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 蛇蝎毒妇

    更新时间:2018-09-05 11:11:29本章字数:3341字

    “给福老认错!道歉!”韩伟拽着韩明的衣襟,一把将他推倒在地,低声言语道道。

    “我呸!这臭老头就是一个下人罢了,你凭什么要我向下人低头?!”韩明嘴上含糊不清,都懒得看向一边的福老,目光满满都是了鄙夷与不屑。

    啪的一声!

    话声刚落,韩伟的巴掌愣是没落下,韩明的火辣辣的右脸生疼,眼见韩伟又要扇过来,他顿时有些怕了!

    “你再不道歉,我就抽死你!”韩伟面容冷淡的道。

    “我说,我说!”韩明是真的对韩伟产生了畏惧,察言观色,若他不认错,韩伟怕是真的要下重手将他抽到死为止。他毕竟还是小孩心性,经不住吓,精神有些崩溃。

    “小少爷别了,老奴没事!”这时候,躺在地上的福老疲惫的睁开了双眼,看见得怒火冲天的韩伟,嘴角的血水还在滴着,却轻声言语道。

    “福老,我对不起……”北韩伟那冷冽的眼神盯着,韩明没办法硬是硬着着头皮服了软,但却不知该如何开口道歉。

    韩伟将福老搀用手搀扶了起来,福老却低下头望着,对着表情很是不服的韩明,说道:“我福明全只是一个下人,明少爷折煞老奴了,就是被明少爷打死也是自作自受的!今天这事,还请明少爷不要挂心,回头老奴亲自去二夫人那请罪!”

    “哼!”韩明听到后,自己轻哼了一声,却是不敢看向韩伟。

    算福老识相!韩明心里嘀咕着!

    韩伟闻言却皱起了眉头,他知道福老应该是怕此事或因东墙引火上身到自己,故此想要站出来当挡箭牌,但韩伟怎么会是怕事的人?!

    “小弟—”这时候,府门内突然冲出一伙人,为首的不错,正是韩龙,韩明的同胞大哥。

    见不得韩明整颗脑袋肿如猪头,面目全非。嘴角都快被扇烂了,韩龙赫然面容阴冷,眼神望了过来,与韩伟四目交接。

    “大哥,你可要替我做主!韩伟他要打死我!”见到来了帮手,刚刚还十分老实的韩明一下子露出了本性,哭着,喊着跑了过去,在向韩龙诉苦。

    “韩伟你在做什么。难不成真的想将小弟杀死?!你好狠的心!这可是你同父异母的亲兄弟啊!”韩龙低声言语道。

    “你他妈少给我扣帽子!现在想到把我当兄弟了?!我警告你,我现在下手算是轻的了!我这是在教育他怎么做人,省得将来后悔都来不及,酿出祸事!”韩伟沉声道。

    “你的才能能教育小弟?”韩龙听罢,气得想笑,韩伟的庸名传遍京都,如此的蠢材还想教诲于人!

    “那好,今天让小弟来领教一下哥哥的本事,我也很想听听看三哥对我有何教诲呢!”韩龙早在过来路上,就听到府上的人谈论,韩伟正在暴打韩明的事情,他实在不敢相信韩伟竟然真的能踏入了武道,若是如此他们在府上的两兄弟地位岌岌可危,大房的长子和次子本来就是才绝艳艳的人物,若是再出现一个后天奇才,那二房今后在侯府就不用想抬起头了。

    薛夫人毕竟是后来被娶进门的,韩龙与韩明则都算是韩伟的弟弟。这些年,两人却一直不曾把他当做长兄看待。

    嗖的一下!

    韩龙脚底踩着虚幻的步子,身影上前,摆荡双臂,犹如粗壮如巨蟒般两条手臂,直接缠在韩伟腰身上,似乎要将其拦腰斩断,这一招便是破虚手中的双龙探日!

    “皮毛而已!”韩伟也不闪躲,单脚点地,眯起眼睛,整个人凌空弹起,双脚在空中化出一个巨大的半圆,并将韩龙的双臂挡下。紧接着右腿腾空扫下,掠起一片腿影,好似战斧落在了韩龙的肩头之上。

    猛地一下韩龙双膝跪地,膝盖在地上硬生生砸出两个小土坑。

    韩龙目光震惊,丝毫不敢相信,他可是一只脚将要跨入凝神期的人啊。在韩府,他的武道资质只是仅次于长兄,哪怕在京城的子弟圈,他也确实算是翘楚。

    只是,现在竟然被韩伟一脚给破了势,整个人直接跪在了韩伟身下。

    “除了父亲,整个韩府在破虚手的造诣,谁能比得上我?我有不下十种的方法对付你这招双龙探日!”看着失魂落魄的韩龙,似乎知道其心所想,韩伟出声道。

    “我怎么没想到!”

    听了这句话,韩龙突然记起,父亲早年间言及自己这个三哥对武道的领悟力,属于妖孽级的,要是一般的普通功法,韩伟只是看一眼,便是索然无味。

    “这不可能!你不过才淬体初期罢了!”韩龙也发现了韩伟的实力并不高,似乎才刚刚步入武道,他就是不信邪,轻喝一声,顿时身体疾驰而起,晃到韩伟背后,一掌猛然击出。

    这就好比一个大汉在同一个少年打斗一样,明明两者体形和力量相差甚远,偏偏大汉的拳脚在少年看来却无比笨拙,全身满满都是破绽。偏偏在武道技巧方面,韩伟又是有着先天的优势。

    砰—!

