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二章 羞辱

    更新时间:2018-11-29 16:26:19本章字数:3304字

    漫长的战前热议、闪电般的结束战斗,擂台上由头至尾出现的结局完全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

    很显然,在白浩谦、姚天明、罗天同时登台的时候,大家都猜测出无数种结局,而每一种都是以罗飞如何如何落败为定数。

    然而事实逆改了猜想,当姚天明打着滚的掉下擂台的时候,广场上陷入了前所未有的沉寂当中。

    静!

    死一般沉寂的气息不断的扩散着,从擂台的心中到角落,离开台柱弥漫的广场上所有看席、擂台下的人群,每个人都惊愕的张大了嘴巴。

    这可跟姚天明的宣言完全不附,一个信心百足、傲气十足的家伙,居然以如此丢人的方式败倒在台上,好像颠覆了所有人的世界观一样,所有人的思绪全数崩塌了。

    “好快的速度。”萧翎和吴崖平静的脸上闪过淡淡的惊异,然后对视一眼,皆是无法多作判断。

    没办法,这场比试打一开始就让人误解成为一面倒的形势,也就根本没有人愿意多在过程中关注,大家注重的只是罗飞如何惨我不明白结果,然而万万没想到的是,本应该出现在罗飞身上的结局竟然惨烈十倍的反射到了姚天明的身上。

    长云公主、李药明、雷贯杰同时皱了起眉头,皆是无法解释这样的结局。

    李药明和长云公主一言不发,到是雷贯杰看完之后兴致勃勃的笑了起来:“娘西皮,好像小看这小子喽哇。”

    至于不远处的看台上,少数关注着新晋入门弟子擂台的长老差点拍案而起,刚刚不停在评论某某弟子的言论也都被擂台上的那一幕完全扼杀了。

    “赢了?怎么赢的?”橙衣、黄衣面面相觑,很难说清内心的感受。

    没看,就不知道过程,而罗飞干掉姚天明的过程也实在太快,不给人细看的机会。

    “赤衣,你的人赢了?”

    “恩,赢定了,不过还需要再过几招,只要……”赤衣目不转晴的盯着“乾”字黄旗下方的擂台,根本没有意识到橙衣提到的并非是外门弟子的角逐。

    他说到一半,下意识的回过头:“什么赢了?”

    “看。”橙衣也不废话,用手一指。

    赤衣目光微凝,短瞬间就像七彩宝石被阳光照过一样,色彩斑斓了起来:“罗飞赢了?怎么赢的?”

    众人摇了摇头,橙衣道:“很快,很多人没看清,别着急,还有下一场,这小子似乎有很多秘密。”

    人群中,沉寂的气氛并没有维持太久,很快被一浪高过一浪的热切讨论打破了现场的宁静。

    “嘶,姚天明输了,乖乖,刚刚罗飞的动作好快,就一拳干掉了姚天明,他很厉害啊。”

    “是啊,他不像人们说的那样废物啊,姚天明的实力不弱的。”

    “不会是姚天明大意了,我好像看到罗飞踩到他的脚了。”

    “呃,难道真的是大意了,罗飞也太好运气吧,这样都能赢?”

    “……”

    “大意?”白浩谦的目光隐约有着一些明显的变化,姚天明是不是大意,他看的很清楚,适才罗飞的速度、力量都集中在一点爆发出来,这门技巧虽然算不上高明,但至少他不是笨的没救了。

    “姚天明这个废物,到了擂台上居然轻视敌人,白白让罗飞露了一次脸,该死。”白浩谦心中隐有不快,不过很快他又平静了下来,暗想:“这样也不错,要是他太弱,一会儿赢了他我也没面子。”

    擂台的另一边,罗天和甄玉茹望着台上赢出的罗飞,脸色有些难看。

    “天哥,他好像又厉害了。”

    罗天不为所动:“很正常,如果这个废物一点都不进步,早就被淘汰了,不过他不是我们的对手,茹妹你放心,一会儿我就会让他知道,服下了阴阳理气丹的我有多么的厉害了。”

    罗天自信满满的说道,没错,自入门考核之后,罗天就黄衣长老暗中收为了弟子,也正是因为黄衣长老出面,他对免于被赶下青州山的结局,而后一段时间,他和甄玉茹双双服下了阴阳理气丹。

    罗天和甄玉茹服用的阴阳理气丹和罗飞截然不同,丹同样是阴阳理气丹,服用的人、守护的人都不同,黄衣长老有着先天之境,在他的守护下帮助罗天的甄玉茹服下了阴阳理气丹,等于把丹药的效果发挥到了极致,如此在才一举让二人突然到了九重通窍境。

    而罗飞,服丹虽多,大部分效果都用来治病了,能提升肉身力量的部分相当少。

    “罗飞第一场守擂,胜出。”

    发令者在短暂的愣神之后,终于宣布了结果,而此时议论后的台下弟子皆是爆发出欢声雷动的声音,当然,这种相当于助威的呐喊只来源于飞虎武院,不管如何,本院弟子当中能够轻松战败腾龙院的对手,值得他们骄傲。

