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六章 针锋相对

    更新时间:2018-11-29 16:26:18本章字数:3089字

    “你就是罗飞?我好像认得你,入门考核的时候,打了罗天的那个废物,是你吗?”

    白浩谦,堂堂腾龙武院大师兄,号称是新晋入门弟子当中的佼佼者,与萧翎、吴崖、雷贯杰、李药明齐名,并称五大公子之一。

    罗飞当然认得白浩谦,人的名、树的影,在青州门待了快半年,就算是个棒槌也听说了。

    不过白浩谦的语气却是让罗飞十分不舒服,尤其是“打了罗天的那个废物”这句话,更是让罗飞有些仇视白浩谦。

    话说我跟你没什么深仇大恨,用得着上来就狗眼看人低吗?为什么青州门到处都是这样的货色?

    罗飞简直无语了。

    自以为是的人太多了,总觉得比别人高一等,其实呢,越是这种人,越招人恨。

    “我就是罗飞,你是什么人?”既然对方不客气,罗飞也没必要拿出应有的礼貌。

    “连我们大师兄都不认得,你小子脑子里全是泔水啊?”听到罗飞问白浩谦是谁,李通觉顿时火冒三丈,从白浩谦的身后站了出来,指着罗飞便骂道。

    二人早有深仇,罗飞当场反击,哼道:“手下败将,也敢出来叫嚣,你脑子里装的是大便吗?”

    “哈哈……”本来众人听到二人针锋相对就觉得热闹,纷纷围了上来,乍一听罗飞的反击,顿时引起了哄堂大笑。

    这些新晋入门弟子压根不知道李通觉和罗飞有什么恩怨,不过从二人对话中,还是能够理解到一二的,貌似李通觉不知道什么时候败在了罗飞的手上,然后找来了白浩谦寻仇,大概是这么回事。

    不过罗飞这小子的骂辞也够给力的了,一点都没客气,直接把李通觉堵的脸红脖子粗。

    论口舌,罗飞敢称第二,无人敢称第一。

    李通觉顿时瘪了茄子,一时语塞,不知如何应答。

    白浩谦面无表情,挡在了李通觉的面前,替他解了围,对罗飞说道:“你是谁,我不管,总之你打了我腾龙武院的人,就应该付出代价,我找了你几天你都不在,知道你在躲我,没关系,躲得了初一、你躲不了十五,还有一个月就是门内大比,你我都是新晋入门弟子,会在一个擂台上出现,到时候,我会让你乖乖的从我的跨下爬过去,然后滚回你的老家,你可明白了?”

    如此直白宣战,让所有人都沉浸在白浩谦的威风当中。

    这番话由他嘴里说出来,确实没有多少人感觉到可笑,反而让不少人对罗飞升起了讥笑之心。

    “罗飞这个笨蛋废物,敢得罪白浩谦,简直不知好歹。”

    “唉,这废物就是废物,哪怕现在有了点成就,脑子也是一锅粥,居然傻到得罪白浩谦,真有病。”

    “我看他是完了,门内大比还有一个月了,要是被白浩谦盯上,只能乖乖的滚回去当外门弟子,哎呀,不对,白浩谦天赋异禀,等他成为了内门弟子、核心弟子,罗飞这家伙就要收拾包袱滚蛋了。”

    新晋弟子、外门弟子、内门弟子,内门弟子之上还有核心弟子、精英弟子,直到真传弟子,等级越高、权威越大,真传弟子更有随意击杀门内长老的实权,杀了人也不违反门规。

    众人见是白浩谦跟罗飞起了争执,无可厚非的认定罗飞惨了,白浩谦是什么人?罗飞是什么人?

    根本没有可比性。

    “白浩谦,你别太过分,当天李通觉做了什么,我相信你心里有数,这件事不能怪罗飞,只能怪他太嚣张。”端木峰毅然决然的站了起来替罗飞说话,身后还有芷韵、莫少扬,他们说好了共同进退,可不是仅仅指在灵兽林,其余的时候也一样。

    端木峰、芷韵、莫少扬,虽然不是五大公子、公主这类的人物,在门内也少有名声,有这几人的支持那就不一样了,反正陆涛到是精神一振,似乎自己的同铺兄弟并不简单。

    白浩谦拿眼睛斜睨着端木峰,嗤的一乐,对罗飞说道:“我到是你为什么敢肆无忌惮呢,原来找到了靠山,小子,我可以很负任的告诉你,你找谁都没用,你死定了。”

    白浩谦说过多,转身欲走。

    “站住。”就在这个时候,一直没有开口的罗飞终于说话了。

    “你还有事?”白浩谦一脸戏谑的侧过身,他甚至连转个全身都有些不屑。

    罗飞也不在意,只是冷笑道:“第一,我没有躲你,因为你还不配让我躲。”

    “你说什么?”听到这句话,白浩谦想不转过来都不行了,堂堂五大公子之一,名正言顺新晋入门弟子首屈一指的存在,居然被人说,不配,这个家伙难道疯了不成。

    看着罗飞,白浩谦的眼神一点点的变得犀利,甚至毒辣。

    “完了完了,这下罗飞死定了,死透了。”

    “这个笨蛋是他自己找死,让白浩谦说几句走不就得了?非得跟人家死倔,不作不死。”

    “废物就是废物,连死字都不知道怎么写,还跟人家装横,横得过人家吗?”

