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九章 阴招

    更新时间:2018-11-29 16:26:18本章字数:3021字

    随着发令者一声贯彻云霄的大喝,年度内门弟子比武大会正式开始。

    “乾”字黄旗下的五个擂台上,各自跳上擂台五人,紧接着,又是五人夺擂,大战堂而皇之的打响。

    而在“坤”字黄旗之下,反而三个擂台寂寂无声,发令者的那声大喝仿佛无关紧要般让整个广场右侧的部分陷入了死寂当中。

    新晋入门弟子八百参赛者都没动,无疑是因为萧翎等高手没有上台,在此之前,不会有人傻到等着让他们这些以“变态”为名的高手挑战的,所以新晋入门弟子的大赛显得格外的冷清。

    看台上的赤、橙、黄、绿、青、蓝、紫七大长老扫了一眼,皆是无语的苦笑了起来。

    “这些小家伙,虽然个个精明透顶,却是少了几分锐气和勇气。”紫衣长老叹息道。

    蓝衣长老捻须乐道:“这也正常,毕竟萧翎、吴崖的威慑力太强了,他们不上,谁敢上呢?”

    青衣长老点头道:“不错,不过这次大比还有第二关,他们不会一上来便争个你死我活吧。”

    绿色长老道:“应该不会,就连飞虎武院的弟子都知道避重就劲,他们几个岂会自相残杀?”

    “飞虎武院怎么了,比你们差什么?”绿衣长老的一番话无异激起了赤衣的怒火,随之而来,赤衣的脸色稍红了一下,其实他心里很清楚,每年新晋入门弟子选拔之后“飞虎院”都会接收实力和资质最差的弟子,这样的情况已经有几个年头了,目的是为了青州门在大禹王朝各地的分舵和分堂输送一些“像样”的人才,其实就是资源再利用,根本不受看重。

    赤衣曾经多次抗议,无果,也就认了,但是每年这个时候,他是最抬不起头来的一个。

    橙衣长老见赤衣发了火,当即笑着安抚道:“赤衣,你也不用激动,这不怪你,是门内的决策而已,今年你的外门弟子当中不是有几个不错的吗?”

    听到这句话,赤衣的脸色方才好看了一些:“唉,算了,新晋弟子那我是不打算看了,如果晨林、孙远洋他们能给我争点气就行了。”

    几位长老侃侃而谈,对大比的形势多多少少有了一些掌握,只是“坤”字黄旗下的擂台迟迟未见变化,不由让人着急。

    好在这种情况没有持续太久,萧翎见状无奈的叹了声气,一个健步潇洒的落于台上:“唉,还是我上吧。”

    他这一动,擂台下方终于沸腾了。

    “上了,萧翎上了,还有两个擂台,会是谁呢?谁会挑战萧翎呢?”

    正当人们想着,嗖嗖,又是两声窜跃,吴崖、李药明纷纷跳上了二、三号擂台。

    三人犹如三足鼎立一般站在中间,彼此相望,眼中充斥着如火战意。

    可是良久,依旧没有人挑战。

    大比挑战擂台赛还有一个规定,就是在每个擂台下方都有一截短香,能燃烧三十息,三十息一过,如果没有挑战,就算自动守擂成功一次,五次之后,自动晋级。

    结果是,三个擂台合则十五只香烧完了,也没人上去挑战,看的发令者都快要睡着了。

    直到烧完了香,发令者才懒洋洋的宣布道:“萧翎、吴崖、李药明五场守擂成功晋级。”

    低下人都笑,没有人挑战,那不晋级还等什么?白烧几只香了。

    罗飞一直没动,并不是害怕不是萧翎三人的对手,他也想了,选拔有两关,对擂只是其中一个环节,在第二个环节没有出现的时候,他还不想跟萧翎等人拼杀,他也料到了,只要萧翎等人上去,挑战者基本上不会有,结果正中他的预料。

    “看来大家都很谨慎啊。”

    “吴崖,你太不够意思了,也不陪我玩玩?”能当得起萧翎这句话,无非是与其齐名的吴崖。

    见缓缓下台的萧翎意兴阑珊,吴崖当众哈哈大笑道:“还不到时候,你急什么,我们第二关再见吧。”

    “也好。”

    有了这三个人挑头,随后就简单的多了,雷贯杰、长云公主双双登擂,结果仍旧是不战而胜,没人登台挑战,似乎所有人都心有灵犀的规避了这五个家伙。

    只是,号称并不弱于前五人的白浩谦,一直没有登台。

    五人下台了,广场上开始骚动了起来,所有人都知道,白浩谦正等着“飞虎院”的罗飞,是以开始有人跃跃欲试了。

    端木峰就有点着急,看着罗飞纹丝不动的样子道:“喂,你不上去?”

