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四章 飞刀绝技

    更新时间:2018-11-29 16:26:18本章字数:4070字

    木人巷的尽头,一个老迈的声音打破了巷子里沉寂,从阴影之中走出,来到了罗飞的面前。

    罗飞抬起头,诧异的望着这个满头白发、眼神矍铄、身材高挑的老者,问道:“您是?”

    白发老者把脸上的千百皱纹都纠在了一起,露出温和的笑容,说道:“我是木人巷的管理者,你就叫我雪老就可以了。”

    “弟子见过雪老。”能自由出入机关木人巷,可见这名老人的地位颇高,罗飞连忙施礼。

    雪老满是欣赏的看着罗飞,毫不掩饰语气中的称赞之意,说道:“青州门立派百年,成功者挑战通关木人巷者不超过一个巴掌,但是越级挑战的只有你一个,根据本派规条,你可以拥有之前九关所有贡献点的累加,除此之外,还可以从器、丹、典,三种奖励中任取一项。”

    雪老说着,凌空一指,打在右侧一间屋子的某个墙砖上,好像那里有个机关,卡啦一声,罗飞面前的地板块突然活动了起来,从地上升起一方石台,停在他的面前。

    石台上摆着三个盒子,每个盒子上都用篆文体字写着一个大字,分别是器、丹、典。

    与此同时,老人凌空一抓,罗飞怀里的青阳牌诡异般的飞到了他的手里,这种隔空取物的功力看的罗飞眼中充满了羡慕。

    只见老人从自己的身上拿出一块青阳牌,这枚青阳牌作工极为精细,玉质通透,璀璨圆润,格外细腻,老者将两枚青阳牌放在一起一搓,然后把罗飞的青阳牌还给他道:“这里是七百六十五点门派贡献值,你拿好吧。”随后一指石台上三个盒子:“选你的奖品吧。”

    “好精美的青阳牌,里面的贡献值应该很多吧。”罗飞羡慕的嘀咕道,这才把注意力转向了三个盒子。

    他沉着的看了一会儿,问道:“雪老,我能打开看看吗?”

    “当然可以。”雪老很痛快的说。

    罗飞拱了拱手,按捺住激动,将三个盒子一一打开。

    器:盒子里摆着是一方宝剑,同样作工精良、线条分明、剑柄雕工是一龙头,龙泉剑,下品灵器……

    “灵器?”罗飞眼前一亮,听说只有先天体境才能发挥出灵器的威力,削铁如泥、吹毛断发,就连重达四五百斤、皮糙肉厚的灵兽都能轻易斩杀。

    灵器是先天体境强者惯使的神兵,很多外门弟子都没有资格配带的,没想到自己现在就有这种资格了。

    虽然喜欢,但是罗飞还没有冲动到盲目的程度,他没有拿,接着看了下去。

    丹:里面是一枚丹药,赤色,香气扑鼻,先天宝阳丹。以通窍九境服用,可在七七四十九日之内,顺利晋级先天气境……

    简单的描述,让罗飞险些不去看最后的“典”盒,就要把丹药收入怀中了。

    这是一枚可以让后天体境顺利晋级为先天气境的丹药,属九品……

    神州大陆的丹药分类共分九个品阶,赤、橙、黄、绿、青、蓝、紫、金、黑,品级越高,药效越强。

    而先天宝阳丹无疑是每一个后天体境高手不可或缺之物。

    想从后天体境修炼出真气达到先天气境十分困难,一万个中也未必会出一个成功者,有很多后天体境的人都想得到先天宝阳丹,先天宝阳丹里有一缕先天之气,可以帮助后天体境的武者直接打丹田气海、蓄存真气,这样的丹药,即使在青州门都不可多得,非得有大贡献、或者深厚的背影,想弄上一枚难如登天。

    罗飞手已经伸了出去,结果在马上就要触碰到先天宝阳丹的时候突然停了下来,他想:“我现在要马上选择先天宝阳丹吗?此丹虽然是很多人梦寐以求,但我现在的境界还无法服食,以我的天赋,真的必须需要先天宝阳丹才能达到先天气境?不行,不能草率,要是后面的东西更好怎么办?”

