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1章 苏记

    更新时间:2018-11-29 16:31:47本章字数:2119字

    两人不再继续这个话题,但是虞瑾心里却起了不小的浪花。

    但是她仍旧什么都没有问,心里却越发的警惕,她怎么觉得这个男人,似乎在调查她?

    车子开进了市区,她没有停在最繁华的地方,虞瑾出于礼貌,还是询问了宫弈的意见,“宫先生喜欢中餐还是西餐?”

    问之前,虞瑾其实就已经想到了结果,按照她短时间之内对这男人的了解,他一定会说无所谓,你定,随便之类的,所以虞瑾也就是客气客气而已,她心里其实都已经想好了地方,她在国外多年,可是口味还是喜欢偏清淡一点的,所以便把车子开到这个小胡同里。

    她的问句刚落,身边的男人便睁开了眼睛,他缓缓直起身体,笔直的大长腿屈在车子里,虞瑾看着都觉得憋得慌。

    他偏头扫了一眼附近,缓缓道:“我记得附近有一家私房菜馆,很不错。”

    虞瑾挑了挑眉,他竟然知道这地方?

    见虞瑾不说话,宫弈又淡淡的道:“看来你也不是真的想要询问我的意见。”

    虞瑾无话可说……

    “不然这附近还能有什么吃的。”宫弈淡淡的接上了后半句。

    说的这么直白,虞瑾勾了勾嘴角,一脚油门下去,随后在不远处找了一个可以停车的地方,熄了火,转头看向宫弈:“可以下车了。”

    宫弈推开门,虞瑾却坐着没有动。

    她的目光落在宫弈修长的腿上,黑色的裤管显得他整个人特别挺拔。

    虞瑾还是觉得可惜,可能出于母亲的影响,她天生喜欢精致美丽的事物,只是这男人出柜,让她觉得痛心疾首。

    宫弈下了车,回头扫了一眼兀自沉思的虞瑾一眼,目光暗了暗,随后敲了敲车窗,俯身:“不下车么?”

    虞瑾闻言回过神,点点头,“等我一下。”

    几分钟之后,两人站在了一家私房菜馆前,这家私房菜似乎年代非常久远,牌匾已经破旧,写了两个瘦金体大字——

    苏记!

    虞瑾抬起看着这两个字,思绪不知不觉走远了。

    她第一次来这家私房菜馆,还是母亲在世的时候,那时候母亲的身体很好,精神也没有出现问题,她是个喜欢品味美食的女画家,但因为生在大户人家,很少亲自洗手作羹汤。

    母亲和她说过,在没有生下她的时候,她的梦想就是和虞瑾的父亲吃遍全世界,可是有了女儿之后,她的梦想却变成了带着女儿品尝所有美食。

    想到这里,虞瑾目光暗了暗,可惜她到最后都没有实现这个梦想,而她的女儿在她最困难的时光里却什么都没能做。

    空气中静静的流淌着一种不知名的情绪,宫弈似乎察觉到了虞瑾忽然低落的心情,他转过头,目光落在虞瑾锦缎般的头发上。

    他的目光夹杂着探究和不解。

    她的电脑为什么会被开了后门,她隐藏着什么秘密?她和那些人又是什么关系?单单只是偷窥狂而已么?

    而且,那么巧,她竟然喜欢玩大型游戏。

    宫弈的大脑中不断的出现新的问题,最后虞瑾已经收拾好了自己的情绪,率先开口:“你知道这家私房菜,是以前来过么?”

    宫弈闻言,自然而然的收回落在虞瑾头上的目光,一边叩响沉重的木门,一边缓声回:“我以前谈生意的时候来过几次。”

    虞瑾了然,“那你面子倒是挺大,这里不容易订到位置。”

    话音一落,木门从里面被打开。

    开门的是一个老爷爷,耄耋之年,伛偻之躯,鬓发早已花白。

    “苏爷爷。”

    “苏老!”

    两人见到老人,一同打了招呼。

    虞瑾挑了挑眉,听宫弈的称呼,似乎对这里很熟悉,和主人也不生分,宫弈对于虞瑾的称呼倒是没有表现出什么,之前他就已经猜到,来这里之前不用订位置的,必然就是旧识。

    苏老见到是两位常客同时上门,乐的笑眯了眼睛,连忙招呼:“快进来进来。”

    苏老走的很慢,虞瑾伸出手搀扶着他,后者笑眯眯的看着虞瑾:“阿瑾,好几年没见了。”

    “嗯,我也是最近才从国外回来。”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苏老说道这里,又问:“你们两个……”他苍老的目光在宫弈身上顿了顿,又问了下去:“你们两个一起的?”

    虞瑾点点头:“我欠他一顿饭,就想到您这里了,正好我也很久没吃了,早就想死了。”

    宫弈在一边颔首。

    苏老恍然大悟,“哦,我还以为你们两个……”话说到这里苏老没有往下说,而是转了话题,“宫先生也是我这里的常客。”

    苏老将两人引进了一间古风味道很浓的包厢,“说吧,今天想吃什么?权当给阿瑾接风洗尘了。”

    虞瑾和宫弈相对而坐,闻言,宫弈勾勾唇角,“我都可以。”

    既然虞瑾做东,对方又没有什么挑剔的,她便对苏老道:“苏爷爷那可不行,你要是不收钱,我不就还欠着他么,这样,您就把招牌菜都上了吧!”

    苏爷爷挑了挑眉,“你们两个吃的完?”

    虞瑾想了想,“我就是馋了,想每样都吃点。”

    “我给你们每一样都做三分之一的分量,不要浪费。”苏老对虞瑾笑的慈爱。

    虞瑾嘴角扬起,“爷爷你真好。”

    苏老呵呵笑,随后又对宫弈道:“宫先生,你手边的茶是新来的,味道不错。”

    宫弈点点头:“谢谢苏老。”

    苏老说完转身离开了包厢,关门时目光又在两人身上转了转,随后才将门关紧。

    虞瑾放松下来,她看着对面的男人伸出手,正端着茶壶斟茶,坐姿很端正,手指修长白皙,放在精致的茶壶上面,惹眼的很。

    茶水的香气四溢,宫弈斟了大半杯,随后放下茶壶端起茶杯,轻轻的放到了虞瑾面前。

    虞瑾挑了挑眉,暗暗道这男人其实还挺绅士,又出声:“谢谢!”

    “不客气!”宫弈一本正经。

    虞瑾品尝了一口,“……嗯,苏爷爷家的茶都特别好喝。”

    宫弈闻言也抿了一口,赞同的点点头。

    那边虞瑾已经拿出了手机,打开相机对着茶水咔咔咔的拍了几张照片,然后又端起茶杯自拍了几张,最后打开自己另一个无人关注的微博账号,上传照片——

    “16年9月12日,苏爷爷家的新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