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19章 入宫觐见

    更新时间:2018-09-05 11:13:18本章字数:2070字

    柳瑶瑶虽然天性乐观,但是想到要直面太后这种封建社会的顶级统治者也还是有些肝颤。

    那可是一言不合就会砍人的大boss,曾经身为大天朝五好青年的瑶瑶同学表示自己根本hold不住好么!

    丞相府一夜提心吊胆根本无人入睡,第二日天还没亮青莲就来喊自家小姐起床了。

    “小姐,小姐?快醒醒,今天您要进宫觐见太后,可万万不能迟了!”青莲将两边床帏挽起,上前轻推着睡得正香的柳瑶瑶。

    “嗯……干嘛这么早,我昨晚三更才睡下……”柳瑶瑶翻了一个身,迷迷瞪瞪刚睁开睡意朦胧的眼睛,猛地被吓了一跳,“青莲,你这是跟谁打架去了!怎么被人把眼睛都打青了!”

    青莲摸摸自己乌青的黑眼圈,苦笑了一下,立刻上前麻利地服侍主子起身穿衣,嘴里忍不住嘟哝道:

    “都什么时候了,小姐还有心情开玩笑!太后今天宣您进宫,显然是要给喜鑫公主出气,咱们府里上上下下哪个不是一夜都没合眼?小姐你倒睡的香,还有心情寻奴婢开心呢!”

    “好了好了,我不打趣你了。不用担心,你家小姐我已经有了对策,今天进宫即使太后娘娘再不喜欢我,我也有把握全身而退。”

    柳瑶瑶抿嘴轻笑,俏皮地冲着自己忠心耿耿的大丫鬟眨了眨眼睛,接过青莲递来的湿帕子拭了面,然后便任由她拉着自己在妆台前面坐下,开始梳妆打扮。

    青莲心想作为未来婆婆,太后必定不会喜欢儿媳妇太过张扬,况且今天必定会存心为难自家小姐,因此也不敢往奢华富丽的风格装扮,只以端庄为主题。

    于是她给柳瑶瑶挽了一个平常却大方的随云髻,用一根赤金扁簪簪上,衣裳也配了清淡的月白色,坠了一对小小的白玉禁步,除此之外浑身再无任何装饰。

    柳瑶瑶站起身来从从铜镜里打量了几眼,满意地笑道:“青莲,你梳妆的手艺越来越精巧了。”

    还别说,就这几样简单地堪称朴素的衣饰,穿在柳瑶瑶身上居然是说不出的清新飘逸,比起昨天的盛装打扮别有一番“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的格调。

    青莲站在她身后欲哭无泪,心里默默呐喊:

    小姐你误会奴婢了,奴婢是真心想让您低调一回,谁知道您容貌太盛,这么简单的衣裳首饰都能走出清新脱俗的感觉来,奴婢也不想的好吗?这样还怎么在太后面前低调谦卑,小心行事?

    不管青莲如何郁闷,柳瑶瑶对自己今天的打扮却是十分满意的,为了搭配今天的小清新路线,又仗着自己年轻水嫩,干脆连妆也不上了,素着一张鹅蛋般的小脸儿就上了马车,在柳丞相和柳夫人担忧的目光中向着皇宫出发。

    到了皇宫,有小太监早已经候着,引着柳瑶瑶和青莲来到慈宁宫。

    通禀了进去,过了片刻一个大宫女模样的女子出来,上上下下打量了柳瑶瑶几眼,目中惊艳之色一闪而过,接着有些不悦,便似笑非笑道:“太后尚在安寝,就劳烦柳小姐在偏殿稍后吧。”

    不但没有行礼,那语气竟是说不出的轻视,隐隐还带着几分莫名的恶意。

    “你!”青莲简直要气炸了肺,上前一步就想跟她理论。

    虽然早就知道今日小姐进宫会被刁难,但那也是太后说了才算,这样一个小小的宫女凭什么敢对小姐不敬?

    “青莲。”柳瑶瑶轻喝一声,微微摇了摇头,止住了义愤填膺的大丫头,又向那宫女笑道,“那就有劳这位姐姐带我们去偏殿吧。”

    要不是太后的授意,这宫女即使对自己再不喜也不敢表现地如此明显,毕竟得罪当朝丞相的独女也是需要极大的胆量和底气的。看来,太后的攻势现在就开始了么?

    哎呀,幸亏咱当年在天朝那也是看过《X心计》《甄X传》滴人,要不然今天可不得抓瞎了?柳瑶瑶手执纨扇,一边淑女地摇着一边笑眯眯地在心里默默吐槽。

    那宫女听了这话倒是愣了:这剧本不对啊,说好的丞相独女交涉跋扈呢?恶毒丑陋呢?仗势欺人呢?怎么统统不见了?

    太后打发我来给她一个下马威,正常情况下这种天生娇贵的小姐不是应该勃然大怒然后风度尽失甚至愤然离去才是正常的么?但是人家不按套路来怎么办?求解……

    无奈之下,那宫女僵了半晌,脸上扯出一抹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来,只好将柳瑶瑶主仆二人领到偏殿,然后兔子一样飞奔回主殿寝宫向太后请教对策去了。

    “废物!来人,把她拉到掖庭宫,充作杂役!”

    太后此刻当然没有像大宫女说的那样还没起床,而是跟同样早早就来到寝宫的高雨珊一起等着看柳瑶瑶出丑呢,谁知道等到最后居然是这样一个结果,一听就怒得摔了一整套极品的汝窑茶具,立刻就要发作办事不力的大宫女。

    刚才还耀武扬威的大宫女碧彤此刻哪里还有半分得意,只顾伏在地上瑟瑟发抖,口中不住求饶。

    掖庭宫是哪里?是犯错的宫女和太监受罚的暴室!只要进去了就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坐在旁边的高雨珊轻哼一声,也觉得这碧彤连这样一点小事都做不好,当真是没用,就算拉出去打死都不为过,但她向来以高贵温柔的面目示人,怎么能这样狠心呢?

    于是她轻轻扯了扯太后的袖子,撒娇道:“太后姑姑,肯定是柳瑶瑶那女人太狡诈,碧彤才不是她的对手的,您老人家就大人有大量,放过碧彤这一次吧,要是真把她送去了掖庭宫那种地方,您肯定又要惦记碧彤姐姐巧手泡的梅花茶了!”

    太后刚才也是在气头上,被高雨珊这样一劝,便也改了主意:“看在喜鑫公主给你求情的份儿上,饶你这次。自己去墙角跪满一个时辰!”

    碧彤忙不迭地磕头谢恩,对高雨珊更是百般感激。

    高雨珊面上云淡风轻地浅笑,心中却在暗想:瞧,轻轻松松又收获了忠心一片,这种将人心操控在股掌之上的感觉简直让人上瘾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