    一掌打在韩伟背上,韩龙脸色当即变了,他发现韩伟似乎没有受伤,反倒是有一股暗劲自韩伟体内迸发,顺着臂膀冲进了他的体内。

    噗呲!

    韩龙没来得及闪躲,被击飞数米远,脸色一阵青一阵红,接连退了十几步。

    “这……”一边的韩明也吓傻了,他实在不敢相信发生在眼前的一幕。

    韩伟一声冷笑,他身上穿着可是黄级内甲,只是一个淬体巅峰武者的一掌,自然轻松接下。

    周遭的几个下人均是神情踌躇,他们虽说都是韩龙带来的。而且个个武艺高深,实力最低的都是在换血期,可韩家毕竟是将臣之家,府上的侍者大多也都从过军。

    面前的两个少年可都是韩府的少爷,虽说韩伟目前在老爷那里说不上话,但明眼人都知道,老爷最是疼爱这个幼子。而韩龙两兄弟可是有薛夫人的孩子,眼下侯爷和大房的人都不在家,家里便是那薛夫人说的算。

    他们着实不知该不该插手!

    “你俩给我记好了,福老那是我的至亲,我韩伟的亲爷爷。今后你二人若是再敢对他不敬,我不只是要打你们,还要以不孝之名,按家法处置你们!”韩伟放下这一句狠话后,便带着福老踏入了府门。

    “小少爷……”

    福老看着身边这个不知何时已经心智长大的少年,眼里突然泛起了泪花。

    韩龙双拳紧握,看着韩伟入府的背影的眼眸中闪过一抹精光。

    紧接着,韩龙也扶着韩明进入了府内。

    “小少爷你不值得这样做,只是为了老奴啊!”福老欣慰地看着韩伟,眼底的担忧却克制不住。

    在厢房里,韩伟细心的给福老擦药,福老凌乱的衣衫,瘀伤浑身都是,幸亏他及时到来,否则的话,福老一定会出大事!韩伟明白,福老可能是和他那过世的母亲有着剪不断的关系,据说是他母亲自娘家那里带来便一直跟随着的家奴,因此,从小便照顾韩伟细心备至,哪怕期间韩伟到过不耻的各种毒打,福老任然非常细心照顾着他。

    他们这一房的哥三儿,韩万虎、韩秋机和韩伟,都是福老从小一手带大的,只是福老对韩伟最为宠爱,这点就连韩万虎和韩秋机都十分羡慕。

    “您放心,咱门不怕!二房的那个贱人还不敢拿我怎样?!”韩伟自然知道福老担心的原因,说道。

    “二夫人让您去温香阁见她,三少爷。”就在这时候,门外传来了下人的声音。

    还是来了!

    韩伟眯着眼睛,盯着脸色都变了的福老,笑着说:“我马上回来,您早点休息!”说罢,韩伟便走出房门,跟随侍者走了。在他走后,房间里只剩下了福老,老人家从袖中掏出一串翠绿色的玉珠,进入过去的回忆之中。

    “三少爷懂事了,小姐,老奴就算死!也值得了!我相信总会有一天,你们母子能再见面的!”

    安静的房子里,响了起了老人温馨而落寞的说话声。

    “娘,都是那个韩伟!把我打成这样!”阁楼上面灯火通明,韩龙和韩明两人恭敬的站立在一边,一脸冷漠的薛夫人站在旁边,默默的品茶。

    看见韩明还在胡言乱语,薛夫人目光森冷的一瞥,韩明看着了,身体颤抖,没敢再说话。

    “换你来说,龙儿!”薛夫人神情阴沉的将视线转移到了韩龙身上,慢慢地道。

    “回娘亲的话,是孩儿武功不行,给您丢了脸!”韩龙轻叹一声,接道说:“韩伟确是达到了淬体期!”

    “这韩伟对于武道的领悟力我是知道的,你也不用沮丧,当初你父亲执意要传授他功法,就是因为他的领悟力惊人。就连武神都断言,这个孩子在武道方面的领悟力,那确实是五百年都难得一见的奇才,输的不冤。”薛夫人晃动了一下手里的丝帕,接着说。

    “娘,有那韩万虎和韩秋机在前,我跟弟弟本就难面前露脸在父亲面前,这又多了一个韩伟,我实在不甘心!”韩龙面色担忧。

    “哈哈……”薛夫人突然笑了。听到这话,笑得十分灿烂的说:“那两人早晚是要死的!有韩伟先天体内经脉半废这个废柴在,他就算侥幸步入了武道,也不会有作为。你们要学会隐忍,等那韩万虎和韩秋机死后,你与明儿才是你父亲的左膀右臂。这个府邸,这偌大的家业。早晚有一天是你们兄弟俩的!”

    听完这句话,韩龙心内笑了。母亲背后的势力,我们哥俩哪用的着担心这些。立马脸上又有了自信的笑容。

    “你们俩必须要沉得住气,努力修炼武道,眼下最需要做的。就是待你父亲归来时,你们武功大有长进,给你们父亲一个巨大的惊喜。”

    “我们知道了!”

    韩龙应声。

    “三少爷到了夫人!”就在这时,一名下人恭声站在房门外道。

    “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