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0章 哥哥

    更新时间:2018-11-29 16:31:48本章字数:1948字

    虞瑾憋得满脸通红,半晌后咳嗽才止了下来。

    宫弈看着虞瑾,随后抽回手又递过了一杯水,“压一压。”

    “谢谢!”虞瑾接过来,喝了几口,感觉好多了。

    杨柳青青假意的咳嗽了一声,虞瑾看了她一眼,随后抿了抿唇,宫弈今天似乎格外的和颜悦色啊……

    竟然过来给她拍背?

    虞瑾扫了身边的男人一眼,他的目光正落在她的脸上,认真的盯着她看。

    虞瑾被抓包,尴尬的笑笑,“谢谢,我没事了。”

    “那就好!”宫弈说完也没有起身的意思,微微向后靠进了沙发里,双腿自然的交叠在一起,显得修长而匀称。

    杨清抑浊突然开口,他看向宫弈:“宫先生和我们阿瑾相亲认识的?”

    虞瑾的目光微微一凝,偏头扫到杨柳青青正对着他哥比了一个大拇指。

    宫弈闻言挑了挑眉,“上次虞氏和宫氏安排的相亲。”

    他说完又挑起眉,“你是她的哥哥么?”

    杨清抑浊不动声色的眯了眯眼,“我只是和她从小一起长大而已。”

    宫弈点点头,慢条斯理的下了定论:“原来是一起长大的哥哥。”

    杨清抑浊幽深的瞳孔缩了缩,对面的杨柳青青还不嫌弃事大的又比了一个大拇指,这回却是倒着的。

    这两个人表面上似乎风平浪静,实则早已风起云涌。

    杨柳青青偏头看了一眼坐的笔直,正在玩手机的虞瑾,半晌后几不可闻的叹了一口气。

    当事人要不要这么淡定啊!

    ——

    二十分钟之后,原本冷清的大厅已经宾客满座,虞瑾这才抬起头仔细的打量了一眼虞宅。

    偌大的大厅布置的美轮美奂,水晶吊灯从挑高的房顶上蜿蜒而下,光芒璀璨,灯光打在金属器物上,反射出光怪陆离的影像。

    她的视线又落在二楼,此时这家的主人右臂挽着一个三十多岁的美女,正缓步走到了二楼。

    虞瑾放下手中的酒杯,宫弈扫了身边的女人一眼。

    虞瑾脊背挺直,目光漆黑如墨,她今天为了搭配衣服的颜色,没有涂太鲜艳的口红,裸色的唇瓣紧紧的抿着,手掌紧紧握成拳。

    宫弈收回视线,杨清抑浊道:“我们过去吧,快要开始了。”

    宫弈点点头,却没有叫身边的虞瑾。

    杨柳青青闻言起身,随后拉了拉虞瑾,“走不走啊?”

    虞瑾这才放下酒杯起身,她走到三人面前,“你们先过去吧,我一会儿就到。”

    “你去哪里?就要开始了。”杨柳青青看向虞瑾。

    虞瑾指了指楼上的两个人,“他看着我呢,应该是找我有事。”

    杨清抑浊闻言顺着虞瑾手指的方向往楼上看了一眼,虞海挽着他的第二任妻子于晴站在楼上,目光正落向他身边的虞瑾。他又看了一眼身边的宫弈,随后眯了眯眼。

    虞瑾竟然能在宫弈面前表现出自己和父亲的不和,看来两个人的关系不浅。

    宫弈转过身,点点头:“那我就先过去了。”

    虞瑾点点头,“enjoy tonight!”

    “你也是!”宫弈说完又和杨氏兄妹打了一个招呼后,转身离开。

    虞瑾看了一眼宫弈的背影,随后对身边的两人道:“你们先过去,我上楼看看。”

    杨清抑浊欲言又止的看了虞瑾一眼,随后被自己的妹妹拉了过去,“行,阿瑾我们去那边等你。”

    虞瑾笑笑,转身往楼上走。

    宫弈站在角落里,看着虞瑾在虞海的注视下一步一步走到楼上。

    虞瑾表情冷淡,也没有和虞海身边的于晴打招呼,倒是于晴率先开了口:“小瑾来啦!”

    虞瑾闻言勾了勾唇角,笑意却不达眼底:“这是我家,我回来不正常么?”

    于晴脸色一僵,“小瑾,晴姨不是那个意思。”

    虞瑾冷笑,虞海看着虞瑾的态度,冷声道:“你不会好好说话么?”

    “你让女儿怎么好好跟父亲的情妇说话?”虞瑾一字一顿,寒意四现。

    于晴脸色煞白,挽着虞海胳膊的手微微一颤,虞海安抚的摸了摸她的手,“她是你的继母。”

    虞瑾嗤笑:“如果你今晚叫我过来就是为了认继母,那么抱歉,我一定会让你失望。”

    “你!”虞海指着虞瑾,气的说不出话来。

    于晴立刻安慰虞海,“老虞别生气,小瑾她不是故意气你的。”

    虞瑾冷笑,“我就是故意的。”

    于晴皱了皱眉,“小瑾,你父亲最近身体不是很好,你别气他。”

    虞瑾对于晴的话充耳不闻,虞海深呼吸了几口气,随后冷声问道:“我刚才看到你和宫氏的总经理在一起,你们怎么回事?”

    “这是我的私事,没有必要告诉你。”

    虞海被气的胸口剧烈起伏,半晌后指了指楼下,“一会儿你跳开场舞,别给我搞砸了知道吗?”

    虞瑾微微勾着唇角,没有回答。

    虞海冷哼一声,“听懂了你就给我滚下去。”

    虞瑾放在身侧的手掌紧紧握成拳头,半晌后她才抬起眼睛,目光直视虞海,“这次之后,我希望你不要再继续干涉我的生活。”

    虞海也冷笑起来,“你想都别想,你只需要记住你这辈子都姓虞。”

    “我以后不会再回来。”虞瑾说完转身下楼。

    虞海在身后慢慢的道:“你要是敢违背我的意思,我死都不会告诉你你母亲的骨灰在哪里,更不会给你看她遗书上的一个字。”

    虞瑾闻言脚步一顿,随后她咬紧唇瓣,猛地回过头咬牙切齿的看着虞海,“你真不是人!”

    虞海冷笑着看着虞瑾下了楼。

    宫弈的目光一直落在二楼,他看着虞瑾脸色非常不好的走了下来,最后消失在人群中。

    宫弈放下酒杯,对随身带来的保镖打了一个招呼,半晌后也走了出去。

    杨清抑浊扫视了大厅一圈,在没有看到宫弈后抿了一口酒,随后朝着二人消失的地方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