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2章 是我

    更新时间:2018-11-29 16:31:48本章字数:1866字

    主持人的话音刚落,虞瑾就感觉到台下的目光全部落在她的身上。

    她抬眼望去,全部都是人头。

    她笑着道:“我刚回来,所以也不太认识在座的朋友。”

    虞海看了虞瑾一眼,随后扫到人群中笔直而立的宫弈,收回了目光。

    主持人已经给出了建议:“既然虞小姐还没有选择,不然我们用灯光来现场选择怎么样?”

    主持人说完看向台下的宾客,很多人都点头示意这是一个好办法。

    虞瑾始终微笑着站在台上,杨清抑浊隔着众人看了一眼泰然自若的宫弈,抿起了唇。

    “怂!”

    杨柳青青在旁边冷哼了一声,又道:“想跳你就上呗,阿瑾在这么多人的面前怎么可能拒绝你?”

    杨清抑浊瞪了妹妹一眼,“别再乱说话。”

    杨柳青青撇撇嘴。

    主持人正在与灯光师沟通,片刻后主持人又对大家道:“现在请在场的男士女士分开站,男士站在左边,女士站在右边。”

    男女刚分开站好,一个染着黄色头发的男人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不用选了,本少可以和虞小姐跳开场舞。”

    虞瑾闻言往台下看了一眼,没有说话。

    主持人机灵的回道:“这位先生,你看着规矩刚订完……”

    黄头发的男人显然不领情:“规矩跟本少有什么关系?”话落他看向虞瑾,吊梢眼扯出一个难看的弧度:“本少陈辞,现任木东集团副总裁,不知道可否请虞小姐一起跳个舞?”

    他自信满满的站在台下,目光却落在虞瑾的脸上,贪婪的看着。

    宫弈站在角落里,看不清楚表情。

    “虞叔叔怎么会邀请他这个花花公子过来?”杨柳青青拧着眉,问身边的杨清抑浊。

    后者沉声道,“可能邀请的是陈辞的父亲,他们现在也正往电子界发展,不过听说陈辞的父亲是老来得子,所以特别的宠着他,他要是想来酒会也不是什么难事。”

    “阿瑾可千万别和他跳开场舞,这人一看就不老实,不知道要被吃多少豆腐。”杨柳青青捏了一把汗。

    杨清抑浊紧紧的盯着不远处嚣张跋扈的陈辞,满眼防备。

    虞瑾闻言站在台上只是勾了勾唇角,“我想我们还是按照之前的规矩来,如果灯光恰好打到陈先生的身上,我当然也愿意和你跳这个开场舞。”

    陈辞轻笑了一声,“那要是打不到,虞小姐就是不愿意呗?”

    虞瑾嘴角的弧度越发的大,但她却没有回答。

    陈辞的目光忽然转向虞海,“虞老先生认为呢?”

    虞海目光转了转,他和陈家的合作非常多,而且前一阶段陈老已经答应和他联手再一次进军电子界,这位小祖宗是陈老的心头肉,他也要顾忌三分。

    “这件事还是由小女自己决定为好,相信她会选择陈少。”虞海打着哈哈。

    虞瑾冷笑。

    站在下面的杨清抑浊看着虞海,脸色微变,他已经接手了杨氏企业,自然是知道虞氏和陈家之间的往来的,他不等虞瑾说话,便走上前来,笑着对陈辞道:“陈少,不知可否公平竞争。”

    陈辞看了一眼杨清抑浊,“原来是杨先生。”

    杨清抑浊点点头,“不知道我有没有机会和陈少公平竞争?”

    此话一出,大厅里全部安静下来。

    大家都看着两人,才知道原来敢和臭名昭著的陈少抢女人的正是家风良好的杨氏之子,杨清抑浊。

    虞瑾站在台上,目光落在杨清抑浊的身上,眸光深了几许,片刻后又轻轻的移开。

    她一直都知道杨清抑浊是喜欢她的,可是她一直在逃避,尽量的避开他,他那么聪明,相信他也明白她的意思。

    陈辞还盛气凌人的站在下面,他语带嘲讽的和杨清抑浊说着什么,后者向来温润而内敛,但此时他居高临下的看着陈辞,目光里满是不屑。

    主持人见两人争执不休,偏头看了一眼台上的虞海,走过去,“虞总,你看……”

    虞海摆了摆手,眸光一深。

    如果说不能和宫氏联姻,那么陈家也是不错的选择。

    宫弈站在暗处,他的目光落在虞瑾身上,随后又不经意的扫了一眼虞海,随即了然的勾了勾唇角。

    虞海和主持人比了一个手势,后者立刻退回原位,假意咳嗽了一声,朗声道:“大家听我说,这次的开场舞我们虞小姐选择的舞伴……”

    “是我!”

    低沉悦耳的声音在大厅中散开,随后所有人都看向声音的来源——

    大厅没有开灯,只有台上打着一束灯光,虞瑾看不清楚台下,但那道声音,她分明是熟悉的。

    是宫弈!

    人群中让开一条路,宫弈缓步从角落里踱了出来,他单手端着红酒杯,另一只手随意的插进了裤袋里,走到台下时,有侍者过来接过红酒杯,宫弈抬起头看着虞瑾,微微勾起了唇。

    主持人见状转头看了虞海一眼,后者比了一个暂停的手势,主持人便退到了后面。

    虞瑾看着台下的宫弈,心里比较了一番,比起陈少和杨清抑浊,她似乎更应该选择宫弈才是,否则在这么闹下去,不知道又要在这里等多久。

    宫弈似乎也早就知道她心中所想,他忽然朝着虞瑾伸出手,声音清朗:“虞小姐可还记得欠我的一支舞?”

    虞瑾往前走,“自然是记得的。”

    “不如今天还回来怎么样?”

    “当然!”虞瑾将手放在宫弈的手心里,后者拉着她缓缓的走下台。

    然而她刚站定在宫弈的身边,身后便传来一道冰冷的声音——

    “你有得到过我的同意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