    闪电般的念头掠过,罗飞控制着格外喜欢的心情又把手缩了回来,他这般举动,就连雪老都是微微一愕,暗道:“好镇定的小子,灵器不选,看到了先天宝阳丹也不选,他很有理智啊。”

    内心念叨的时候,罗飞打开了第三个盒子……

    典:说的是武诀、功法、秘籍,里面是一本书,泛黄卷草的小册子,上书两个小字:一闪。

    “咦?”罗飞好奇武诀的名称,竟然如此的简单直白,一闪?那不就是快的意思吗?什么武诀能快到一闪?

    他迫不急待的打开了“一闪”武诀,定晴一瞧,简要的介绍映入了视线……

    “一闪,飞刀绝技,无品无阶,正所谓刀有形、物有态、修炼之人潜力无止境,飞刀一闪并无品阶,似乎习练者的心境有强有弱,心有多大、威力便有多大……”

    简明扼要的介绍反倒让罗飞生起了浓浓的兴趣,飞刀“一闪”绝技,没有品阶,按照世俗武人的目光来看,根本没有资格与龙泉灵器剑、先天宝阳丹放在一起,可青州门却是把这三样东西放在一起让人挑选,不难让人猜测这门绝技的威力。

    往下看,罗飞越看越是喜欢,原来飞刀“一闪”绝技修炼的并不是刀法、也不是暗器,而是一种意境,一种空灵虚无、飘渺幻灭的意境,直白点说,拿到“一闪”修炼的人,不需要经常出刀,甚至不能出刀,除非在修炼的过程中,体会到了那种例无虚发的意境,此时就算你不想出刀,意境中的意识也会让你自然而然的出刀了,而且飞刀一出,绝对命中目标,不会有任何差池,这就是真正的例无虚发。

    罗飞看来,内心作以总结,用最直白的言辞来形容的话,这就是一门有着百分百秒人成功率的绝活。

    “我就要这个了。”罗飞鼓起勇气,一把攥紧了飞刀一闪,对老者说道。

    雪老愣了一下,疑惑道:“我能问问你为什么选择它吗?”

    罗飞郑重的点了点头,道:“很简单,先天宝阳丹虽好,可我通过努力一定会突破到先天气境,有无此丹,用处不大;龙泉剑也不错,但是如果我突破到了先天气境,还愁搞不到灵器吗?何况一件下品的灵器?这个就不同了,我喜欢它,没有原因。”

    “好一个没有原因。”雪老突然出声称赞道:“年轻人的心性该当如此,你可知道,自青州门立派以来,各大修炼场所的奖励物品都有唯一,一闪就是其中一个,老朽保证,你得到的飞刀一闪天下无二,这门绝艺只要你修炼成功,便是你的独门绝技了,年轻人,好好修炼吧,我看好你。”

    雪老说着,收起了机关石台,连带着地上出现了几块翻板,木人零散的零件都被清理的一干二净,收拾完,雪老才说道:“现在你可以离开了,你有两条路可以走,一,原路返回,这样就会有人知道你是越级闯过木人巷的人,受万众瞩目、声威大震;二,我的身后有个小门,直通山外小树林,走这个,将不会有人知道你今日到过此地,你选哪一条?”

    在罗飞的记忆中,雪老是青州门唯一一个对他说话很客气的长辈,他很尊敬雪老,笑道:“我还是选择您身后的小门吧,我可不想像街上的猴子让人围观。”

    雪老并未阻拦,只是点头微笑,目送着罗飞离开了木人巷。

    “罗飞?他就是苍澜城罗家的废物吗?有意思,一个越级通关木人巷的家伙如果是废物,我青州门岂不是到处都是废物了?可笑。”雪老说完,方才取出一部名册,准确的收获到了有关罗飞的些许信息。

    ……

    就在罗飞悄无声息的从木人巷的后门逃之夭夭的时候,他无法想象,此时的机关木人巷外已经炸开锅了,多达数千名弟子,在七大长老的喝令之下,挨个房间的寻找,找谁?

