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六章 一挑十

    更新时间:2018-11-29 16:26:18本章字数:3407字

    说时迟、那时快,罗飞自打进入小树林没多长时间,满腹怨恨的林义就下达到了围殴的命令,整整十个八重换血的弟子毫不犹豫的扑上来,如狼似虎。

    五十点门派贡献值,对于他们来说还是相当可观的,毕竟大家入门仅仅两个月,根本赚取不到太多的门派贡献值,他又不像萧翎、吴崖那样有着深厚修为,能得点当然多点为好。

    罗飞刚才还在好奇自打上次他的哥哥林忠被自己打死了以后他就再没找自己的麻烦,也不知道干什么去了,现在他终于明白了,敢情林义根本就没放下这段恩怨,而是偷偷摸摸的赚门派贡献值去了。

    一个给五十点,这里有十个人,五百点,好大的手笔啊。

    罗飞冷笑着,看着十个不知死活的家伙一个个兴奋的扑上来,就像先天气境的弟子在深山看见灵兽似的,也不知道该嘲笑好还是替这些人可怜好。

    疯狂的修炼了两个月,罗飞早就今非昔比了,就连九重通窍的木人巷通关都能通过,还怕十个八重换血境的人吗?

    罗飞真是想笑:“你们这些笨蛋,被人利用了还不知道,就凭人多,就想打败我吗?”冷笑,不断的冷笑,看着他们,罗飞压根就提不起来一丝兴趣。

    林义不知道罗飞如今的变化,要是他知道,肯定不会出此下策,没了林忠,在青州门他就等于没了靠山,一股邪火压了整整一个多月,不释放岂能受得了。

    听到罗飞的冷言冷语,带着毫不掩饰的讥讽,林义还以为罗飞疯了:“哈哈,你这个废物,真把自己当个人物了,你好好看看,我们有多少人,十个换血境,你还敢说这等大话,兄弟们,让他见识见识我们的厉害。”

    “好咧,哈哈,罗飞,现在求饶还来得及啊。”

    “是啊,别挣扎了,就算你能斗得过大师兄,也对付不了十个换血境,放弃吧。”

    “罗飞,念在同门一场,你现在嗑头求饶,我们就不伤你。”

    “……”

    十个鹰犬怪声怪笑,把自己看的多英武不凡似的,陆涛倒在地上拼命的挣扎着,嘶哑着嗓音大声道:“兄弟,别冲动,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不要管我了。”

    “好兄弟。”罗飞望着咆哮而来的鹰犬们,看着倒在地上扭曲着脸庞的陆涛,轻轻的道了一声。

    危难时刻,还能想着别人,说明自己没白交陆涛这个朋友。

    蓦然的抬起头,罗飞的眼神变化了,变的无比的犀利。

    “白痴。”他轻轻的勾了勾嘴角,下一刻突然消失在原地,让那些扑上来的鹰犬们为之一怔。

    “人呢?”

    “在这呢。”

    罗飞真没客气,一上来就使出了三千雷身法,三步飞快错动,其人闪电般的消失,当他再度出现说话的时候,树林里鬼使神差的响起了一道若有若无的雷鸣。

    轰!

    跟着就是一声轰鸣,罗飞的六路破军腿法施展起来,一腿贯出五千斤的力道,这般强大如同八重换血最强腿劲,秋风扫落叶般的在面前的三个八重换身后背轰过,轰鸣只有一声,人影飞出去却是三个。

    “白痴。”罗飞又骂了一声,不等那三人回头往过,其人再度消失。

    砰砰砰!

    先前的三人同时撞在一株大树上,顿时满脸桃花开,鼻子、嘴角鲜血猛流。

    堂堂八重换血同阶高手,被人一脚踢飞不算,还撞在树上血流不止,三人顿时感觉到颜面无光,愤恨间,他们爬起来发出一声咆哮,便要向罗飞扑去报仇。而就在他们的回头的那一刻,却是看到了无比惨烈的一幕。

    罗飞不知道哪去了,林子里只剩下一条影子,跟一道流光似的飞来掠去,快的让人眼花缭乱,伴随着那道影子贴近某人的时候,后者皆是会发出一声惨叫,然后再以各种各式的方式当场败北。

    没用多长时间,十个八重换血,仅仅剩下了两个,两个在地上捂着肚子直吐黄水、两个挂上树枝上死活不知,还有一个更可辈,他被罗飞一拳轰在鼻梁上,整个鼻子都郎当了下来,活像挂在脸盘上了的一个小肉球摆来摆去。

    这还是罗飞没有下狠手的原因,要是全力施为,估计这会儿地上已经躺下整整八具尸体了。

    还剩下两个,摆开的架势一动都没动过,只有脑袋随着影子转来转去,等到他们的目光锁定住罗飞的时候,树林里到处都是东倒西歪的鹰犬了,那两个弟子见状要是再不明白发生了什么,那就绝对是傻子两个。

    “都,都挂了?”两个人呆若木鸡的石化了片刻,像是受了多大刺激似的抱着脑袋就跪了下来,双手拱手高高的举过头顶,小鸡啄米似的连连嗑头求饶:“罗大哥,我错了,我们都是听了林义的唆摆,这不关我们的事啊,我们该死,该死,您大人有大量,就把我们当个屁放了吧。”

    这两人也不知道羞耻为何物了,什么话都说的出口。

    罗飞冷哼了一声,目光带着威胁的意味转身看了看身后的三人,吓的那三人也是同样嗑头不已。

    “听了他的唆摆?哼,要不是你们的贪心,何苦遭这种罪,狗眼看人低的家伙,你们这是咎由自取。”

    “是,我们是狗眼看人低,我们不是人,您大人有大量,大人有大量啊。”

    罗飞冷冰冰的看着这几个人,毫不犹豫的转向报信的王权、马远和赵千豪,道:“刚刚他们有没有出手打过你们?”

