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花瓣杀人

    更新时间:2018-11-29 16:32:17本章字数:2066字

    如果仔细倾听被遗忘的角落,会听到,每一株小草都有微小而洪亮的声音,如果向着尘埃伏下身去,会看到,每一只蚂蚁都有着卑微而坚强的笑容。

    2014年的A市街头,一地的樱花散落,彼时还是初春季节,天气依然薄凉,街上每个人都裹着厚厚的围巾。

    梁小墨盯着市中心那块大LED显示屏。

    显示屏里的记者正在报道着市内重大新闻。

    “今日在A市郊区警方再一次发现尸体,而尸体旁边依旧是令人触目惊心的花瓣,警方目前已经封锁现场,这已经是本市的第五次花瓣杀人案件,而目前为止,警方还是没有掌握到一丝关于凶手的信息,让我们把镜头对向死者,看看死者最后给警方留下了什么信息。”

    梁小墨眉头紧锁,目光随着镜头转向那位年轻的死者,那是一名很年轻的白领女性,海藻般的长发,安详的面容,嘴角甚至是在笑,没有丝毫被杀的恐惧,很明显,她在死之前并不知道自己即将被本市最变态的连环杀手亲手送去死亡的地狱。

    这种感觉令梁小墨作呕。究竟是什么样的凶手才能杀人于无形?连一丝丝反抗的余地都不留给死者!

    连环夺命CALL适时的在包内响起,梁小墨拿出手机喂了一声,便迅速将手机举到一个安全的范围,待手机里骂声不在之后,才淡淡答道:“我这就去”。

    开车到达现场不过20分钟的事,刚准备进去案发现场,便被看管现场的两名巡警拦住,梁小墨无奈,只好拿出自己的一级警员资格证,在小巡警的眼前晃了晃,这才进了去。

    包子一看梁小墨来了,连忙迎上来:“我的姑奶奶啊,你这次休假休的可真不是时候,你休了一个月,这一个月内就发生了五起特大杀人案件。”

    包子跟她一样,也是一级警员,因为脸长的像包子,同事们便给了他一个包子的外号。

    梁小墨听闻这话,瞬间不乐意:“包子,怎么听你这话好像人家这杀人还跟我整一块去了?”

    “大小姐,我可不是这意思啊。”包子连忙摆手,以示清白。

    梁小墨懒得再与他争,直接走到死者身旁。

    此时亲眼看到死者的死相,尽管方才在显示屏上已经看过,但是现在还是不由得一叹,死者周围摆满了郁金香的花瓣,而死者躺在花瓣周围,安详的像一个睡美人。

    “小墨,这已经是第五起了,若还是没找到证据,恐怕民众要开始……”

    梁小墨听言,将目光从死者身上移开,转向说话的那人:“老大,跟我说说前面四起吧。”

    莫韦皱了皱眉道:“其实没什么好说的,五起的死亡现场一摸一样,唯一不同的是身边的花瓣,第一起是野蔷薇,第二起是百合,第三起是康乃馨,第四起是无尾花,第五起便是这郁金香了。”

    “哦?有意思。”梁小墨还没来的急搭话,身后便传来一个富有磁性的声音。

    “你是谁?”梁小墨望向来人,男人穿着浅蓝色的衬衫,配上一条韩版九分裤,再搭上一根细绳腰带,笔挺如刀裁,身材高挑修长,五官深邃,棱角分明,尤其是那双修长的双眸,瞳仁漆黑如墨,却又给人淡淡的疏离,整个人随性自然。

    不过此刻不是她垂涎美色的时候。

    男人连一个眼神都没有给白话话,直接越过她走向死者。

    梁小墨无语,这是赤裸裸得将她无视了?好歹她也是破过无数次案件得一级警员吧!

    正准备开口训斥,不料警长先她一步说话:“这是上面请来的犯罪心理学专家,也是国际著名刑侦专家,年少有为,仅仅二十六岁便拿到了各个学位,更是参与了美国以及各个国家的刑事侦查案件,经验丰富,曾经是FBI首席犯罪心理顾问,不久前辞去职位,回国效力。”

    来头还挺大,梁小墨暗道。

    原本低头看着尸体的男人突然站起身:“易笙,幸会。”

    这就算是自我介绍了。

    “死者皮肤呈樱桃红色,上眼睑泛白,并且伴有肌肉收缩,尽管凶手将这点处理的很好,但是依然避免不了死者为中毒死亡,目前初步判定为氰化物中毒,并且在手臂上有一个明显类似针孔的痕迹。”

    易笙将这一大串话说出,他的语速很快,也很流利,声音浑厚而低沉,就像是古筝弹奏出的低音。

    死者是中毒死亡他们是知道的,因为之前的四起案件中都是一模一样的死亡现象,但是这些表现并不明显,听包子说,他们也是尸检的时候才知道死者皆死为中毒。

    但是这个人却能一眼看出,并且详细到是死于哪种毒,梁小墨眼眸微眯,得出结论,这人不简单。

    易笙说完再次蹲在地上,仔细观察尸体,用手指触摸,解扣子检查,修长的五指分分合合,丈量着尸体与旁边草地的距离。

    他检查的十分迅速,动作行如流水,因此很难看出他检查的有多仔细,但是他的目光从未停过,从尸体转移到附近环境,最后露出一抹诡异的笑容。

    这个笑无端让梁小墨感到一股寒意。

    “这位伟大的犯罪心理学专家,你看出什么没有?”梁小墨抖了抖身子,淡淡出声。

    易笙却仿若未闻,依旧巡视着周围,半响才抬眸看她一眼:“你们需要找的是一个年纪在25至35之间的女人,身高大概一米七左右,并且力气很大,性格较为自闭,患有忧郁症,并且曾经遭受过身体上的虐待,如果没错的话,凶手很可能是个同性恋,而且,很常出入同性恋吧,所以,你们最好在本市的百合吧【女同性恋聚会的场所】侦查,还有一点,她应该从事化学这方面,因为氰化物这种东西不是一般人有的。”

    包子一脸艳羡的看着易笙,他在公安办案以来,还是第一次见到传说中的仅仅靠推理就能推论出来凶手的具体特征。

    旁边一位警员好奇问道:“教授,你是怎么看出来的?”他做警察两年了,经验也积累了很多,但是对着尸体,他依旧看不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