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07章 夜半交锋

    更新时间:2018-09-05 11:13:17本章字数:1556字

    头顶传来嗤笑一声,柳瑶瑶抬头,那人嘲讽十足的目光清晰可见。

    夜半闯她闺房,还敢嘲笑她?

    柳瑶瑶深吸口气,我忍!

    “看来你还真的是和贤良淑德,蕙质兰心不沾一点边啊……倒不用费心假扮啊。”他带着暗讽的话迎面而来,扑了柳瑶瑶一脸。

    “这茶都凉了,也不叫丫头添点?啧啧……”很少见到有人能把这么贱的话说的这么高贵的。

    柳瑶瑶见他坐在自己的位子上喝自己的茶,顿时想到微信动图里一个巴掌闪过去的那些个表情。

    却没胆子实施……我double忍!

    捏拳站起,柳瑶瑶拍了拍衣服,坐在了另一边:“殿下夜谈女子闺房这个习惯,可不太好吧。”

    “你胆子倒是大,敢这么和我说话。”

    柳瑶瑶:……确定了,他是重度中二无疑。

    不过他既然来了,也就证明她先前的猜测是正确的,这鬼王,却是对她有所求,不是么?

    心中有了底,柳瑶瑶的胆子也壮实了许多。

    “殿下刚离去便二度来访,怕是有重要的事吧。”她拿起茶壶给自己倒了一杯水。

    此时已经脱下了大半伪装。

    九王却早已看穿:“倒不是个蠢笨的,怪不得能活下来。”

    柳瑶瑶幽幽的目光望着他:“殿下这是何意?”

    他知道害她的人是谁!

    九王却如坐定神佛一般,不为那目光所动:“要活就把这事塞进心里,莫要说出去一句。”他淡淡地应了一句,却不提何人所害。

    柳瑶瑶柳眉一高:“殿下的意思是要护着那人了?难不成……莫不会是殿下的哪个红颜知己吧?”她微微靠近,细细观察着他脸上的表情。

    他未有所动,柳瑶瑶却从那眉眼中看出了细微分别,她是个画家,还是个优秀的画家,自然对于人体五官的细微表情很是熟悉。

    而他刚才的表情,虽说不上心虚,却也有几分偏向的,至少他一定认识那个害她的人,而那个害她的人还很可能是个女人!

    她就说嘛,不是这鬼王下的手,也肯定和与他的婚约有关。

    她喝了一大口水,放下水杯:“既如此,殿下直接取消了和我的婚约就可,何必辜负了对殿下痴心已付的人。”她的话里,也带上了嘲讽。

    心中不知为何有些莫名的失望,却原来名震朝野的鬼王,也只不过是个这样的俗人罢了。

    白生了这样一幅好皮相。

    她幽幽叹了口气,一旁一直盯着她的九王却是眼中一眯:“婚约的事,圣旨已下,毁了这婚事,到时死的第一个就是你,你是聪明人,自当知该如何做。”

    柳瑶瑶咬唇:“所以你过来,就只是为了提醒我不要查这事,吞了这闷亏?”

    他起身,对着窗外的月光:“以卵击石,不过是浪费时间,你好歹算是个省心的人。”

    他讲得模糊,柳瑶瑶却心领神会——她有自知之明,自然不会去烦着他。

    “……所以这是你答应娶我的原因?”她反问。

    “相府小姐,自由身体孱弱,大夫断定活不过二八年华。”他转身,目光灼灼地看着她。

    柳瑶瑶心中一跳,随即反应过来……所以娶柳瑶瑶的原因是因为她活不久?!

    心中一股气顿时烧了上来,这个渣男!

    “只不过此时看来,都是谣传,你的命倒是硬得很。”他嗤笑一声。

    柳瑶瑶闭眼,手上飞速地点击了一下页面。

    “既然如此,我也知晓殿下的意思了,只要日后别人不再惹我,我自然不会如何,只是若是一而再再而三,我也不是好欺负的。”她盯着他,伺机而动。

    “知道就好。”他转过身去,柳瑶瑶一个眼疾手快将页面中的东西,直接拉到了他的身后。

    恶搞苍蝇贴纸。

    只见一刹那,那贴纸就稳稳贴在了九王的背后,而对面正写着四个大字“此人有病”。

    一阵风过后,房里已然没了人影,柳瑶瑶看着那空空的窗户,得意地拍手。

    片刻后,房中陡然传出硕大的笑声。

    府门外,夜风中,一个锦衣男子手握一张贴纸,眼沉如水,身后的黑衣暗卫跪在地上,正脸色发苦。

    “呵!好一个柳瑶瑶。”此人有病!?

    生平第一次吃了暗亏的九王殿下,冷哼了一声,掌心中那纸,片刻就成了碎屑。

    一出柳瑶瑶的房门,他便发现了身后的那纸,只是……她是什么时候动的手?他竟然没有发现?

    “主子,公主正在府里闹着要见您。”跪地的暗卫低声禀报,九王眼底顿现一丝不耐。

    “轰她回去。”不耐烦的话语在月下散开,眨眼间,原地就已没了人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