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五章 林义的报复

    更新时间:2018-11-29 16:26:18本章字数:3034字

    木人巷被通关一事成为了整个青州外门众口相传的话题,后来这股风波蔓延了接近两个月慢慢被人遗忘,可见影响力之深远是常人无法预料的了,不仅如此,那个神秘的八重换血新晋入弟子也成为了青州门历年来风头最劲的人物。

    即便没人知道是谁?其风头却隐隐有着超越萧、吴等几大天才的势力。

    只不过作为事件的主角罗飞反而一如既往的保持着波澜不惊的心态,继续朝着更高的境界迈进。

    他先是在住处修炼了两天,等到身体恢复如初了,才又从住处出来,去了裂寒谷。

    青州门外门四大修炼场所,裂寒谷排第二,第一首推剑云台。

    之所以排第二,是因为裂寒谷处在青州大山的一处峡谷当中,此谷之深,无人知晓,从入口能看到一条斜坡峡道的时候开始,越往里面走,寒风越大。

    裂寒谷的寒风,分为五级,一级峡口之风、二级寒冻之风、三级冰裂之风、四级深渊之风、五级地煞罡风……

    随着深入裂寒谷越来越深,修炼弟子所需要承受的罡风就越来越大,风不仅大,还冷,到了深渊之风的时候,就连七重洗髓、八重换血都难以抵挡,而五级地煞罡风俨然是为了那些九重通窍弟子所准备的。

    以肉身抵御罡风也是一种修炼的办法,可以极大的提高身体素质,还能同时修炼武器兵刃的武诀:在裂寒谷练功的时候,传说能修炼出刀气,只要力道够大、够猛,能撕开吹来的罡风。

    而罗飞看中裂寒谷最大的好处是,作为后天体境的外门弟子,可以在裂寒谷内随时随地找到盘膝打坐的地方,那些地方处于风口,位于两侧峡谷山壁之上,在上面坐上屏气凝息、收敛烦燥的心情,就可以进入空灵虚无的境界,恰恰是修炼“追魂”,“一闪”的好地方。

    罗飞的拳、脚、掌、刀四绝当中,只有刀,还没有完全熟练,而且他也想尽快领悟出“一闪”那种强大无匹的秒人武诀。

    在裂寒谷待了三天,罗飞直接进了四级深渊之风的领域,暂时没有贸然选择五级地煞罡风。

    不是他不敢,而是没有意义。

    据说裂寒谷的通关奖励早在他们上山之前就被一名青州外门弟子领走了,越级闯四级只能得到很少的贡献点,何况他现在不需要太强迫性的压力迫使自己突破九重通窍,他需要是均衡的压力既能锻炼体魄,还能领悟“一闪”妙境。

    第四天,罗飞起了个大早准备去裂寒谷继续修炼,没曾想折被子的时候看见一向不喜欢起早的陆涛已经收拾完毕准备出屋了,罗飞微微一怔,道:“陆涛,还是第一次看你起的这么早啊。”

    陆涛的精神很差,以往开朗的个性不知道哪里去了,等他说完,罗飞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昨日叔叔请示了长老,准备离开青州门了。”

    “为什么?”陆海川虽然被断定不可能有机会再突破到先天体境了,但他做饭的功夫还是很不错的,青州门怎么舍得把这样的厨子逐出去呢?

    陆涛叹了气道:“没什么,是家父,其实家父多年前就有恶疾在身了,一直以来,我想的是加入青州门赚一些贡献点给家父弄一枚丹药回去,可是现在我还没开始努力呢,家父的恶疾就加剧了,没办法,叔叔只能把他这些年积攒的贡献点全都交了出去,求了很久,才从门派寻得一颗良药,家父正等着叔叔回去救命呢。”

    听到此言,罗飞重新审视起陆涛来,这人是滑头了一点,不过好在为人孝顺,是理应被人敬重的那种。

    罗飞想了想道:“我陪你一起去吧,好歹我们也见过面,通过你算是有点交情,陆叔叔此去恐怕也不能回来了,日后未必有相见的机会。”

    陆涛摇了摇头,道:“算了,叔叔说了,这次离开不想任何人知道,他没有告诉自己的同门师兄弟,就是怕离开的时候不舍得,兄弟,我知道你是好意,我替叔叔谢谢你了。”他说着深深一躬。

    罗飞能够体会此时陆涛乃至陆海川的心情。

    拼了命的加入青州门,即使没有天赋,也要留下来,一晃十几年,陆海川不就是为了得到有朝一日能够成为先天体境高手的机会吗?