    “赢了,嘿嘿,虚惊一场。”莫少扬抹了把冷汗,原来刚刚他也是提心吊胆的。

    “切,你就对罗飞这么没有信心啊。”芷韵不满的瞪了莫少扬一眼。

    端木峰老神在在的站在台上,根本不曾有过半点心慌意乱道:“我就知道,他肯定会赢,一个姚天明根本挡不住他。”

    “现在马上进行第二场,挑战者登台。”

    很快,发令者大声喊了起来,罗飞一场胜出,台下关注的目光越来越多,但也有很多人保持着最初的怀疑,他是怎胜的?现在下判断还早,可就在这种想法之下,越来越多的视线开始从四面八方转向了“坤”字黄旗的擂台上。

    三个擂台,只有一个格外的显然。

    那个站在台上、曾经被人一口一个废物蔑视过来的小子,此时像一颗璞玉慢慢除下了自地下淘出的泥土,渐渐绽放出光辉。

    “我来。”

    罗天见四下无人登台,早就按捺不住的他一个凌空鱼跃跳上了擂台,这一手轻身武诀名为腾云步,使的极是漂亮,顿时引起一片叫好声。

    罗天虽然不是腾龙院的人,但他和白浩谦、姚天明的目标一样,都是打败罗飞,让罗飞丢脸,让罗飞滚出青州门,是以在他上台的那一刻,方寸院,腾龙院的弟子纷纷拍手叫好。

    “干掉那个废物,他不可能一直走运。”

    “罗天,给我打断他的胳膊,不能让这个混蛋好过。”

    李通觉、姚天明咬牙切齿卖力的大喊。

    倍受瞩目,罗天的自信心前所未有的膨胀,他高调的向四周抱了抱拳,旋即才对白浩谦道:“白兄,我先来了。”

    白浩谦微微一笑,仿佛很大度的点了点头:“好,祝罗兄旗开得胜,哦对了,别打的他不能再战,他还欠我的债没还呢。”

    罗天儒雅一笑道:“放心吧白兄,我只要他一条胳膊,以白兄的实力,让他双手,他也必输无疑。”

    这个马屁拍的白浩谦极是受用,他再多话,微笑着站在了一旁。

    罗天说完,终于转身过面向了罗飞,同宗兄弟,眼中却只有仇恨溢出,罗天望着罗飞,久久未语,而现场的气氛却因为这一对同宗兄弟,五服之外的宗亲而逐渐的沉重了起来。

    “罗飞,入门考核的时的一拳我至今还记得,现在到了该偿还的时候了。”

    罗飞眯着眼睛,上下打量着罗天,果然,罗天现在给他的感觉的确不一样了,强大,只两个字就能阐述罗飞心中时下的情绪。

    然而他并不担心,可以说自从踏入青州门的时候,罗飞就不再把罗天当作自己的目标,那样的目光太短浅了,根本不该有。

    “服了丹就觉得自己不同了,罗天,你还是跟以前一样,膨胀的没有任何进步。”罗飞戏谑道。

    罗天目光一冷,对于他来说,罗飞的所有轻蔑都是他心中的一道疤,想让这道疤痊愈,就要从根本上消灭罗飞,心理上,肉体上都是。

    “罗飞,你少嚣张,虽然我不知道你是因为什么突飞猛进的,但是你和我永远不会处于同一个水平线上,废物,永远都是废物,就算有一时的运气,到头来也一定是废物,今天我就让你明白,你这个废物的成长,只是昙花一现。”

    “说的好,天哥,废了他。”罗天高亢的挑衅让甄玉茹觉得很解气,一直以来,她都以蔑视的目光俯视着罗飞,可就在半年前,罗飞竟然以她最自信的武道修为凌驾在她的头上,这是无法让甄玉茹容忍的。

    罗飞的目光在罗天和甄玉茹之间来回的变换,只两眼便灿烂的笑了起来。

    “废物?呵呵,如果我是废物,那即将输了的你们,应该用什么样的字眼来形容呢?”

    罗飞说着,往前踏出一步,这一步看似平平无奇,但隐约间,擂台上响起了闷雷之声。

    “呼!”

    隐雷发作,呼啸若风,眨眼间,罗飞选择了主动出击,一步踏出,动若雷霆,刹那间便到了罗天的身侧。

    同样是快,罗飞比之前面对姚天明的时候还要更快。

    罗天只觉得脑中嗡的一声,眼前一花,身侧便多出了个人影,吓了他的一跳。

    在他的心里,之前姚天明的败北完全是出于大意的缘故,根本没有想象到罗飞的速度会快的这种程度,下意识的,罗天连忙向远处退去,提气间胸口猛的一阵喘息,抬手便是一掌向前推出。

    在他想来,罗飞一定是用着诡异的方式让自己不小心中了圈套,他到了自己身边肯定会马上出手,可是这一掌推出之后,罗天就疑惑了,因为他发现,罗飞根本没有跟过来。

    还在原地。

    “跑什么?我都还没动手呢?”

    罗飞单手负于背后,右手轻轻的晃荡着,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了一条腰带。

    而那个腰带,却是罗天的。

    “你……什么时候把我的腰带拿走的?”罗天看过,顿时脸色变得通红……

    羞辱,这是极大的羞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