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吃瘪还是吃醋

    更新时间:2018-09-05 11:12:20本章字数:2120字

    韩政揉了揉太阳穴,想起刚刚那丫头,他就忍不住头疼,长这么大还没遇见过这么难搞定的女孩。

    “姜越,把车开回你家,换我来开!”

    姜越透过后视镜,看到韩政一脸疲惫的表情:“政少,你没事吧?”

    “没事,就是有点心烦,出去兜兜风!”韩政的情绪想来不外露,除了在姜越和几个死党面前。

    姜越从他大学毕业开始就跟在他身边,两人已经相处好几年了,他从不把他当外人,有什么事也宁愿跟他说。

    姜越从后视镜里与他对视一眼:“政少想去哪儿?我送你过去!”

    今天韩政的状态不太好,让他一个人开车出去,姜越是不会放心的。

    韩政想了想:“去海边吧!”

    银月不喜欢应酬,今天会参加这个宴会,纯粹是因为古悦想接近韩政。

    看到古悦心情不好,他也不想再待下去,跟主人说了声便离开。

    “接近韩政了?”

    “别给我提他!”古悦没好气的吼道。

    银月忍不住挑眉:“怎么了?吃瘪了?还是吃醋了?”

    “晚饭都没吃,吃什么醋!”古悦更加恼火,还吃醋?哈哈,天大的笑话。

    “原来是没吃饭,上火啊?”银月一脸了然的表情:“想吃什么?”

    “不吃!”古悦愤愤道,气都气饱了,哪还有心情吃啊。

    “我饿,陪我吃!”银月理直气壮地说道,这不是给她选择,而是强制性的。

    现在的时间据吃完饭较晚,可还没到吃夜宵的时间,街上还十分热闹,餐厅的人也不少。

    银月找了一家中意的餐厅,给自己和古悦各点了一份餐,另外又要了一份菠萝饭,是古悦喜欢的。

    古悦喜欢菠萝饭,但不喜欢把这个当正餐,每次只吃几口。

    “还想吃什么吗?”银月柔声问道。

    古悦听着他点的餐,心中的怒火顿时消了大半,她没办法把气撒在温柔的银月身上,冷静后说了声:“不用了,晚上不想吃太多!”

    银月又点了一份香草冰淇淋,每次古悦不开心的时候,吃香草冰淇淋总会忘记烦恼。

    “古悦,有件事我要跟你说!”服务生离开后,银月认真的看着古悦。

    古悦抬头,对上那双清亮的眸子,等着他的下文。

    “从明天开始,如果有人把你当成我的女人,一定不要急着解释,因为,这至少能保你一时安宁。”

    “你在说什么?”古悦有些不明所以,这家伙怎么会突然跟她说这个?

    “今天的宴会,虽然都是名流,但是他们并不全是商界的名流,而是以黑市的身份出席的。”银月说道:“韩家背后有股势力,这件事在这个圈子里不是什么秘密,韩家只有在韩政接手之后,才慢慢开始洗.白,可有些黑市的宴会,他还是必须出席,就是你今天看到的这样。”

    古悦惊愣了片刻:“也包括你吗?”

    “是!”银月垂眸:“我知道你在伦敦有任一伟照顾,但是在黑市,他们三个加起来,势力都不及我的十分之一,连墨辰不喜欢黑市,尽管他这些年急着培养自己的势力,可他的界限很明确。你不需要知道我的身份,只要按我说的做就好,这对你有益无害。”

    古悦撇了撇唇:“那你能保证那位慕小姐不找我麻烦?”

    银月微愣,转而故作为难状:“这个……不能保证!”

    “银月你去死!”古悦叫嚣道,被他这么一说,她把先前韩政的事抛到脑后。

    两人吃饱喝足后,银月把古悦带回了自己家。

    迈森公寓内,古悦在客厅里转了一圈,整体有黑、白、玫红,三种颜色,简洁而不失优雅。

    “怎么,要不要留下来过夜?”身后传来银月的声音,比先前要爽朗许多。

    “孤男寡女的,算不算同居?”

    “你觉得是就是吧,我无所谓!”银月浅笑道,其实这间公寓从来没有除了他意外的人在这里住过,不过如果古悦想住下来的话,他倒是没意见,反正房间嫌多。

    “今晚就不了,虽然你这里确实不错,不过我来这里以后还没有跟一伟打过照面,我怕他会找我。”古悦从沙发上站起来:“我先回去了!”

    “等一下!”

    古悦回过身看向他:“你今晚喝了酒,不要开车了,我打车回去就好!”

    “我不是要开车送你!”银月从沙发上起身,拿起茶几上的车钥匙走到她面前:“把车开回去!”

    古悦惊讶的看着他。

    “这辆车是我今天下午去买的,你刚来伦敦,又没有自己的车,算是给你接风的礼物!”

    古悦怔怔的看着他,原本只是一丝惊讶,毕竟她和银月的关系,她开他的车也没什么,只是觉得她一个女孩子用一个男人的私有物,有些变扭,可现在他竟然说,那辆车是送给她的。

    古悦并不知道银月多有钱,至少今晚看来,他的身份比简单,或许一辆车对他来说并不算什么。

    “别看了,买都买了,不可能再退回去,我一个男人,你总不想让我开着那骚包的大红色跑车到处跑吧?”银月微微皱了下眉,对她一时间不回应有些不耐烦,这丫头,不就一辆车么?有什么好变扭的。

    古悦无奈,接过钥匙:“谢谢!”

    古悦一离开,关上门,一室的寂静被关在清冷的屋子内,银月突然有种被丢下的感觉。

    不一会儿,手机铃声响起,银月走回沙发边,拿起茶几上的手机,看到手机屏幕上显示的名字,眉宇微皱,划开接通键:“什么事?……我马上来!”

    姜越把车开到海边,韩政下了车,他便坐在车里,看着韩政在海边行走。

    看着这片海隐没在黑夜中,韩政陷入沉思,曾经在H市,那片海和这里极为相似,一样的夜色,一样的沙滩,一样的海风……那是他心灵深处最美好的回忆。

    还记得八年前,那个找不到家的她,一夜之间没了家人,跟孤儿院的小朋友一起生活的她,就在那个儿童节,他去孤儿院遇见了那个坐在墙角,不愿意和任何人交流的她。

    只是一眼,他就被她身上的那种孤寂所吸引,那是跟他身上一样的特质。

    他难得这么主动跟人打招呼,那死丫头却完全无视他,甚至还嫌他烦,那是韩政第一次感受到被人嫌弃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