    王权、马远、赵千豪早就看傻了。

    一个干十个,轻而易举、易如反掌?

    这也太可怕了,这还是那个罗家的废物吗?

    好变态的罗飞啊,难道他已经修炼到八重换血了?

    不会吧,就算是八重换血,也不可能一个打十个啊,何况还这么快?

    三个人的脑子已经乱成了一锅浆糊了,压根就知道用什么方式解释眼前发生的一切,好在他们听到了罗飞的问话,几乎不约而同的点了点头。

    “那就交给你们,都打回来,一拳都别少,让他们知道知道贪心的下场。”

    “好咧。”王权是个机灵人,罗飞的实力摆明了高超到一种境界去了,日后在飞虎武院有罗飞罩着,谁还敢找自己寻仇。

    刚刚被打的火气一窜上来,王权压根没想太多,撸胳膊挽袖子一个健步冲上去,和马远、赵千豪放开手脚噼里啪啦的就是一顿狂锤,打的十个八重换血惨叫连连、哭爹喊娘。

    解决了十个鹰犬,罗飞直接走向了林义,此时的林义就像丢了魂似的站在原地,嘴巴张的老大,好似做了一场恶梦失魂落魄,看着罗飞向自己走来,林义双脚一软,扑嗵一声跪在了地上。

    杨武和王一学着鹰犬们的样子跪地求饶,罗飞连看都懒得看,眼神直勾勾的盯着林义恶狠狠道:“你现在还有何话说?”

    林义吓的嘴唇发紫,望着高高在上的罗飞,眼晴里透着惊恐的神情。

    一个入门只有两个半月的废物,居然可以杀了自己的大哥,一个人挑十个八重换血高手,林义已经不知道如何是好了,求饶?他甚至连求饶的念头都不敢有。

    上一次为了报复,林忠口口声声说要杀了罗飞,结果呢?自己的大哥被人一拳轰的惨败,没等回去就咽了这口气。

    今天林义为了报仇,把飞虎学院能请来的换血境全请来了,结果还是不堪一击。

    林义知道,罗飞已经蜕变了,他的蜕变是遥不可及的,报仇?一辈子都别想了?他甚至不会放过自己。

    “我,我,我错了……”林义的求饶变得无比的生硬和苍白,他根本无法想象罗飞会对他做些什么。

    “错了?哼。错了的代价是什么,你知道吗?”罗飞语气森冷道。

    也许是死亡让刺激了林义的大脑,听到如此森然恐怖的询问,林义瞪大的眼睛扑到了罗飞的脚下,惶恐不安道:“我错了,我该死,我不该听甄玉茹的话,我不该找你麻烦,罗飞,我求求你,我们林家就剩我一个了,你别杀我好不好,好不好,我以后不敢与你为敌了,我这就下山,我离开青州门,我走,我走。”

    林义的告饶让树林里变得异常的安静,所有人都看着这个在飞虎武院耀武扬威了两个月的家伙,在神州大陆,想要功成名就,就要加入顶级的门派,学无上的神功,林义好不容易走到这一步,还没开始他人生的大好前景,就主动退出,可见他已经被罗飞吓破胆了。

    听到林义的话,罗飞声色不动,不受感染、不受触动,从小到大,他看到太多的丑恶嘴脸了,这些算什么,比这更无耻下流的事他都见过,林义看似可怜,但他更加可恨。

    不过罗飞没有动手,他把处置林义的权力交给了陆涛。

    “陆涛,他伤了你,他的生死由你来掌控,你说吧,你是让他生,还是让他死。”罗飞狠辣的语气,听的众人寒气直冒。

    众人看向陆涛,陆涛也不知所措,也许是胆小,更或许是杀人对于他来说实在困难,经过片刻的沉默之后,陆涛还是叹了口气,道:“算了,滚吧,滚出青州门,我不想再看到你。”

    林义如蒙大赦,连滚带爬的站了起身,千恩万谢间掉头就走。

    罗飞摇了摇头,看着陆涛有些失望,陆涛果然还不够绝情,放走林义,后果是不是不堪设想罗飞不知道,但他知道,如果林义有报复的心思,下次可就不会这么简单。

    不过话已经说出去了,罗飞也不打算收回,只不过林义想这么便宜的走掉那是不可能的。

    “站住,把你的青阳牌交出来。”

    林义怔住,顿时心灰意冷,乖乖的交出了青阳牌后,罗飞给陆涛、王权、马远、赵千豪分完,才把青阳牌扔在了地上。

    几百点贡献值,不能浪费了,反正林义以前也用不到了。

    面对那十个鹰犬罗飞威胁道:“从今天开始,我就是你们的大师兄,谁要是敢对他们四个不利,休怪我手下无情。”罗飞说完,示意王权几个过来搀扶着陆涛离开了小树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