    可是万万没有想到,命运还是不曾眷顾他,为了自己的大哥,他毅然决然的选择离开,当真不容易。

    罗飞点了点头,道:“那我就不强求了,希望陆叔叔一路平安。”

    “多谢兄弟了。”陆涛说完,扯开帘子离开了。

    罗飞也踏着美轮美奂的山间晨景,前往裂寒谷,这次他没待上太久,修炼了追魂刀,又在上面坐了一个时辰,去膳房吃饭。

    可是等他走到距离膳房不远的地方时,忽然看到几个人影正气喘吁吁的向他跑了过来。

    “罗飞,快来,出大事了。”

    跑来的人影有三个,罗飞都认识,是他的同屋室友,其中就有王权一个,另外两个一个叫马远,一个叫赵千豪。

    这三个人以往跟陆涛的关系算是不错的,所以罗飞记得比较清楚。

    三人跑过来,罗飞定晴一瞧,见他们的脸上都有明显的新的淤青,本能的,罗飞皱起了眉头。

    “出什么事了?”罗飞问道。

    当中话最多,表达能力也很强的王权抢着说道:“陆涛,陆涛被林义抓了。”

    “什么?”罗飞眸子一冷,问道:“林义抓他干什么?”

    “还不是因为入门时候的事吗?”

    王权急道:“那该死的林义从发青阳牌那天就记恨你和陆涛了,你的实力比他高明,他不敢动你,以前陆涛有他的叔叔护着,他一样不敢动,可是今天,陆涛的叔叔离开了青州门,这事不知道怎么着让林义知道了,今天我们打算结伴去飞渊潭,没想到他就在小树林里埋伏好了,带了十几个人,有十个以上都是八重换血的境界,把我们一顿打,陆涛都快被打死了,这不,他打过瘾了,让我们过来报信,让你过去。”

    马远和赵千豪连连点头。

    “混账,卑鄙小人,简直无耻。”罗飞火冒三丈,刻不容缓道:“他们在哪,带我过去。”

    林义欺压自己不说,失败了找他的外门弟子兄长报复,失败之后,竟然还使出这种下三烂的手段,罗飞已经忍无可忍了。

    于是由王权三人带路,罗飞后面跟着,很快就来到飞虎武院通往膳房的后山小树林。

    这个树林不大,平日里也很少有人在此经过,林义是算准了罗飞必能赴会,又不想让外人知道他林义斗不过罗飞来个以多欺少,所以把决斗的场合定在那里。

    来到了小树林里,罗飞很远就看到一群穿着黄色长袍的新晋入门的弟子三三两两的坐在一起聊着什么,场面很散乱。

    在这些人休息的地方的中间,陆涛歪倒在地上,满脸都是鲜血,看样子被打的不轻,要不是为了针对自己,恐怕早就被打死了。

    看到陆涛被折磨的不成人形,罗飞心中更为火大。

    “林义,你这个混蛋,给我出来。”没进树林,罗飞便大声喊道。

    林义纠集的人都是飞虎武院的入门弟子,平日里在他的手下耀武扬威、几乎无恶不作,就差没占山为王了,听到罗飞的声音,十几个八重换血的弟子纷纷弟上站起,有的甚至手里还提着从门派里领来的刀剑。

    罗飞走进树林里,林义带着杨武和王一从深处走了出来,阴测测的笑着,看着罗飞戏谑道:“没想到你还挺仗义,真来救这个废物了。”林义无比嚣张的踢了地上的陆涛一脚,吃疼之下,陆涛慢慢张开了眼睛,见到罗飞,忍不住大叫道:“罗飞,快走,他们人多,你不是对手。”

    “混蛋,给我闭嘴。”

    啪。

    林义愤怒的甩脚踢中了陆涛的面门,两颗洁白牙齿应声脱落。

    这一幕看的马远和赵千豪都差点咬碎了牙齿,愤恨的瞪着林义恨不得将他生吞活剥似的。

    罗飞心里也很火,不过他没有急着出手,因为他知道,自己表现的越愤慨,陆涛受到的折磨就会越严重。

    他压抑着内心的怒火,冷声道:“林义,身为入门考核时名列前茅的佼佼者,你就这点本事?欺负一个不能反抗的人吗?林义,太让我失望了,在我眼里,你连个狗屁都不如。”

    听着罗飞没有底限的辱骂,林义顿时火冒三丈,狠狠的将手里的扇子一合,大声道:“好,罗飞,你有种,是,我林义不是你的对手,可我就喜欢欺负人,我不仅喜欢欺负不能反抗的人,我还喜欢看你被围殴,给我打,往死里打,别害怕,打死了,我每人奖励你们五十门派贡献点。”

    在场的飞虎武院的弟子向来就以林义唯命是从,现在又有厚赏撑着,乍听之下个个来了精神,不算林义,一个十个人满脸坏笑的围了上来,对着罗飞发动了潮水般的攻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