    当然是那个胆大包天,准备越级闯关的新晋入门弟子了。

    很显然,罗飞的举动确实掀起了一场轩然大波,尤其他还选了白浩谦挑战通关节骨眼上,在一群自诩为天才之辈对着那打开的通灵壁指指点点、品头论足的时候,忽然有个人抢先一步挑战了木人王,并正在进行中,此般举动无异于一巴掌甩在那些自以为是的天才脸上……

    扇的又红又肿……

    尤其是萧翎和吴崖,当他们刚刚说完木人王如何如何难对付的时候,就有这么人居然跟木人王交上了手,实在是太胆大包天了。

    “找,长老不公开那人的身份,却不能妨碍我们去找,给我找出来。”李药明歇斯底里的喊着,一向视其为大师兄的百草院弟子顿时鸟兽散般的跑向一间间木人巷开始打听。

    就在这个时候,几个白衣人影从偌大的木人巷广场的尽头飞身窜上了屋梁,站在那座高大的楼宇上,一共三个白衣内门弟子,其中一人望着混乱的广场大声道:“新晋入门弟子,无名,越级通关木人巷成功,即日起,通关活动停止一年。”

    白衣内门弟子足足喊了三遍,让整个广场陷入了前所未有的死寂当中。

    “谁?谁?谁?到底是谁?”

    所有人心里对那个越级通关的新晋入门弟子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一个八重换血的新晋弟子居然胆大包天的挑战困难程度逆天的木人巷,居然还成功了,所有人都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

    白衣内门弟子喊完之后,所有人心里呐喊出声,他们想知道,那个人究竟是谁。

    萧翎、吴崖、李药明、雷贯杰、长云公主,还有那个被逼无奈从木人巷里走出来的白浩谦,皆是一副石化的表情站在人群中不知所措了。

    “好可怕的天赋,八重换血,挑战木人王,真想会会这个家伙。”萧翎从来都不需要吹捧别人,但是今天,他不得不承认,那个击倒了木人王的神秘人比他强。

    最可恨的是,对方只有八重境界啊,五千斤的力道,究竟是怎么把木人王挑倒的。

    吴崖默不作声,别看他平时爱说爱笑,可是当自尊心受到严重的打击之后,他就会变得像一块冰一样寒冷。

    李药明不知道在想什么,目光时而会在长云公主身上徘徊一二,更多的时间却是在人群里搜索。

    “鸟地,终于遇到一个有意思的人了,嘿嘿,越级闯关,他给了我们一个巨大的惊喜撒。”雷贯杰一惯的挖着那深不见底的鼻孔,此时看向沉重的萧翎等人却是不一般的高兴:“咋地了?你们几个四不四受打击了,哈哈,太过瘾了,你们也有愁眉苦脸的时候,该,让你们的装,现在还装不装了。”

    萧翎、吴崖、李药明,纷纷瞪着看热闹不怕事大的雷贯杰。

    然而雷贯杰却是一点惧怕的意思都没有,说道:“看毛看,还不让说了?”

    众人气的口歪眼斜,这时,人群中突然传出了白浩谦愤怒的喊声:“谁,有种给本少爷站出来。”

    愠怒所至,白浩谦失去了平日里的冷静,腾龙院的橙衣长老看着直摇头,喃喃自语、唉声叹气道:“终究还是孩子,心性太脆弱了,这么点打击居然都接受不了,痴儿啊,熟不知是那神秘人救了你一命,要不是他,你必定会死在木人王的手里。”

    这番话,白浩谦是没办法听到的,橙衣长老早就看出白浩谦根本不会是木人王的对手,他不知道那个神秘的新晋弟子是怎样通关的,反正白浩谦没可能。

    紫衣长老站在橙衣长老身边,惋惜的点了点头道:“橙衣,算了,此子心性不高,也不稳重,即便天赋异禀,也难有太大的成就,就把他当作一般的内门弟子来培养吧。”

    紫衣长老的一句话,决定了白浩谦的人生,事实上在新晋入门弟子当中,每个长老通过所有弟子修炼的进境和观察他们的品性,也在衡量和考验谁才有能力、希望成为真传弟子,如果能培养出一名真传弟子,对于他们而言,也是对门派的一大贡献。

    可惜,白浩谦让橙衣长老失望了,失望就会被淘汰,就是如此残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