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11章 倾国倾城

    更新时间:2018-09-05 11:13:17本章字数:2015字

    第二天一早,柳瑶瑶都不需要人叫醒,就十分神清气爽地起了。

    原因无它,到今天下午为止,她的定时荧光粉末就会开始发挥作用了,但是因为白日里显不出它的作用,所以今天晚上就是那位细心公主享受这个大福利的时间。

    而今日是她的生辰,想必那个找茬的姑娘不会错过。

    穿好衣服的柳瑶瑶摩拳擦掌,精气神都好了不少。

    “今日真是喜日子,看咱们小姐,气色都极好了呢。”青莲一边替柳瑶瑶盘发,一边赞美。

    柳瑶瑶笑着看了一眼过去,眼神定在了她手里拿着的金冠,顿时眼角一僵,这金冠,华丽归华丽,但粗粗估计得有好几斤吧。

    “简单些,就梳个飞仙髻吧,首饰就用娘亲前日送来的那套新打的。”青莲顿了顿:“今日是小姐的生辰,飞仙髻会不会太简单?”

    飞仙髻美则美矣,但配上华服美饰总是显得轻重不符了些。

    柳瑶瑶摇头:“今日虽是生辰,但不一定要打扮地过于隆重,不失礼便可了。”顿了顿,她又开口:“我记得还有几套新衣未曾穿过,你把那套十二破留仙长裙拿来。”白玉无瑕,配水蓝长裙,再配上仙气无比的飞仙髻,她今天是非要往仙气play上走了。

    青莲听此,忽然眼睛一亮,奴婢这就去。

    素白娇嫩的肌肤上,是暗含神采的面目五官,高挺秀气的鼻子,圆润的樱桃小嘴,黛眉杏眼下,是剪剪秋水,偏偏那水润的珠子里还隐着一丝丝的调皮,让她整个人鲜活了起来。

    房里无人,柳瑶瑶将淘宝上败的化妆品都拿了出来,今天的主题是,性感裸妆,小过片刻,原本就明艳的五官变得愈发立体起来,面容上淡淡的光彩闪着夺人眼球的光彩,人还是那个人,感觉却完全不一样了。

    等青莲小跑着把衣服拿进房里,看见柳瑶瑶第一眼都呆住了。

    经过眼影和眼线的修饰,柳瑶瑶原本就不小的眼睛又大了一圈,但是因为她贴合了自己眼睛的弧度,所以不仅没有破坏原本的美感,反而扩大了她原本的优点,闪闪发亮的肌肤如刚剥了壳的鸡蛋,红唇粉嫩欲滴,让人见了都忍不住有咬一口的冲动。

    青莲小脸红了红,一时间竟呆站在原地。

    柳瑶瑶轻笑一声,路出一口晧齿,更看呆了青莲。

    “呆着干什么呢,给本小姐更衣啊。”她按了按青莲的鼻子,她顿时红到了脖颈子。

    柳瑶瑶哈哈一笑,才拉回了万分懊恼的自家丫头。

    “小姐,更衣。”青莲顿时回神,将留仙长裙替柳瑶瑶穿戴好,又马不停蹄地替她盘起发髻来,飞仙髻看着简单,却不容易,但青莲心灵手巧,一炷香便也结束了。

    柳瑶瑶看着铜镜里的自己,在两角边用梳子梳下了一小缕散发来,顿时,整个人在仙气飘飘中又多了一丝妩媚风情。

    当仙气和妖气糅杂在一起,还在其中掺杂了几分单纯的时候,会造成什么效果?

    一出房门,柳瑶瑶就对上了一院子呆滞的丫鬟和小厮们。

    总算有生之年也能尝到潘安的感受,就是不知道现在上街去,会不会收获些瓜果蔬菜?

    “啪嗒”一声,不知哪里的瓦片掉落下来,顿时引起了几人的注意,柳瑶瑶抬头望去,正好看见了一块黑色的不了脚边在不远处的屋顶上下去了。

    她顿时就黑了脸。

    看来,高伯瑜还是派人监视着她?

    顿时,原本美好的心情大打折扣。

    “青莲,拿纸来。”低喝了一声,柳瑶瑶拿过青莲递过来的纸条,开始奋笔疾书。

    另一边的厉王府,听了手下报告的高伯瑜,神情却也不是那么愉悦。

    “你在她面前,失手了?”高伯瑜看着跪在面前的手下,虽不是他最得力的手下,但也是暗卫里数一数二的,竟然会被发现?

    “她做了什么。”

    跪地的人沉默。

    这才是重点,柳瑶瑶什么也没做,他却看呆了。

    羞耻了一秒钟,暗卫还是如实将一切禀报给了主子,毕竟犯错,就是犯错。

    高伯瑜在一瞬间有些恍然,随即却觉得可笑:“看呆了?”

    这样荒唐的理由,真是从他的手下嘴里出来的?

    “属下甘愿受罚。只是……柳小姐今日确实与平日大为不同。”

    高伯瑜眯起了眼睛:“哦?不同?怎么个不同?”

    暗卫沉默:“属下无法形容。”要真说,就是倾国倾城的妖精和神仙的结合体,但是他要真这样说出口,估计会被主子当场斩于刀下,连个全尸都留不下。

    高伯瑜眼神深了深:“自己去领罚吧。”

    “是。谢主子。”黑影一过,堂中已无人影。

    府外管事却突然进门来:“王爷,柳家来信。”

    高伯瑜顿了顿,竟伸手接了过来,这小妮子,竟然还有胆子给他递信?

    信条展开,第一行的便是故意写大成张牙舞爪的几字,看得人眼生疼。

    “不要再派人监视我了!!!”疑惑从眼底一闪而过。

    !!!——这是什么?

    不过,倒是能从这句话里形象知道她抓狂地张牙舞爪的模样——和她的字一样。

    充满生气的样子浮现在高伯瑜眼前,像只还未被驯服的小野猫。

    只是后面写的却是一手清秀的簪花小凯,剑眉一挑,高伯瑜低低笑了一声,继续往下看去。

    一旁的管家却已颤颤有余了,他何时见过自家主子笑过!?

    微微抬头,老管家试图扫一眼那信封,却还未看见任何信息就遇上了高伯瑜带着淡淡冷气的一眼,顿时嗖地一下将目光收了回去,头低得死死的。

    “将书房里的那株赤血珊瑚送去丞相府,就说……是本王给柳小姐的生辰贺礼。”盖上信,高伯瑜忽而低声说道,声音里带着浅显的愉悦。

    管家心下一跳,丞相府?

    “是。”管家低声一应,退出了房间,心里却是一阵地动天摇。

    看情况那信应是柳家小姐寄来的……她竟有这样的能耐能博得主子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