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八章 飞刀妙境

    更新时间:2018-11-29 16:26:18本章字数:3066字

    呼!

    忽地一阵阴冷的风吹过身体,罗飞浑身打了个机灵,他双目紧闭,意识突然去到了瀚海苍澜之处,冥冥中,一团银光笼罩住了他的身体,产生了一股牵引的力道,带着毫无戒备的罗飞往天上飘去。

    也不知道飘出去多远,罗飞始终没有抵触的情绪,任由银光将他带走,带到远方,来到了一处空当当的空间。

    无风、无雨、无声、无寂……

    这片空间地域开阔仿佛无边无际似的,东、南、西、北望不到尽头,四周有着闪烁着斑斑点点的星光,如同将他置于漫漫的长夜当中。

    此一刻,罗飞的心无比的平静,就像万年不改的死海,没有一丝的波澜……

    空灵、虚无、飘渺、幻灭……

    四种格外突出的意境让他沉浸在这片空间中格外的舒适。

    仿佛专门为他开辟的一种领域,只属于他自己,属于罗飞一个人。

    “好空旷?”罗飞心里很清楚自己还在摩云洞,附近有七个人,跟自己一样达到了九重通窍,正在感悟着青阳元力在体内游走的触动,可是他也非常清晰的看到,身处在不同空间的自己与另外七个人仿佛错过了时空一样,既重叠、又毫不相干。

    “这里是哪啊?”罗飞疑惑的喃喃自语。

    也许是心里的触动让他默默的朝着四周搜索,片刻之后,他忽然看到在天空的彼岸着一道银色的光芒格外的显眼,吸引着他的注意力,好像一直在向他招手。

    “你是谁?”罗飞问了一声,想要过去瞧个究竟,却不知道怎样驾驭自己的身体,而当他的念头有所波动的时候,身子居然轻飘飘的飞了起来,直奔招手的地方飞了过去。

    “好奇怪。”罗飞诧异了,这种奇妙的境界莫非是天心通带来的?

    正当他想着,与银光的距离不断的缩短,百米、五十米、十米……

    大约还有两、三米远近的样子时,罗飞突然停下了,脸上流露着浓浓的震惊,胸口匪夷所思的汹涌起伏,心潮跟着莫名的悸动澎湃,像大海的浪潮,在迎接暴风骤雨的过程中疯狂的高涨……

    悸动,仿佛灵魂的悸动。

    罗飞的灵魂、身体全都跟着震颤了起来。

    银光是一柄刀,六寸长、柳叶状,看上去非常普通的一柄刀……

    飞刀……

    样式普通,飞刀的气息却极为的凌厉,与飞刀对视中,罗飞感觉到自己快要被飞刀吞噬……

    不对,是自己正在吞噬飞刀。

    那刀的凌厉,罗飞前所未见,冥冥当中与他又心有灵犀般的契合……

    “空灵虚无、飘渺幻灭,是一闪……”罗飞猛然间激动了起来,到了这个时候,他再也无法按捺住内心激动的情绪,兴奋的直想大声的吼叫。

    “霸道,果然霸道。”罗飞嘶声的高呼,意境中的一切牢牢的刻在他的脑海,他与飞刀对视,全身的气血都沸腾了,直想把那飞刀握在手里,再闪电般的掷出。

    心念电转间,飞刀果然凌厉的射来,却不具备强大的威胁性,闪电般的掠过,又慢慢的飘在了罗飞的手中,刀尖向下,滴溜溜的飞快的转动了起来,银光四溢、璀璨耀眼,活像个找到了主人的宠物极力的卖好撒娇。

    “你就是一闪吗?”罗飞右手轻抬,站在虚无的空灵之境上,伟岸的身姿犹如天上地下、唯我独尊。

    这一刻,世间的一切全都消失了,留下的只有一人、一刀。

    飞刀。

    啪啪!

    就在罗飞沉浸在和一闪飞刀共同相融的愉悦情绪的时候,一道不合适宜的响声传入了耳内,这道拍着巴掌打断了所有人修炼的声响格外的讨厌,顿时阻断了屋中八人的修炼进度。

    石室里走进来三个人,皆是穿着黄色的新晋外门弟子的服饰,区别在于,他们的胸口上绣着一条五爪金龙。

    腾龙院的着装。

    外门七大武院都有自己的服饰,用来区分来自不同的武院,飞虎武院的服饰有一只双翼飞虎、腾龙学院的就是一条五爪金龙、方寸院的标志是一撮土、百花院的女弟子穿着绣有各色鲜花的长裙、本草院制药的弟子自然是一株仙草、景天院的标志是一缕祥云、至于排名第一的朝仙院乃是一道仙气……

    七大武院,都有不同的标志区分各自的出处,来人显然是腾龙院的弟子。

    为首的腾龙院弟子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面色白净、虽不出众、倒也干净整洁,不过他的脸上挂着令人厌恶的嚣张,一进来就大声的宣布道:“都停了,这间石室被腾龙院占了,识相的赶紧离开,不然的话,就别我李通觉不客气了啊。”

