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 峥嵘乍现

    更新时间:2018-09-05 11:11:29本章字数:3114字

    薛贱人这招够狠的!

    这可是要断了所有韩伟的资源啊!

    “不劳二娘费心,我的东西怕是旁人动不了!”韩伟也表现出了自己强硬的一面,他挺直要被,与薛二娘对视着,脸上没有一丝害怕。

    薛贱人秀眉轻皱,她没想到韩伟的态度尽然这般强硬。要知道韩伟以往若是犯了错,和她面对,都是小心谨慎的,甚至可以说还带着一丝畏惧的心。

    “你这是说,我没办法管教你?”薛夫人放下茶杯,语气冷淡了下来。

    “子不教父之过!我母亲从小不在身边,倘若一定要家法处置,那必须也要我父亲发话才行!你外人一个,说起来和我没关系,你对我没有丝毫管教之责!”韩伟背负双手,面色正定。

    “大胆!”听到这话,薛贱人失去了镇定,大步上前,甩着手掌就要给韩伟一个耳刮子,但是掌风才还没起,就被韩伟死死的扣住了双手。

    “这些年我一忍再忍,可不是怕了你。你对我做的那些事,我心里清楚的。你若是太过分的话把我逼急了,咱们也只有相互撕破脸了!”说完这话,韩伟的双眸中爆发出慑人的寒光。

    早年,这薛二娘就是为了怕他有朝一日身体好了,命下人在他的饮食中偷偷掺放了一种腐蚀根骨的慢性毒药。还不止这些,这个贱人时常将他锁在在阴暗潮湿的柴房,又或者纵容韩明欺负他,这些都是为了防止韩伟飞出自己的手掌心……

    看着韩伟,这一刻,薛二娘明白这不是以前的韩伟了,不再是那个唯唯诺诺且无脑可以任人欺负的韩家三少爷!

    她甚至从韩伟的身上感受到了一股锋芒,峥嵘之气!

    “洪嬷嬷你过来!”

    对于韩伟忤逆的做法,薛二娘可不打算这么轻易的让韩伟逃脱。

    话语刚落地,猛然一道黑影从堂外激射而入。一名头发花白,腰背有些佝偻的老妪,手拄木杖,虽说年色苍老,可是毫不简单。但韩伟脸色紧绷,这红嬷嬷当初是随薛二娘一起入府的,武功高强,整个韩府除了四方侯与韩伟的大哥韩万虎外,老妪手段最是厉害。

    “这个韩家子嗣不听管教,你去把他身上的所有东西都给我搜出来,然后关进小黑屋,任何人不得靠近,没有我的允许!”薛二娘冷声的说道。

    “诺!”

    洪嬷嬷点头答应着。

    随刻将手里的木杖猛然一点,直击韩伟的胸口。

    老妪出手速度非常快,韩伟就是有心想闪躲,奈何实力不足,根本没有办法避开,只能眼睁睁的看自己中招!

    就在他心生愤怒的时候,一道璀璨如月华般的剑光突然爆闪而起,恍若水波一般在堂中荡漾开来,那刺目的剑芒,让韩伟和薛夫人不由自主的闭上了眼睛。

    洪嬷嬷脸色一惊,感受到了一股浑厚的杀机!

    韩伟只听得一声清脆的碰撞之声,等他能睁开眼睛的时候,剑七就在了身边出现了,而那洪嬷嬷手里的木杖却已经断裂,而且连袖口的一角被斩落。

    “杀不杀?”

    仿佛剑七根本未将老妪放在心上,自顾自的抬头喝着葫芦中的酒。

    “杀!”韩伟心神一惊,冷酷的神情,他的眼神游走在薛二娘和洪嬷嬷之间,沉声道:“一个下人也敢对少爷出手,我看你是活腻了!”说完,身边的剑七刹那间如鬼魅般窜身而出。

    老妪脸色苍白,一声暴喝,双手冒出红光,朝近身的剑七打去。

    下一刻,冷清的剑光再次映入眼帘,韩伟根本来不及未看清剑七是如何出手的,他只听到那一声惨叫声,随后洪嬷嬷的双手便就被一刀砍下,掉落在了地上。洪嬷嬷神色萎靡,身上的几处死穴也都被剑芒刺中,身上像是炸裂一般,顿时血如泉涌。

    “我不喜欢杀人,你自己动手吧!”一招之后,剑七就收手了,转身离开,不再对韩伟说更多的话。

    “夫人!”

    洪嬷嬷惊慌失措,看着一步步走来的韩伟,乞求薛二娘道,谁也不曾料到韩伟的身边竟然有如此高手。

    “韩伟,你这是要造反,你确定你要造反么?”

    薛二娘再也无法保持平静,她紧握双手,看着杀机凛然的韩伟的容貌,身体都开始颤抖,此刻的韩伟,可不再是以前那个任由她摆弄的韩伟了。

    砰的一声!

