是有绝对的信心。”

    “雷贯杰,你如何看待下面的关卡?”人群前方的一个位置上,一名美到不可方物的妙龄少女正色的发问。

    此女长的花容月貌,犹如碧塘粉莲般千娇百媚,朱唇贝齿说话间香气四溢,似莲花绽放后留下的月夜沉香,她身穿着一件黄色的女子弟子袍服,别人穿来臃肿肥大,她的却十分得体,配上那玉质般的肌肤,给人一种凡尘出圣仙的眩迷感,好似一个落入人间的仙子,让人只有仰望而不敢亵渎的感觉……

    长云公主,此女正是百花院首屈一指的顶尖高手,长云,来自大禹皇室,乃是皇帝的第九个女儿,也叫九公主。

    她所问话的对象是一个长相粗犷的少年,说是少年,此人老成很多,脸上的胡子不修边幅,杂乱无章,看上去极为邋遢,偏偏是这样一个人,站在那里,竟然让周围人群有着不敢接近的感觉,却长云公主的美貌形成了格外鲜明的对比。

    雷贯杰,人颂外号:莽夫,典型的好战者、恶俗的假大叔,在方寸院,他曾经以入门三日的战败所有九重通窍弟子的佳绩成为了所有人都惧怕的对象,他惯使棍,一杆大棍,横扫四方。

    雷贯杰扣了扣鼻毛快要搭到嘴唇的鼻子,让人一阵阵恶心,就连长云公主都腻歪的皱了皱眉,可雷贯杰却我行我素,丝毫不理会众人厌恶的目光,回答道:“鸟地,天知道创派祖师爷会不会玩的别花样撒,没准这货阴沟沟里翻船也说不定尼。”

    众人一阵恶汗,这厮说话跟他一样让人恶心。

    长云轻掀柳鬓道:“我看差不多吧,毕竟白浩谦在剑云台待过,他的剑比你不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