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5章 虞海

    更新时间:2018-11-29 16:31:48本章字数:1907字

    虞瑾将车开进小区,刚进入停车场,就看到一辆宝马横亘在路中间。

    虞瑾看了一眼车牌号,眯了眯眼。随后将车快速停好,走了下去。

    宝马中的人似乎也看到了虞瑾,不等她走过来便降下了车窗,随后后座处露出微胖却保养极好的一张脸。

    虞瑾在三米外站定,目光直视车里的男人,没想到动作这么快就找来了。

    虞海转过头,看到虞瑾的时候皱了皱眉,声音毫无温度:“这么晚才回来,去哪里了?”

    虞瑾嗤笑了一声,抱起手臂:“这和你有关系?”

    虞海闻言眉头皱的更紧,“这就是你和父亲说话的态度?”

    虞瑾却渐渐收敛起笑容,“你有事就快说,没有我就上去了。”

    她说完看了虞海一眼,见后者没有说话的意思,转身就要离开。

    “站住!”

    虞海低沉且严厉的声音又传了过来。

    虞瑾冷笑了一声,停下脚步,“到底有没有事?在这里浪费时间有意思么?我明天还要工作。”

    “辞掉你的工作。”虞海冷声命令。

    虞瑾闻言转过身来,“你凭什么支配我的生活?你没有这个权利。”

    虞海眯眼,推开车门走到虞瑾面前,肥壮的身躯挡在她的去路,“虞瑾,我不是在和你商量,而是通知你。”

    “我也再说一遍,你没有这个权利。”虞瑾一字一顿,目光里冷意四溅。

    “跟我回家去住。”

    “呵——”

    虞瑾轻笑了一声,往后退了一步:“你让我回去难道是为了让我去看你和你的秘书怎么偷情的么?”

    虞海怒火中烧,“注意你的态度。”

    “我的态度怎么了?和你有什么关系?我不会回去的,你死了这条心吧!”虞瑾字字都带着咬牙切齿的恨意,“没了我虞氏又不是马上要破产了,请你不要再骚扰我的生活。”

    虞海看着眼前咄咄逼人的女儿,揉了揉眉心,强制自己压下怒气:“明天家里有酒会,你早点回来。”

    虞瑾冷笑:“怎么?又需要我出卖色相帮你争取利益?”

    “你……”虞海指着面前一脸了然的虞瑾,半晌后冷声道:“明天晚上七点开始,如果我没有见到你, 你在玖大的工作我有一万种办法帮你辞掉。”

    虞海说完没有去看对面虞瑾的脸色,径直转身离开。

    虞瑾面无表情的站在原地,看着司机恭敬的打开车门,虞海肥硕的身躯坐了进去,随后车子转了一个弯,驶出了她的视线。

    虞瑾右手握的紧紧的,泄露了她内心的愤怒。

    几分钟之后,她缓缓松开手,锁上车门上楼。

    阿肥果然还趴在自己的窝里,看到虞瑾回来转头轻飘飘的看了她一眼,又转过了头看外面的景色。

    几秒钟之后,似乎是发现了什么,它又外面的景色中回过头,冰蓝色的眼睛盯着虞瑾看。

    虞瑾扫了阿肥一眼,挂好衣服后径直走进了书房。

    阿肥见主人没有理它,慢吞吞的爬下了自己的窝,迈着优雅的猫步走到书房前,小爪子看着几米外坐在书桌上的虞瑾往前伸了伸,还没等放在地上又收了回来……

    它怎么觉得……

    主人好危险的样子!

    要不要去安慰安慰?

    不过会不会暴尸荒野啊……

    可是不去献媚主人就不会给粮食吃~

    怎么办?

    阿肥在门口伸爪子,收爪子,伸爪子,收爪子……

    表示很纠结。

    这边虞瑾完全没有注意到阿肥要抓狂的小心思,她手指快速的在键盘上敲打,目光在页面上一目十行而过。

    她此刻心情极度糟糕,她需要分散一下自己的注意力。

    虞瑾毫无目的的逛着娱乐八卦的新闻,但内心仍旧无法平静下来。

    最后她不得已将自己设计的帝娱系列下载到电脑,注册了一个账号。

    另一边,纪苑正歪在宫弈家的沙发上滔滔不绝,“你听到我说话没?今天我本来已经到了玖大了,结果你说要自己上阵!我没事就在玖大里面溜达。”

    “结果你猜怎么着?”纪苑兴奋的打了一个响指。

    宫弈坐在沙发的另一边看报纸,闻言没有什么反应。

    纪苑早就已经习惯,自顾自的道:“上次我在玖大门口遇到的那个女生,真的是玖大的学生。”

    “所以我今天又见到她了。”

    纪苑满脸笑意,眼角眉梢都挂着得意。

    宫弈嫌他聒噪,随便应付了一句:“她不熟认识你么?”

    宫弈原本也就是随便说说,没想到却戳到了纪苑的痛处,后者撇了撇嘴,“好像不仅不记得我,今天还把我当成那种随便搭讪撩妹的男人了。”

    纪苑声音低低的,宫弈意外的抬起头,轻飘飘的加了一句:“难道你不是么?”

    “这么可能是?!”纪苑站在沙发上居高临下的看着宫弈,“我一点都不随便好不好。”

    宫弈轻笑了一声,“妓院还不随便么?”

    纪苑立刻炸毛:“谁让我爸姓纪,我妈姓苑!这是我能决定的么!”

    他说完看着宫弈一脸淡然的模样,气不打一处来,“凭什么你一天能和那女人约两次饭啊,真是不公平。”

    宫弈翻了一页,没说话。

    纪苑撇撇嘴,不情不愿:“要不你教教我?”

    宫弈终于捏了捏眉心,放下手中的杂志,下逐客令:“你可以回家了。”

    不等纪苑反驳,宫弈又道:“门在那里,不送!”

    纪苑目瞪口呆的看着宫弈起身,还没说话宫弈放在沙发上的手机便响了起来,铃声和短信来电都不一样,显然是有特殊含义的。

    纪苑狐疑的看向宫弈,后者听到声音后脚步一顿,随后拿起手机大步走向卧室。

    纪苑站在沙发上,一脸惊讶,“谁的电话还需要背着我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