    瘫软在地的老妪本就没有了反击之力,韩伟一掌下去,顿时头颅拍碎,鲜血四溅,沾染了他和薛二娘一身。

    闻着脸上的血腥之气,薛二娘整个人木若呆鸡,一时间竟然没了想法,只觉得胃中一阵翻滚,一股难以压制的作呕感汹涌而来。

    “我也不是什么善辈,从此以后,这个偌大的韩府,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若是你还想想强制加害于我,就不要怪我不念这么多年的母子情了。”杀了一人,韩伟的脸上却挂着让人韩怕的笑容。他慢慢的从袖中掏出一个手帕,一点点的擦拭着身上的血迹,那优雅的动作让薛二娘眼缩如针。

    “二娘好好休息,那我先告退了!”

    韩伟施施然行完礼,慢慢转身离开了正堂。

    “少爷你——”刚走出堂外,迎面就走来了了福老。显然福老不放心韩伟,特意赶过来的,剑七也是在一边站着。

    若非剑七及时出手,韩伟今天怕是要遭殃了。

    看见到韩伟一身鲜血,福老目光闪动,神情讶异。但也只是沉吟不久,没有多问了,似乎言语间,心有所悟。福老如此平静,倒是让韩伟出乎意料。

    韩伟毕竟是第一次杀人,刚刚还表现的那么镇定自如,其实是强装出来的,他胃也有不适,恨不得立马找块地儿吐一吐,但幸好还能忍住了!

    韩伟其实也没料到自己今天竟然如此冷静,出手如此狠辣,也许是这韩家三少爷的心性在潜移默化的改变了他吧。毕竟这些年受的气,现在终于可以不再看那个女人的脸色过日子,让他把心里的积怨都发泄了出来。

    “多谢!”韩伟看着剑七,抱拳。

    “你出钱,我出力,这是我该做的!”剑七淡淡的说着。

    他的一千两一共就买了剑七两次出手的机会,这么就没了一次。不过这件事,确实也证实了韩伟心内的猜测。剑七不是一般人,刚刚的剑法就不难看出。倘若他没记错,洪嬷嬷的实力已经达至出窍初期的境界,这剑七竟一剑就能将其斩杀。这可至少也得是通关之境。

    这样的高手,且不说韩伟尽然只花了千两白银就买得了两次出手机会,这种高手根本不会受雇于他人。

    他可是大赚了一笔!

    转瞬间几天就过去了,自从韩伟诛杀了薛二娘身边的嬷嬷后,那个贱人就再没有骚扰他,两人就好像开始过着井水不犯河水的生活。韩伟一直沉心于武道之中,早晚都会练一番拳脚,虽说他的武道天赋惊人,但无奈身子骨太弱了!

    剑七被他安置在了同院的偏房中,之前韩伟晨曦或是夜深时,还需要隐人耳目偷偷的溜出来习武。但现在有剑七在,每当他独自一人来到府上后院的一片荒地,开始施展拳脚时,都会看到有一个人看着自己,站在不远处,那人正是剑七。

    为了照顾好剑七这个强力打手,韩伟不惜花了大价钱把京都最好的酒水都买了回来给剑七喝。

    最开始韩伟还以为剑七默默的跟在自己身边,是想倾囊相授,传给他剑法,但很快他就失望了,剑七对他不理不睬,跟着他,似乎只为保护他的安全。

    这段时间,韩伟的变化非常巨大,他本来就单薄的身躯在一点点的开始变得硬朗起来,身上的血肉变得充盈,已经能够看到一些简单的肌肉线条的轮廓,整个人神采奕奕,这都是百兽赤晶的功效。照这种下去,韩伟相信用不了多久,他的实力就能突破到凝神期,到时候若是给父亲,大哥和二哥,知道了,怕是能惊掉下巴吧……

    第二天中午,韩府大院内,韩伟正蒙着眼睛和一群妙龄丫鬟在一起玩着捉迷藏,一群人天真散漫的嬉闹声,让不少府上的侍者都皱起了眉头,更有一些老奴更是纷纷摇头。都在想着这个三少爷是没救了,整天就知道沉迷酒色。

    “小少爷,你二哥带给你的信件!”就在这时候,一名军兵进了府。看到与群女相互追逐的韩伟,轻轻一声叹息,走了过来,对韩伟开口。

    韩伟听了这话,心内暗自欣喜。立马扒开眼罩,把那信封接了过来。

    “二哥他要回来了!”看完信上的内容,稍许,韩伟抬头,神色十分振奋说道。

    “少谋师目前已经在班师回朝的路上了,眼下估摸着已经到了湘溪,就快要入京了!”军兵点头应声。

    韩伟一下子喜笑颜开,在他的印象里,韩府上下,自幼对他最好的就是二哥,因为他平庸之姿,大哥虽说也对他照顾有加,但确实也觉得他登不上台面,会给韩家丢脸,父亲则早就对他失望之极。只有二哥韩秋机一直关心在意照顾着他。

    “边疆的战事有所胜利,少谋师这是特意回来看看你了。”

    这人自然是二哥身边的心腹,叮嘱一番过后,离开了。