    罗飞笑了笑:“再等等,急什么?”罗飞不急是因为他想看看各大武院的弟子究竟在这几个月内有多大的进境,顺便再看看有多少武诀出现。知已知彼、百战百胜,罗飞的想法是现如今很多少年都并不具备的特质。

    他身边的陆涛却是按捺不住了:“你都不上,那我上,早淘汰也是淘汰,晚上淘汰也是淘汰,我只有八重换血境,估计也走不远,早结束早心安。”陆涛说着,蹭的一声跳上了擂台。

    紧跟着,又是两个人分别的跳上了另外两个擂台。

    这时,才算是新晋入门弟子的大比了,见陆涛上台,罗飞把目光着重的送给了住在同屋的兄弟,随后,一道人影跳上擂台,双拳一抱道:“腾龙院,姚天明,九重通窍境。”

    姚天明一报号,陆涛顿时扬起一张苦瓜脸,道:“姚兄,要不要玩的这么过分啊,我就是想抛砖引玉一番,还只是八重换血,你怎么连一场都不想让我赢啊。”

    他这一说,全场轰笑了起来。

    人都有尊严,陆涛也有,不过这小子平常搞笑的本事似乎比他的武学天赋还要高,乍听之下服了软,引起满堂笑声。

    坐在看台上的赤衣恨不得一巴掌扇死陆涛了,你说你上就上,跟人家哭什么咧?

    姚天明眉宇高扬、不可一世道:“所以说,没本事就别报名,输了还让人看笑话没脸见人,你这是自找的,要不然这样吧,你现在认输下去,我不为难你。”

    陆涛的自尊受讽,当即脸色一沉,咬牙道:“姚天明,都是同门师兄弟,说话别太过分了。”

    姚天明阴森一笑:“你打是不打,不打就滚。”

    “混蛋,你别以我八重换血不是你的对手你就可以任意的侮辱我,看招。”陆涛大喝着,一拳老道的轰出,速度不慢,威势也很惊人。

    只不过他的实力只有八重换血,黄级中阶的武诀也不高明,打出一拳不足五千斤的力道,姚天明看都没看一眼,直接一掌扫去,轰的一声,便将陆涛狠狠的击倒在台上。

    青州门比武打擂的规则就是没有规则,只要不杀死人,就算打残门内也不会过问,陆涛结结实实中了一招,强弱差距泾渭分明,本应该认败离场,可是姚天明突然间跑过去抬起一腿狠狠的踢在了陆涛的肚子上,痛的陆涛当即“啊”的一声喊了出来,面容扭曲、汗如雨下。

    九重通窍的一脚六千斤力道,被踢中的地方也是身上最软弱之处,陆涛当然受不了。

    见陆涛中招,罗飞的脸色就是一变,这一脚明显有意为之,要不然以陆涛败象已露的局面,谁还会浪费力气加害。

    他看了一眼姚天明,见姚天明得意的目光转向擂台下方与白浩谦对视,这才明白了一切。

    “兄弟,你的兄弟似乎被人寻仇了。”端木峰很快看出了其中的不妥之处。

    罗飞点了点头:“使阴招,白浩谦果然够卑鄙。”

    端木峰的目光一转,恰好和罗飞看到同样把目光迎来的白浩谦,四目相对,火花飞溅。

    “姚天明,你够狠,我认输。”陆涛明知不敌,也不多作停留,毕竟机会还有,要是现在受了重伤,那就得不偿失了。

    “算你跑的快。”姚天明没想到陆涛这么早认败,有些不满,不过事已至此,他也不能追下去打,只能留在了台上。

    “一号台,姚天明,一场守擂成功,还有没有挑战者。”发令者大喊道。

    事情很显然,陆涛的受辱是因为自己,罗飞当然不会看着陆涛白白受了委屈,他正准备上去将姚天明暴打一顿,就在这时,另一个九重通窍的弟子抢先上了台跟姚天明战于一处。

    二人过了几十招,姚天明不敌,落马下台,好在没受伤,还能再战。

    罗飞见姚天明下了台,拳头不自然的握紧,没有替陆涛报仇,他多少有些内疚。

    见陆涛回到了台下,罗飞走过去道:“你没事吧?”

    陆涛摇了摇头,脸色显得很痛苦:“还好,差点受重伤了,这一脚我还受的住,过几场我再上去。”陆涛说着,望着罗飞道:“罗飞,你小心点,腾龙学院的那帮杂碎好像是故意找茬,别被他们阴了。”

    罗飞凝重的点了点头:“我知道,放心吧,这一脚你是替我挨的,不会白挨,有机会,我会帮你找回来。”

    罗飞说完,继续关注擂台战斗,一场接着一场,同时也在衡量着什么时候出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