    旁边的议论之声不约而同的响了起来,几乎所有人都觉得罗飞是疯了。

    罗飞,目不斜视,仿佛在自说自话,语气也是一点点的戏谑起来:“听不到?我说你不凭。”他再度重复,场面一时间变得犹如隆冬无比的冷洌。

    “哈哈。”白浩谦盯着罗飞看了片刻,突然间仰天大笑起来:“哈哈,我还是第一次看到你这种不知深浅的人,你说我不配,你有什么资格?”

    罗飞不为所动:“第二,我会记得你跟我说的话,你让我在擂台上从你的跨下钻过去,恩,我罗飞,记下了,你放心,虽然我记下了,但钻过去的人不会是我,反而是你,记得,这是我罗飞给你的承诺,到了那天,我会顺利的让你在所有人的关注之下钻过去……”

    说到最后,罗飞几乎是一字一顿,语气坚定、态度认真,直把白浩谦都说愣了,似乎让人感觉,他真有能力做的似的。

    短暂的片刻,再没有人敢笑罗飞,虽然这般狂言没有任何根据,但是罗飞此刻表现出来的气势却丝毫不比白浩谦的强势差上多少。

    在他的身边,莫少扬和芷韵暗呼爽快,白浩谦,新晋入门弟子的佼佼者,真正的顶尖高手,现在却被罗飞说的目瞪口呆,有种,是我们认识的罗飞。

    广场上的气氛骤变,白浩谦强势被罗飞的更强势以压倒性的趋势完全掩盖了起来,如今,所有人的眼中只有罗飞。

    罗飞又凑近一步,压低声音道:“今天我就不杀你了,因为到了那天,在擂台上,看到你败的人会更多。”

    罗飞说完,默默了退三步,嘴角一抖,留给白浩谦一个印象深刻的邪恶嘲笑,迈开大步,离开了广场,走的那叫一个潇洒。

    整整半分钟的时间,白浩谦都未从罗飞的威慑中醒过来,紧握着拳头满腔怒火他发现自己竟然悄无声息的流下了冷汗。

    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居然害怕了。

    望着那潇洒的背影,白浩谦恨的咬牙切齿:“罗飞,大比那天我一定要你好看。”

    ……

    离开了广场,罗飞独自一人走在盘山小路上,忽然间,一股和气扑面而来,他眼前一花,只见前方的路上出现了一名老人。

    “雪老?”

    老人正是掌管机关木人巷的雪老。

    “呵呵,罗飞,我们又见面了。”雪老一直保持着温和态度,面相慈善的望着罗飞。

    罗飞连忙躬身道:“弟子罗飞,见过雪老。”他不知道雪老在青州门是个什么样的地位,但他知道,这老人公正,对待自己并不像别人那样只会用着高高在上的眼神蔑视,所以值得他去尊敬。

    雪老微笑着望着罗飞,直言不讳道:“还有一个月就是大比了,做为一个越级通关木人巷的新晋弟子,我想知道,你有多少胜算?”

    罗飞闻言,想都没想,一脸淡漠道:“回雪老,没有。”

    雪老反而愕然,笑道:“刚才在广场上,你可不是这么说的,对白浩谦,你胸月成竹的很呐。”

    罗飞正色道:“战略上蔑视敌人,战术上重视敌人,这是我的行事准则。”

    “嗯?”雪老的神情骤变,暗惊道:“这小子,好一个战略上蔑视敌人、战术上重视敌人,睿智啊。”雪老心中不由称赞。

    “年轻人有冲劲是好事,不过你要知道,白浩谦并非常人,他在本门的呼声很高,自信之心远比你强烈,不知你作何感想?”

    罗飞毫不迟疑,反问道:“不知雪老可曾听过“神坛”一词?”

    “神坛?听过,站的越高、望的越远。”雪老答道。

    罗飞点头:“不错,但是站在神坛上不一定望的越远,还有可能摔的更狠。”

    “嘶~”

    如果说之前罗飞的回答让雪老满意的话,那么这一句就足以让雪老震惊了。

    听着罗飞的话,雪老不禁倒抽了一口凉气,暗忖道:“这小子,霸气十足,绝非池中之物。”

    雪老平静的看着罗飞足足一分钟,终于放声大笑:“哈哈,好,好,好,有你这句话,老朽就拭目以待了,希望大比当天,你不会让本座失望。”

    “不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