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16章 大变活人

    更新时间:2018-09-05 11:13:17本章字数:1996字

    走近箱子,柳瑶瑶将隔板慢慢竖起,望着高伯瑜的目光却带着狐疑:“你不会故意不配合吧?”

    她低声问道,却见高伯瑜望过来的目光里尽鄙夷,像是一个目光,就看透了她所有的小心思。

    “本王要对付你,还不用用这么下三滥的办法。”冷言讽刺没有让柳瑶瑶生气,反倒让她松了一口气。

    再反观高雨珊现下已经成了锅底灰的脸色,她将第二块隔板也盖上:“多谢殿下,这两样东西就算是我送给殿下的礼物了。”她眼中光芒暗闪,虽这只是魔术,拿来骗人的小把戏,但是在这落后的古代,可以拿来做的事,可多了。

    高伯瑜看着柳瑶瑶眯起眼:“你倒是打得好算盘。怎么,自己惹出来的,怕解决不了?”

    柳瑶瑶还真是有几分投靠抱大腿的样子,不过倒不是因为害怕,而是因为省事:“我看得出殿下不讨厌,既然如此,献给殿下也是应该的,毕竟是自己人嘛!”她笑得一脸谄媚,说出来的话也带着几分死皮赖脸,那一脸的仙气都被她资格消磨干净了。

    高伯瑜看着她这模样心中微微一跳,竟浮上几分无奈的感觉。

    再次蹲地,柳瑶瑶将那盒子的最后一层侧面隔板盖上,将最上层的隔板也一并盖上。

    深呼了口气,她拉着那盒子转了一圈,在众人都屏住呼吸之后,一瞬拉开机关!

    四层隔板顿时掉落下来,摊开在四个方向。

    “啊!”场中女眷,因为被吓了一跳而加了出来,柳瑶瑶一看,场中心跳加速的还不少。

    “天哪!九王殿下呢!”一声惊呼,众人都骚动起来。

    “是啊,盒子怎么没有人?”

    “难道真的没了?”

    ……

    场中一阵窃窃私语,颇有几分要暴动的趋势,柳瑶瑶忙开口。

    “大家不要着急,我这就将殿下变回来。”她将那盒子又原样盖了回去,照旧拉着那盒子转了一圈。

    众人的眼光都死死地盯着那盒子,生怕漏看了一只苍蝇。

    这一次,柳瑶瑶也是在众人呼吸最紧张的那一刻,拉下了机关,四块隔板倒下,高伯瑜还是和原来一样站在原地,似乎从未动过。

    “天哪!”惊呼声四起,众人捂住了嘴,惊讶地无与伦比。

    而已经见识了机关原理的高伯瑜,此刻却很是淡定。

    他倒还是小看了这个女人?

    眼底的目光扫过柳瑶瑶,连高伯瑜自己,也不知道那目光里带上了几分欣赏。

    半晌,场中掌声雷动。

    柳瑶瑶还未想到竟会引来这般的骚动,一转眼,她对上了丞相和丞相夫人的目光,心下一跳,忽而就开了口。

    “其实今日这些新鲜玩意,小女也要感谢九王殿下,虽说是书上看来的奇思妙想,但若不是九王殿下,小女也不能满足了一向的猎奇心理,小女在此,还要郑重感谢殿下的生辰贺礼。”她朝着高伯瑜行了一大礼,将这一大惊喜都推给了高伯瑜,对着他望过来的目光隐隐带上了一丝请求。

    她还是过于冲动了,没有想仔细后果,柳瑶瑶在府中的动静都是十分受关注的,怕是此时丞相和夫人已经对她起疑了。

    现下心中一慌,竟然下意识就推给了高伯瑜,还向他求救,话刚说出口柳瑶瑶就像往自己脑袋上捶一锤头,但没想到高伯瑜竟然还真的面不改色地接下了。

    虽未说话,但他对柳瑶瑶的态度对比起其他人来,真的可以说是天差地别了。

    而一边的高雨珊,已然红了眼。

    她千千万万没有想到,这把戏竟是高伯瑜准备的,这是怕她欺负了她,又知道柳瑶瑶琴棋书画不好,特意为她准备的……竟然还不惜自己上场,助她完成?

    口中血气弥漫,高雨珊只觉喉咙里一口气堵着快要窒息。

    伯瑜哥哥当真这么喜欢柳瑶瑶不成?

    柳瑶瑶惊讶地看着高伯瑜,余光间扫到释然了的爹娘,也松了口气。

    没想到到了关键时刻,高伯瑜还是很义气的!

    一拍掌,柳瑶瑶觉得以后再不对他有偏见了。虽然脸冷又爱装逼,但是高伯瑜的人品值还是很高的!

    一坐回座位,柳瑶瑶就敬了高伯瑜一杯:“刚才多谢殿下了,殿下日后若有吩咐,瑶瑶也定会尽力相助。”此时报复高雨珊之事,都被她抛在了脑后。

    高伯瑜淡淡扫了她一眼:“报恩?你拿什么报?”

    柳瑶瑶眉心一动,想了想低声开口:“额……我哪儿还有一些类似的玩意,不知殿下感不感兴趣?”

    这种东西看起来吓人,实际没有啥杀伤力,所以柳瑶瑶也不是很在意。

    谁知高伯瑜却冷笑一声:“就这些骗人的小把戏,你要用那些玩意报恩?”

    柳瑶瑶不满开口:“我那儿还有很多呢,虽然说没有什么实际作用,但是商业价值很高啊,殿下,你要是拿这些玩意去民间开个魔术馆,到时候可就赚大发了。”无意间将自己冒上心头的赚钱大计给讲了出来。

    “哦?”他轻笑,哼了一声。

    柳瑶瑶却僵硬地低头,心内大骂自己犯蠢。

    这样好的赚钱大计,怎么能就这么随随便便就说出口了!?

    柳瑶瑶,你真是不要太蠢!

    高伯瑜暗自琢磨着魔术馆和商业价值这二字,心中微妙,虽不知这哪儿来的词,但听着他却觉得甚为了解:“魔术?你刚才表演的,就叫魔术?”

    他的目光看向被下人带下去的盒子和木桌,眼中闪过一丝意味深长。

    柳瑶瑶石化,忽而笑得灿烂无比:“对啊,也是在书上看见的,殿下也知,我自小体弱多病,也没什么可以打发的乐趣……”

    高伯瑜冷哼了一声,柳瑶瑶顿时灿灿地闭了嘴。

    丫的怎么总感觉自己被吃得死死的?

    柳瑶瑶郁闷无比,场内却突然漆黑一片。

    “怎么了?灯怎么灭了?”场内有人疑惑。

    柳瑶瑶却陡然反应过来,僵硬地看向高伯瑜。

    糟糕!她都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