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7章 阿肥是我家的肥猫

    更新时间:2018-11-29 16:31:48本章字数:2003字

    我家的肥猫叫阿肥2016925 21:45:04

    Hi?

    宫弈看着虞瑾发过来的两个字母,好一会儿才将手放在键盘上,慢慢敲击起来。

    阿肥是我家的肥猫2016925 21:48:14:

    你好!

    宫弈发过去之后,本以为那边会快速的回应,谁知道消息发过去就像石沉大海,宫弈坐在电脑前,目光落在界面上属于虞瑾的那个窗口,就连鼠标都没有动一下。

    她是发过消息之后就离开了?还是已经知道他是谁?

    耍着他玩呢?

    宫弈又等了一会儿,他看了一眼右下角的时间,已经接近十点了。

    虞瑾始终没有什么动静,或许已经睡着了?

    不过既然是虞瑾首先发起的对话,那么就是说明她明明是有话要说的。宫弈皱了皱眉,又看了一眼两个人的对话,没有新消息提示,他打算退出游戏关电脑,鼠标刚点到叉,页面上突然又出现一行文字。

    我家的肥猫叫阿肥2016925 22:01:04:

    sorry,我刚刚去喂猫,我想问你家的猫是什么品种?公猫母猫?有配偶否?

    事实上,虞瑾家的阿肥早就到了该交配的年纪,只是虞瑾觉得一只懒猫养起来都费劲,要是再来一窝,她的日子会过得很艰难。

    不过阿肥已经很老了,如果因为她的自私剥夺它做母亲的权利,虞瑾还是觉得自己于心不忍,今天玩到二十关的时候扫到了其他玩家的名字,有一个玩家的id竟然和她的一样——

    阿肥是我家的肥猫。

    虞瑾觉得大约这就是天意,她想了想,最后还是点开玩家的聊天窗口发送了临时会话。

    宫弈在看到虞瑾的问题后愣了愣,随后他明白过来,抿了抿薄唇,大脑快速的运转起来,他想起在苏老家吃饭时虞瑾的话,半晌后他选择了一个谨慎又可以保持联系的回答——

    “加菲猫,目前还没有配偶,不过正在联系。”

    这句话发出去后,又立刻补充了一行——

    “你家的是加菲么?母猫?”

    虞瑾看到后越发觉得跟这个玩家有缘分,不仅猫是一个品种,名字也一样——

    “我家的是母猫,我想找一个公猫,他到了交配的年龄,纯种加菲。”

    宫弈又回:“我现在还不能确定,如果我一接到消息就通知你怎么样?我前几天联系了一个,对方还没有给我明确的答复。”

    “好的!”虞瑾发过来两个字,随后又补充:“谢谢你!我觉得我们很有缘分。”

    宫弈看着两排小字,随后回道:“我也这么觉得,如果你不和我开临时会话,我也不会发现竟然这么巧。”

    虞瑾后来只是回了一个微笑的表情,便再也没说话。

    宫弈等了一会儿,慢慢敲打出几个字,“你的电话号码?”

    然而手指却停在enter键上迟迟没有发出去,过了一会儿他又删除,重新打了一行——

    “请问,您怎么联系呢?”

    虞瑾看着屏幕上那一个大写的‘您’字,噗嗤一声笑了起来,一晚上的阴郁一扫而光,她的手指轻快,回:“我明天晚上有事,不能上游戏,后天晚上应该会上。”

    宫弈回了一个好,那边虞瑾又道:“我先下了,很晚了,你也早点休息。”

    宫弈看完,正在琢磨如何措辞,那边虞瑾又发了两个字——

    “晚安!”

    宫弈看着屏幕上的两个字,随后也回了两个字——

    “好梦!”

    虞瑾退出游戏,却并没有关掉电脑。

    她原本变好的心情因为想起明天晚上的酒会而变的沮丧,她靠进了舒适的椅子中,将手覆在额头上,微微阖上眼睛。

    她觉得大学的生活很好,她不想走进这个肮脏又黑暗的社会,可是虞海是铁定了心不让她好过。

    她倒是要看看他还想怎么样?

    又是出卖女儿换取利益的老套路么?

    宫弈下了游戏后,并没有立刻去睡,他接了一个电话,是宫利打来的。

    宫弈声音低沉,清冷而又恭敬:“叔叔还没睡么?”

    宫利在那边道:“还没有,刚开完一个会。”

    “注意身体。”宫弈淡淡的道。

    “嗯!”宫利轻轻的应了一声,随后切入了主题,“小弈啊?祁宵他现在在国外,所以有些事情你就要多帮帮忙了。”

    宫弈闻言眯了眯眼睛,“叔叔别客气,宫氏怎么说都是我父母一手创建起来的,就算他们不在了,我为宫氏做什么都是应该的。”

    宫利皮笑肉不笑,“我就知道你这孩子向来聪慧。”话落,又道:“明天圈内有个酒会,你代我去一下,我最近血压有点高,不适合喝酒。”

    “酒会?”宫弈轻轻的反问了一句。

    “嗯,就是每年电子界的商业巨头都会一起举办一场酒会。”

    “可是时间不是还没到?这次怎么这么早?”宫弈问。

    宫利回答道:“虞海的生日在十月份,可能不想在一个月内办两场,所以把这次的提前了一个月!”宫利说完又道:“就是走走过场促进一下关系而已,你不必拘谨。”

    “这次举办酒会的是虞氏?”宫弈想起虞瑾说起的明天晚上不能上游戏,估计就是这件事。

    “对,下一次就是我们了。十年一轮,真快。”

    宫利的话让宫弈想起了已逝的父母,上一个十年他的父母还共同举办了酒会,没想到十年之后酒会依旧,人已不再。

    宫弈目光暗了暗,“好,我明天会准时过去的。”

    宫利应了一声,又道:“小弈啊,上次安排的相亲……就是虞氏的千金吧?”

    宫弈缓缓勾起嘴角,“是的。”

    “你觉得怎么样?”宫利试探的问。

    宫弈拿着手机起身,随后坐进舒适的沙发里,淡淡的道:“虞氏看上的是我身后的宫氏,我自然不会让他们得逞。”

    宫利闻言放下了心,“哎,都怪祁宵,常年在国外,本来这个相亲是给他安排的,倒是委屈你了。”

    宫弈冷笑,宫利怎么可能让他那个花花公子的儿子去相亲?让他去不过就是为了试探他有没有借虞氏夺回宫氏的心而已,何必这么冠冕堂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