    名为李通觉腾龙武院弟子摆出一张不可一世的脸孔,十分目中无人。

    而在这间石室里的另外七个人本来和罗飞一样无比的愤怒,但是一听到“李通觉”三个字,众人又是一阵惊愕,旋即没有二话,起身乖乖的离开了石室。

    罗飞皱了皱眉,心说:哪里来的骄横跋扈之辈,他刚要说话,这时石室外面又走进一个人,一进来看着变得空荡荡的石室就乐了,自言自语道:“没想到还有地方,来的早不如来的巧啊,就这了。”

    这人说着,抖了抖粘上灰尘的袍子下摆就走了进来,无视李通觉三人走到一张石床坐了下去,把青阳牌插在了通灵石上。

    名为李通觉的人见状,不由肝火大动,指着那人道:“端木峰,这里被我们腾龙武院占了,你们朝仙院的地盘在一到六号石室。”

    端木峰。

    没错,这人罗飞认识,正是两个月前在典阁里遇到的那个名叫端木峰的年轻人。

    端木峰听到李通觉的话,纹丝不动,盯着李通觉嗤笑道:“放什么狗臭屁,摩云洞是青州门给外门弟子修炼的地方,什么时候变成你们腾龙武院的了?”

    李通觉眉宇紧皱,分毫不让道:“这是我大师兄定下的规矩。”

    “大师兄?你说白浩谦?”端木峰说着,嗤的一乐,然后脸色一冰,道:“我不知道什么白浩谦,别跟我废话,老子今天就在这了,不服的话,让白浩谦过来亲自找我。”

    狂。

    罗飞听完,暗暗的伸出大拇指,白浩谦的名头在新晋入门弟子当中谁人不知?端木峰明明知道却不惧不怕,还让白浩谦亲自来找他,果然够狂。

    果然李通觉气的语声一顿,指着端木峰道:“你……好,端木峰,你有种,我斗不过你,你别后悔。”

    李通觉进来的时候很强势,遇到端木峰的时候被人指着鼻子喊滚,却不敢再跟端木峰较真,罗飞一听乐的不行了。

    他这一乐,让李通觉顿时将火气转到了他的身上:“你笑什么?飞虎武院的废物,就凭你也有资格笑话我?”李通觉的愤怒全都浇在了罗飞的身上,目光转动间流露出狠辣的颜色:“白痴,今天小爷不高兴算你倒霉,给我掌嘴。”

    李通觉气哼哼的说道,随即他身后的两个爪牙就走了过来,抬起巴掌便要扇过去。

    罗飞只有冷笑,两个换血境就想扇自己的嘴巴,简直不自量力,他刚要还手,突然间眼前闪过一道人影,正是端木峰。

    “李通觉,摩云洞里不准动手、不准打斗,难道你忘记了吗?”端木峰从中插了一手,到是吓的那两个爪牙愣了一下。

    在青州门有个规矩,你可以面对挑衅你的对手直接出手还以颜色,但是要看场合,虽然门内大部分地带都不忌讳弟子们交手切磋甚至了断私怨,但是有几个地方是不能动手的。

    比如木人巷、裂寒谷、剑云台,还有就是摩云洞。

    尤其是摩云洞,谁先动手就会遭到门内的制裁……

    罗飞自然了解,不过他从来都没在眼里,而且此次是李通觉挑衅在先,对方动了手自己还能被动挨打吗?

    当然不会了,所以他一直等着对方先出手,这样他就可以好好教训一下这三个杂碎了。

    不过他也没想到,关键时刻端木峰居然站出来帮自己,自己和他什么时候有这种交情了?

    罗飞匪夷所思的看着端木峰,果然,李通觉被端木峰的呵斥唬住了,眼神中有了一丝犹豫,他看着罗飞,眉宇间飞扬着桀骜的神彩,冷冰冰的哼道:“哼,白痴,今天有端木峰罩着你,算你走运,既然如此我给你个赎罪的机会,从这里给我爬出去,今天的事就此揭过,否则的话,我保证你在青州门不会好过。”

    “白痴,还得寸进尺了?”罗飞本以为对方不动手失去了一次教训恶狗的机会,哪想到李通觉这般不依不饶,还敢让自己爬出去。

    罗飞森冷的笑了起来,不顾端木峰在前,错开一步饶过站在了端木峰的前面,正好与李通觉来了个脸对脸。

    “你让谁爬出去?”

    “你,白痴。”李通觉道。

    罗飞嘴角一勾:“胆大包天,我看你是找死……”说话间,罗飞的眼中陡然射出两道强光,准确的锁定了李通觉。

    明明就是眼神的交战,可就在这个时候,石室里的气氛突然变得如同万年的冰窖一般凛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